当前位置:

第七百六十七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太恶劣了!现在这才几点钟,居然就敢公然进人家饭店勒索客人了?简直目无王法!抓起来,马上就把人抓起来!再查查这些人后面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要是有就全都一起抓了,一个都不能放过!中心区绝不允许任何有组织的犯罪团伙存在!”何元科吃饭的时候接到章钊平的电话,一听说秦风和苏糖被一群小混混堵在了某餐馆里,立马吼得天花板上的灰都要抖到菜汤里去了。别人是不知道秦风和徐毅光的关系,可他何元科却不可能不知道。

    前几个月秦风在网上被人抹黑陷害,正是徐毅光亲自拍板,将这个案件列为了市重点督办级别,并且当天就发文要求中心区分局立刻对嫌疑人进行抓捕。照理说像这样的跨省行动,事先应该征求省里的同意,但徐毅光却在行动部署会上力排众议,连先上车后补票这种话都说出来。结果事后证明,徐毅光这步棋走得很对。也不晓得秦风在省里头到底有什么通天的路子,反正从当时连《曲江日报》都不点名抨击针对秦风个人的网络暴力,就能看出秦风的背景很不简单。

    行动结束后,徐毅光去了一趟杭城,向省里做了汇报。

    今年刚过完年没几天,东瓯市的政法系统内就风声四起,说徐毅光可能很快就要履新,前往杭城担任省厅副厅长。可以说,徐毅光正是间接地通过帮了秦风一个忙,而站到了正确的队伍那边。所以如果今天秦风这个市领导眼里的当红炸子鸡,在中心区这一亩三分地里出什么意外,那他何元科的罪过可就大了。至于同在现场的秦建业嗯,勉强也算个添头吧,毕竟体制内的同志挨了社会小流氓的揍,这种事情的性质,也是说大可大的。

    “何书记,你先别急,cw派出所的人已经到了,秦风和小苏人都没事,就是建业被打得不轻。现在黄龙街道周围三个派出所能出动的人手,全都已经上街找人去了,只要那伙人还没走远,一个小时内肯定能找到。”章钊平坐在警车里,开着警笛,一路呜哇呜哇地朝着秦建业家附近的西部饭庄风驰而去,一边又建议道,“何书记,你那边最好也先跟明月讲一下,万一这火要是烧到黄秋静身上去,那大家面子上可就不好看了。”

    “嗯,我有数的,你赶紧先过去看看吧,叫个人带建业先去验伤,证据一定要留好。”何元科挂了电话,晚饭也吃不下了,站起来烦躁地来回踱了两步。

    “出什么大事了?”何元科的老伴问道。

    “事情倒是不大,不过就怕有人会借题发挥。”何元科皱着眉头,拿着手机犹豫了好一阵,才拨了徐毅光的手机。妙手神医

    等了片刻,徐毅光接通电话,张口就问道:“何书记,出什么事了吗?”

    何元科没有任何隐瞒,简单地把秦风被堵的事情说了一遍。

    徐毅光听完,沉默片刻后,淡淡回答道:“知道了。”

    何元科松了口气,知道了就好徐毅光说知道了,那就没自己的责任了。

    打完这通电话,何元科又坐回到饭桌前,继续吃完了晚饭。

    而对章钊平的建议,却像忘了一般,再也没有去想。

    ……

    黄秋静可以说是东瓯市的一个传奇,因为这年头能黑白两道通吃又同时活得很滋润的人物,确实找不出几个。他大学毕业后先是分配到学校里当了两年老师,然后又被调入市教育局当了三年的科员。期间为了转岗,黄秋静靠业余时间自学,通过了司法考试,在九十年代初拿到了当时还比较稀罕的律师证。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家伙要去当法官或者检察官的时候,他居然做了个跌破当时所有人眼镜的选择下海创办了东瓯市第一家私人律师事务所。

    这个选择在当时的人看来,简直无异于自杀。

    好端端的砸了铁饭碗不说,而且还选了个毫无钱途的职务要知道在当时的东瓯市,就算人和人之间发生什么解决不了的矛盾纠纷,也不会有人想到去找律师帮忙的。正如绝大多数人所预料的,黄秋静的律师事务所,在开业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门庭冷落,连维持最基本的开销都举步维艰。但是当黄秋静苦熬到第三年,他的事业终于迎来了转机。

    1998年,东瓯市第一轮旧城改造工程项目启动,随之而来的,就是数量多到让法院工作人员集体崩溃的民事纠纷。

    黄秋静的生意,毫无征兆地就变好了。

    从98年年初到2000年年底的整整三年时间里,黄秋静“5+2”、“白+黑”地连轴转着,业务越接越多,收费越来越高,名气也越变越大。他几乎代理了所有当时的开发商法律咨询和所涉案件辩护工作。三年时间里,黄秋静成功地为那位名叫南乐清的地产开发公司的法人代表,打赢了一场又一场的官司。而且渐渐的,他认识的涉案人员也越来越多,大多数都是无业游民、社会混混,另一重身份,则是当年各地强拆队的急先锋。重生太子女的异能人生

    2000年后,东瓯市市区旧城改造暂时告了一段落。

    这些混混们就被安排进了各处新建的歌舞厅和酒吧当保安,在南乐清的简介授意下,黄秋静始终和这些“保安人员”保持着密切且频繁的联系其中联系最多的一个,名叫谷强。

    东瓯市的七零后,大多对谷强这个名字如雷贯耳。

    作为市区最后一位混混界的扛把子,谷强从80年代的严打中侥幸逃生后,便慢慢整合了市区的流氓力量。公安系统出于某些能做不能说的目的,一直没对谷强下手。谷强这家伙也聪明,因为不想死得太早,一直也都老老实实,没干出太多出格的事情。

    在旧城改造的过程中,谷强和黄秋静作为开发商豢养的两条最有用处的走狗,两人之间形成了相当紧密的关系。后来黄秋静产业渐大,甚至于娶了金明月这个美女公务员,至此势力贯通了中心区的黑白两道,谷强便心甘情愿,成了黄秋静的狗。

    所以可以说,黄秋静才是中心区现在最黑的那个他是中心区所有登记在案的大混混的大哥的老板,论辈分,相当于是今天把秦风堵在餐馆里的那个赵小龙的祖师爷。

    但这还不算最牛逼的。

    最牛逼的是,眼下正担任中心区政法委副书记一职,分管中心区社会治安工作的金明月同志,半年前刚被黄秋静搞大了肚子。这显然是中心区混混集团的历史性胜利,以前没有过,将来也可能不会再有了。

    而就是这么一个牛逼轰轰的黄秋静,现在的大腿,却是一个才刚满18岁没几个月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名叫秦风,理论上来说,他是黄秋静的老板。

    也就是刚才将他堵在餐馆里的那个赵小龙的小哥的大哥的老板的老板,人生寂寞如雪,高处不胜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