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七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06年的黄龙街道是中心区的经济重镇,街道从市区老城向西延伸,沿着一条长长的黄龙大道,马路两旁到处都是通宵营业的商铺,然后继续再往前走,就能看到一片连绵的家电市场和五金建材市场。在东瓯市经济崩溃和互联网经济兴起之前,这一带物流集散地,每年能为整个中心区提供至少30%左右的财政收入,只可惜后来驻扎在此地的数千商户全都成群结队地跑去炒房,几年后又因为房产泡沫破裂,外逃的外逃、跳楼的跳楼,黄龙街道那往昔的繁华,也便在转瞬间灰飞烟灭。中心区政府当时不是没想过要救市,一口气投了上百亿的资金,又是搞新住宅区建设又是搞瓯江大桥工程,想依靠移民政策做活死局。但很不幸的是,那段时间正逢物联网兴起,举国上下全都在玩o2o,黄龙街道仅存的一点物流优势,不到半年就在快递行业的冲击下死得连渣都不剩,支柱产业彻底完蛋,然后接着就是人口外流等一连串的区域内经济危机。

    2015年,秦风最后一次开车路过黄龙大道,看到的已经是连片的萧条破旧、大门紧锁的物流产业园区,以及那些历史遗留、不三不四的位于黄龙新区和中心西部旧城之间的城中村。中心区开展政策不利,除了勉勉强强完成了瓯江三桥工程,就再没多余的钱去开发掩没在黄龙大道光鲜商业带背后的大片城郊结合部。秦风对黄龙街道若干年后的惨状记忆犹新,但回到2006年,此时此刻的黄龙商业带,却正处于其历史最鼎盛时期。密集的物流经济吸引了大量的外来劳动人口,而本地住户得益于稳定的房租收入,消费能力也跟着水涨船高。巨大的市场又激发了服务产业,黄龙大道两侧开满了各类小饭馆以及多如牛毛的网吧和按摩店,市场活力之强,欣欣向荣到每逢警察搞突击执法都能轻轻松松抓到三位数失足妇女的程度——然后关24小时再放走,让失足妇女们继续为维持社会稳定和经济繁荣贡献自己的力量。06年的黄龙街道,无疑是值得怀念的。它既有序又混乱,既积极又堕落,有小生意人终日辛勤,也有飞车党伺机而动,小小的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个生机蓬勃的江湖,日日升腾着人间烟火,直至有朝一日人心不足蛇吞象,眼看起高楼,眼看楼塌了。

    被黄龙经济带吸引过来的小生意人中,存在着不少思想超前的人物。有位名叫张猛的仁兄,04年的时候见这一带网吧生意好,而且在网吧里玩游戏的年轻人花钱根本没节制,于是灵机一动,搞了间服务别致的新店出来,起名为鑫鑫网吧。鑫鑫网吧位于特殊建材市场正对面,原本这地方是一大仓库,被张猛租下来后,一楼被隔成几十个小间,专门租给晚上过了10点屋里就会亮起暧昧霓虹灯的小姐姐们。二楼则全都被打通,弄成了一间占地将近800平方的超级网吧。张猛花了大价钱,把这偌大的地方装修一新,电脑也都是当年的最高配置,不仅提供常规的网吧业务,还推陈出新搞出了好几年后才会大规模流行的网吧包厢,有多人间,也有单人间,包厢里甚至放了床,可以和楼下的小姐姐们实现业务互通。

    鑫鑫网吧凭借其特色服务,刚开门营业不到三天就在黄龙一带打响了名气,不过很快也就有了麻烦。大量死皮赖脸不给钱的小混混,把网吧搞得乌烟瘴气,好在张猛也不是普通人,每两天功夫就搭上了谷强的线。只是谷强这厮下嘴忒狠,张口就要四成干股。张猛沉得住气,一打听谷强后面还有个黄秋静,干脆直接上门,和黄律师谈了半个小时。然后鑫鑫网吧的股东就多了一个。黄秋静吃相优雅地拿出50万入了两成股份,谷强则每个月像拿工资一样,从网吧账上支走3万现金,美其名曰保安部经理工资。有了中心区最后一份个江湖大佬坐镇,鑫鑫网吧从此风调雨顺。去年一年,网吧的毛利润高达600多万,缴了税,分了账,张猛自己拿到手上还有将近500万,比中福彩头奖拿到手的钱还多。

    张猛原是做建材生意的,一年下来,多的时候能挣个两三百万,行情不好,就只有七八十万。比起拿死工资的绝大多数人来说,当然是好了不止一点半点,不过像张猛这样的人,当然不会满足于此。当鑫鑫网吧变成自己的主要收入来源后,张猛就把绝大多数的精力放在了网吧这边,建材生意则交给自己兄弟托管。这半年来,张猛每天晚上都要来鑫鑫网吧走一趟,一方面处理一些小问题,另一方面也顺便查一查账。

    ……

    像往常一样准时,张猛今晚6点半就到了网吧。这个点通常是除早上8—9点外,网吧里人第二少的时间段。网瘾少年和青年们绝大多数都外出觅食去了,只有一少部分口袋里钱多的,会直接让前台送晚餐过去——就像后来的网咖一样,鑫鑫网吧里也有自己的餐台,专门卖些炸鸡奶茶之类的垃圾食品,东西比外面稍贵,但不算贵得太离谱。

    张猛就站在前台后面,挨着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前台小妹,一目十行地翻着电脑里的一笔笔记录,然后很快拉到账目的最下面,瞥了眼今天的营业总额,见数目和平时区别不大,便很放心地放下了鼠标。

    “今天没什么事情吧?”张猛问前台小妹道。

    前台小妹摇摇头,笑得很是娇媚,声音嗲嗲地回答道:“能有什么事啊,谷总下午还来过呢,谁还敢在这里生事?”

    “谷强下午来了?”张猛奇怪地道。

    前台小妹点点头,眼神里带着点狡黠,笑道:“从楼下带了两个回去。”

    张猛玩笑道:“这个棺材佬,青天白日的就往洞里钻,也不怕以后老了肾亏尿不出来。”

    正说着,网吧的楼梯口忽然传来一阵喧闹。有个很嚣张的声音扯着嗓门嚷嚷着:“我艹,刚才那小白脸就是个怂逼嘛,随便吓唬一下,就把钱全都拿出来了。草了,就那样的怂逼也能找到那么漂亮的女朋友,我特么对这世界真没话说。”

    张猛抬眼望去,就见网吧的门帘被人掀开。

    赵小龙志得意满地走进来,和张猛一照面,笑着打招呼道:“老板,今天生意怎么样啊?”

    张猛呵呵笑道:“阿蛇哥你都来了,我生意能不好吗?”

    “老板就是老板,会说话!”赵小龙显得很兴奋地咧咧着,掏出口袋里的一叠钞票,抽出两张拍在台上,豪气干云地大声道,“给我开两个大包厢,今天包夜,再拿条红双喜!”

    张猛在内心里鄙视着这煞笔,笑眯眯地收下钱,让前台小妹赶紧去隔壁吧台拿烟,一边又随口问赵小龙道:“蛇哥刚才看见什么美女了?”

    “我草!”张猛不问还好,他这一问,赵小龙就无比来劲,跟公猪|发|情|似的激动道,“刚才我在西部饭庄,本想是想去吃饭的,进门的时候突然就见到一个女的从出租车上下来,我操,老板我跟你说,我这辈子长这么大,就没见过那么好看的女人。我草,还不光是好看,身材还一流,妈的那女人,说真的,我特么现在真后悔了,我刚才就不该出来的,要是能干她一次,判死刑老子都特么认了!”

    张猛听赵小龙说着这些混蛋话,也不当回事。

    平日里他从这些小混混嘴里听过的更混蛋的话都数不清了,早就听习惯了。

    张猛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是吧?”

    赵小龙狂点头道:“对对对,真的就是这样,一想起刚才那个女的我就受不了。”

    “受不了就去楼下按摩啊。”张猛道,“今天又没警察来查。”

    赵小龙翻着白眼嫌弃道:“楼下那些女的跟我刚才碰到的那个根本没法比,看着都倒胃口。”

    张猛道:“那你想怎么样?杀回去啊?”

    赵小龙想了想,却叹了口气:“唉,算了,那女的她男朋友是个怂逼,现在肯定跑了。唉……可惜啊,早知道刚才应该跟那个女的拍张照的。”

    张猛笑道:“想晚上回去看着照片自己弄啊?”

    “妈|逼的自己弄不行吗?”赵小龙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道,“老子从今天开始要勤俭节约、守身如玉了!老子先把子孙后代存下来,下次再碰到那个女的,直接把她干死!”

    赵小龙正自嗨得飞起,后头楼梯下面忽然蹬蹬一阵响,跑上来一个染了一头金毛的年轻人,冲到赵小龙身后,对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喊道:“阿蛇,你个煞笔!不是说去吃饭了吗?怎么吃这么快啊?”

    “艹你妈!”赵小龙被这不知轻重的一下打得窝火,破口大骂着转过头来,把金毛推了个趔趄。

    金毛手里拿着个大饼,被赵小龙拍落到了地上。

    他愣了愣,却很豁达地完全没生气,二皮脸地笑道:“阿蛇,你火气这么大,是|黄|片看多了吗?”

    赵小龙瞪着金毛一眼,却拿他没什么办法。

    这金毛是去年年底才混到这一片来的,在黄龙一带投枪拐骗什么都干,干起架来就跟疯子一样,谁都不敢轻易惹他。前些日子不久,金毛又刚刚认了这附近的一个大流|氓阿超当老大,而阿超又是谷强下面的直属马仔,这样一来,这金毛就算是正式入行了。如果东瓯市的流|氓团伙也搞编制的话,金毛现在大概是办事员级别。

    “妈的脑子有病……”赵小龙嫌厌地瞥了金毛一眼。

    这时前台小妹拿来了烟,赵小龙接过来,便带着一群跟班径直朝包厢区那边走去。

    金毛却是个没脸没皮的,跟在赵小龙身边不走,呵呵笑着道:“阿蛇,请我吃完饭吧,妈逼我快饿死了,**都没力气了。”

    赵小龙不想理金毛,可忍不住要搭腔:“艹你妈的你要不要脸啊?怎么做人做得跟乞丐一样?”

    金毛呵呵笑道:“四海之内皆兄弟嘛,今天你请我吃,明天我请你吃,主席都说了,要建设和谐社会啊!”

    “和谐你妈啊!”赵小龙快步走进包厢,先占了个坐。

    他一个跟班想要挨着他坐下来,却被金毛推开,先抢了位置,“阿蛇,你老是说我妈我妈的,你要真对我妈有意思,你去搞嘛,我又不介意。能搞得上算你本事啊!”

    “我|艹|你|妈……”赵小龙的语气里渐渐带上了几分服气。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能不要脸到如此出神入化的。

    金毛又自言自语地继续道:“我以前在十八中那边,十八中后面有家卖烤串的店,是我初中同学开的,我经常找他请我吃饭,我那个同学人品可好了,从来都不赶我走,吃得我后来都不好意思每天去了,顶多就是隔两天去一次。你要向人家学习啊,人家就是因为人品好,现在都是大公司的老板了,今年才19岁,跟我一样大。”

    赵小龙道:“你个煞笔,那是他家里有钱,19岁能当个逼的老板。”

    却听金毛笑着骂道:“阿蛇,你特么是不是这几年都住在桥洞下面啊?微博的老板秦风你都不知道?”

    赵小龙一晚上听到两次微博,不由眉头一皱,他转头看着金毛,不耐烦道:“老子不玩微博犯法吗?”

    金毛突然叹了口气,一副惋惜的表情,摇头晃脑道:“唉,没文化的人就是不行啊,跟不上时代。”

    赵小龙瞬间不服:“艹你妈!你有文化?老子读过高中的!”

    “哦,哦,了不起,了不起,高一读半学期也叫读过高中。”金毛嘲讽了一句,然后又拿秦风当榜样说事,“我那个初中同学秦风,人家高一读了半个月不读了,后来自己一边开店一边自学考上了重点大学,都登了报纸了他都没跟我吹过牛逼,你特么读了半个学期被学校开除也好意思拿出来说。阿蛇,你做人到底要脸不要脸啊?”

    “我不要脸?”赵小龙快被金毛搞疯了,怒吼道,“我|艹|你|妈!我们到底说不要脸啊?”

    金毛盯着怒发冲冠的赵小龙看了几秒,突然呵呵一笑,道:“算了,不跟你说了,一点气量都没有。”说着话,便把头转回来,望向电脑屏幕。

    赵小龙气得昏了头,都忘了该把金毛从这个房间赶出来。

    金毛打开ie,点开微博网的网页。

    网页的左上角,显示着他的名字程跃成。

    名字下面显示有21个关注对象。

    程跃成把关注对象点开,稍微往下一拉,就找到了秦风和苏糖。

    他先点开秦风的主页,然后拍了拍赵小龙:“诶,诶,你看,这是我初中同学,看到没?”

    赵小龙打开《传奇》,目不斜视,就当程跃成不存在。

    程跃成却很自得其乐,继续自言自语道:“东瓯投资集团公司董事会成员、理事会副理事长秦风,本来昨天还有个微博网高级顾问的,今天早上突然被免职了。你特么这辈子要是能被微博网免职一次,这牛逼你爸妈能吹到进棺材。”

    “艹|你|妈……”赵小龙忍无可忍,转过头看了眼屏幕。

    他先是微微一怔,然后渐渐皱起了眉头,“这个是你同学?”

    “是啊!”程跃成很得意道,“初中的时候还在我前排坐过呢!每次考试我都抄他的!”

    “马拉个币的……”赵小龙依然没意识到自己刚才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小声嘀咕道,“这个怂逼家里是干嘛的啊?还特么什么副理事长……”

    程跃成没搞明白赵小龙口中的怂逼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也懒得多问,又关掉秦风的页面,打开苏糖的。屏幕上跳出一张苏糖最新的自拍,模样娇俏可人的。金毛指着照片道:“这是他女朋友,漂亮吧?现在都出名了,以后就是明星了。跟李雨春、四大天王什么的全都认识。”

    “她是明星?”赵小龙惊呼道,“我草,我说怎么那么漂亮,原来是明星啊……”

    程跃成有点奇怪道:“你见过她?”

    赵小龙点点头,吹牛逼道:“何止见过,我还差点把她给操了。”

    程跃成揶揄道:“嗯,是,是,我也差点把赵微操了。”

    “老子骗你干嘛?”赵小龙又不爽了,指了指身边的跟班,大声道,“不信你问他们啊,就刚才,老子把你这个同学和这个女的堵在西部饭庄的包厢里了,你这个怂逼同学吓得都要跪下来了,老子拿了钱才放了他!”一边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大票,拍得掷地有声道:“你看!钱都还在这里!”

    “我草,这么有钱,分我一点。”程跃成抓起一大把塞进自己的裤兜里。

    赵小龙见状怒吼:“你|妈|逼啊!给老子还回来!”

    “别这么小气嘛!先借我点用用啊,明天一定还给你。”程跃成站起来,开了包厢的门,撒腿就跑。

    赵小龙见状,赶紧飞追而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从网吧的里头飞奔出来,赵小龙眼见程跃成拐下楼梯,心里怀着吐血的悲愤,正要高呼抓贼,拐角出却忽然跳出一个球一样的东西,重重地砸了他的脸上。

    赵小龙被撞得眼冒金星,不等爬起来,腿上却倏然一痛。

    他坐起来抬头看去,只见一条胖得像猪一样的土狗,正死死咬住自己的小腿。

    “啊——!”赵小龙吓得屁滚尿流,惊恐万状地惨叫起来。

    就在这时,两个警察气喘吁吁地跑上楼梯,一看到赵小龙这倒霉样子,年轻点的那个上前就问:“你是赵小龙?”

    赵小龙眼泪都下来了,抱住警察的腿,哭号道:“警察叔叔,救命啊!”

    那警察却不为所动,而是怔怔望向串串,仿佛看妖精一般地感叹道:“妈个逼的,真是什么人养什么狗,秦总家的这条狗,真特娘的是成精了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