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七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年轻人最在乎的是什么?面子。社会混混最在乎的是什么?面子。年轻的社会混混最在乎的是什么?有可能会是咪咪但不管怎么说,面子依然还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当赵小龙满脸鼻涕眼泪地被温仲华和老夏从鑫鑫网吧拖出来的那一刻,他这些年靠着各种作奸犯科、惹是生非、耍狠斗勇积攒出的脸面,算是彻底在他那些狐朋狗友面前丢光了。捂着血淋淋的腿,赵小龙从楼梯上一瘸一拐下来。楼下卖身不卖艺的小姐姐们此时正张开接客,十几盏辉映着靡靡之色的霓虹灯,清晰地照出了赵小龙的窝囊样。那些尚未有生意上门的小姐姐们,正缺娱乐项目打发时间,这会儿瞧见平日里经常光顾自己的常客哭哭啼啼地从门前路过,不禁全都伸长了脖子,露出关心的神色,然后很不懂事地全都对着他指指点点。

    赵小龙恼羞成怒,嘶声骂道:“看你妈逼看,卖你们的逼去吧!”骂完,他使劲地呼吸一下,鼻孔里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鼻涕泡,于是方才的那句话顿时声势全无。几个小姐姐被赵小龙这滑稽的小丑模样逗得咯咯直笑。赵小龙憋红了脸,正要再接着骂,边上温仲华直接一巴掌扇在赵小龙脑后,把赵小龙扇得眼冒金星不说,还故意调戏道:“哟,我看你特么中气还挺足的嘛!看来是不用去医院了吧?要不先去我们所里把今天的事情交代一下,我们俩都等着下班呢。”

    赵小龙吓得腿都软了,晕头晕脑地拉着温仲华的手求饶道:“警察叔叔,我错了,我错了,快带我去医院打针吧,万一这狗有狂犬病我就死定了……”

    温仲华嫌弃道:“叔你妈的叔,老子没你这种侄子。”

    赵小龙立马改口哭求:“警察同志,求求你先带我去打针吧,让我叫你爸都行啊!”

    温仲华蔫儿坏,转头一指跟在身后、闲庭信步的串串,笑着说道:“你叫它一声爸爸,我就带去医院打针。”

    赵小龙扭头过去,看了眼那只胖得跟球一样的土狗,心里怀着恨又带着怕,一时间天人交战、犹豫不定。其实管狗叫一声爸没什么,反正狗又听不懂人话,但问题是自己被这条土狗害得这么惨,管它叫爸和认贼作父有什么区别?

    “阿华,别搞他了,没意思。”一直很沉默的老夏,开口救下了赵小龙,“先带他去把针打了,接下来怎么处理就交给王建平,咱们都早点下班回家。”

    赵小龙感动哭了,连声对老夏道谢。

    老夏都懒得用正眼看他,把头扭到一边。

    温仲华又恶作剧似的在赵小龙的屁股上踢了一脚,玩够了,才拿出手机,给翠微派出所的所长王建平打了过去。那头王建平还有他手下的两个副所长,正巧刚陪着秦风和苏糖从西部饭庄里出来找狗。听到手机响,王建平拿出来一看,见是温仲华打来的,稍微多让手机响了几下,才慢悠悠地接通。他放慢脚步,跟在秦风和苏糖的后面,看着苏糖曼妙的背影,心不在焉地嗯嗯应了两声,可听着听着,忽然就面露喜色。

    不等温仲华把说全都说完,王建平便挂了电话,然后快步走到秦风和苏糖身旁,跟邀功似的说道:“秦总,您的狗找到了,跟我们所里那两个后生一起跑出去了。还有刚才那个勒索两位的人也抓到了。秦总,你养的这狗可真是神了,我们所里那两个后生说,他们就是跟着你那条狗一路走才把人抓到的,你这条狗比市里的警犬都厉害啊!”

    ……

    章钊平并没有跟着王建平他们一起出去。不是不给秦风面子,而是他堂堂一位副处级的干部,而且还是中心区的最高警务负责人,要是被有心人看到他陪着秦风上街去找狗,身边还跟着一大群底下派出所的主要领导,到时候上头不追究还没什么,可一旦有人要借机做文章,只要上面稍微一动真格,这事情就足够他死上十次八次了。所以这年头,官儿真的不好当啊。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会翻船不说,工作还忙,油水也越来越少,每天累死累活的也不晓得到底为了什么。

    黄秋静和金明月也没出去,这对在中心区体制内知名度颇高的夫妻,陪着章钊平还有一群基层派出所领导谈笑风生地说着最近发生的各种工作上的趣事,没人把区区一条狗的下落放在心上。只是还没聊上几句,秦风和苏糖便去而复返。章钊平见这小两口回来了,奇怪地问道:“有什么东西落在这里了吗?”

    “不是。”秦风笑道,“章书记,你把派出所的人都叫回来吧,人抓住了,狗也找到了。”

    章钊平听得有点愣神。

    抓人和找狗,貌似是两回事吧?

    王建平却是个好表现的,赶紧又把刚才温仲华跟他说的事情,添油加醋地汇报了一遍。

    这故事听得略显玄幻。

    满屋子人听完全都面面相觑,安静了小半分钟,章钊平才哈哈笑道:“这狗还真是随主人,小秦本事大,养的狗本事也不小!”

    秦风呵呵一笑,却也不想再继续吃了,跟章钊平告辞道:“章书记,麻烦你这么着急跑过来,你们接着吃,我和阿蜜先去把狗牵回来。我家这只狗凶得很,要是再把谁家的小孩咬了,那可就麻烦了。”

    “我们也不吃了,这么多穿警服的人坐在店里,你看老板都吓傻了。”章钊平伸手一指站在包厢角落里当了十几分钟木头人的饭馆老板。

    那老板笑得跟哭似的,忙道:“领导,你尽管吃,我巴不得各位领导经常来呢。”

    可章钊平都没回他一句话,自顾自地问秦风和苏糖道:“你们是开车过来的还是坐车过来的?”

    “打的。”秦风道。

    章钊平笑着道:“那我先送你们回去吧,你们两个现在住哪里?”

    苏糖道:“新田园小区。”

    “章书记,还是让我来送吧。”黄秋静托了一下眼镜,淡淡笑道,“我顺路,顺便跟小秦说点事情。”

    章钊平看了看黄秋静,然后笑了笑,道:“也行,那你们路上小心点,慢慢开。”说着,又转头问秦建业道:“建业,要不要现在去医院打个受伤的证明?”

    秦建业想了想,摇头道:“算了,打了证明也没什么用,那种人也不知道家里干什么的,估计也赔不出几个钱,我就当今天是被狗咬了。”

    王建平插嘴道:“秦书记,那条狗敢咬你一下,我就让他难受一辈子,今天晚上我让他好好尝尝我们所里的味道。”

    章钊平提醒道:“打几下没关系,可别弄出事情来。”

    王建平笑道:“章局,你放心,干这种事我有经验!”

    闲扯完这几句,一群人便从包厢里鱼贯而出。

    秦风和苏糖走在最前面,章钊平和秦建业陪着两人,一路送到饭馆门口。秦风和他们道了声别,又跟那一大群派出所领导挥了挥手,这才走到黄秋静和金明月身旁,微笑道:“秋静叔,咱们走吧。”

    黄秋静嗯了一声,挽着金明月,朝停在马路对面的一辆崭新的奥迪a6走去。

    秦风坐进车里,随口说道:“买这车的钱能顶十里亭路100平方的房子了。”

    黄秋静发动车子缓缓开上马路,淡淡地笑着说道:“你觉得现在买房合算还是买车合算?”

    秦风道:“买个好心情最合算。”

    黄秋静乐了,笑得挺开心道:“我真是搞不懂,你爸那么个老实人,怎么会生出你这么滑头的儿子。”

    秦风奇怪道:“你跟我爸聊过?”

    “聊过。”黄秋静道,“我去他面馆里吃过几次,你爸店里的师傅手艺真是不错,要不是路有点远,我肯定天天去吃。”

    秦风笑了笑,也没打听黄秋静和老秦同志都说了些什么,换了个话题:“秋静叔,你接下来几天有空吗?周珏那边等着要撸袖子干大事了,说先把秦记连锁的股东大会开了,把股份的事情定下来。”

    “那就明天吧。”黄秋静道,“明天早上我过去,是去江滨路那边的小区吧?”

    “嗯。”秦风点了点头。

    黄秋静没再说话,很快把车开出了翠微路,然后往南面一拐。

    “开错了,不是往这边走的。”苏糖喊了句。

    金明月温润一笑,声音很轻柔地说道:“别怕,不会把你们两个宝贝卖掉的。”

    苏糖挽住秦风的手,笑道:“卖掉我也不怕,反正有秦风陪着我。”

    黄秋静来了句:“我先带阿风去见个人,省得你们以后再碰上那些不三不四的烂仔。”

    宝马开了十几分钟后,在一家秦风上辈子既没去过也没印象的酒吧前停下。

    这个点酒吧还没正式开门营业,里面正在搞卫生,门口的保安显然认识黄秋静,见到黄秋静的样子,恭敬中带了点畏惧,自然也没敢把他拦下。黄秋静熟门熟路地进屋,走到前台的时候,秦风终于听到一个女服务员管黄秋静叫老板,秦风多看了黄秋静一眼,黄秋静很从容地解释道:“跟别人合伙的,除了我的律师楼,我其他的产业全都是和别人合股。”

    秦风点点头。

    黄秋静又道:“不过我觉得跟你合作最有前途,这些酒吧、网吧之类的娱乐场所,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有些事情,我们就是想管也管不住。以前是警察三天两头来查,现在政府开窍了,不光警察来查,安监的也来查,工商的也来查,就连卫生局想查也能来查,我规规矩矩开个酒吧,结果连个果盘都卖得提心吊胆。”

    秦风随口道:“赚卖白菜的钱,操卖bai粉的心。”

    这本是一句笑话,黄秋静却听得有点紧张,赶紧撇干系道:“我们不可能干这种事的,我入股的店全都是合法经营,规规矩矩做生意。”

    金明月一言不发。

    身为国家干部,嫁这么个老公,真的有点说不出的心情复杂啊……

    这个占地面积最多也就七八百平方的酒吧,被装修得跟迷宫似的。黄秋静领着三个人七拐八拐走了将近5分钟,在一处死胡同的尽头停了下来。黄秋静推开老板办公室的门,里面的空气略微有点隔夜的感觉,可屋子却打扫得很干净。黄秋静很熟悉这里的环境,把灯和排风一起打开,然后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拨了个号。

    秦风和苏糖走到沙发边坐下来,金明月坐到苏糖身边。

    不一会儿,外头有服务员送来了一盘果盘和一盘椒盐虾,秦风和苏糖也不客气,拿起牙签戳水果吃,一边跟金明月闲聊。

    黄秋静又拿出手机,用毫不掩饰的命令的口吻,让一个名叫谷强的人马上过来。

    秦风隐隐对谷强这个名字有点印象,但确实想不起是谁。

    黄秋静打完电话,把自己的老板椅搬出来,推到茶几跟前,在秦风对面坐下。他很不拘小节地直接用手抓了只虾,摘掉虾头,也不剥壳,整只塞进嘴里,边吃边说道:“这个酒吧里卖的东西,贵是贵,不过确实比很多餐馆要好得多。我们基本不靠这点零食赚钱,所以进货全都是进最好的,像这些水产,不新鲜的绝对不要。这些虾都是下午2点之后出去买的,买来的时候全都活蹦乱跳地放进厨房的冰库里,晚上卖不完,第二天就平价卖给一些酒店或者小饭馆,那些酒店和小饭馆都抢着要。”

    秦风没什么可说的,点点头嗯了一声。

    黄秋静忽然又问道:“说起饭点,我听说咱们十里亭路那家店好像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秦风对秦记面馆的大股东没什么好瞒的,很干脆道:“对,周珏今天下午才跟我说,原先卖房子的那个人反悔了,要我们再加100万,这几天每天都带人去店里闹,装修进度都给影响了。”

    “100万?”黄秋静冷哼一声,又摘了个虾头,扔进嘴里嚼得咔咔作响,“这家人脑子有病吧?”

    金明月道:“都是这样的,先报个大一点的数,他们好讨价还价嘛。”

    秦风跟着道:“我跟周珏说了,最多二十万。”

    “二十万估计不够。”金明月道,“他们要价100万,心里肯定是冲着50万去的。”

    黄秋静不吃了,抽了张纸巾擦擦嘴角,没好气道:“合同都签了还有什么好反悔的?这种人,别说50万,老子50块都不给他!”

    金明月抬头望向黄秋静,虎着脸道:“你不要乱来啊。”

    黄秋静道:“明月,我是学法律的,我就算乱来,也是合法地乱来。”

    金明月根本拿黄秋静没招,叹道:“反正你小心点就是了,别让人抓住尾巴。”

    秦风好奇地问道:“秋静叔,你想怎么弄?”

    黄秋静往后一靠,仰头看天花板道:“怎么弄啊……没弄之前,我也不知道啊……”

    ……

    秦风在办公室里等了大概20分钟后,谷强终于来了,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年纪轻轻二十五六岁的精壮小伙子。谷强这位中心区的最后一位江湖大佬,相当貌不惊人。肤色黝黑,个头比秦风还稍矮一些,顶多165,肚子也稍微有点明显,四十出头的年纪,应该跟秦建业差不多大。一进门,谷强就径直走到秦风跟前,拉着秦风的手不住道歉道:“秦总,对不住,对不住,今晚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把下面人教好。咱们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您当龙王的,千万别跟我们这些小鱼小虾一般见识。”说着,又转头对那小伙子道:“阿超,给秦总和苏小姐道歉!”

    阿超点点头,双膝一弯,竟直接给跪下了。

    “秦总,苏小姐,赵小龙是我带的,他的错就是我的错,我给你们磕头赔罪。”说完,对着地板就是砰砰砰三下,磕得很重,声音听得清清楚楚。

    秦风没见过这么玩儿的,有点无语地笑了笑,对黄秋静道:“应该铺条地毯的,这样磕头多疼。”

    “别磕了,土不土啊?”黄秋静对阿超道。

    阿超转头看看谷强,谷强点了点头,他才站了起来。

    只是眼珠子略有点不老实,偷偷在苏糖脸上瞄来瞄去。

    黄秋静这时才对谷强道:“阿强,我叫你过来,就一件事,你现在好好看清楚,这是秦总,这是秦总的媳妇儿,这两个人你要都不认识,那你最好还是别在我眼前混了,我不和山里人做生意。”

    “认识,认识,当然认识。”谷强半个屁都不敢放,连声说道,“我明天……啊不!就今天!待会儿我就马上让人把话传下去。黄总,你放一百个心,以后谁要再敢像今天这样敢对秦总和苏小姐动手动脚,我就让人废了那些人的手和脚,说到做到!”

    黄秋静沉声道:“牛逼先别急着吹,废掉人家的手和脚,你替政府给他养老啊?”

    谷强笑了笑。

    黄秋静又冷着脸吩咐道:“今天那个,你过几天让他稍微吃点苦头,长长记性,不过别把人弄出毛病来。还有,最近有人去秦总店里找麻烦,你给我找个办事靠谱点的人,把问题解决一下。”

    “秋静叔。”秦风突然打断,站起来道,“我有点事,我先走了,你和……这个强哥慢慢说。”

    “我跟你一起走。”金明月也跟着站了起来。

    黄秋静沉默了两秒,对秦风道:“你开我的车回去吧,先把明月送回去。”

    他掏出车钥匙,递给秦风。

    秦风从容地接过钥匙,对谷强微微一点头,迈步出了办公室。

    三个人出了酒吧。

    坐回车里,金明月默然不语。

    秦风发动车子,问了问金明月该住哪里。

    金明月说了个地址,居然还真和秦风顺路。

    车子缓缓开上马路,车厢里安静了半天,苏糖幽幽开口道:“串串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