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七十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串串似乎命中注定要经常流浪。金明月帮秦风给王建平打了个电话,然后串串今晚过夜的地方就变成了翠微派出所。半个小时后,秦风开着黄秋静的奥迪,驶进了位于中心区西面近郊的一处新开发的小区。这个小区秦风上辈子同样没来过——1个小时之内走了两处自己两辈子都不知道的地方,这让秦风很是有些怀疑自己东瓯市土著的身份。金明月挺着肚子从车里下来,不等秦风把她送到楼上,就微笑着邀请秦风和苏糖上去坐坐。秦风听得出来,金明月这只是客气一下,于是很识趣地表示自己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下回再来做客。

    把黄秋静的车钥匙直接交回到金明月手里,互相道声再见,三个人在小区的车库外分头而去。

    苏糖挽着秦风的手,显得有点蔫蔫的,时不时咳嗽一声。她的感冒明显还没好瓷实,今天在外面走了一个下午,折腾到现在,看来也是累了。秦风本想打电话叫安德鲁开车过来接,可一想自己那蹩脚的英语估计连地方都说不清,再加上安德鲁这老外可能也找不到这个位于中心区犄角旮旯位置的小区,于是很干脆地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小两口手挽着手,从小区外的公园式小径走回到大马路旁,站在路边吹了10来分钟的冷风,才终于老天垂怜地等到了一辆出租车。苏糖上车后咳得更厉害,秦风听得心焦,想带她再去医院看看,可苏糖在抗病这件事上却执拗得很,反而头头是道地教育秦风说抗生素不是好东西,本宫身强体健用不着挂盐水。秦风拗不过这妮子,只能静观其变,实在不行,明天早上再去医院也不晚,毕竟正如苏糖所说,区区感冒,还能一晚上咳成急性心肌炎不成?

    新田园小区距离黄秋静和金明月家确实不远,十几分钟后,出租车便在小区大门外停了下来。

    秦风的现金全都被赵小龙拿走了,好在苏糖出门带着钱,两个人才不至于坐霸王车。秦风想到霸王车这个词,下车后又跟苏糖感慨了一句,说今晚吃了顿霸王餐——没有记错的话,晚上那顿饭,好像最后都没人掏钱买单。苏糖却没力气跟秦风扯闲篇,下车后继续咳了一路,回到出租房,吃了昨天医院开的药,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好转,咳得眼泪出来了。

    秦风心疼得很,打算出门去给苏糖再买点止咳糖浆。

    苏糖却拉住秦风不让走,脑洞开得跟三流电视剧编剧似的,一边咳得震天响,一边断断续续说道:“老公,不要走……万一你出去买药的时候我咳死了,又或者你在买药的路上被车撞死了,那我们不就天人永隔了……如果我死前看不到你最后一面,或者你死前我看不到你最后一眼,我一定会死不瞑目的,死后一定会变成贞子那样的怨灵的……老公,不要离开我,我不想生灵涂炭……”

    秦风直接收起了多余的担心。

    既然还有力气编故事,那就说明绝对没有生命危险。

    秦风被苏糖缠得走脱不得,不过还是见不得她咳得那么辛苦。秦风思来想去,把手机通讯录里所有能想到的人全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最后很悲哀地发现,现在能不辞辛劳、跋山涉水跑来帮自己的,貌似也就只剩下刚刚成为他私人秘书的诸葛安安了。

    犹豫了一下,秦风还是给诸葛安安打去了电话。

    手机那头没响过三下就被接了起来,诸葛安安声音很柔和地问道:“秦总,有什么事情吗?”

    秦风道:“能帮我买瓶止咳糖浆吗?送到新田园这边来,我现在抽不出身。”

    诸葛安安沉默了一阵,回答道:“好,要什么牌子的?是早上你刚搬进去的那个地方吗?”

    “对。”秦风道,“牌子无所谓,反正越贵越好,就买最好的……两瓶。”

    “好的。”诸葛安安道,“还有别的吗?”

    “有!有!”苏糖把手机从秦风手里拿过去,边咳边道,“再帮我们把串串从翠微派出所接回来,再给我带碗炒粉干,让老板多放点虾米,洋葱不要。”

    诸葛安安沉默不语。

    秦风拿回了电话,语气歉然道:“止咳糖浆就行了,要是顺路,再随便带点面包、蛋糕之类的,串串就不用去接了,我自己明天早上去接。”

    “好。”诸葛安安挂了电话。

    “你干嘛对她这么好?”苏糖见秦风帮着诸葛安安说话,立马进入不讲理状态。

    秦风只能好言安抚,把媳妇儿搂进怀里,摸着头道:“你咳得这么厉害,再吃炒粉干今晚就不用睡了,等你感冒好了,想吃大象我都给你弄来……”

    “我没事吃大象干嘛,有谁会脑子有病去吃大象啊,我晚饭没吃饱嘛……”苏糖捶了秦风一拳,生了病就特别脆弱,什么话都藏不住了,嘤嘤道,“你说,是不是喜欢那个诸葛安安?”

    女人,一个生病的女人,一个生病后还对假想敌严防死守的女人,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秦风干脆不和苏糖说话,抱着她往沙发上一躺,让苏糖整个人面对面压在自己身上,双手环在她的腰上,静静地看着她。

    苏糖被秦风那充满疼爱的眼神盯住,瞬间连咳嗽都忘了。

    两个人凝视了半天,苏糖正幸福感满满着,却突然鼻子一痒。

    “啊嚏!”喷嚏猝不及防,喷了秦风一脸口水。

    苏糖手忙脚乱地想从秦风身上爬起来:“纸巾,我去拿!”

    秦风却境界很高地不动声色,仿佛下了决心要唾面自干,双臂紧紧裹住小妮子,沉声道:“别吃安安的干醋了,我顶多就是帮她说一句话,可我为你能冒生命危险啊,你看我脸上这么多感冒病毒,我怕了吗?我为什么不怕,因为这些病毒是从你身体里出来的,只要是你身上的东西,我都会用生命去喜欢。”

    苏糖听了很感动,又幽幽问道:“那便便呢?”

    秦风:“……”

    苏糖:“鼻屎你也喜欢吗?”

    秦风:“……”

    同居后的女人,说话真特么没底线!

    ……

    诸葛安安来得很快,安德鲁送她过来的。按照秦风说的,她带了两大瓶的港产某名牌枇杷膏来,还拎来一大包蛋黄派,一袋子大概七八个面包店刚出的面包,还有一箱纯牛奶,以及一碗苏糖要的炒粉干。话说这么多东西,要是没有安德鲁帮忙,诸葛安安一个人还真拿不上来。

    秦风已经洗干净了脸,把诸葛安安和安德鲁迎进屋后,他给两个人倒了两杯刚烧开还滚烫的白开水。安德鲁对白开水这种大陆传统饮品很是下不了嘴,诸葛安安却安之若素,双手捧着一次性杯子,小心地微微啜一口,对秦风道:“感冒了多喝热开水,效果挺好的。”

    “嗯,我让他去烧的。”苏糖打开炒粉干的袋子,房间里顿时香气四溢。

    厨房里有干净的碗筷,苏糖去拿了两个过来,把炒粉干分成两半,一碗放到秦风跟前。

    秦风肚子不饿,见安德鲁已经在咽口水,笑着递过去道:“你吃。”

    安德鲁完全不矫情,说了声谢谢,拿起筷子就呼呼开动,一边用夸张的口吻连声赞叹,说中国的炒面简直好吃到要在他嘴里爆炸,他现在张嘴就能喷出一个宇宙。秦风完全听不懂,问诸葛安安这货在说什么。诸葛安安很精准地翻译道:“中华小当家。”

    秦风恍然大悟,对诸葛安安竖了个大拇指:“高水平。”

    苏糖强行控制着自己不去拈酸捣醋,小口吃着炒粉干,却依然没什么胃口。

    她吃了两口,就把碗放了下来。

    安德鲁眼睛发亮,端起苏糖那碗就倒进自己碗里。

    诸葛安安厉声喊道:“她生病了!”

    安德鲁笑道:“没事,我在南美训练的时候连生鳄鱼肉都吃过,这点病毒不算什么。”

    苏糖能听懂生病这个单词,好奇地问诸葛安安道:“他说什么?”

    诸葛安安道:“他说他不怕。”

    苏糖很不解道:“可他刚才说了那么长一句话啊!”

    诸葛安安微笑道:“翻译要抓重点,关键是要让听的人明白对方所表达的中心含义,逐字逐句的翻译,那只是国内的初级水平,一般的日常交流是不会那么翻译的。”

    苏糖对诸葛安安的解释颇为不服,不过她也知道自己说不过诸葛安安,于是咬咬牙,忍了。

    诸葛安安和安德鲁稍微坐了一小会儿就离开了。

    安德鲁吃得满嘴油光,表情心满意足。

    秦风动作很麻利地收拾了客厅,顺便洗了碗。

    等回到苏糖身边,这丫头已经拆开蛋黄派开吃了,边咳边吃,吃得喷喷香。

    秦风忽然有了种当爹的感觉,很不讲情面地把蛋黄派收走。

    苏糖呀呀喊道:“干嘛啊,还给我,我要吃啊!”

    “吃个屁,喝药!喝完去刷牙洗脸,今晚早点睡。”秦风很霸道地把枇杷膏摆到苏糖跟前。

    苏糖嘟了嘟嘴,讨价还价道:“你喂我喝。”

    秦风道:“怎么喂?”

    苏糖笑得眼波荡漾,羞涩道:“你先喝……”

    秦风苦笑着摇摇头,可还是只能照做。

    他拧开瓶盖,自己先喝一小口,然后嘴对嘴给这丫头度过去。试了几下,苏糖仿佛觉得这么喝很好玩,越喝越来劲,没一会儿就不知不觉地喝掉了半瓶。

    ……

    小爱巢早早地熄了灯,苏糖蜷着身子,窝在秦风怀里,不到9点半便睡着了。将近100块一瓶的枇杷膏,效果出奇的好,苏糖睡着之后,几乎一整夜都没有再咳嗽。秦风也累了,脑袋沾着枕头,不多时也跟着沉沉睡去。

    一夜无梦,秦风醒来时,已经是早上8点多。

    苏糖睡姿又发生了改变,原本缩成一团的身子,此时又大大地舒展开来,一条腿压在秦风肚子上,一只手无意识地抓着秦风大清晨雄姿英发的小|弟|弟,作风很是豪放。秦风看着熟睡中的苏糖那清纯可人的面庞,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丫头怎么就养成这种习惯了。

    “唉,低级趣味啊……”秦风批判地说着,把放在苏糖咪咪上的手拿开。

    苏糖嘤咛一声,又抓起秦风的手,放回原处。

    秦风碰了碰她的鼻子,道:“醒啦?”

    苏糖闭着眼呢喃道:“嗯……没醒,还要睡……”

    “我要去公司了。”秦风小声道。

    苏糖这才乖乖地把腿从秦风身上移开,顺便也松开了手里的小秦风。

    秦风下了床,麻利地去卫生间洗漱一番。

    然后回到卧室,拿起手机,给诸葛安安打了个电话。

    诸葛安安明显早就到了,秦风电话一过去,不到2分钟,她和安德鲁就按响了门铃。

    秦风刚好穿戴整齐,出去开了门,笑着问道:“在楼下等多久了?”

    诸葛安安道:“半个小时左右。”

    秦风点点头,又对诸葛安安道:“你早上帮我在这里照顾一下阿蜜,待会儿她起床了,帮她买碗白粥来。”

    诸葛安安倒没有太大的抵触情绪,就是不放心秦风,问道:“你和安德鲁能正常沟通吗?”

    “指指路肯定没问题。”秦风笑道,“往左往右我还是会说的。”

    诸葛安安微笑道:“也好,多开"kou jiao"流,很快就能有进步的。我知道你语法基础不错,高考上了一本线的。”

    秦风淡然一笑,高考成绩这种事,早就不算什么了。

    跟诸葛安安交代过让苏糖记得喝药,秦风就带着安德鲁出了门。

    秦风前脚刚走,苏糖后脚就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屋里暖气充足,这丫头身体舒服了点,就好了伤疤忘了疼,只穿棉毛衫就往外晃荡。

    略微紧身的棉毛衫,把苏糖的身体线条裹得曲线分明。诸葛安安一回头,看到苏糖那足以秒杀一大票专业模特的顶级身材,一瞬间不由自主地心头一荡。

    苏糖却被诸葛安安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双手一抱胸,惊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诸葛安安看着苏糖紧张又可爱的模样,不禁嘴角一扬,调皮道:“你猜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