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七十五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记连锁面馆作为糖风餐饮有限公司的一个项目,客观上说连经营主体都不存在,自然更谈不上什么股份。不过眼下黄秋静和周珏的资金都已经进来了,秦记连锁面馆项目,在糖风餐饮公司的账目上反倒占了大头,这种子大母小的情况,和微博网之于之前的秦朝科技已经别无二致。只要等到规模稍微再做大一些,项目脱离糖风餐饮,便也就只是时间问题。所以早点把股权确定下来,显然更有利于内部团结。

    秦风对秦记连锁面馆的前景很看好,以苏糖眼下的话题热度,再加上黄秋静在东瓯市的人脉,还有周珏带来的潜在的资本支持和人才技术支持,以及吴超或者说阿庆楼在东瓯市餐饮行业积累下的影响力,这么多资源汇聚在一起,这个面馆没理由做不好,更别提秦风自己身后,甚至有东瓯市政府的政策照顾。勉强算是秦记面馆第二次股东大会,在藏烟阁小区这间办公室的小会议室里开得很顺利,由于罗进和王佳佳这两个马仔一大早就去江滨街道办事处和十里亭路那间面馆的原主人谈条件去了,周珏临时充当了一下秘书的角色,拿了本很正式的会议记录本,把今天开会的关键内容都记了下来。

    主要就三点。

    第一,关于秦记面馆的股权分配,根据各股东的入股资金以及各自在项目中发挥的作用,股权分配如下:秦风占股55%,任项目ceo,将来如有股东退股,秦风有权利和义务优先按原价或溢价收回该部分股权,如公司已上市,则有优先权按当时市值回购;黄秋静占股15%,该部分股权为干股,股金随时可退,原则上不参与公司日常管理,如公司上市,则有权在上市前以较低价优先从秦风处购入原始股份,且数量不大于15%,如到时存在资金不足无力购入的情况,秦风有义务以赠送形式确保黄秋静持有不少于5%的原始股;周珏占股10%,任项目常务副总裁,代秦风主持公司的日常运营,拥有除公司发展战略之外,公司其他所有方面的决策权、执行权和监管权,主要包括公司人事任免、公司制度制定、公司资产调度、公司财务监督、市场项目部署等,周珏所持10%的股份即为实际股份,且根据入股协议,公司上市前周珏原则上有权利再向秦风低价购入5%的原始股这个所谓的低价购入和黄秋静的低价购入又有所区别,黄秋静购入的成本大致是市值的五折,而周珏购入的成本则是每股1分钱的【真·友情价】;吴超持股10%,任项目副总裁兼项目产品总监,全面负责秦记面馆的产品事宜,其持股状态及权利义务与周珏相同;王安和谢依涵共同持股5%,该部分股份为干股,王安担任项目副总裁,全面负责公司旗下各门店日常管理,具有人事任免建议权,如公司上市,王安享受同黄秋静相同待遇,秦风有义务以赠送形式赠与王安5%的公司原始股。剩余5%的股份暂由秦风代管,留作员工奖励或其他用途,其对应盈利分红暂划入公司账目。

    第二,关于秦记面馆的战略方向。分为三个战略阶段。第一阶段,5年之内成为中心区最大规模的连锁餐饮品牌,发展至少100家门店,餐饮和地产同时发展,总资产以5亿为目标,允许负债率在60%—80%的区间之内;第二阶段,10年之内基本垄断中心区早餐市场,多品牌、多项目发展,发展至少300家门店,总资产以10亿为目标,同时负债率降低到60%以下;第三阶段,30年内,打造从上游原料自给,包括建立大中型规模食材原材料生产基地,到下游生产加工渠道扩充,包括建立食品加工厂以及自营网络品台及线下实体销售点,再到食品加工技术实验室、人才培训基地等技术环节领域,全方面的食品工业生态体系,上市前总资产以100亿为目标,同时负债率降低到50%以下。无上仙铭

    第三,关于当前公司人事待遇的安排。罗进和王佳佳保持原薪金水平不变,每月包括五险一金在内,总收入均为每月8000元。职务暂时均为总裁助理,实际归周珏直管。王安和吴超每月从公司账上支取3000元月薪,王安另由公司为其代缴五险一金。秦风、周珏每年象征性拿1块钱工资。黄秋静除年底分红外,半毛钱都么得拿。

    周珏把以上所有的会议内容全都记录妥当,王安开完会后还非常舍不得站起来,拿过会议记录本,看着战略那块,摸着下巴,内心相当壮怀激烈。

    “嗯……30年100亿,有意思……”王安强装镇定地看着秦风吹下的牛逼,心里默默一算,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自己兜里那5%的股份,岂不就值5个亿了?退一步说,就算谢依涵占了里头的4%,那剩下的1%依然了不得啊!想想看,30年后自己可才60岁出头,好日子还多着呢……

    周珏见这货刚拿到一枚生鸡蛋就憧憬着要把肯德基开遍全世界的傻样,当场就冷冷地给他泼了一桶水:“这是战略预期,能不能做到还两说呢,等公司先活过头一年再说吧。再说谁知道你会不会哪天忽然有压力要撤股走人,王总,在商言商,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哪天你要是退了股,再想回来可就不容易了。”

    谢依涵见周珏说得认真,急忙笑着道:“周总,我们不会退股的。”

    周珏却叹道:“谢老师,这种事可由不得你啊,我们一开始就搞这么大规模的负债经营,哪天要是发生资金断链,你到时候想退股,公司账上搞不好都拿不出股金来。做生意是有风险的,干股也不是说吃就能吃,你们得有被套牢的心理准备啊。”

    谢依涵听得脸色一白,自我感觉像是上了贼船。

    秦风生怕把孕妇吓到,赶忙说道:“谢……舅妈,你别听咱们周珏的,现在东瓯市的房价一直在涨,我们的负债其实不是真负债,就算经营不善,把店面卖掉也能把亏损补回来,你们这点股金对公司来说就是毛毛雨,套不死的。”

    谢依涵心情跟过山车似的上下了一回,笑得有点勉强道:“小风,我信得过你,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做亏本生意的。现在网上说你什么的都有,就是没人说你不会做生意,好些人还在网上酸不拉唧地说你空手套白狼,靠一张嘴就把微博网做起来了,你连微博网这么大的公司都能做起来,做面馆这么简单的事,肯定难不倒你。”

    秦风淡淡一笑。DnF枪手异界纵横

    吴超却插话道:“做面馆一点都不简单好不好。”

    王安立马挺身护妻,反问道:“有什么难的?”

    吴超切了一声,用鄙视的目光看着王安道:“跟你说了你也不懂,你们外行就别讨论内行的事了,你到时候能把底下的店管好就行,反正面馆该怎么做也用不着你多操心。”

    王安一听就怒了,心说这是看不起哥的水平啊,大声吼道:“你别拿什么内行外行的说事情,有本事你就把话说明白!”

    吴超也不是什么能沉得住气的家伙,梗起脖子针锋相对道:“行啊,我问你,采购你懂吗?仓储你懂吗?烹饪你懂吗?厨房管理你懂吗?酒店服务你懂吗?你别你读过几年书就什么都懂,我跟你说,你那点分量在我这里没用,这些专业技术上的事情,别说你,就算小风他也没辙,技术就是技术,专业就是专业,不是你那点三脚猫的管理水平能替代的。”

    哎哟我去,我这暴脾气……

    王安被吴超怼得心火亢进,卷起袖子就要干。

    秦风见这俩货已经进入了“比谁智商掉得快”的循环,果断拍桌道:“吵妈逼吵啊!再吵以后都别来上班了!我给刘慧普打个电话,他分分钟可以给我找一个排的人来顶替你们两个,看我,还看我,不信是吧?”

    吴超和王安总算老实了。

    秦风的语气又温和下来,好言相劝道:“超哥,舅舅,这个互相不服呢,是好事,有争论才有竞争,有竞争才有进步。不过现在大家都是同事了,以后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争论的时候啊,最好把情绪收一收,就事论事,效益第一、友谊第二、面子第三,这样公司才能活得长。你们两个都是高管了,要有高管的气度啊。”

    周珏看着秦风教育吴超和王安,总觉得这画面满满都是违和感。

    她心说男人这种生物,真是无比神奇。

    有的男人没成年就懂事了,而有的男人,活到100岁都还特么跟没成年似的。

    “周总!”罗进和王佳佳推开会议室的门走进来,见秦风几个老板都在,两个人又问了一圈好。等问候完毕,王佳佳才对周珏说道:“那户人家不肯接受我们的条件,嫌20万太少,刚才他们刚从街道出来,马上又去我们店里闹了。”

    秦风眉头一皱,沉声道:“我去看看。”

    黄秋静跟着道:“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