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七十七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l%?1?? tG?'gYФm]Po?1t?ω?q6?z?wV??zn??6v?8???c????行程不是一般的紧,回去的路上屁股都还没坐热,顾大飞就来了电话,口气十分狗腿地说郑总御驾到了,还带来了两位贵宾,要秦风赶紧去藏烟阁小区的办公室共商大事。秦风怎么听着顾大飞这腔调都像是要开枪闹***,心里头一万个不想工作,可实在又拗不过眼前这形势——没办法,现在秦朝科技的大股东又特么变成郑跃虎了,董事长来了,自己这个ceo总不能再拿架子。招呼安德鲁一声,车子又掉了个头,从开往新田园小区的路上,转道往江滨路回。秦风心里念着苏糖,只盼那丫头别在家里和诸葛安安火星撞地球,自己回去之前,这俩天仙姑娘千万要好好相处,不然随便哪个毁容,都是对全人类的巨大损失。\r

    约莫一刻钟后,秦风回到了公司。\r

    自己这边的房门紧锁着,很明显周珏并没有回来。\r

    秦风牵着串串,身后跟着安德鲁,走到顾大飞那间办公室门口。那早上秦风出门前看着还活蹦乱跳的前台小姑娘,这会儿却异常老实,脸上表情凝重。见到秦风回来,她小声对秦风道:“秦总,大人物来了,黄叉老总的孙子……”\r

    “黄什么老总?”秦风恨不能朝那小姑娘扔个黑人问好的表情包,“你是想说黄老板吧?”\r

    “不是不是……”小姑娘很激动地摇着头、摆着手,说话的声儿都带着天然的颤音,虚喘着道,“就是黄老总,那个……其实我也不知道是谁,就是听顾总说那人官很大很大,是现在的国家领导人之一……”\r

    “我艹。”秦风听得有点犯傻。刚才自己还在跟一个市井泼妇较劲儿呢,这还没过半个小时,就又和国家领导人扯上关系了?人生又不是媳妇儿和自己做男女混合运动时的咪咪,要不要起起伏伏得这么波涛汹涌?\r

    秦风打了个手势,示意前台小姑娘就此打住,沉着脸问道:“人都在里面了?”\r

    前台小姑娘点点头。\r

    秦风不再多话,径直走了进去。\r

    走到顾大飞的办公室门前,秦风敲了敲房门。\r

    办公室的门立马就被打开,郑跃虎露出笑脸,兴奋地就要拉秦风的手。\r

    “汪!”串串忽然大叫,对着郑跃虎呲了呲牙。\r

    郑跃虎被吓一大跳,逃命似的往后连退几步。\r

    “串串,淡定。”秦风就跟教人似的跟串串说着,推开门,迈进了屋。\r

    房间里站了不少人,顾大飞和郑跃虎的老婆王妙安都在,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年纪顶多就二十左右的年轻人。\r

    郑跃虎心有余悸地看着串串,拍胸口道:“秦总,你这是给我下马威啊,接风洗尘的我看多了,像你这样牵条土狗来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特么吓死老子了。”\r

    “连郑总都敢吓,我看中午干脆炖了吧。”一个年轻人笑嘻嘻说着,朝秦风走过来。\r

    只是没走近两步,串串嘴里又发出了威胁的声音,脚步不由停了下来。\r

    另一个更年轻些的大少爷见状,皱着眉头不快道:“这狗是不是有病啊?有病就赶紧灭了啊,狂犬病无药可医,哪天被咬到就是个死。”\r

    秦风看着眼前说话的人,不由狠狠一愣。\r

    这位更年轻大少爷,秦风前世见过。2013年,他爹谷不厚在中央和谐局委员的任上被***干掉,当时全国各大媒体恨不能把谷不厚的祖宗十八代全都挖出来,这位谷旷逸少爷作为不厚书记的独子,自然逃不了在全国各大流量媒体上频频露面,宣传频率最高的时候,秦风每天能见到丫那张脸三回,真是想不记得都不行。\r

    “顾总,照顾一下串串。”秦风很习惯地对顾大飞道。\r

    顾大飞其实家里背景不弱,不然也不会和郑跃虎混到一起,只是最近被秦风使唤惯了,居然患上了轻微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对秦风的要求配合得很,赶紧牵起串串带出了门。\r

    郑跃虎明显松了口气,紧接着就忙给秦风介绍道:“秦总,这位是黄少菊,我们都叫他黄少,这位是小谷谷旷逸,你叫谷少也行,可都是正宗的皇亲国戚。”\r

    秦风听郑跃虎一脸兴奋地介绍着,心情相当沉重,不过脸上还是克制着表情,淡淡笑道:“比你还正宗吗?”\r

    “正宗多了!”郑跃虎眼里放着光,很骄傲的口吻反问道,“你猜猜看,黄少他爷爷是谁?”\r

    “不用猜了,我进来的时候就听前台说了。”秦风说着,上前一步,向黄少菊伸出了手,“黄先生,很荣幸见到你。”\r

    “秦总客气了。”黄少菊笑得很温和,轻声细语道,“我也仰慕秦总很久了,秦总这么年轻就能闯出这么大的名堂,我很佩服你啊。而且不止佩服,还特别羡慕。你的女朋友苏小姐,我也特别喜欢,郎才配女貌,好完美。”\r

    秦风看着黄少菊那不知真假的温润微笑,心里暗叹可惜这位公子爷最多也就只能笑一两年了。\r

    秦风前世有个家住杭城的大学同学,算是这位黄少他爷爷的老乡。秦风依稀记得,不知是在06年还是在07年,某个暑假结束之后,刚开学回来,他的那个同学就在班上很幸灾乐祸地说黄茶被抄家了,死相可惨。当时秦风甚至都不知道黄茶是谁,后来上网一查,当时就吓了一跳,居然是当时的中央和谐局长老之一。说起来,他那个同学的用词绝对是夸大了。首先黄茶不是被人干掉的,而是在任期内病故的。黄茶去世后,他的历任秘书都遭到了中央纪律部门的处理,黄家一系在党政系统内的力量,当时几乎被连根拔起。至于黄茶本人是否有什么问题,秦风自然不知,可以当时的风气,中央能在一位大长老死后对他的嫡系进行如此彻底的清剿,有些不能只说的事情,实际上也已经不言自明。\r

    郑跃虎貌似请来了两尊大佛,但在秦风眼里,却是两座已经过河的泥菩萨。区别无非只是一尊泥菩萨的泥量已经明显不足了,而另一尊,现在外壳还没破,想看它沉,还得等上比较长的一段时间——但无论怎么样,就算只是两尊泥菩萨,秦风恐怕自己这座小庙也装不下,秦风只愿这两位只是来东瓯市观光的,千万别搞得酷浏网这一亩三分地池浅王八多。不然万一等哪天这两位的家属出了事,如果殃及到酷浏网这块汪洋中的小舢板,到时候就算侯聚义夫妇出手,恐怕也救不了他。\r

    “黄少过奖了,我只是运气好而已。”秦风客气地谦虚着。\r

    然后又抽出手来,伸向谷旷逸。谷旷逸却一脸桀骜,都懒得和秦风握一下,不客气道:“把那条狗宰了吧,我中午就想吃它。”\r

    秦风觉得这货和不厚书记的风格还真有点像,只能打着哈哈,和稀泥道:“谷少要吃狗,我去给你找条好的,保证你吃了满意。”\r

    “不,我就要吃你养的这条,敢跟我呲牙,这狗它不要命了?”谷旷逸一副完全没商量的样子,不依不饶道。\r

    秦风沉默不语,不作表态。\r

    黄少菊笑盈盈地看着,也没有要给任何一方帮腔的意思。\r

    眼见气氛有点僵,王妙安忙打圆场道:“旷逸,要不算了吧,君子不夺人所好……”\r

    “屁个君子。”谷旷逸指着秦风,张狂道,“他一个给人打工的,算哪门子君子?别说是他,今天就算是侯聚义那个老|流|氓|来了,这条狗我也吃定了!”\r

    秦风不得不说话了,眉头一皱,沉声道:“谷少,你要这么说,我就不奉陪了。咱们就当今天没见过面。”\r

    谷旷逸眼神嚣张地盯了秦风几秒,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呵,给脸不要脸啊?你是不是觉得有侯聚义当靠山自己特别牛逼啊?呵,东瓯市,屁大点的地方,让一个上不了台面的老|流|氓|在这里称王,东瓯王是吧?秦风,你给我听好了,像侯聚义这样的土匪,用不了十年,将来有一个死一个,全国一个都剩不下。至于你这样的小虾米,到时候想弄死一只,比吃饭还简单。”\r

    “旷逸,说多了啊。”黄少菊拉住了谷旷逸,笑道,“都还没喝酒了,怎么就说起酒话了?”\r

    秦风面无表情地看着谷旷逸,心里却知道这位口无遮拦的大少爷没在撒谎。\r

    不厚书记在西南搞的那套,其实打的就是侯聚义这种地方豪强。当时如果真让他上位了,侯聚义肯定要么死,要么流亡海外,除此之外根本不可能会有第三条路。不过幸好,这条历史主线应该不会跑偏。不厚同志绝对成不了啊!\r

    “哎哟,谷少,你别吓唬秦总了,好好的说这些话干嘛?不就是一条狗么,我马上找人给你弄一顿全狗宴行吧?”郑跃虎急忙拉架。\r

    谷旷逸看了看郑跃虎,总算还有点听劝,说道:“行,那我就卖虎哥一个面子。”\r

    郑跃虎呼出一口气。\r

    谷旷逸又看了秦风一眼,熊孩子似的挑衅道:“不就是一条狗么?”\r

    秦风懒得再搭理了,转头就要走,对郑跃虎道:“郑总,有什么要紧事你再联系我,我先回家了。”\r

    “秦总,别啊,我现在就有要紧事想和你说……”郑跃虎急忙挽留。他万万没想到谷旷逸这死小子嘴这么臭,说话不留半分余地,和他那个做事强势到让人受不了的亲爹一个德性。\r

    黄少菊跟着笑眯眯说道:“秦总,不至于,都是玩笑。”\r

    王妙安也劝道:“秦总,虎子今天刚到,你就当给他接风洗尘,中午留下来一起吃顿饭吧。”\r

    秦风不想跟这些伪太子党有什么纠缠,他停下脚步,又转回身来,淡淡道:“吃饭就不用了,我中午本来就要回去。你们有什么要紧事,就在这里说吧。”\r

    郑跃虎看看黄少菊,显得有点不好意思道:“秦总,黄少这次特地跟我一起过来,就是想在酷浏网里入一股。”\r

    秦风不好直接拒绝,而是先问道:“黄少打算出多少股金?”\r

    黄少菊这外表温文尔雅的家伙,居然也是个不要脸的,笑道:“我没钱。”\r

    秦风也跟着笑道:“黄少,我是生意人。”\r

    黄少菊提醒道:“我能给你的,肯定比钱重要。”\r

    秦风沉默了两秒,轻声道:“黄少,你能给我提供的东西,我在别处也能弄到,关朝辉在酷浏网有15%的股份。”\r

    谷旷逸鼻孔里发出一个欠抽的声音:“呵!”\r

    秦风鸟都懒得鸟他,不厚老来得子,怕是都把这货宠得无法无天了。\r

    黄少菊慢慢收起了笑脸,沉声道:“秦总,多个朋友多条路,到底谁更能帮到你,你可要想清楚。”\r

    “我想得很清楚了。”秦风直直地看着黄少菊道。\r

    黄少菊和秦风对视了几秒,仿佛是想到些什么,笑脸又重新浮现出来,呵呵道:“秦总,我只是给你提个建议,你不用这么严肃。如果不能入股,咱们还能采取别的合作方式嘛。我听说你最近正在投资电影是吧?好像苏小姐也参加拍摄了。要不你看这样,我们可以一起合作一些影视项目,咱们一起投资,这样总可以吧?”\r

    秦风不知道黄少菊这家伙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想了想,觉得做人还是得留三分路。\r

    至少在老黄翘辫子之前,和这位黄少闹翻绝对是不理智的。\r

    “当然可以。”秦风也露出了微笑,“不过我现在还没有新的影视项目,等有项目了,我一定通知黄少。要是黄少觉得不放心,还可以让郑总监督我,郑总接下来可是我的老板了,我要做什么,全都瞒不过他。”\r

    郑跃虎在黄少虎面前就跟孙子似的,忙点头道:“对对对,还有我呢!”\r

    黄少菊笑了笑,道:“那咱们可说好了,有项目一定告诉我,而且要早点告诉我。我这么穷,得提前找到赞助才行,不然到时候又像今天这样没钱入不了股,那可就丢脸了,哈哈哈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