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八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老婆被人调戏该怎么办?这特么还用说?当然是直接拔刀、血溅五步、不死不休啊!

    然而,这样做是特么犯法的。

    秦风倒是很想把黄少菊当街做了,可为了一个人渣浪费一辈子实在不合算。而且最关键的是,黄少菊这狗日的虽然外表上看起来文质彬彬,个头却足有180出头,先天人高马大,看体型就知道武力值高出秦风不止一个档次。秦风自认不是对手——要是真干起来,当街被做掉的可能反倒是他自己。而反过来讲,如果是黄少菊当街把秦风干死了,以他家老黄现在的能量,黄少菊这孙子顶多也就判个十年,狱中再立个功减个刑之类的,搞不好五年不到就出来了。更可怕的是,等这孙子在监狱里憋了几年出来,到时对苏糖仍不死心,秦风或许就真的难逃含绿九泉的命运了……

    秦风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想明白了这件事的复杂性和严重性,于是稳稳地克制住了原始的雄性本能,转而选择了一种文明的、现代的解决方式:语言威胁。

    “黄先生,请你尊重一下你自己。”秦风冷着脸对黄少菊表了个态,“如果你再乱来,我一定会报警。”

    “报警?”黄少菊显得很无辜的样子,睁眼说瞎话道,“报什么警?干嘛报警?我犯什么罪了吗?秦总,你是不是太紧张了?我只不过想和苏小姐握一下手而已啊,纯礼节性的动作而已,你对苏小姐的保护是不是太过头了?”

    “过你个死猪头!”苏糖缓过了劲儿,从秦风怀里下来,指着黄少菊的鼻子就骂,“你当我没见过你这号人吗?你想摸哪儿你自己心里不知道吗?死流氓,臭不要脸!”

    黄少菊被苏糖骂了,依然嬉皮笑脸的,只恨手里缺把装逼用的扇子,笑吟吟道:“苏小姐生气的样子也这么美,你真是骂得我魂都飞了。”

    我艹,什么狗屁二代啊?节操对这狗日的来说是病理产物,必须全都清理干净才浑身舒坦是吧?没见过做人说话这么公然没底线的啊。连现代人起码的伪装都不要了?

    秦风面无表情地看着黄少菊,心里默默嘀咕了一句,拉起苏糖的手,转身就走。

    “诶,秦总,太不给面子了吧?”黄少菊探出一步,想要把秦风拉回来。

    安德鲁却站到了黄少菊跟前,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用生硬中文道:“别过来,保持距离。”

    黄少菊呵呵一笑,冷不丁一把推开安德鲁。

    安德鲁被想到黄少菊力气那么大,没防备之下,被黄少菊突围而过。

    眼见着这货要拉住秦风,可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间,黄少菊突然一声惨叫,摔在了地上。

    袁帅颇默默地收回手,装死看着自己的掌心。

    今年过年学校篮球队搞了集训,特地请了两个牛逼闪闪的国家级教练来当老师,主要科目是体能和力量。乐乐同学琢磨着,自己的力量大概是练出火候了……

    “少菊!”

    “黄少!”

    郑跃虎和王妙安急忙上前,扶着黄少菊站起来。黄少菊感觉自己刚刚好像是被车撞了,他揉着肩膀,半坐在地上,然后表情吃痛地抬起头来,看了看袁帅这座大铁塔,很感慨地问出一句:“真猛士啊……秦风一个月给你多少钱?跟我干好不好?”

    袁帅愣了愣,表情很不解地反问道:“你脑子有病吗?”

    黄少菊吃了这么大的瘪,脸上依然还挂着笑。他在郑跃虎和王妙安的搀扶下站起来,死皮赖脸地对袁帅道:“哥们儿,我很欣赏你,咱们交个朋友吧。”

    袁帅被黄少菊这礼贤下士的模样搞得有点拎不清状况,心里既得意又茫然,讷讷地不知该怎么回答。

    “黄先生,请你不要再跟着我们了,你再这么跟着,我真的会报警。”秦风适时地开了口,把袁帅拉回去几步。

    安德鲁也回过神来,又挡在了黄少菊和秦风之间。

    黄少菊却笑得更灿烂了,道:“秦总,你真是……到底怎么了啊?我又不是吃人的妖怪,咱们刚才在虎子公司里不是还说得挺好的吗?我不过就是想跟苏小姐握个手,想和这位典韦哥交个朋友?你到底有什么好紧张的?秦总,你看你,脾气这么大,还动不动就上手打人,我说就算要报警,也应该是我报警自卫才对吧?”

    秦风见黄少菊笑得这么开心,不由也跟着咧开了嘴。能遇上这么二皮脸的二代,惊喜指数相当于在野外狼群里发现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哈士奇,这辈子也算开了眼界。

    “黄先生,我最后再明确地说一次,麻烦你不要再跟着我们了。我不怕老实告诉你,我对你们的第一印象很差,刚才在郑总公司里我跟你说的那些话,全都是在敷衍你。黄先生,我现在说实话,其实我根本不想见到你,以后也不希望再见到你。咱们将来最好都不要再有任何来往。”秦风微笑着给了黄少菊理论上的最后一次通牒,并持续警告道,“你要是还要跟着,我现在就报警,马上。”

    一旁的谷旷逸本来只是看戏,可秦风一句话把他也牵扯进去了,顿时眉头一皱,正要开口,却被黄少菊拦了下来,黄少菊笑着道:“秦总,咱们之间可能是有点误会。刚才在虎子那边,我们说要吃你的狗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可别放在心上。”

    秦风道:“我不喜欢开玩笑。”

    谷旷逸来了句:“正好,我也不喜欢开玩笑。你那条狗,我下午就找人上门去弄了。保护城市居民生活安全,人人有责。”

    秦风不接话,淡淡地瞥了谷旷逸一眼,转头对诸葛安安道:“报警,然后订个包厢。”

    诸葛安安拿出手机就拨110,黄少菊和谷旷逸很淡定地看着不动。

    郑跃虎却急忙上前,阻拦诸葛安安道:“别别,屁大的事情,报什么警啊……”

    正说着话,门外就走进来两个穿警服的民警。

    来的是熟人,温仲华和老夏。

    温仲华和老夏刚刚接了上面派下来的任务,也没说具体任务内容是什么,就是要他们俩盯住两个年轻人,既保护别人伤害他们,也防备他们搞出事情。温仲华对这个临时任务感到一头雾水,但毕竟是市局直接下的命令,就算不明白,也还是得照干。

    “秦总,你们这边……什么情况?”温仲华上前问道,很奇怪秦风怎么会和这两个被市局挂号的年轻人搅在一起。

    秦风也不客气,见到熟人,马上告状道:“这两个人一直跟着我,你们来得正好,我们正想找110呢。”

    诸葛安安很配合地拿起手机给温仲华看了眼,然后把电话挂掉。

    温仲华皱了皱眉头,先入为主地就对黄少菊和谷旷逸产生了不爽的情绪。

    这两个王八蛋,搞得他好好的午休都被搅了,语气不善道:“你们两个,干嘛的啊?”

    “警察同志,都认识的,都认识的,我们和秦总都是自己人,我是秦总他们公司的新股东啊。”郑跃虎跳出来,强调了一下自己的身份。

    温仲华这下就更蛋疼了。

    “认识的?”他看了看秦风。

    秦风淡淡道:“早上刚见了一面,但是我拒绝再和他们见第二面。温警察,这种跟着人不走的行为,也算是非法挑衅或者非法骚扰的形式之一吧?”

    “算。”老夏很干脆道。

    秦风抬手一比划,笑道:“那能不能帮我把这几位请走,最好短时间内不要给他们机会接近我,这两位先生给我的感觉十分不安全,我怕会闹出事情来。”

    秦风都说得这么明白了,温仲华当然得配合。

    他转过脸,眼里带着凶光,对黄少菊和谷旷逸道:“你们两个,跟我走吧,我了解一下状况。”

    谷旷逸笑了,笑得很愉快道:“你知不知道我们俩是什么人?”

    温仲华见谷旷逸有恃无恐的样子,心里略微有点忌惮,不过想想身后毕竟有徐毅光撑腰,还是虎着脸回道:“不管你们是什么人,现在我要求你们两个配合我的工作,如果没有问题,我会让你们走的。”

    谷旷逸道:“我们要是不呢?”

    温仲华一下被问住,正想找出一个既有面子又有用的答案,却突然被郑跃虎拉住,拉到一边说了几句话。温仲华听郑跃虎说完,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再转头去看黄少菊和谷旷逸,简直要哭出来。心里暗骂秦风这孙子招惹的都是什么人呐,宝宝光听名字膀胱都快憋不住了好不好,腿都软了啊。

    谷旷逸自然明白郑跃虎说了什么,得意洋洋地望着温仲华,笑容十分阳光。

    秦风这边眼见场面僵持不下,拿出手机,打算出动底牌。

    不过屏幕一亮,却先发现了周正发来的短信:陈书记说知道了。

    秦风当即恍然大悟,温仲华和老夏估计就是市局派来的。但是显然没什么卵用。

    犹豫了一下,秦风还是直接拨通了徐毅光的手机。

    徐毅光似乎从来都不午休,响了两下,就马上接通。

    秦风快言快语问道:“徐叔叔,陈书记跟你说的那两个人,你应该知道了吧?”

    徐毅光道:“怎么了?”

    秦风道:“其中一个是冲着我家阿蜜来的,现在在阿庆楼碰上了,一见面就动手动脚的,你们叫来盯梢的两个民警知道他们俩是谁了,现在不敢动手。”

    “有这种事?”徐毅光很是蛋疼道。

    他最近就要去省里履新的,关键的节骨眼上,实在不想再碰上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可惜越是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如遇太子爷强抢民女,九门提督该怎么办,这特么真的是个历史遗留问题啊!

    徐毅光考虑了足足五六秒,才咬了咬牙,对秦风道:“你把电话给小温,我跟他说。”

    “好。”秦风拿着手机,走到温仲华和郑跃虎跟前,“你们徐局有话跟你说。”

    温仲华没想到秦风居然直接把事情捅到最上面去了,赶紧拿过电话,嗯嗯嗯地听徐毅光吩咐了几句,渐渐冷静下来,然后把手机还给了秦风。

    秦风拿回手机道:“徐叔叔。”

    徐毅光沉声道:“小秦,这事情我先勉强帮你挡一下,不过你最好还是告诉一下你们侯老板。咱们也不说这两个人是什么身份,但是他们没搞出事情之前,我们也没理由把他们怎么着。不过我怕就怕,等他们搞出什么事情,那到时候也就晚了。你们侯老板面子大,路子多,遇上这些太子爷,说话比我们这些吃公家饭的管用。”

    秦风奇怪道:“这事我们侯总能解决?”

    徐毅光笑道:“你还没看过侯聚义的本事呢,只管跟他说吧。侯老板做人仗义,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吃亏的。”

    “好,今天谢谢叔叔了。”秦风跟徐毅光道了声谢,结束了通话。

    另一边,温仲华得了徐毅光的尚方宝剑,正在请黄少菊和谷旷逸回市局做客。

    黄少菊眼见今天是干不成正事了,远远地笑着朝秦风挥了挥手,大喊道:“秦总,你害得我中午没饭吃,我今天晚上再来找你啊!”

    秦风挥手喊道:“黄先生,回去找你妈吧!她肯定在家里想你!”

    “你看,秦总真会开玩笑。”黄少菊笑着对温仲华道。

    温仲华心里暗道:操,这人脑子绝对有病!

    ……

    温仲华好容易千辛万苦把黄少菊和谷旷逸请上了停在路边的倒霉奥拓,这俩哥们儿上车后却不消停,谷旷逸坐下就抱怨兼威胁:“东瓯市特么是土匪窝吧,一条土匪养的狗,居然连公安都能使唤得动?还直接打到市公安局局长那边去了,妈的你们这破逼局长居然还回应了!有这么浪费警力的吗?妈的还有没有王法了?你们几个给我等着,我回去就向有关部门反映你们这里的问题,这特么到底是谁的天下啊?反了你们了……”

    温仲华权当没听到,反正天塌下来有领导顶着,要死大家一起死。

    谷旷逸这么嘴碎的家伙,抱怨完又吐槽黄少菊道:“少菊,你说你是不是也脑子有病,大老远跑过来,就为了睡个二手货?那个什么女神,早特么让秦风搞烂了好吧?有意思吗?”

    黄少菊没回答,而是微笑着问温仲华道:“警官,你们这车里有监听设备吗?”

    温仲华默然不语。

    老夏回答道:“没有,我们自己的车,装什么监听?”

    “我相信你。”黄少菊笑着拍了拍老夏的肩膀,然后才回答谷旷逸道,“旷逸,你不懂啊,搞别人的女朋友才有成就感,尤其你看,苏小姐这么美,身材这么好,名气这么大,压在身下的时候,肯定是能有成就感的。而且最好当时秦风就在一边看着,那画面,真是想想都觉得刺激啊……”

    “操,我特么就不该跟你出来,你特么心理纯粹变态啊!”谷旷逸用嫌弃又恶心的眼神看着黄少菊。

    黄少菊叹道:“你还小,你不懂啊,心理学上讲这叫……”

    “停停停,我不听你说什么心理学,你之前是跟我说来东瓯市办正事,我才跟你过来的。你现在要在这里乱搞,那我今天晚上就会去。”谷旷逸皱眉道。

    温仲华却听得心花怒放。

    这些大少爷,走一个好一个,全都走了就天下太平。

    “我确实是来办正事的啊,我不说了嘛,要和秦总合作拍电影,本来还想请苏小姐当女主角的。”黄少菊道。

    谷旷逸鄙视道:“现在你觉得还有可能吗?”

    “唉……”黄少菊直叹道,“刚才一时冲动,做了个不该做的动作。其实我平时都挺克制的,追求良家妇女一般都是循序渐进。只怪苏小姐长得太美,把我藏在潜意识里的需求都勾出来了,这样的女人,放在古代就是祸国殃民啊。可惜了,真是可惜了,本来可以慢慢来的。还有那个秦总,做事也太小心了,我是真没见过像他这样上来就跟人撕破脸的,我以前搞的那几个女的,身边的男人哪个不是有头有脸的?见到我哪个不是客客气气的?就算撕破脸,也是我睡了他们女人之后他们才跟我撕破脸。这个秦风,做事不讲规矩啊。旷逸,你说是不是我爷爷最近病了,社会地位就不行了?”

    谷旷逸笑道:“你特么睡了那么多别人的女人还有脸说是吧?”

    黄少菊又叹道:“你不懂啊,我跟你们这些好孩子不一样,我是考不上牛津也干不了大事,这辈子没什么大的追求,也就找点刺激图个痛快。那些被我睡过的女人,都是我的光辉业绩啊……”

    谷旷逸翻了翻白眼。

    黄少菊又继续道:“你的命就比我好多了,脑子灵光,根正苗红,你爸又还年轻,那谁的孙女现在还跟你好上了,都是了不得的资源啊。你将来混好了,你们家就是一门三公卿,跟袁绍他们家四世三公差不多了。”

    谷旷逸道:“你不懂别瞎说啊,袁绍全家都死光了。”

    黄少菊微微一笑。然后当着温仲华和老夏两个警察的面,又很突兀地跟谷旷逸研究起犯罪流程道:“旷逸,我最近弄到一瓶美国进口的新药,人吃了以后能保持介于清醒和昏迷之间的状态,就是你让她走,她就会跟你走,表面上看起来一点异样都没有,但是特别听话。你说我要是能找个机会和苏小姐独处,偷偷地让她吃一颗这样的药,等完事儿了她都不知道,也不会去报警,这样做算不算犯法?”

    温仲华咳嗽了两声。

    黄少菊笑道:“警官,你别紧张,我什么都还没做。”

    温仲华板起脸道:“你做了别让我知道,不然我肯定弄死你。”

    黄少菊道:“你弄死我,有人会替我弄死你。”

    温仲华紧张道:“中国是法制社会!你以为你做了坏事,还能一手遮天吗?”

    “我根本没想逃避法律的制裁啊。”黄少菊笑道,“要是有人报案,你们警察又能拿到证据,我肯定伏法啊!真的,法院怎么判我都认,坚决不上诉,也让你们公正司法、严格执法一回。怎么样,我做人有原则吧?比你们好多贪到都够枪毙几十次、还在法庭上要求上诉的领导强多了吧?不过……如过有人报案,你们公安真的敢抓我吗?”

    温仲华不做声。

    黄少菊又跟谷旷逸白话:“这回真是好遗憾啊,我原本连计划都想好了。我本来是打算先和秦风慢慢混熟,跟他成为好朋友,然后再请苏小姐拍点写真啊、电视剧啊、电影啊,随便什么乱七八糟的,一星期给她拍两回,你说秦风总不可能回回都陪在她身边吧?哎哟,哪怕只要一次啊,一次机会就够了。唉……苏小姐的身材那么好,尤其是胸,那么完美,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安排,才能尝尝她的味道呢?后悔啊,刚才真不该伸手的,还是我爸说得对,莫伸手,伸手必被抓啊……”

    谷旷逸翻着白眼,没好气扯蛋道:“很简单,强上嘛。叫几个人先把秦风捆起来,反正就秦风那体格,你一个人也能搞定。他那两个保镖,总不可能一天24小时都跟着他吧?”

    “诶!有道理!”黄少菊眼睛一亮。

    “咳咳咳……”温仲华一连串咳嗽,差点要把肺都咳出来了,警告道,“你们两个一天不离开东瓯市,我就一天盯着你们两个,你们睡觉我也盯着。”

    谷旷逸指着黄少菊道:“别把我和他混为一谈,我脑子没病,我晚上就走。”

    黄少菊想了想,却道:“我再留几天,我觉得还是有机会跟秦风握手言和的,你看我的态度这么真诚,而且我也没对他女朋友做过什么啊。我刚才完全就是……小脑运动不协调,视觉影像和肢体动作有位移上的偏差。”

    谷旷逸道:“你当人家是白痴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黄少菊道,“郑跃虎那1500万里还有我的钱呢,秦风是生意人啊,搞不好愿意把他女朋友送给我睡一夜呢?”

    谷旷逸问:“秦风要是不愿意呢?”

    “不愿意啊?”黄少菊笑了笑,“那就争取先搞死他吧。”

    他说着,拍了拍老夏的肩膀,问道:“警官,最近秦风有遇上什么麻烦吗?你告诉我,我保证你明年升一级。”

    老夏苦笑道:“黄先生,你不要闹了。”

    “我怎么是闹呢?”黄少菊一脸认真道,“你是觉得我想‘搞死’秦风不对吧?你别担心,我说的这个搞死,不是人道毁灭,我是要依法搞死他。你不跟我说也没关系,秦风这么出名,我随便上网找找就能找到他的把柄,真的,我想‘依法搞死’一个人,不难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