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八十八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qing ren"节媳妇儿身体不便,秦风晚上自然只能早睡。而早睡必然早起,第二天清晨6点多,他就在裆下一种滑腻腻的触感中,被苏糖刺激得醒了过来。这妮子不知道发的哪门子春情,居然天没亮就给他来了回早安咬。动作积极主动,且越发熟练。

    秦风惊喜中带着三分哭笑不得,他摸摸苏糖的头,小声道:“你干嘛呀?”

    苏糖抬起头来,傲娇又委屈地说道:“补偿你嘛!我看你大清早帐篷搭得这么高,肯定是昨天晚上|欲|求|不满。我要是不给你弄出来,你万一管不住下面跟诸葛安安搞在一起怎么办?”

    秦风随口道:“你就没想过,她也许和你同时来的大姨妈呢?”

    “你连她什么时候来大姨妈都知道了?”苏糖低头轻轻一咬,佯怒道,“我就知道你对她图谋不轨,我要把你这根东西咬断!”

    秦风紧张得急忙抬腰,想把小秦风从苏糖嘴里抢救出来。

    苏糖却笑着伸手一抓,紧紧握住那强力跳动着的东西,娇叱一声:“秃驴,哪里跑!”

    秦风服了,把身体放松下来,说道:“女侠,给贫僧来个痛快的吧。”

    苏糖小舌头在小秦风头顶上一舔。

    秦风浑身一颤。

    苏糖给秦风抛了个娇滴滴的媚眼,“痛快吧?”

    秦风:“嗯嗯嗯。”

    “舒服就老实点躺着,交公粮是每个已婚男性应尽的义务懂不懂?”苏糖把无名指上的戒指搁在小秦风上轻轻蹭了蹭。

    男人那地方敏感得很,秦风嘶了一声。

    “弄疼你啦?”苏糖心疼地又赶紧在蹭到的地方舔了舔。

    秦风不敢再吭声了,双手枕在脑后,仰面朝天看着天花板,一边享受媳妇儿的爱心服务,一边走神发呆,思绪朝宇宙最深处飘。

    又过了十几分钟,苏糖含着小秦风一阵恶心,却硬是全都咽了下去。她从被窝里钻出来,从床头抽了两张纸巾擦了擦嘴,长舒一口气,成就感满满道:“总算把这坏东西给搞定了。”

    秦风的灵魂还在半空中飘,艰难地应了声:“嗯……”

    苏糖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重新躺下。她抱住秦风,大长腿缠住他的身子,满足地闭上眼,呓语似的说道:“在别人家里弄,感觉好刺激啊……秦风,你说我这算不算心理|变|态?”

    “不算。”秦风道,“我也觉得挺刺激的……”

    小两口昨晚没回家,在周珏这边过了一夜。当然不是睡侯开卷的床,而是原先被秦风误以为是侯聚义和关朝辉卧室的那个房间——实在想不通,最大的这间居然是客房,而且还自带卫生间,简直就像是特地为某些不要脸的狗男女准备的。

    秦风和苏糖恩爱完毕后,又睡了一个小时出头才起床。

    周珏早早地就醒了,给两个人准备好了早餐。

    两人洗漱完毕出来,苏糖闻到早餐的味儿,张口就夸:“周珏姐太贤惠了啊,平哥以后有福了!”

    “我又不一定嫁给他。”周珏傲娇地说着,见苏糖大清早眉眼含春的样子,又笑着问道,“你们两个昨晚上有没有在屋里做什么坏事啊?我要不要叫个钟点工过来清理一下?床单要不要洗洗?”

    “没有啦!”苏糖拿着油条往嘴里塞,娇羞地否认道,“我最近几天都不方便……”

    周珏年纪不小,却还是黄花闺女,对这种闺房情趣特别好奇,又问道:“那要是你身体方便,你们俩平时每天都做啊?”

    苏糖居然很坦白,红着脸羞羞地回答道:“看情况啦,有的时候一星期也才一两次,有的时候一天就好几次……”

    “我说……这种事情咱们能不在饭桌上讨论吗?你们不觉得尴尬吗?”秦风插话道。

    周珏瞥了秦风一眼,笑眯眯道:“你这么厚的脸皮,也知道什么叫尴尬?”

    秦风无语道:“脸皮也该用在该用的地方好不好,脸皮厚又不是不要脸。君子止乎礼,这种床上的事情……非礼勿言啊!”

    “哎哟,哎哟哎哟哎哟,老先生诶,你这灵魂是从哪年穿越来的?”周珏取笑道,“我又不是在公共场合说,在我家里你紧张个屁啊。你敢说你们寝室里从来不讨论这种事?阿蜜,你们寝室里说不说这些?”

    “嗯,说的。”苏糖抿着嘴轻笑道,“尺度超级大。”

    周珏跟秦风扬了下眉毛,指着他揶揄道:“你个伪君子,别跟我装斯文啊。”

    秦风懒得跟她争,却转头提醒苏糖道:“阿蜜,以后出去做什么节目,那些主持人要是问你这些问题,你一个都不要回答。现在的人就是没底线,拿下三路的事情做节目效果,你跟别人讨论这些,掉身价知道吧?”

    “哦。”苏糖乖乖地应道,又弱弱地问,“那在学校里呢?”

    秦风道:“寝室卧谈会的话,就随便吧,不过千万不能大白天的跟一大群同学坐在寝室里聊这些,做人起码的矜持还是要的,什么话都乱说,会让别人把你看轻了。”

    “嗯。”苏糖点了点头。

    周珏看着秦风教媳妇儿,越看越觉得古怪。

    聪明的男人她看过不少,有学问、有水平的也不在少数,但是像秦风这种刚满18岁没几个月就这么老气横秋的,怎么瞧都觉得有点妖孽。想想那个黄少菊,都20来岁的人了,据说还当过2年的特种兵,可是和秦风一比,黄少菊那货简直就是熊孩子中的极品啊!

    “你今天早上还要干什么?”周珏吃着自己熬的皮蛋瘦肉粥,转移了话题。

    秦风回答道:“还要和郑跃虎见个面,本来昨天该把事情谈好的,被黄少菊给搅和了。”

    周珏问:“什么事?”

    “酷浏网的事情。”秦风告诉周珏道,“郑跃虎投了我1500万,现在算是酷浏网的大股东了。现在酷浏网的股权情况有点复杂,我、郑跃虎、顾大飞,还有酷浏网的原班人马徐小宁、黄芳菲、赵春雄他们,这些人的股份该怎么划分,还需要再内部讨论一下。毕竟我自己一分钱都没有投,网站现在是靠瓯投的天使轮投资撑着,阿姨又让我给她留15%的干股,我到底该拿多少,确实是个问题。拿多了,没那个脸,不好意思;拿少了,多少又有点不甘不愿的,而且我当这个ceo,对公司的掌控总不能太弱了……”

    “我说你就是虚伪!”周珏道,“你想这么多干嘛呀?这种事情,我跟你说,就是要狮子大开口。阿姨好心好意把网站半卖半送给你了,而且连利益都没管你要,你怎么的,还打算做公益、做慈善,把钱送到别人碗里去啊?秦总诶,你平时的精明劲儿哪去了啊?你也不想想,酷浏网现在的主动权是在谁手里?你要是有主动权,你尽管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人的股份往死里压,你说的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什么创始团队,你管他们干嘛?随便给了0.1%,爱来就来,不来拉倒,这世上能干活的人多了去了。还有那个郑跃虎,1500万怎么了?给他30%,爱要不要!他要不肯,你们再慢慢谈嘛,你先把他的底线试探出来,别一上去就跟他掏心掏肺的,资本市场要是都按你现在这样子来操作,你活不到阿蜜给你生孩子你信不信?”

    秦风被周珏劈头盖脸一通数落,说得头都抬不起来。

    周珏还没完没了,继续给他指点江山:“做生意就不能有善心,你对人家好,人家还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什么叫生意,生意就是你死我活,主动权一定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绝不能给别人留哪怕任何一点点占你便宜的机会。等你把所有的一切都掌握住了,到时候你有什么想法,事情才能顺利地落实下去。你想怎么分配利益,都是你说了算,这样的公司才是你的公司,那些什么公司内部文化、内部团结,全都是骗人的,也就只有没吃过亏的菜鸟才会信这些。

    哎呀,不行,我越说越对你不放心。要不这样,我也入点股,这事情就让我帮你去谈好了,阿姨拿15%是吧?我少拿点,10%就够了。你是公司法人代表和ceo,那就多拿点,起码40%,郑跃虎就少拿点,给他35%,你看,刚刚好是不是?顾大飞就别管他了,他要是想拿股份,让郑跃虎分给他啊,他们不是称兄道弟的吗?”

    秦风听得目瞪口呆,早饭都咽不下去了,纠结道:“这样不好吧……人家顾总怎么说也是大老远从美国跑回来……”

    “顾大飞那哪算跑回来的?当操盘手操作失手,当投资人投资失败,从曼哈顿一路输到东瓯市,他自己搞砸了局面,他能怪谁啊?”周珏振振有词道,“而且你也真不用同情他,顾大飞那小子就是一个投机客,他银行账上的钱肯定比郑跃虎都不知道多多少倍,你知道他现在存的什么心思吗?我要是没猜错,顾大飞就是想跟在你们身边吸血,只要公司一上市,他保准把他那些私房钱全都砸进来,到时候只要公司股价来两次大的波动,他就能赚得盆满钵满。然后他自己拍拍屁股就走,留个烂摊子给你,你那时哭都来不及!”

    苏糖已经听得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周珏在说什么鬼。

    秦风其实也不明白这里头的操作,不过逻辑上还是能听懂一些的,只是有点怀疑道:“股价有这么好操纵?他没那么多资金吧?”

    周珏笑道:“他一个人是没有,可他有朋友啊,还有华尔街的洋鬼子背地里给他当靠山,人家一出手,那可全都是美元,咱们国内这点散户能跟那些人拼子弹?”

    秦风被有点周珏说服了,略带着点犹豫道:“你入股……也不是不行。”

    “别磨磨唧唧了,姐什么时候坑过你?”周珏半点不客气道,“你待会儿在哪里跟郑跃虎见面?几点钟?”

    秦风道:“就在公司,时间随便,反正不是我先到就是他先到。”

    “唉,你不能这么随便啊,不是让安安给你当秘书了嘛,秘书要好好利用啊。”周珏道,“你现在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了,谈事情总得把时间地点约好吧,这是最基本的要求啊。安安也真是的,日程表都不给你拟一个,她怎么给你当的秘书!”

    秦风听周珏的口气,就知道她和诸葛安安关系不咋滴。

    同是侯聚义的养女,估计从小到大都在竞争——

    一个麻省的硕士,一个牛津的硕士,侯聚义也算是教育有方了。

    就是不知道侯开卷将来能考到哪里去……

    “安安……还是不错的。”秦风道,“办事挺利索,让她做些小事情,她也没什么抵触情绪。”

    “本来就是应该的。”周珏道,“秘书就是为老板服务嘛,衣食住行、吃喝拉撒,不干这些,她还能干什么?”

    苏糖幽幽道:“那这么说,我们这两天让她帮忙遛狗,其实也没什么吧……”

    “没什么啊。”周珏笑得很高兴道,“你们真让她遛狗去了啊?”

    苏糖点点头,还带着点歉意道:“其实我还挺不好意思的,老让她干些鸡毛蒜皮的事情……”

    “不用,不用,不用不好意思,你们尽管把她往死里用。安安这孩子硬气,叔叔让她给你家秦风当秘书,那秦风就是她老板。老板对她有什么要求,她肯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周珏貌就像是和诸葛安安有仇似的,死命撺掇苏糖。

    苏糖却看了秦风一眼,酸酸地说道:“秦风可舍不得骂她呢。”

    秦风马上道:“我更舍不得骂你,每次一想骂你,我就马上在心里先骂我自己,我谴责我自己,怎么能生我媳妇儿的气,我还是男人吗?”

    苏糖被秦风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逗笑,嘴角一弯,娇声道:“算你会说话。”

    可周珏这货却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秦风刚把苏糖那点醋火灭掉,周珏立马端起一锅热油又浇上去,对苏糖道:“阿蜜,男人要想出轨,八头牛都拉不回来。安安长那么漂亮,你要防住她,最好的办法就一个,就是每天跟在秦风身边,别给他和诸葛安安单独相处的机会,杜绝一切日久生情的可能性。”

    苏糖本来就对诸葛安安超级不放心,被周珏这么一说,不安全感瞬间就升级了,立马对秦风道:“你以后不准单独跟她出去。”

    秦风见这傻妞又被人洗脑了,满心无奈地叹了口气,问周珏道:“周珏姐,你股份还要不要了?不要我找别人了,我觉得安安也挺不错的。”

    周珏盯着秦风看了几秒,笑脸慢慢一收,转而很认真地对苏糖道:“阿蜜,我刚才胡说的。其实女人把男人盯得太紧,反而容易出事情。咱们防火防盗防小三,还是要松紧适度,你要实在不放心,这两年就好好学习,以后你自己给秦风当秘书去。”

    “我给他当秘书?”苏糖脑补了一下,接着突然面露娇羞,双手捧住红扑扑的小脸,羞涩又高兴地说道,“那他以后不就是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了……”

    周珏:“……”

    秦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