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八十九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手机在床头嗡嗡作响的时候,太阳已经到了晒屁股的高度。

    洲际酒店18楼商务套房的主卧内,双层的隔光窗帘将室外的光亮一丝不漏地挡住,但一夜没关的床头灯,却又为屋里的人提供了一丝柔和的微光。黄少菊被手机铃声吵醒,嘴里嘟哝着不文明的用词,抬起手往边上一摸,入手的却是一团质感妙不可言的软肉。

    一声嘤咛在这一刻响起。

    黄少菊睁开眼,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这个脸蛋与身材俱佳,至少也能打个7分的妙龄少女,过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昨天三更半夜又忽然性起,叫了个女大学生过来服务。

    黄少菊打了个哈欠,又重重在那姑娘胸前一捏,然后半点不怜香惜玉地掀开被子,用力拍了拍少女的脸,在她耳边大喊道:“上课了,上课了!”

    女孩子被黄少菊弄醒,见被子被扒了,又把被子往回拽,嘟着嘴撒娇道:“人家今天不去上课了啦,再多陪你一天好不好?”

    “好个逼啊!醒了就赶紧滚,老子不和校鸡谈恋爱!”黄少菊光着屁股走到窗边,嘶啦一声把窗帘拉开,屋外的阳光照射进来,打在他精壮的身躯上,六块腹肌很是耀眼。

    床头的手机铃声停了下来。

    黄少菊也没想去看是谁打来的,他转过身,又继续鄙视床上的那个姑娘道:“我最恨你们这些不知道自尊自爱的女大学生,你说你爸妈好不容易把你养大,送你上大学,你却在学校里出卖自己的身体,你对得起你家里人吗?你对得起国家吗?你对得起党和人民吗?”

    女孩子被黄少菊搞懵了。

    她自问也是此中老手,阅人无数,接待过的奇葩客人也不少,有劝她从良的伪君子,也有要求包她的真小人,但像眼前这个睡完之后连裤子都不穿,居然还能这么大义凛然斥责她的,今天真是头一回见。

    “我……你管得着嘛!”姑娘回过神,突然间怒了,黄少菊的话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内心,她大声喊道,“你比我好多少啊?你不也是拿你爸妈的钱出来piao的?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啪!

    黄少菊反手就是一巴掌,力道极大。

    那姑娘瞬间被打得天旋地转,耳鸣不止地扑回了床上。

    “放你娘的狗屁!”黄少菊一本正经道,“我爸妈那么正直的人,怎么可能给我赞助piao资?老子昨晚干你每一下花的钱,都是自己劳动所得,老子干你是自力更生,你挨老子操是不劳而获,这性质能一样吗?”网游之剩女逆袭

    姑娘头晕晕地爬起来,嘴里有一丝腥味,刚才黄少菊的那一下,把她的嘴角都给打破了。

    她深深地看了黄少菊一眼,见黄少菊满脸正气的模样,不由得害怕了。

    这人脑子有病……

    女孩子急急忙忙穿好衣服,连卫生间都不敢上,就拿起包夺门而出。她心里只庆幸昨晚上自己是先收钱再服务,不然这会儿她还真不敢管这个精神病要钱。

    黄少菊听到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上,坐到床沿上,仰头45度角看着街对面的大楼,深深地感慨道:“唉,空虚啊……”

    床头上的手机又响了。

    黄少菊扭过头,静静地看着,就是不接。

    他慢吞吞地穿好衣服,再慢吞吞地上了个厕所,洗漱好了出来,又慢吞吞地把床上的被子叠起来,叠得方方正正,叠成一块完美的豆腐。

    等做完这一切,他才终于拿起了手机。

    未接来电总共12个,打了足足有半个小时,都是同一个来电。

    看号码,是杭城的。

    黄少菊看着屏幕笑了笑,然后慢条斯理地拨了回去。

    响了两声,手机那头的人欣喜若狂,带着些讨好的口气问道:“你好,请问是黄少吗?”

    “我是黄少菊。”黄少菊淡淡道,“请问你是哪位?”

    “黄少,你好你好!我是程立,曲江省公安厅的,龙厅长让我来找你。”程立语速很快道,“我已经到东瓯市了,现在过去见你方便吗?”话语中只有高兴,丝毫没有因为打了半小时电话对方却没有接听,而产生哪怕一丁点的烦躁。

    黄少菊对程立的这个状态很满意,他淡淡地嗯了一声,微笑道:“当然方便。我住在洲际酒店1818房,你直接过来吧。”

    “好,好。”程立忙道。

    黄少菊又道:“对了,顺便帮我带点早饭,我刚刚起床。”

    “早饭?现在是10点50分了啊……要不咱们一起吃午饭吧。”程立建议道。地下秘藏

    黄少菊道:“我就要早饭。”

    程立一愣,但马上就转过弯来,笑着答应道:“行,那你稍等一下,我很快过去。”

    黄少菊挂了电话。

    20分钟后,黄少菊的房里响起了门铃声。

    黄少菊一身齐整,状态端正地去开了门。

    站在门外的男人,浓眉大眼,个头不高,40岁出头的样子,很精神,但给黄少菊的第一感觉,却是个点头哈腰的奴才。他左手提着个大行李箱,右手拿着一个大塑料袋,里面装着好多包子油条馒头花卷,显然是各种各样都买了一点。

    黄少菊笑了笑,伸手道:“程哥,麻烦你这么老远跑来帮我。”

    程立赶紧左手换右手,弯着腰跟黄少菊握手,连声道:“不麻烦,不麻烦,是我的荣幸。”

    “进来吧。”黄少菊接过程立手里的早点,转身朝里走。

    程立赶忙拉着行李箱跟进去,顺便把房门带上。

    走到客厅,黄少菊坐下来,把那一大袋的早点搁在茶几上,然后一份一份往外拿。

    早点很快就铺满了桌子。

    黄少菊拿过一个糯米饭团,边吃边笑道:“东瓯市这边的糯米饭不错,你哪儿买的?”

    “火车站外面。”程立笑着回答道,“排队的人还挺多,我拿警官证插了个队。”

    “这样不好吧,也太滥用职权了。”黄少菊很认真地说道。

    程立一怔,急忙解释道:“我……我是怕你等急了……”

    “你怕我干嘛,我又不是你领导。”黄少菊笑道。

    程立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黄少菊淡淡来了句:“以后别这样了啊,人民警察嘛,怎么能欺负小老百姓。”

    程立如蒙大赦,尴尬地点头答应:“不会了,以后不会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