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九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公安系统的人员待遇要比其他机关单位好很多,但与之相应的,是工作量也大到叫人吐血。章钊平这个局长当得不容易,因为上司徐毅光是个工作狂。徐毅光每天最喜欢干的事就是盯东瓯市下属各县市区的kPI,其对考核数据之痴迷,甚至精细到要亲自关注下面哪个乡镇派出所追赃效率最高。徐毅光对乡镇派出所都能盯到这种程度,所以在他眼皮子底下的中心区分局的工作,自然就更别想有任何懈怠。秦风前些天被小混混堵了一次,徐毅光隔天就发了任务,要求中心区马上搞一次“春雷行动”,把全区所有的小混混该抓的统统抓一遍。

    章钊平接到任务,当晚就愁得痔疮发作。

    话说这些小混混去年年底才抓过一次好不好!这才刚放出来没几天,立马又抓回去,你让那些混混以后还怎么相信警察叔叔的承诺?而且小混混也是人啊,也是有尊严的啊,他们一进宫的时候固然很骄傲,但是一周两进宫那不就显得智商捉急了?你让人家以后还怎么在朋友圈里抬起头来?退一步讲,就算小混混本人无所谓,可底下干活的民警呢?还有看守所的同志呢?那么多小混混进进出出,每天填表格、盖章、备案,工作量也是很大的好不好!下面的同志已经牢骚了很多了啊,一线的那些临时工现在可是每天都把辞职挂在嘴上啊,要真集体罢工的话,中心区的警力系统可是说瘫痪就瘫痪啊,他这个当领导的压力很大啊,徐毅光这个贱人王八蛋啊……

    章钊平满腹抱怨,但却改变不了当孙子的命运。

    今天早上,中心区公安分局开了个行动部署会,章钊平从早上9点开始说话,把徐毅光列出的一整套考核要求逐条说明了一遍,说到11点才完,直说得嗓子冒烟,大号的保温杯续了两次水。但这还没什么,关键是开会坐久了,屁股会痛,尤其对于痔疮患者来说,这简直是比挨刀子更残忍的酷刑。

    中午11点20分,章钊平满头大汗地端着保温杯从会议室里出来,脸色差得难看。

    他午饭也不想吃了,打算中午先回家一趟,洗个澡换身衣服,下午晚一些再直接去翠微派出所,现场重点整治一下那一带的治安。

    迈着沉重的步子,拖着更重的体重,章钊平吃力地从5楼走回到6楼。

    6楼只有两间办公室,他自己一间,还有一间是局办公室主任的。

    至于二把手的,却是很微妙地安排在了4楼。

    刚走上楼梯口,章钊平就觉得今天这里的气氛有点不一样。

    往日里向来都很安静的局办公室主任的屋里,今天居然有人在哈哈大笑。

    章钊平还以为是徐毅光来了,快步走到办公室门口,往一头一看,却见到个生得不能再生的生面孔。一个四十来岁、浓眉大眼的中年男人,正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和他的办公室主任开着玩笑。括号:中心区公安分局的办公室主任,是个三十六七岁、徐娘半老的女警官,章钊平这老小子,暗地里打她的主意很多年了。

    这微微有点绿的一幕,让章钊平眉头一皱,但他立马又舒展成了微笑。

    “这是哪里的领导来视察啊?”章钊平打着官腔走进去,笑着问道。

    半老徐娘赶紧介绍道:“章局,这位是程立程主任,省厅的办公室副主任。”

    章钊平一听是省厅来的人,立马神情一变。

    这边程立已经站起身来,微笑跟章钊平握手道:“章局,幸会。”

    “幸会,幸会。”章钊平忙把保温杯放下来,握着程立的手道,“程主任下来,是有什么指示吗?”

    “指示谈不上。”程立笑着自报了一下家门,“龙厅长让我过来办点小事情。”

    章钊平点点头,他当然知道龙某人是什么人物,如果没什么特殊情况,接下来等全国两会结束,各省的主要部门换人,姓龙的应该就要摘掉那个挂了超过10年的副字,正式掌管曲江省的公安系统了。而且他今年年纪还不大,运气好的话,有生之年搞不好还能混个省政法委的书记当当。

    “龙厅长有什么指示?”章钊平连忙改口。

    “是这样。”程立神情一肃,沉声道,“这次龙厅长让我来,主要是调查一件事情。不过出于情报安全,这件事我目前还不能跟你们说。我这次过来,是直接绕过了东瓯市公安局,现在只有你们两位知道我下来了,所以我希望——不,是我要求你们两位,一定要为我保守这个秘密,在案件调查结束之前,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我下来了。尤其是你们市里的领导。章局,你是老同志了,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吧?”

    “懂,懂,机密任务嘛!”章钊平很严肃地回答道。

    程立露出笑脸,又接着道:“这次调查,还需要你们中心区分局配合我一下。”

    章钊平立马道:“程主任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们中心区保证全力配合上级领导完成任务!”

    “那……赵主任可以先出去一下吗?”程立故作姿态地问边上的赵主任道。

    “行,你们两位领导先谈正事,我也该去吃午饭了。”赵主任笑容婉约,快步出了门。

    程立把办公室房门一关,走回到沙发旁坐下来。

    章钊平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屁股的力量,坐到程立对面。

    程立突然神情一紧,肃然道:“章局,你对中心区的|涉|黑|人员有多少了解?”

    章钊平心里咯噔一声,心里默默回答道:老子大前天晚上刚和他们老大的老板搓完麻将,还赢了6000多块钱……

    “中心区这边……还谈不上|涉|黑|吧,从事一些灰色产业的人员肯定有,但绝对还达不到所谓的涉黑,性质没那么严重。”章钊平小心谨慎地回答道。

    “那我怎么听说不是这么回事呢?”程立道,“章局,你不要怕,我知道和你没关系,我只是需要你把事情跟我说清楚而已,我这回主要就是来了解情况的,一个人过来,没打算采取什么行动。”

    “程主任,看你这话说的,我有什么好怕的?”章钊平笑道,“我只是就事论事、实话实说而已。”

    “行,行,那我就想听你实话实说。”程立道,“我刚才听赵主任讲,你们今天早上开的会,主要就是抓一些长期扰乱社会治安的不法分子,是这样吧?”

    “对。”章钊平道。

    程立问道:“那你对这些不法分子的人员组织结构,有没有比较确切的了解?”

    “当然有。”章钊平道,“我们区里所有有犯罪前科的社会闲散人员,全都在我们的严密监视中,只要哪个敢偷鸡摸狗,一旦有群众举报,我保证12小时之内就能把人抓起来。”

    程立显得有些着急地问道:“那这些人里,有没有那种……带头大哥一类的人物?”

    章钊平老奸巨猾,一下就看出程立的意图,笑着问道:“程主任想找人?”

    程立打官腔道:“我需要了解情况。”

    章钊平沉默了片刻,站起身道:“程主任,来我办公室吧。”

    程立跟着章钊平,走进了他的办公室。章钊平走到档案柜前,从里面抽出一个塑料文件盒,打开盒子,他拿出一份看起来还挺新的档案——其实就是去年年底全省考核后留下的一点边角料——章钊平把那份薄薄的名单递给程立,程立接过去后快速翻了两下,随即马上指着最上面的一个名字问道:“这个谷强,你能帮我联系到吗?”

    “当然。”章钊平掏出自己的手机,直接调出了号码。

    程立笑道:“你这工作做得够细致啊。”

    章钊平道:“中心区地方不大,事情不少,出了事,我总得能第一时间找到可以问责的人。”

    “要是下面所有县市区的领导都像你一样就好了,现在好多的基层公安领导,就知道搞数据糊弄我们上面。”程立随口说着,从桌上拿了张纸,快速把号码抄下来,抄完后又谨慎地问道,“这号码能痛吧?”

    “半个月前刚打过。”章钊平微笑道,“你可以现在就打一下。”

    “这就不必了。”程立道,“如果打不通,我再来找你。”

    章钊平点点头。

    程立收起纸条,和章钊平又握了下手,便告辞道:“章局,麻烦你了。今天这事情,你可注意替我保密啊。”

    章钊平用开玩笑的口吻道:“程主任放心,龙厅长的话就是组织纪律。我可不敢违反组织纪律。”

    程立这才转身离去。

    章钊平目送程立走下楼梯,然后又走到窗边,等了一阵,一直等到程立从楼里出来,走出公安局大门,上了车,他这才赶紧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机,直接给徐毅光打了过去。

    徐毅光接起手机,就听章钊平说道:“徐局,省里龙厅长安排了一个办公室副主任下来,名字叫程立,专门过来调查东瓯市的|涉|黑|人员问题。这个程主任刚刚从我这儿离开,我给他看了中心区谷强那些人的组织构架,他还管我要了谷强的联系号码。他让我保密,让我别把这件事情告诉市里。”

    徐毅光听完,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这样,你先安排两个同志去盯着这个程主任,省里要有什么行动的话,你尽管配合就是,谷强这些人,该抓就抓,不要留情面。如果到谷强为止,你自己看着办就行,按原则办事。要是再牵扯到别的人,你先跟我通个气,到时候也让我掌握一下情况。”

    “好。”章钊平一口答应,接着又略带犹豫地问道,“那这件事……要不要先跟黄秋静说一声?”

    徐毅光反问道:“黄秋静屁股干净吗?”

    章钊平道:“黄秋静屁股不干净,也是市里领导默许的。”

    徐毅光想了想,很熟练地甩锅道:“你看着办吧。”

    章钊平心里骂了句娘。

    徐毅光忽然又接着道:“对了,那个黄老总家的大少爷,昨天可是惹了大事情了。那个被他打的司机脾破裂,昨天幸好抢救及时,不然可就出人命了。司机家属也搞不清情况,刚才10点多的时候,差点跑去市政府门口闹,被新城街道的人拦下来。你抓紧安排人手,把那个被打司机的家属给我盯好了,还有那个黄少菊,你下午去找他谈谈,手术费、误工费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尽量让他都掏了,他要是不肯给钱,那你就让他抓紧给我滚蛋,咱们东瓯市是小地方,可伺候不起他这么大牌的少爷。”

    “好,好,我马上准备一下。”章钊平道。

    挂了电话,章钊平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最近几天也不知是什么情况,麻烦事儿一茬接一茬,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

    章钊平抓了抓头,纠结了小半分钟,又咬了咬牙,拿手机给黄秋静打了过去。

    三两句话把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

    黄秋静听完很凝重,牢骚道:“妈的,就你们警察破事多。谷强现在连赌档都不开了,还有什么好查的?他那几家ktV,账目比你们局里的财政还干净你信不信?”

    “去去去,别跟老子说这些狗屁话,我们局里干净得很!”章钊平没好气道,“我就是让你提醒一下他们,最近几天别给我搞出事情了。还有啊,大前天秦风被人堵了,我们徐局不高兴了,让我再搞个行动,抓几个人。你顺便也跟谷强说一下,安排几个人再进去一趟,最好自己过来自首,省得我们又要跑一趟。”

    “又抓?”黄秋静一脸晦气,“进去一次,每人一天100块‘劳务费’,章局长,你们这次打算抓几个?关几天啊?能不能给我点补贴啊?”

    “给个屁的钱!”章钊平随口给黄秋静出主意道,“你就跟他们说,上次进去表现不好,这次再来一回,算是将功补过!将功补过还给什么钱啊?他们进去那么多人,我们看守所还要倒贴伙食费呢!你当我们日子好过啊?”

    黄秋静忍不住跟着章钊平一起吐槽:“再这么搞下,还有个鬼愿意给你们打工啊?拆迁的时候就是宝,你们拆完了就是草。小混混也要要脸的啊,你们这么搞下去,以后拆迁队都组织不起来,没人给你们干活了!你们这是……这是要逼娼为良啊!”

    “逼娼为良才好嘛。”章钊平叹道,“大家都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建设和谐社会人人有责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