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九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条件允许,像秦风和苏糖这种恋奸情热的情侣,完全可以在出租房里把日子过成岛国小电影。但遗憾的是,最近这几天情况恰好不允许。这不单只是苏糖来亲戚的缘故,还因为家里多了条每天一早就必然会挠门的胖狗。

    难得无事一身轻的早上,秦风抱着媳妇儿睡得香香的,却被串串吵醒。他无可奈何地起床给串串喂了狗粮,然后再上个厕所,差不多也就没什么睡意了。眼见苏糖还在卧室里睡得沉,秦风小声地洗漱完,就下楼去买了点东西。新田园小区附近的超市很大,地下一层是个小型菜市场,一般的家常菜基本都能买到。秦风逛了半个小时,回到家的时候,苏糖已经醒了。

    这丫头来大姨妈也不知道要保暖,她窝在沙发上,抱着两条长腿,把睡衣撑大大的,领口露出一片白色春光。大冬天的,屋里虽然有暖气,但这么穿显然还是太清凉了。秦风本能地喉结一动,却见苏糖嘟着嘴装可怜道:“我还以为你抛下我一个人跑了……”

    秦风对媳妇儿爱演的性格已经了如指掌,淡淡说道:“说实话吧,你就是起床后懒得刷牙洗脸对不对?”

    “哈!我还懒得穿衣服呢!”苏糖从沙发上跳起来,扑到秦风怀里,环住他的脖子,在秦风脸上亲了一口,笑着问道,“你去哪里买的菜啊?这边有菜市场吗?”

    “超市里有卖。”秦风温声说着,放下手里的袋子,轻轻在苏糖的"qiao tun"上一拍,提醒道,“快去把衣服穿好,感冒才刚好呢,小心又咳嗽。”

    “安心啦,我爬起来才不到5分钟,我还以为你下楼跑步去了呢。”苏糖说着,还是乖乖地放开秦风,回卧室把衣服、裤子全都穿好。

    等苏糖洗漱完,秦风早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上了。

    昨天看周珏煮了皮蛋瘦肉粥,秦风今天也想自己试一试。

    苏糖看着秦风跟个家庭煮夫似的忙活,心头暖暖的,站在秦风身后发春:“秦风,我好想现在就给你生个孩子啊,以后每天早上起床,我抱着孩子看你做早饭……”一边说着,跳到秦风身后,一把抱住他的背,脸贴上去蹭着喊道:“这画面真是想想都觉得好幸福啊!”

    秦风正要往平底锅里倒油煎蛋,这下手一抖,整个瓶子掉在地上,油流了一地……

    ……

    托元气满满的媳妇儿的福,这顿早饭完工的时间,比预料中要稍微多花了那么一点。

    9点过后,秦风和苏糖吃过早饭,便决定回十里亭路的家里看看。

    两个人刚上了车,还没开多远,却突然接到章钊平的电话。

    秦风拿到了驾照,开车反而小心了。先把车停到路旁,然后才接通了电话。

    章钊平显然是顺藤摸瓜地查到了些什么东西,开门见山地问了秦风一句,黄少菊是不是冲着他来的。秦风转头看了眼坐在身边的娇滴滴的老婆,叹着气回答道:“冲我家阿蜜来的。”

    章钊平秒懂,同时也终于恍然大悟,为什么黄少菊会跑到东瓯市这种小地方来。他沉声道:“小秦,现在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黄少菊昨天回去了。”

    “回去了?”秦风挺意外道。

    章钊平道:“他前天晚上把一个出租车司机打进医院了,差点出人命。人家家属闹得很厉害,东瓯市这边的新闻媒体,我们花了好大力气才压下来。我昨天找他谈了谈,他大概也知道这事情不好闹大,就先回去避风头了。”

    秦风淡淡地嗯了一声,说道:“不过风声过去,他应该还是会回来的。”

    章钊平安静了几秒,轻声道:“放心吧,不管是谁,总不能光天化日地为非作歹。你和小苏接下来也要开学了,你们安心在学校里过日子,他家里背景再大,也总不至于到学校里抢人。你自己也小心点,最近最好就别搞什么动作了,万一被他抓到什么把柄,周旋起来也是很麻烦的。省厅这边前几天派了个人下来,我查到他和黄少菊住在同一家酒店,黄少菊家的背景,你应该也很清楚吧……”

    “知道的。”秦风道,然后也同样沉默了片刻,才继续道,“谢谢章书记,这么忙还抽空跟我说这件事。我的助理已经向瓯投总部汇报了这件事了。我侯叔叔……说过段时间会来处理。”

    “侯聚义啊……”章钊平微微点了点头,“快开全国两会了,他也是该回来了。”

    挂了电话,苏糖问道:“是谁打来的?”

    “章钊平。”秦风道。

    苏糖问道:“是上星期的事情吗?”

    “是前天的事。”秦风摇着头道,慢慢把车开上车行道。

    苏糖显得很惊讶地问道:“你报警了?不是说那个人他爷爷是……”

    “没有报警。”秦风淡淡道,然后又把章钊平提供的消息给苏糖说了一遍。

    苏糖听完,皱着眉头吐槽道:“这人肯定脑子有病啊,才来东瓯市几天,就搞得天怒人怨了。我觉得他还不如在这里多待几天,搞不好老天爷一开眼,就让他出车祸死了。”

    “你倒是想得美。”秦风笑道,“这年头就是好人不长命,坏人一千年,像那种乌龟王八蛋,肯定长命百岁。”

    苏糖道:“长命百岁也没关系,让他艾滋、癌症外加高位截瘫一起来,躺病床上活一百年,狠狠地折磨他,让他求死不能。”说完,转头问坐在后排的串串道:“串串,你说对不对?”

    串串吐着舌头哈哈两下,虽然完全听不懂苏糖在说什么,但还是很识趣地叫了一声:“汪!”

    苏糖高兴地对秦风道:“你看,串串都说我说得对!”

    秦风嘀咕道:“你确定它真的明白高位截瘫是什么意思?”

    苏糖想了想,回答道:“它不懂也没关系,我主要就是想让诅咒的力量更强大一点,等下回家我还可以再问问果儿的意见。”

    秦风轻轻抓住苏糖的手,由衷表扬道:“阿蜜,你真是个人才。我儿子能有你这样的妈,以后长大了肯定不愁没想象力。”

    苏糖笑得光阳灿烂,重重地应了声:“嗯!”

    ……

    秦风绕远路多开了一公里,专程去十里亭路的门店看了一下。王佳佳事情办得不错,最后砍价到了4万,让曹晓芳她们一家闭上了嘴。当然,这也少不了王建平的功劳。要不是人家王所长把曹晓芳吓唬了一通,这家子人也不会这么轻而易举地就罢休了。秦风摸着良心说,多给曹晓芳家4万块的“涨价补偿”,以及很仁至义尽了。一来他们本就有合同在手,二来确实这笔钱也不算少。即便在06年东瓯市房价高企的阶段,4万块在市中心的绝大多数地方,也至少值一个小阳台的价格。倒是曹晓芳他们张嘴就要几十万,那才是真的欠抽。

    没了乱七八糟人过来捣乱,施克朗他们的装修进度自然就快了很多。

    被拖了这么多天,施克朗赶着要完工拿钱,这两天连晚上都在带人加班。

    秦风不想耽搁他干活,只在外面看了眼,就匆匆离开。

    几分钟后,秦风和苏糖回到十里亭路的家里。今天家里总算清静了,没有乡下亲戚,也没有别的什么客人,只有周春梅过来照顾王艳梅和果儿。

    “奶奶!”苏糖进了门就跟外婆撒娇,给了周春梅一个大大的拥抱。

    周春梅可比秦风家的老太太要开明多了,跟小辈们也闹得起来,她高兴地呵呵笑着,反过来在苏糖脸上亲了一口,笑话道:“你自己接下来都要生孩子,还跟跟小孩一样,羞不羞啊?”

    “我在奶奶这里永远是孩子嘛!”苏糖卖着乖。

    秦风上前跟周春梅问了声好:“奶奶。”

    “诶,最近工作累不累?”周春梅是越看秦风这个孙女婿越觉得顺眼。长相不错,也有礼貌,更重要的是,确实有出息啊。他们老王家这两年过得舒舒服服,可不完完全全就是因为秦风?

    “还行。”秦风随口道,但确实也没什么好说的。

    两个人没寒暄两句,王艳梅就抱着果儿从屋里出来了,一见到秦风,就问十里亭路那家店的情况。秦风如实说了,王艳梅略微放下心来,又忍不住抱怨道:“你把店开得和你爸那家店这么近,这不是互相抢生意吗?”

    秦风笑着回答:“就是想试试,你看我爸店里有董师傅,东西做得好吃,我的店的,以后是走连锁的路子,肯定找不到那么多酒店大师傅级别的师傅,我就得试试看,要怎么样才能有一个董师傅那样的竞争对手的前提下,还能把客人留住。”

    “你这是把你爸当试验品了啊?”王艳梅好笑道。

    “不是试验品,是对照组。”秦风纠正道。

    周春梅这时插了一句:“小风,你这个店,是不是就是我家阿安入股的那个店?”

    “对。”秦风道,“舅舅和舅妈一起入股了,舅妈她们家投了100多万。”

    “依涵家里有这么多钱啊?”周春梅听得有点楞。要说东瓯市的职工家庭,闲钱确实都是不少的,不过一次性拿出100多万搞投资,在06年也总还是不小的事情。但十年后就不同了,一般的退休教师,仅仅只是靠退休金再加上以前攒下的钱,就能轻轻松松独自拿出百来万,买点银行的理财产品。可见东瓯市经济倒退的十年,其实死的只是做生意的。公职人员依然改革红利,依然活得相当舒坦。

    周春梅叹息了半天,又跟秦风打听这投资到底是算在王安头上还是算在谢依涵头上,以后赚了钱又该怎么分。

    王艳梅一听就知道老妈对谢依涵不放心,眉头微皱道:“妈,这些是他们夫妻俩的事情,你就别瞎操心了。就我们家阿安,他能娶到依涵当老婆已经是祖上积德、祖坟冒烟了,现在依涵又要生了,阿安他家里的钱全部让依涵管,也是理所应当的。”

    “我不是怕他们年轻不懂事,会乱花钱嘛……”周春梅找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算了,算了,不跟你说了。”王艳梅转移话题道,“都10点多了,该做饭了吧。”

    周春梅抬眼一看时钟,见10点刚出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又笑眯眯地对苏糖道:“做饭吧,难得阿蜜和小风回家吃饭,今天就早点吃。”

    秦风笑了笑,问王艳梅道:“爸中午回来吃吗?”

    “你别叫他了,你爸就是劳碌命,叫他回来吃,他还跟我闹脾气。”王艳梅好气又好笑,受不了秦建国那小气样子。

    “你面子还不够大,我叫他肯定来。”苏糖非要跟王艳梅正面刚,拿出手机给秦建国打了过去。

    那头一接通,苏糖就甜甜地喊道:“爸~”

    秦建国听地身子都酥了,一个劲地傻笑道:“诶,诶,阿蜜啊,什么事?”

    苏糖望着王艳梅,娇声道:“爸,我妈让我中午回来吃饭,我和秦风都回来了。”

    “啊?”秦建国一愣,旋即立马答应,“好,我待会儿就回来。”

    苏糖嗯了一声,开开心心地挂了电话。

    “妈,你看吧~”苏糖一脸得瑟道。

    王艳梅翻着白眼道:“你爸是给你老公面子。小风,是吧?”

    秦风叹了口气。

    生活的陷阱,真是无处不在。

    你以为破解了妈和老婆掉水里先救谁的难题,就能从此高枕无忧了吗?太天真了!

    “果儿,来给哥哥抱一下。”秦风直接跳过了这个问题,伸手向王艳梅要妹妹。

    王艳梅动作很小心地把果儿交到秦风怀里。

    果儿挥舞着小手,看着秦风咿咿呀呀地笑。这小家伙终于长开了,眼睛很大,乌溜乌溜的,小脸圆滚滚的,怎么看怎么可爱。凭秦建国和王艳梅的基因,长大了且不说和苏糖比吧,但颜值拉全国女星平均水平两个档次,肯定是没得跑。

    苏糖也凑到秦风身边逗小孩,没个正行道:“我们这样组个一家三口才比较像话嘛,我妈这年纪给果儿当奶奶还差不多。”

    王艳梅嘴角抽抽,很想把“打断你的腿”正式提上日程。

    秦风和苏糖轮流抱了抱妹妹,苏糖对妹妹的兴趣显然没表面上那么大,逗了小会儿,就觉得无趣了,给果儿拍了张照片,就溜去王艳梅的房里,上网发微博去了。

    秦风抱着果儿坐在沙发上等饭,王艳梅坐下来,一脸八卦地小声问秦风道:“你和阿蜜……现在有没有避孕啊?”

    秦风道:“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

    “有时有、有时没有,那就是没有啊!”王艳梅道,“阿蜜现在要是怀上了,学校上课怎么办?”

    秦风轻松道:“休学一年也是可以的。”

    王艳梅点了点头,跟秦风吐露心声说:“我以前老觉得让她多读点书比较好,现在看,这大学文凭要不要,好像也没那么重要了。”

    “最好还是要吧。”秦风挺认真地回答道,“读书也不光是为了找工作,阿蜜以后万一要是红了,个人履历多少还是有点用处的。有个本科文凭,也能让别人少说三道四几句。”

    “她现在还不算红吗?”王艳梅显得挺兴奋道,“我这几天每天都看阿蜜演的那个女神经病,真实笑死我了。我看那个网站上的播放量,每集都有一千多万了,这么多人看啊,她还不算红?”

    秦风道:“现在网络视频的市场还不成熟,阿蜜她在网上红了,不代表她已经获得娱乐行业和主流媒体的认可,她的身价,现在最多也就三线女星的水平。而且娱乐圈里的事情,来得快、去得也快,一两年没作品,基本也就被人忘了。妈,当明星没你想得这么简单的,全国这么多人在这口锅里捞吃的,里面的水不仅是深啊,而且还肮脏得很。”

    王艳梅听得有点泄气,问道:“那你是觉得,阿蜜还是不要当明星比较好?”

    “看将来的发展吧。”秦风笑道,“阿蜜已经签了全国最好的经纪人,接下来怎么发展,一个要看她自己,另一个也要具体规划。能不能大红大紫,说到底要靠多方合作,也要靠时间积累,现在说什么都还太早。”

    “那你呢?”王艳梅道,“你支持她当明星、当演员吗?”

    秦风微笑着回答道:“只要阿蜜她自己喜欢,她想做什么我都不拦她。果儿也一样,以后她长大了,想做什么我都支持她。”

    王艳梅心头一暖,把果儿抱了回去,说道:“你听,你哥哥对你多好。”

    秦风笑了笑,正要去卧室里跟媳妇儿再腻一会儿,兜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是郑跃虎打来的。

    秦风接起电话,淡淡道:“郑总。”

    然后郑跃虎高声悲呼道:“秦总,你家周总简直不给我活路啊!我投你1000多万,她说最多只给我30%的股份,没这么欺负人的啊!”

    秦风一怔,问道:“她已经和你谈了?”

    “都扯了一个早上了!”郑跃虎道,“我不行了,我都差点被她说晕了,我要让我老婆去对付她。”

    秦风呵呵一笑。

    郑跃虎又道:“秦总,你也给我个话,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还让不让我投钱了?我……我真的和黄少菊没关系,是那家伙主动找上我的,我也冤啊……早知道他是那种人,我打死都不会跟他搞什么合作啊。他给我的那300万,我昨天都退给他了,还是找人借的钱……秦总,你可得跟我说句实话,我现在全部身家可都压你身上了,你得……我……”

    秦风听郑跃虎都语无伦次了,赶紧安抚道:“郑总,你放心,我们的合作关系不变。要不咱们下午再见个面,把该谈的事情都谈清楚。或者过两天把酷浏网的高层都叫过来,正式开个高层人事重组会议。股权该怎么分配就怎么分配,出多少钱拿多少货,我保证一分钱都不会亏了你。”

    郑跃虎这下放心了,松口气道:“秦总,我就知道你做人仗义,有你们瓯投系的风范。那……这样,咱们择日不如撞日,咱们今天就联系一下酷浏网的人,把人都叫过来东瓯市,明天就把股东会开了。你的人和我的人,全都一起来。”

    秦风笑道:“郑总打算来多少人?”

    郑跃虎笑着回答:“没几个,算上我和我媳妇儿,一共就八大金刚。”

    秦风道:“这么多人,这股权不好分啊。”

    郑跃虎道:“放心,入股的就我和我媳妇儿,他们的钱全都压我身上了。”

    秦风点了点头。

    合着郑跃虎这2000万,原来全都是众筹来的,看来红三代家里也没余粮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