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九十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一支穿云箭,招不来千军万马,但让酷浏网的高层动起来还是很容易的。值得您收藏 徐小宁、黄芳菲和赵春雄收到秦风的短信,三人抢着打电话回来确认后,立马就扔下了公司里的活,赶紧回家收拾行李。晚上7点出头,酷浏网的前创始人团队三人坐同一班飞机抵达东瓯市。在机场附近的国贸酒店住下后,便急吼吼地跑到新田园的出租房,跟秦风见了一面。秦风跟他们聊了个把小时,有营养的话并不多,只是告诉这三位,酷浏网高层重组,想要股份,还得自己花钱往里投,毕竟现在公司的大股东已经变了,所以郑大少要是不点头,他们仨要想单凭一个前创始人的身份白捞好处,那是恐怕是不可能的。徐小宁、黄芳菲和赵春雄听完颇显纠结,都说要再考虑一晚上,明天开会的时候再表态。秦风当然没有意见。

    相比秦风喊人喊得顺顺利利,郑跃虎这边就有点蛋疼。

    郑跃虎口中的八大金刚,眼下就有三人在东瓯市。可另外五位京城的大爷,却半点面子都不给他。郑跃虎一通通电话亲自打过去,那边却尽是些借口托辞,不是说身体抱恙,就是说年还没过完喝酒太忙,或者更直接一些,就说自己懒得往东瓯市跑一趟,反正哥们儿的身家全都压你郑总身上了,你要是这票玩儿砸了,干脆点就在瓯江边上自刎谢罪,总之一句话,哥儿几个身为你的债权人,现在除了收利息,其实事情统统都不想干。郑跃虎打完最后一个电话后泪流满面,跟王妙安哭诉交友不慎。王妙安白他一眼,说这几个王八蛋还算不错了,顶多就是不给你面子,你想想黄少菊那货,没让你给他擦屁股就算老天爷保佑了。郑跃虎得老婆说得在理,被朋友集体放鸽子的破碎心灵总算得到修补。

    秦风和苏糖第二天都起得很早。

    苏糖早起的原因是接到郑洋洋的电话。郑洋洋和思思还有慧慧已经计划好,要趁寒假结束前的最后这点时间,再去福山镇的厚福山庄**几天,得知苏糖回东瓯市了,当然也得叫上。苏糖还是很合群的,对郑洋洋的提议相当有兴趣。只是这丫头又不放心自己去了厚福山庄,留下秦风一个人和诸葛安安朝夕相处,会给狐狸精可趁之机。于是昨晚上逼着秦风发了如果出轨小秦风从此不能崛起的毒誓后,才总算犹犹豫豫、纠纠结结地答应了郑洋洋的邀请。

    吃过早饭,秦风左手帮苏糖提着行李箱,右手牵着串串,下楼去小区门口等安德鲁开车来接。

    苏糖唐僧附了体,在秦风耳边唠叨个不停,没有直接提诸葛安安,而是拐弯抹角地让秦风时刻报告行踪。秦风听得无奈了,忍不住叹道:“阿蜜,我以前还没遇见你的时候,总觉得对老婆好,应该就像照顾宠物那样,现在看来,我的思想觉悟还远远不够啊。”

    正常情况下,一般人肯定会问:“怎么不够啊?”

    可苏糖的脑回路长期清奇,她反倒对前面的铺垫比较感兴趣,很是好奇地秦风问道:“为什么像照顾宠物那样?”

    秦风原本也就是随口一说,被苏糖突然一问,只好搜肠刮肚,现场瞎编道:“照顾宠物嘛,就是供你吃、供你喝,保证你衣食无忧,让你每天都高高兴兴、无忧无虑;你需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你不需要什么,我还是给你什么,给你花一堆冤枉钱也心甘情愿、美滋滋的。你犯了错,我不能骂你、更不能打你,还要反思自己为什么给了你犯错的机会,想想以后自己要怎么改进。你每天是饿了、渴了、累了、困了,我都要时时刻刻把你挂在心上;你要是生病了,我照顾你得比照顾我爸还用心……”

    苏糖听得激动无比,插嘴接着道:“还有!还有!要经常带出去遛弯,不能让串串憋屎憋尿……”

    秦风刚刚弄出的那点小浪漫,直接被苏糖这句话毁得烟消云散。

    苏糖却不顾秦风的内心感受,又拿出手机催促道:“快,快,把你刚才说的那段发给我,我等下传到微博上去,就说是你以前跟我表白时写的情书。”

    秦风嘴角抽抽,无语道:“姐姐啊,要不你自己重新编吧,我思路都被你打乱了……”

    “不要啦!”苏糖撒娇道,“自己编好麻烦,我又没你这么有文采,写砸了多丢脸啊。”

    秦风自己挖坑自己跳,双手捧住脸,使劲揉了揉,然后沉声坦白道:“刚才说的那段太恶心了,重复不出来了,要不给你来点简单的吧。”

    “什么呀,我听得都感动死了,你居然说恶心。”苏糖眉头微蹙,拍了秦风一下,质问道,“那你刚才说的都是骗我的咯?你说你爱我也是骗我的咯?”

    “你别喊呀。”秦风忙捂住苏糖的嘴。

    有些情话在自己家里说说倒没什么,可在大庭广众之下呼喊——要说是求婚之类的也就罢了,可平日里这么搞,不管是身为旁观者还是当事人,秦风其实都挺尴尬的。

    苏糖好就好在,在外面的时候向来都是无条件地给秦风面子。见秦风不乐意,她马上就放低了嗓门,转而小声威胁秦风道:“说,你到底爱不爱我?”

    秦风连忙点头,张口就是陪伴八零后青春期的烂俗情话:“爱,爱得我都不想要我自己了,巴不得全世界只剩下你一个人,我用灵魂陪你到宇宙末日。”

    “就你会说。”苏糖笑着拿小拳拳捶秦风的胸口,终于情绪稳定。

    苏糖挽着秦风的胳膊,安静了一会儿,反射弧慢半拍地又幽幽想起秦风最开始的话,问道:“你刚才说当宠物养还不够,是怎么不够啊?”

    “等等,我得想想,这思路飞得太遥远了……”秦风被苏糖问得有点发|懵|,回忆了老半天,才好不容易把最初的想法抓回来,给苏糖解释道,“我是说,对老婆好,光有像养宠物那样的态度还不够。不仅态度上要像对待宠物那样,予取予求、不求回报、心心念念;在交流上,还要像对待女儿和亲妈那样,骂不还口、说不还嘴,绝不打击你数落我的积极性,还得对你的每一句唠叨感到发自灵魂深处的温暖。”

    “咦~”苏糖发出嫌弃的声音,吐槽道,“你已经用了两次‘灵魂’了,用多了好恶心啊……”

    秦风抬起头,45度角仰望天空,神情惆怅。

    苏糖对秦氏情话的抵抗力越来越强了,往后的日子可怎么办……

    “还有呢?”苏糖拉了拉秦风的手,没放过秦风的意思。

    秦风眼里含着泪,求饶道:“姐姐,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

    苏糖挽着秦风的胳膊蹭啊蹭,持续撒娇道:“再说点嘛,我接下来好几天都见不到你,你又这么忙,哪有时间跟我说这些啊,再来两句嘛。不然等下上了车,你好意思说,我都不好意思听呢!”

    秦风挡不住这丫头的撒娇攻势,想了半天,终于给总结出一句狠的:“对老婆好,态度上要像对待宠物,你的需求就是我的需求,你要的都是我应该给的;精神上要像对待偶像,你的思想就是我的思想,你说的永远都是对的,你最大的错误就是永远没有错误;身体上要像对待"qing ren",看到你我就想睡你,把所有的体力都留给你,就是死也要死在你肚皮上。”

    苏糖听完愣了半天,等她回过神来,却半点满意的意思都没有,而是满脸幽怨地问道:“你是不是已经劈腿了?不然你怎么知道身体上对待"qing ren"是怎么回事?”

    秦风对苏糖的中文理解能力简直要感到崩溃,颤抖着说:“阿蜜,要不你干脆像莎朗斯通那样弄死我吧……”

    苏糖问道:“莎朗斯通是谁?”

    秦风回答:“一部床上动作片的女主角。”

    苏糖幽幽问道:“你什么时候看的床上动作片?为什么不和我一起看?”

    秦风道:“我没认识你之前看的。”

    苏糖道:“你好下流……”

    秦风道:“我们平时做的事情比那下流多了。”

    苏糖嘟了嘟嘴,突然紧紧抱住秦风,主动吻了上去。

    几个买菜归来的大妈从两人身边路过,见苏糖长得漂亮,秦风也是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都含着笑没说什么。

    秦风很快化被动为主动,把苏糖亲得浑身发热。

    小妮子红着脸睁开眼,整个人挂在秦风,小声在啊耳边道:“等我过几天回来,我们一起看那个片子……”

    “嗯。”秦风笑着应道。

    两个人在小区门口腻歪着,又过了几分钟,安德鲁的车子终于缓缓驶来。

    半小时后,车子先开到郑洋洋家楼下。

    等苏糖依依不舍地跟秦风道完别上了楼,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诸葛安安马上问秦风道:“你们两个每天都这么腻歪,你体力吃得消吗?”

    “何止是体力?”秦风冷笑道,“跟我家阿蜜在一起,我哪天不是在拿生命力来透支?”

    诸葛安安笑道:“这么痛苦你还那啥?”

    “谁说我痛苦了?”秦风很贱地说道,“你知道青春年少就能死在媳妇儿怀里,是多少死光棍梦寐以求的人生结局吗?你们这些单身的根本不会懂啊。”

    诸葛安安翻了翻白眼。

    这个老婆迷晚期,彻底没救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