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九十三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苏糖肯定料不到诸葛安安的胆子有多肥,她这个正宫娘娘前脚才刚下车,诸葛安安就立马从前排的副驾驶座上下来,钻进车后排,占了苏糖的座。

    串串貌似有点不高兴地汪了一声,诸葛安安却淡定得很,食指放在唇前,嘘了一声,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串串居然真的就不吵了。它明显有点茫然,搞不懂这个给它喂食了几次的女人,和秦风到底是什么关系。而这老狗精就精在绝不会真的张口去咬秦风的朋友,鼻子里哼哼两声,便趴回到秦风脚边,安心地睡它的回笼觉去了。诸葛安安微微一笑,摸了摸串串的狗头以示表扬,旋即抬起头来,双腿微曲,把随着带着的一个文件夹往腿上一放,半倾斜着身子,微笑着对秦风道:“你这个月剩下的主要日程都安排好了,要不要听一下?”

    秦风本想让诸葛安安回前排去坐,可见她这副公事公办的架势,就有点不太好意思开口如果说了,难免会显得他心虚,可反过来想想,如果心里没鬼,那还有什么好心虚的?

    秦风觉得诸葛安安这女人确实厉害,如果说周珏是属于那种能在台面上呼风唤雨的女强人,诸葛安安就是能在人后长袖善舞的类型。侯聚义的这俩干女儿,能力上一体两面,今天一个给秦风当助理,一个给秦风当秘书,过上几年,等各方面经验积累得差不多了,放回到侯开卷身边,且不说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业绩了,但帮侯开卷hold瓯投的场面,想来绝对是绰绰有余。更别说,等10年之后侯开卷登场,侯聚义和关朝辉那时也还不到60岁。这个暗地里能量不知大到哪里去家族,想来只要不遇上什么天灾兵乱,再延续个三两代决计是没问题的。

    东瓯王看来是要世袭了。

    “说吧。”秦风淡淡道。车子从郑洋洋家到藏烟阁小区,需要十来分钟,反正也是闲着,利用这点时间听一下日程安排,恰好合适。

    诸葛安安翻开文件夹,头一页就是2月份下旬的行程表。

    “2月21日下午2点,东瓯市青联今年第2次代表会议,地点在市行政中心7号楼,会议内容是东瓯市贫困生帮扶建设工作,跟你关系不大,应该是叫你去捐钱,可去可不去,或者我替你去开会也行;2月24日早上9点半,中心区工商联通气会,地点在湖滨饭店6楼会议室,会议内容未知;2月26日早上9点,中心区企业家协会座谈会,地点在龙山饭店3楼会议室,我打听过,是个喝酒、唱k、吹牛逼的社交会议,我建议你不用去,因为我也不想去;2月27日上午8点半,秦记连锁面馆五龙街1号店开业,需要你和苏糖一起去剪个彩,顺便有个《东瓯日报》的副主编要给做一次个人专访,那个副主编的名字叫鲁建波,我昨天联系过他,他说和你是老相识。差不多就是这些了,还有就是,市委陈书记的秘书已经联系过我,他说市里的几个主要领导3月5日之前就要去京城参加两会,蒋鹏飞副市长希望你能在3月3日之前把公开课的教科内容准备好,陈书记和朱市长点名要求你讲一些关于互联网产业未来发展的想法,最好能再从战略高度做一下产业分析,时间最好定在3月2日或者3月3日,周正说让你尽快回个话,市委那边好把会议室的使用时间确定下来。”

    从京城回来之后,秦风微博上显示的手机号码,就已经变成了诸葛安安的工作手机号码。各方面的人如果有正事要联系秦风,全都会打到诸葛安安那边。诸葛安安说得很细,说到后面关于给市里的领导上课的事,秦风差不多都已经把前面的会议安排给记混了。秦风茫然点头,倒是真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抽风似的忙,同时也很奇怪地问道:“我怎么一下子就多了这么多事情?”

    诸葛安安微笑道:“正月十五刚过嘛,所有的机构都要开门办事啊,正好让你赶上了。”

    秦风摇了摇头,随随便便道:“那些会,你替我去开吧,我懒得去。市里那个公开课……就3月3日好了,给领导上课,还是多准备一天比较稳。”

    诸葛安安道:“3月3日你要去学校注册报道。”

    秦风问道:“什么时候正式开学?”

    诸葛安安回答:“3月6日。”

    “那就没关系了,反正不用交学费,晚几天注册也不耽误。”秦风果断地无视了学校的规章制度,又问道,“除了市里的公开课,我接下来还有别的要紧事吗?”

    诸葛安安道:“3月初有个市工商联的会议,你是新成员,有必要去露个面。不过具体的会议地点还没定下来,南乐清的秘书正在安排。我这个月之前会把3月份前10天的日程列出来,到时候再跟你说吧。”

    秦风点了点头,对诸葛安安的干练,感到十分满意。不客气的说,家里那个同样很想给他当秘书的傻丫头,想修炼到诸葛安安这个水平,没个十来年,恐怕还真拿不下。

    诸葛安安合上了文件夹,谈完正事,又和秦风聊起了八卦。她笑眯眯地看着秦风,调笑着问道:“苏糖今天看起来对我放心啊,敢让我和你一起出门。”

    苏糖对诸葛安安犹若防贼一样的态度,早就摆在了桌面上。

    秦风无奈地笑了笑,对诸葛安安道:“她跟你不一样,心思还单纯,也不懂事,你别老逗她。”

    “我哪儿敢啊,她现在120多万微博粉丝,随便吼一声就能拉两个师的人来灭了我,我就是那天闲着无聊,跟她开开玩笑。”诸葛安安辩解道,又笑嘻嘻地评价苏糖道,“其实苏糖挺可爱的,我每次看到她就想把她搂进怀里抱一抱。就是她的个子稍微高了点,我站着抱她……感官上有点不协调。”

    秦风默然不语。

    潜台词是朕抱她,也特么不协调!

    苏糖今天没跟着来,诸葛安安的天性一解放,话也变得多了。

    一路上说说笑笑,神采飞扬的,让秦风对她的印象又有了不少改观。

    凭良心讲,秦风觉得诸葛安安确实是少有的那种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女人,这种综合素质,无疑是苏糖和周珏都缺少的。诚然,秦风对苏糖的智商和能力并没有什么太高的要求,小妮子只要能有自力更生的一技之长,另外思想境界和审美水平略高于东瓯市的平均水准,秦风就基本满意了。不过如果那丫头这几年能再沉下心来好好读点书,提高一下文化修养,将来能再读个研熏陶一下的话,就更好不过。

    至于周珏嘛她想真正地赶上诸葛安安的先天条件,就真是只能去棒子国回炉了……

    不过秦风觉得以周珏的心高气傲,肯定是宁可永远做5分女,也不会去整容的,那岂不是变相承认自己不如诸葛安安了?

    说起诸葛安安的长相,秦风其实一直头一天见她,就拿她和自己家的小丫头比较过。

    诸葛安安和苏糖显然是完全不同风格的两种美。诸葛安安美得更加常规,典型的都市白领丽人,华丽、精致、高端,从骨子里散发出的自信,形成的气场很有保护力,一般层次的男人,在见到诸葛安安的时候,第一反应除了赞叹她的美,紧接着就是自惭形秽。所以那些老是打苏糖主意的小混混,一般情况下很难对诸葛安安起心思,因为诸葛安安会从内到外地让那些目不识丁的小流氓感到发自肺腑的自卑。

    苏糖就完全不同了。这丫头天生就是桃花面相,个子虽然高,可小模样却看着娇娇弱弱的,一双瞧谁都像是在放电的桃花眼,很容易一眼就把男人的魂给勾出来。再加上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就算安安静静坐着不动,也能轻而易举地起到招蜂引蝶的效果。不说别人,就说秦风日日夜夜跟苏糖在一会儿,这么些年了,不但没能成功地培养出对这丫头的抵抗力,反倒还越来越迷她,每次看到苏糖在那儿神游,就忍不住要把她抱在怀里一通揉啊揉。所以苏糖招小流氓喜欢确实不是没有道理,因为这丫头差不多就是个基因武器,是个男人都对她没什么免疫力。

    所以如果要打个比方的话,诸葛安安就该在晚八点档的狗血剧里演女一号,男主原配,各种好,各种完美。苏糖则适合去演反派的女一号,各种狐狸精,各种清纯不做作的小三,一边让女观众们对她咬牙切齿,一边让男观众对她欲罢不能。

    秦风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不多时,就到了地方。

    上了楼,进了公司的门,屋里头已经热闹得很。

    郑跃虎和王妙安夫妇都到了,顾大飞也在;秦风这边,徐小宁、黄芳菲、赵春雄三人也到了,还有周珏带着罗进和王佳佳。一大票人,已然有了些许人才济济的雏形。

    秦风一露面,郑跃虎和王妙安就连忙上前,郑跃虎拉着秦风手,不住道歉道:“秦总,黄少菊那孙子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是我交朋友不小心,给你添麻烦了。”

    “哎哟,郑总哪里的话,他是他,你是你,这事怎么能怨你。”秦风客客气气地回道,“现在他人也回去了,咱们这篇就算翻过去了。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见外的话就不说了。”

    两个人瞎寒暄了两句。

    周珏把门一关,很讲效率地催促道:“人都到齐了,那就开会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