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九十六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周珏花了两天时间准备酷浏网的入股合约,并逐条加以校对和确认后,才又把一屋子的人召集起来,跟卖身似的让所有的股东签了字、画了押。

    秦风和郑跃虎要比其他人多签两份文件,一份是郑跃虎自愿退出投资《疯狂的石头》的声明,另一份是秦风以个人名义向秦朝科技有限公司借款500万,利息是象征性的1分,一年内偿还。郑跃虎以公司董事长身份,签字拨付了这笔款项。

    当郑跃虎白纸黑字地把这笔钱移交到秦风的名下时,秦风的内心是复杂的。一方面他觉得占了郑跃虎天大的便宜,但另一面,却也悄默声地在心里打起了鼓。

    按照原本的历史剧本,《疯狂的石头》这部电影必然是要赚钱的。可问题是谁也不能保证,这个时空和那个时空的宁皓会拍出一模一样的片子。多拿了100万预算的宁导,是否会搞出点什么变数,开出什么新的脑洞,这一点是秦风无法保证的。秦风只能相信,在这两个时空中,宁皓的拍片水平理应不会有什么出入,拍出的片子,质量也应该相差无几。但万一,只是万一,如果宁皓真的在拍摄过程中开出什么不可逆、救不活的脑洞,把这部片子给玩儿脱了,秦风这一亏,那可就是足足五百万。五百万啊,就秦风现在这点家底,那可是能直接宣布破产的节奏。

    秦风怀着复杂的心情,完成了合约。

    周珏当天就让王佳佳拟了个通稿,发上微博,宣布酷浏网高层人事改组完成。通稿上没具体说每个人占了多少股份,而且出于郑跃虎非要扮猪吃老虎的要求,他和王妙安这俩大股东的名字,甚至都没出现在名单上。

    徐小宁略小的股东,倒是都急于要让外界知道胡汉三又回来了。

    于是附带高层任职说明的通稿在网上一露面,立马就引来八方转发。

    先是徐小宁、黄芳菲和赵春雄的私人朋友圈子,然后很快就有东强哥和马叔叔这种级别的大佬友情参与。再接着,就是国内财经界的深入解读。

    秦风作为公司的ceo,在这份名单上的排名却后于顾大飞和徐小宁。

    明眼人很快就看出这其中的问题所在,也有个别小报的财经记者打电话到酷浏网的总部,询问秦风的股份是不是要少于顾大飞和徐小宁。

    但酷浏网那边的小喽啰全都一问三不知,记者们只能自己再往深处挖。

    而他们随便一挖,就挖出了貌似了不得的东西。

    顾大飞在华尔街的任职经历很快就被人查了出来,06年这会儿国内大部分地区的人对洋鬼子还抱有跪舔的心态。因此这消息一出,坊间便倏然响起一阵莫名其妙的吹捧,甭管是不是真的知道顾大飞到底是何方神圣,反正就是随大流地无脑吹。顾大飞这个前9527网的副总,眨眼间红遍网络,俨然成了中国it业界的年度新星。

    其次是徐小宁。这位大叔混了大半辈子,要说名气,在行业内多多少少是有那么点的,人脉也还算过得去,可这回搭上酷浏网这条船,跟着网络舆论被一通乱炒,年逾不惑,才终于出了名。

    顾大飞和徐小宁毫无道理地走红,这两位自然是心情舒畅的。

    与之相反的,秦风的遭遇就有点像躺着被马克沁乱扫了半小时。

    秦风明明是当上了酷浏网的ceo,可网络上的舆论却很诡异的全都是对他的同情和嘲讽,而且就这样,同情和嘲讽的比例居然还很悬殊。同情的大概占一成,剩下的基本全都是幸灾乐祸、敲锣打鼓欢庆秦风“垮台”的。而秦风又不像苏糖,没那么多脑残粉帮他发声,于是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秦风已经完了”和“秦风活该完蛋”这两股妖风,两天内就吹遍了整个网络,影响力之大,甚至连某银行的东瓯市分行,都忍不住打电话给周珏,询问秦风的个人财务情况,很怕贷给糖风餐饮公司的钱会收不回去的样子。

    然后被周珏冷冷地回了一句:“瓯投的钱不算多,但就秦风贷的这点款,再多十倍也应付得来。”

    银行那边得了准信,立马很孙子地说我们就是随便问问,网上那些人胡说八道,简直就是造谣,还请周总代为转告秦总,缺钱了放心来找我们银行,保证服务周到。

    周珏没理会银行的人,也没打电话去跟秦风说这些破事。

    她最近要忙的事情太多,五龙街的新店过几天就要开了,开业仪式、开业活动之类的东西,全都需要她小心看着。还有螺山镇那边,爱情公寓已经开建,下一步具体怎么装修,开业之后如何做宣传,也全都需要花心思去弄。

    至于秦风这个甩手掌柜,最近几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准备好给市领导上的公开课。

    这节课的重要性,绝对要比螺山镇爱情公寓下面那块便宜到令人发指的地,重要得多得多。

    周珏很清楚眼前犹如乱麻般的各项工作轻重缓急,秦风身为当事人,当然更不可能不知道。

    事实上在忙完酷浏网的事情之后,秦风就进入了闭关状态。

    苏糖不在身边,串串也被送回藏烟阁小区的办公室,让罗进日常照顾去了,秦风一个人待在新田园的出租屋里,心无旁骛,整日整日的不是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就是跟空气瞎比划,草稿拟了足有两三万字,上面涂涂改改,修改到最后几乎连自己都快忘了原先纸上写的是什么。

    至于网上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言论——秦风连手机都关了,网上的事情就更不知道了。

    就这么发奋图强了过了一星期,2月26日,苏糖终于在厚福山庄腐败完回来,终结了秦风的单身周。苏糖在厚福山庄其实玩得挺乐不思蜀的,要不是担心诸葛安安要篡位,她甚至愿意和自己的小闺蜜们玩到开学再回来,反正手里拿着秦风的黑卡,她们每天在山庄里的消费,比住酒店还便宜得多。不过可惜的是,就算没有诸葛安安,苏糖也不得不回来了。

    明天一早,五龙街的秦记连锁1号店就要开张。

    身为老板娘和免费的品牌代言人,她必须参加这个开业仪式。

    同时,也顺便让秦风交个公粮……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