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九十七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记连锁面馆算是秦风在遇上侯聚义之后,头一回自主创业。感官上仿佛已经过了很久,但细究起来,不过短短9个月而已。可见不管在哪个时代,对于有准备的人来说,只要能遇上机会,从一文不名到天下皆知,都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五龙街的1号店对秦风来说意义重大,对眼下以秦风为核心的团队来说,也不算小事情。诸葛安安大清早7点刚出头给秦风打电话的时候,秦风的脸还埋在苏糖胸前,睡得九死一生对,这个成语我就高兴这么用。小两口一个多星期没沾荤腥,昨晚上苏糖刚一进门,就被秦风扒了个精光。然后就是各种驾轻就熟、没羞没臊、发奋创新的姿势和体位,折腾半宿,直到体力和“精力”都透支了,才总算云收雨歇。

    秦风迷迷糊糊地接通诸葛安安的电话,听她说车子马上就到,只能揉揉眼睛,从媳妇儿温暖柔软的怀里爬起来,然后拍着跟死尸一样的丫头,有气无力地喊道:“阿蜜,起床了,上班了……”

    “唔……”苏糖把被子一裹,卷成了一个春卷,闭着眼睛嘟囔,“累死了,我不去了,你一个人去吧……”

    “你是品牌代言人啊,那么大的广告牌都给你立起来了,你不去属于商业违法啊。”秦风光着膀子坐在床边,搓着自己的脸,强行驱散瞌睡。

    苏糖却不怎么给面子,把被子往上一拉,连脑袋都缩进去,隔着被子回答道:“违法就违法吧,反正都是欠你的钱,你晚上回来我肉偿吧……”

    “靠!”秦风被这丫头逗笑了,使劲把被子一拉。

    苏糖没抓紧被子,立马跟白菜馅儿似的,一团雪白地滑了出来。身上只穿了件吊带睡衣和小裤裤,睡衣里一片亮眼的风光,看得秦风相当提神。

    “你干嘛呀!”苏糖起床气十足,冲秦风吼道。

    秦风走上前抱住她,哄孩子似的道:“乖,起床尿尿。”

    苏糖气得在秦风肩上咬了一口,睡意也散掉了,恨恨道:“早知道我就不回来了,在山里休假多舒服,一回来就得给你打工。我还没当你秘书呢,就让你白加黑地干了。你个禽兽!”

    “对,对,对,我禽兽,我比禽兽还禽兽。”秦风还挺得意,把苏糖从床上抱起来,牵着她的手往卫生间走,一边说道,“咱们抓紧点洗洗脸,安安都已经在路上了。”

    “这才几点啊……”苏糖对诸葛安安充满了怨念,“老女人都容易失眠吗?”

    “别说人家了。”秦风笑着在苏糖的"qiao tun"上啪的一拍,“等下9点钟开业仪式,你再不抓紧点,等下化妆的时间都没有。”

    “我还需要化妆?”苏糖一脸不屑,又蹭蹭跑到马桶前坐下来,瞪着秦风道,“你个大色狼,下手这么重,屎都给你拍出来了。”

    秦风仰头望天花板。

    这媳妇儿什么都好,就是说话不把风,整天张口闭口屎尿屁,缺少大家闺秀的基本素养,审美上也有很大的问题。想把她改造成真正的女神,显然道路漫漫,还要花大心思啊……

    ……

    半小时后,当诸葛安安和安德鲁来到新田园小区时,秦风和苏糖已经洗漱完毕,秦风正在给苏糖扎辫子。苏糖的一头秀发在寒假前去理发店剪短过一次,这才一个月,就又顽强地延伸到了接近屁股沟的位置。秦风也算心灵手巧,手上攥着那么长的头发,还是很轻而易举地给苏糖扎出了两条小辫,再往头上一卷,就盘出一个很可爱的造型。当然了,这主要还是得归功于苏糖本身的盛世美颜。实话实说,就这丫头现在的皮肤质量和颜值,除了地中海之类的神奇发型实在hyild不住外,就算理个光头,也照样会有一群男人被她迷得不要不要的。

    苏糖对着镜子自恋个不停,嘴里不住嘀咕:“我怎么这么美呢,让别的女人还怎么活啊?”

    诸葛安安站在她边上,用英文跟安德鲁吐槽道:“听说智商不高的人,头发都长得特别茂盛。”

    安德鲁这几天下来,早就知道诸葛安安和苏糖互相看不顺眼,笑呵呵道:“像苏小姐这样的漂亮姑娘,好像用不着活得很聪明。”

    诸葛安安白了安德鲁一眼。

    这老外,没来中国几天,居然都学会打太极了。

    苏糖虽然听不大明白,但“苏小姐”这个词还是能听懂的,立马问道:“又在说我坏话是不是?秦风,他们刚才说什么了?”

    秦风连着几天没跟安德鲁扯蛋,刚锻炼出来的听力水平已经荒废得差不多了,随口扯蛋道:“说你漂亮呢,说你头发多。”

    苏糖转头用“你小心点”的眼神看诸葛安安。

    诸葛安安不接招,转身从一个塑料袋里拿出两件卫衣,递给秦风和苏糖道:“你们今天要穿的。”

    秦风接过衣服,展开来一瞧,只见衣服上印着大大的糖风餐饮的lyigyi,一箭穿心的图案下面,除了糖风餐饮四个小字外,还添了秦记连锁四个大字。

    苏糖的衣服和秦风的一样。

    这丫头怕是头一回见广告衫这种东西,拿到手里,兴奋地喊道:“哇!一样的!情侣衫吗?”

    诸葛安安笑道:“店里的员工人手一件,我们订做了100件。”

    苏糖一下子就蔫了,摸着衣服的料子,失望道:“原来是工作服啊……料子摸起来这么好……”

    “想做情侣衫也很方便的。”秦风双手搭在苏糖肩上,看着镜子里的媳妇儿柔声道,“我让人再找地方做两件,想怎么设计,你说了算。”

    “真的?可以自己设计?”苏糖转过头,眼睛发亮。

    秦风点了点头,指着诸葛安安说:“让安安帮你联系。”

    诸葛安安保持微笑,心里却暗暗腹诽:“你就把她往死里宠吧,早晚给你宠到天上去。等她哪天从天上掉下来,摔得鼻青脸肿了,看你到时候还怎么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