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百九十八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五龙街每天都很热闹,但今天格外热闹。早上刚过7点,就有一群身穿统一制服、年均年龄还不到20岁的小青年在街口忙活,临时的站台、大幅的喷绘,还有一些音响设备,被他们从小卡上搬下来,按照店长在电话里的吩咐放好。

    负责现场指挥的漂亮女孩拿着手机,忙碌而勤快在街口和位于不远处的新店之间来回奔波,但从她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一点不甘愿,相反的,她的眼中神采飞扬。静静本以为自己这辈子会在东门街的小店里过到老,可她无论如何没料到,这才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她的小老板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大老板。每天打开电脑,随手一搜,就是各种关于秦风的消息。

    在静静不大的世界里,她觉得人这辈子能混成秦风现在这样,纵然明天就死,那也是值了。这么大的名气,这么大的社会影响力,在静静想来,怕是领导人和所谓的明星,也就不过如此了。能给这样的人打工,自然是非常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就像芬兰人为诺基亚服务,日本人为松下和索尼服务,韩国人为三星服务,中国人为党和国家服务。

    秦风烤串店的员工们,全都和静静一样,被改编成了五龙街1号店的店员。

    他们跟随秦风连轴转着忙碌了一年多的时间,过年期间因为东门街店面装修,终于享受到了传说中的带薪假,前后足足有20天。

    惠琴跟秦风的时间最长,难得碰上长假,过年的时候还特地和她妈妈一起,抽空回了一趟老家。她跟老家的亲戚朋友们说起在东瓯市这边的工作时,那些往日里的邻居和同学,全都是满脸羡慕嫉妒恨。有个小学同学还不服,当众怀疑她在说谎,惠琴就拉那人去了镇上的网吧,把自己的微博帐号拿出来给那个小学同学看。她和秦风有过几次在网上的交流,证据确凿,当场就把那个小学同学眼红得跟兔子似的。惠琴从老家回来之后,连着好几天都做梦笑醒。她今年19岁,从没想过自己居然有一天也能让家乡的伙伴们感到眼红。只是这次回来,她就不打算再回去了。

    秦记连锁福利极好,王安亲口告诉过惠琴,店里已经开始筹备员工宿舍的事情。

    地方不大,平均每人15平方,还有独立的卫生间。惠琴估摸着,如果自己能分到一间,哪怕真的只有15个平方,也完全足够她和妈妈住了。反正她们娘儿俩几乎整天都在外面上班,所谓的休息,也只是需要一个睡觉的地方罢了。

    秦风事业的壮大,让每一个为他工作的年轻人,都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向往。

    惠琴是这样,赵云、王炼、阎五豪、楚娟娟、汪晓婷——不管他们每个人的家庭情况怎么样,但都和惠琴一样,今时今日,都以成为秦风的员工为荣。

    五龙街街口的临时站台很快就被搭好。大幅的背景喷绘上,画着苏糖的巨幅照片,虽然p得稍微有点走形,但依然还是很漂亮。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照片旁边,还有用很大的字号书写的新店开业酬宾的广告词,以及糖风餐饮和秦记连锁的标志。

    静静指派楚娟娟和汪晓婷两个姑娘,在站台边给路过的市民分发广告单。这样的工作,楚娟娟和汪晓婷以前都做过,只是以前做的时候总会觉得丢面子,可今天穿上店里的制服,心态却完全不同了。站得直了,说话的声音也大了,恨不能拿个喇叭当街大喊,这是著名企业家秦风和大明星苏糖开的夫妻店。

    店里的厨房内,赵云和王炼师徒俩早就忙活了两个小时。

    他们来得最早,忙着准备今天的食材,像排骨、牛肉这些配料,王安要求他们既要做得新鲜,也要保证口味,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每天早上趁开店之前,就先一整锅一整锅地炖出来。赵云和王炼从5点到店里收了猪肉刘送来的新鲜肉,一直干到外头太阳高升,两个人才稍微有空喘一口气。

    他们从略显闷热的后厨走出来,店里还没开张迎客,座位全都空着。他们俩随便找了个座坐下,王炼摘下头上戴的白帽子,头发全都已经被汗打湿,难看地沾在额头上。

    赵云也把帽子摘了下来,当作风扇,在耳边扇了两下,然后瞥了眼王炼制服胸口的一颗星,再瞧瞧自己的两颗星,不由嘴角一弯,感叹道:“秦总有本事啊,啧啧,五龙街,这么大一家店……”

    “秦什么总啊,你可真会装逼。”王炼还是去年那小孩子的样,心思单纯,哈哈笑道,“去年老板还没出名的时候,你都一直叫他名字,哦,现在人家有钱了,秦风就变秦总了啊?”

    “去,你懂个屁。”赵云不屑地白了白眼,又道,“我这几年可是亲眼看着他从一个打工仔走到今天的。就前些年,他还跟我在阿庆楼给人打下手呢。秦风这人,是真的有本事,我现在叫他秦总,我是真的服了。”

    王炼笑道:“呵,你都给他打工两年了,今天才服啊?”

    赵云沉默不语。

    就在这时,店外来了一大群人,放下了许多开业用的花篮。

    阎五豪大呼小叫地让花店的人把花篮摆放整齐,静静也在一边,颇显亢奋地指挥着。

    王炼瞧着新鲜,走了出去,走到阎五豪身边,笑呵呵地问道:“这么多花篮啊?有二三十个吧?”

    “本来更多呢。”阎五豪道,“要不是怕挡了别人的店,全部加起来都快有100个了。这20多个都是挑重要人物送的摆在这里。”

    “重要人物?”王炼走到一个花篮前,歪着头看了眼。

    只见花篮的纸条上写着“五龙街道办事处祝秦记面馆开张大吉、生意兴隆”。

    然后就见阎五豪指着这个花篮,语气十分得瑟地说:“本来这边的居委会也送了一个,王总说太低端了,就让我们撤掉了。”

    王炼瘪了瘪嘴,道:“居委会再低端也是地头蛇,王总就是个煞笔。”

    说完,又接着看花篮上写的字。

    中心区工商联祝秦记面馆开业大吉。

    明月律师事务所祝秦记面馆财源广进。

    东瓯市青联祝秦风委员新店新气象,秦记面馆开张大吉。

    曲江省医学院预祝秦风同学事业再创辉煌,秦记面馆招财进宝。

    零零总总的,各公家机构、社会团体,一共有18家,几乎每一个,都属于在东瓯市牛逼得要死的那种。可这还没完,剩下其他的以个人名义送的花篮,明显还要更猛。

    徐毅光祝秦记面馆生意兴隆。

    章钊平祝秦记面馆生意兴隆。

    南乐清祝秦记面馆生意兴隆。

    蒋鹏飞祝秦记面馆生意兴隆……

    “这个蒋鹏飞是谁?”王炼一脸没文化地指着那花篮问道。

    阎五豪也是个不看新闻的,摸着下巴回答:“不知道,反正肯定是个大老板……”

    “你们两个是不是傻?”一个搬运工大声道,“这个是东瓯市副市长啊!”

    “副市长?”王炼都惊了,睁大眼睛惊呼,“我们老板面子这么大?”

    那工人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口气很龌龊地调侃:“说不定是你们老板娘的面子呢?”

    “去去去,瞎说你妈啊!”王炼没好气道。

    那工人讨了个没趣,摆好花篮,就匆匆走了。

    王炼、赵云和阎五豪闲下来没事,三个人就在花篮前站着数星星。

    没数一会儿,店里的几个高管便陆陆续续到了。

    周珏带着罗进和王佳佳,在8点刚出头的时候来到了店里。

    这三位一露面,店里的几个服务员立马摆出很端正的态度,该干嘛干嘛去,就算真的没事情可以干,阎五豪这鬼精鬼精的,也拿了条抹布装模作样在店里擦桌子。

    周珏对这些小角色没兴趣,说难听点,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懒得去记。

    她进了店里,先是好好地把店面打量了一圈。

    五龙街的这家店,是由从日本请来的设计师,一桌一椅亲自设计的,细致到甚至连每一盏小灯的照射角度都考虑得十分精准。这间总面积120平方的店,客人的用餐区只占了80平方,桌子不大,都是刚好能面对面坐下两个人但又不至于影响对方的大小,再算上贴墙的联排横座,能同时服务72个客人。

    屋子进门就是前台,先付款拿票,然后凭票取餐,这样的餐馆管理方式,在06年的东瓯市并不多见,只有几个外来的品牌店才会这么做。前台后面,是巨大的点餐单,做成了像肯德基那样的敞亮电子灯箱,光论卖相的逼格,就秒杀东瓯市99%的餐饮店。而且关键是上面标的价格还不贵,最多只比一般的店铺高2到3元不等。

    不像雍和豆浆那些品牌,自恃有湾湾血统,就在东瓯市悍然宰猪,一碗牛肉面,06年的时候就敢卖到25块钱。5块钱一根的油条,更是刷新了秦风当年的消费观。

    店内的装修十分素雅,整个空间显出一种十分宁静的氛围,加上橘黄色的柔和灯光,周珏一坐下来,就感到了某些与“家”贴合的情绪。

    “不错。”周珏对成品颇为满意。

    王佳佳也用心地看着,发表意见道:“这个环境真的很适合吃早饭啊,感觉人一走进来,连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地变小了。”

    罗进跟着道:“这地方适合一个人来,吃饭的时候,内心应该会很平静。”

    “人多了就平静不起来了,关键还是干净。”周珏道,又指了指那肯德基同款的电子灯箱,“还有相对便宜。”

    周珏在用餐区看了半分钟,又把厨房、卫生间、员工休息室都看了看,总体来说可以打个9点9分,扣掉的那0.1,是因为她不习惯给一个人或一个项目打满分。

    溜了一圈,从店里出来,周珏一眼扫过门前的花篮,然而转身问静静道:“王安来了没?”

    静静在周珏的强大气场下,说话都不敢大声,她微弯着腰,轻声道:“他说已经在路上了,10分钟内就到。”

    周珏抬手看了眼时间,8点10分。

    眉头微皱道:“哪有这么当总经理的,来得比员工还晚。”

    静静也不敢搭话。

    周珏突然又问:“你是这里的店长吧?”

    “啊?是!”静静连忙回答。

    周珏毫不客气道:“这个店长的职务你暂时先不要做了,我回答而跟王安说一声,让他先做两个月这家店的店长。负责运营的人不每天亲自过来看,怎么能看得出问题。”

    静静还当自己被降职了,委屈地嗯了一声。

    周珏见静静这小媳妇儿忍受恶婆婆的模样,表情稍微和缓,轻声说:“王安代理店长期间,你的工资待遇不变。等以后公司规模大了,你们这些店长,都有机会到公司总部来任职,好好干吧,你们秦总可是打算拿这面馆当终身事业了。”

    静静终于露出笑脸来,喜滋滋地回答:“谢谢周总,我一定会努力的。”

    周珏点点头,又拿出手机来催诸葛安安。

    过了十来分钟,王安和吴超这俩高管终于联袂而来。

    自然而然的,这哥儿俩都被周珏劈头盖脸训了一顿,而且连个屁都不敢放。

    日头越升越高,五龙街巷子口的游人也多了起来。这个点已经过了吃早饭的时间,但不少人冲着秦风和苏糖这两个名字,还是很感兴趣地要进店里来看看。更多的人,则是饶有兴趣地打量门前的花篮。由于五龙街不远处就是区政府,路过的体制内人员不少,看到送花篮的人的名字,一个两个全都感叹不已,显然很清楚这些花篮的分量。

    周珏在店里等得心焦之际,快到8点50分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一阵热烈的呼声。

    “来了!”王安喊了一声,兴奋地跑了出去。

    他站在店门口,朝前一看,只见不远处人群汹涌。

    一群本地记者还有凑热闹的路人,拿着相机和手机咔咔猛拍。

    人群中央,秦风和苏糖手牵着手,身边还跟着漂亮秘书和魁梧的白人保镖。就这架势,别说是给一家小面馆剪彩,就算是给刚开业的五星级大酒店站台,王安也都觉得够用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