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九十九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五龙街人流量大,对卫生的要求更谈得上苛刻,秦记面馆就算有秦风和苏糖站台,也好意思随便在店门前放鞭炮,于是只在街口的临时活动高台前,象征性地放了99响,寓意长长久久。等鞭炮的响声过去,火药味被初春的冷风一吹,呼吸间的功夫便闻不到任何气味。只剩下散落在周边的鞭炮纸屑上,还附着着些微的喜庆气息。

    秦风其实并不想把事情搞得这么热闹。只是既然把操作权限都交给周珏了,这虎姑婆想怎么弄,也就只能随她。不过周珏做事,分寸还是能把握得很好的。至少没真的把区里或者市里的大领导请来,要不然像这种小店的开业仪式,万一真来个区长以上的领导,别说旁人看着古怪,就算秦风自己,也绝对接受不了。毕竟多大的马配多大鞍如果哪天秦记面馆真的开到100家、1000家,到时候有了规模有了成绩,那时不管来大多的领导,秦风都能抬起头来接待,可现在秦记面馆的万里长征还没迈出第一步,做事还是得低调微妙。

    周珏发了一大堆邮件,反馈回来几十个提有东瓯市诸多大佬名讳的花篮,已经给足了秦风面子。至于仪式现场,最终除了一大票本地报社和电视台的记者外,来的最大的两个官儿,一个是五龙街道的街道办事处主任全成琴,另一个就是上上个月死皮赖脸管秦风要了2万入会费的中心区工商联秘书长张德佳。两个都是正科已满、副处待定的存在,比之秦建业之前的螺山镇党委书记,虽然表面上行政级别相同,但实际上还稍微牛逼那么一丢丢。

    秦风不敢不拿这俩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升官的领导不当干部,哪怕张德佳欺骗过他的感情,在这种公众场合遇见,照样热情得跟爷俩儿似的。张德佳这孙子也不拿自己当外人,跟秦风握了握手,转头又捧着苏糖的芊芊玉手握了十几秒,直到苏糖正面问了句“够了没”,这老小子才脸皮奇厚地大笑着松开。

    各种寒暄了一阵,周珏从东瓯市电视台请来的主持人,便走上临时的活动高台,用90年代留下来的老套路开始白话。先是各种无脑吹嘘,说五龙街多么多么牛逼,历史多么悠久,在国内外名气有多大,现在的商业繁荣度有多爆表;再然后是跪舔,拍秦风马屁,说秦总年纪轻轻就取得全国瞩目的成就,古往今来、古今中外也没几个,又猛夸苏糖,说微博女神已经成了东瓯市的对外名片,有这对神雕侠侣当老板,秦记面馆一定生意兴隆。

    苏糖还在恶心张德佳那个老色狼抓着她的手摸了半天,皱着眉头小声跟秦风挑刺道:“哪有神雕?”

    秦风笑着小声回答:“你天天在用都不知道?”

    “讨厌。”苏糖娇嗔着拍了秦风一下。

    边上亮起一片闪光灯。

    电视台请来的主持人扯了十几分钟,刚把撑场面用的吉祥话说完,又要介绍新店开张的各种消费优惠。全成琴这个街道办事处的头头工作也挺忙的,侧过身来跟秦风提醒了一下时间,秦风马上招招手,把静静叫过来,小声道:“让主持人别说了,早点剪彩,早点开业。”

    静静嗯了一声,跑到角落,拿起手机给主持人打了个电话。

    台上的主持人一边业务精纯地靠本能滔滔不绝,一边一心二用地拿出手机看了眼,然后扭头一瞥,就瞧见静静在做剪刀的手势,当即会意过来,哈哈一笑,把扯出一半的蛋又塞了回去,说道:“那么关于咱们秦总新店的优惠,我就暂时先说到这里,具体的,还请各位市民亲自去捧场体验。接下来,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的秦风秦总、苏糖苏小姐,还有中心区工商联秘书长张德佳先生,以及我们五龙街的东道主,五龙街道办事处全成琴主任,一起为秦记连锁面馆的开业剪彩!”

    主持人自嗨得不要不要的,看热闹的路人却没一个鼓掌的。不过五龙街已经足够热闹,有没有掌声都无所谓。秦风四个人走上高台,汪晓婷和楚娟娟拿来事先准备好的扎着大红花的红色绸带,几个人依次站好,拿好剪刀,面向现场的镜头,互相看了眼,还算默契地同时剪断了绸带。

    仪式收工。

    秦风把剪刀放回到楚娟娟端着的托盘里,走过去跟两个领导握了握手:“全主任、张秘,今天麻烦两位了,这么忙还来照顾我这点小生意。”

    “不麻烦,秦总能把连锁店的第一家开在我们街道,也是为我们五龙街做了宣传。以后我们才要多麻烦秦总,再帮我们街道做做宣传。”全成琴和王艳梅差不多年纪,自然没王艳梅漂亮,却保养得很好,气质雍容大气,说话柔风细雨,让秦风觉得很舒服。

    张德佳就江湖很多,哈哈笑道:“不忙,不忙,过来给你们这样的优秀青年企业家打打气,是我们工商联的本职工作嘛!”

    三个人说笑着,正要往台下走,身后的主持人却突然拉住秦风,说道:“诶,秦总,请留步。”

    秦风微微一怔,转过身来,奇怪地看了看这位他前世在电视里看了至少十几年的哥们儿。

    然后就听主持人道:“秦总,既然上来了,你作为面馆的老板,是不是也该跟我们讲两句?”

    我去?有这安排吗?

    秦风朝台下面的周珏望去。

    周珏微微皱眉,摇了摇头。

    秦风这便心里有数,是主持人自己在作妖。他微微一笑,拿过话筒,简单道:“说几句就不必了,秦记面馆卖的不是概念,也不是营销套路,秦记面馆只卖面。卖好面,好吃的面、健康的面、放心的面,谢谢大家捧场。”

    话音刚落,人群里却突然有人扯着嗓子大喊:“秦风!你个骗子!你个hei|社会!你不得好死!你全家死光!”现场顿时哗然一片,人们纷纷转头望去,就见一个中年妇女拨开人群,气势汹汹地朝秦风走了过来。

    秦风看清楚来人,发现是前几天刚去十里亭路闹的那个水桶腰老娘客,不由眉头一皱。

    而意外的是,全成琴居然认识曹晓芳。

    全成琴快步上前,急忙拦住闹事的曹晓芳,劝阻道:“晓芳,你出什么事情了啊?”

    “你问他啊!”曹晓芳眼神凶狠地指着秦风,尖声喊道,“我家的房子至少值200万,这个hei\社会的诈骗犯,只给了我100万就把我家的房子给骗了!”

    曹晓芳明显纯属无理取闹,但现场看戏的,却不那么想。

    秦风也算久经风雨,知道这种场面,越解释越黑,拉起苏糖的手,直接就要往台下走。没走两步,那主持人居然又一次拦住秦风,递上话筒问道:“秦总,能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吗?”

    秦风眼神一凛,盯着那主持人看了三秒,沉声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主持人又想问。

    秦风直接夺过他手里的话筒,小声对他道:“周先生,我不管是谁安排你来整我的,但我请你考虑清楚,这种事情,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现在停手,还来得及。”

    姓周的主持人愣了愣。

    秦风已经拿着话筒走了下去,然后顺手把话筒放进了放剪刀的托盘里。

    现场没了主持人的声音,场面瞬间就乱了。

    一大群原本是来参加秦记面馆开业仪式的记者,全都一拥而上,一小部分脑子不清楚的追着秦风和苏糖问,剩下绝大多数经验丰富的,全都围上了曹晓芳。

    秦风拉着苏糖,连店里也不去了,在安德鲁的护送下,快步坐进了车里。

    周珏和诸葛安安两个人也跟了进去。

    车门一关,隔开外界的嘈杂。

    秦风一坐下来,周珏就面色凝重道:“有人想弄你。”

    诸葛安安直接说出了答案:“是黄少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