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难怪发家这么快,原来是和hei|社会勾搭上了,我就说嘛,一个高中辍学卖烤串的,能有什么本事?苏糖说不定是被他强上的。”

    “煞笔,你在这里眼红有用吗?说别人高中辍学,你怎么不说他退学后又自学考上一本了?秦风一边卖烤串一边自学上一本,你要有这本事,老子也服你。问题是,你!算!个!几!吧!?”

    “唉,这个社会太黑暗了,真的,没有背景你就是个屁,有了背景,煞笔也能成功。我算是看透了,什么学历不学历,能力不能力的,全都是虚的。关键还是背后要有人啊。”

    “楼上的煞笔,给你钱,给你人脉,让你把1000万变成一个亿,你真的能做到吗?”

    “3楼肯定能做到,换成日元就行了。”

    曹晓芳早上在秦记面馆的开业仪式现场一闹,到下午的时候,网上已经闹成了一片。曹晓芳的一面之词,在经过各种添油加醋后,被大范围地传播开去。舆论一边倒地站在“弱者”的一边,要说背后没有水军,秦风打死都不相信。情况明显对秦风很不利,而且风向所指,也绝对不仅仅只是针对秦风本人而已。话里话外全都另有所指,潜台词中隐隐都透着秦风背后的靠山,是个应该拉出去枪毙500次的人物。

    “这是要打世界大战啊。”

    秦风闭门谢客,午后的公司里,只剩下周珏和诸葛安安这两个瓯投的嫡系。

    “黄少菊他疯了吧?”诸葛安安很不理解道,“把事情搞这么大,他收得了场吗?”

    “他不在乎。”周珏道,“这个人做事根本不考虑后果,跟疯子没什么区别了。”

    诸葛安安看了秦风一眼,叹道:“你看吧,这就是找漂亮老婆的后果。”

    秦风笑道:“你这是在变相夸你自己?”

    “真聪明~”诸葛安安这时候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周珏揉着脑仁道:“我们手里所有的事情都得先停一下了,也不知道黄少菊在曲江省能调动多少资源,他家老黄祖籍就在这里,我们应付起来,都不知道还有没有主场优势。”

    “有个屁啊。”诸葛安安道,“你没听秦风说,早上那个主持人都已经被收买了,人家明显老早就在布局了,就等着机会把秦风的名声搞臭呢!”

    “名声到无所谓。”秦风道,“连那位都被人起外号叫‘青蛙王子’了,我背点骂名算什么?问题是人家把我搞臭之后,下一步动作是什么。”

    “对。”周珏道,“连hei|社会这种话都说出来了,黄少菊这是打定了主意要把叔叔和阿姨拉下水,搞不好他还想着要把瓯投连根拔了呢。”

    秦风有点不信道:“黄少菊有这能耐?”

    “黄少菊自己肯定没这本事,但真要把水搅乱了,瓯投倒了也不是没可能。”诸葛安安道。

    秦风这下有点不淡定了。

    他这点身家,可就指着瓯投给罩着呢!

    周珏这时却说了句让秦风很震惊的话:“瓯投倒不倒,也无所谓,反正叔叔也不止这点身家,顶多是退出国内市场。”

    诸葛安安笑问:“就老侯这脾气,你觉得他能咽下这口气?”

    “等下,等下。”秦风打断道,“叔叔和阿姨,到底在国外有多少产业?”

    “我也不知道。”周珏道,“很多东西,他们都不让我们碰。”

    秦风骤然间想起,关朝辉过年时带他去见的那些人。

    致命的枪伤啊……

    侯聚义和关朝辉,该不会真在国外卖高级面粉吧?

    所以瓯投是专门拿来洗钱用的咯?

    秦风脑洞开得很惊悚。

    周珏忽然道:“不管怎么样,这事情得先压下去,至少不能让媒体再这么煽风点火了。”

    秦风想了想,道:“媒体这边,我倒是能联系个人试试看……”

    “谁?”周珏问道。

    秦风拿出手机,翻了翻,然后递给周珏,“张开,东瓯市委宣传部部长。”

    ……

    张开两天前就收到了市里的通知,3月2日早上9点半,秦风要在市委开讲一堂关于互联网变革的公开课,他作为年后新上任的市委常委,也被要求去听课。张开觉得,挺神奇的。前年夏天,他在江心岛头一次见到秦风和苏糖的时候,秦风那嫩呦呦的模样,明显就还是个孩子。可现在,这才几天,这小孩就搭上了侯聚义的船,然后眼看着他飞黄腾达,竟在短短不到2年的时间里,就闯出了这么大的名头。

    “信息时代……这社会又变天了啊……”张开感叹得很。但确实又很服气。秦风写的那几篇论文,市里的领导全都看过,甚至市委政研室和东瓯大学的社科部,私底下还专门就这几篇论文的内容开过专题研究会。研究结果当然是一致同意秦风的观点开玩笑,刁书记都给批示了,哪个不长眼的敢跟上级领导唱反调。

    今天早上开完会后,张开在午饭时间收到一个维稳办发来的消息。

    秦风在公开场合,被一个内退的股级干部指为“hei|社会”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市里。陈荣没吭声,朱明远没发话,这场涉及“东瓯市青联委员、东瓯市工商联委员、中心区政协委员、”的巨大舆论风波,该怎么平息,责任仿佛全都落在了张开一个人的肩上。

    但张开也没动作。搞政治的人,最忌讳的就是匆忙出招。有的时候,反应慢一点未必是坏事,像张开这种做了一辈子宣传工作的人,办事手段已经很老道了。虽然还没看过《让子弹飞》,可让子弹飞一会儿的道理,却早就刻进了他的骨头里。

    然后事实证明,张开没有错。

    秦风这个聪明的孩子,下午2点出头,就给他打来了电话。

    目标很明确,先把官方的声音稳住,社会上的舆论,别管就是。

    张开觉得秦风的思路是对的,老百姓的嘴,从来就不是官府能堵上的。

    不过张开也并不完全相信秦风,虽然嘴上没问“涉|hei”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可话里头,还是跟秦风透露了一个点:东瓯市的媒体,不对这件事情表态,没问题;不过想要东瓯市的媒体帮你说话,现在也不可能。

    秦风觉得这就够了。

    两个人通话不到5分钟就结束。

    张开打完电话后,马上去向陈荣汇报,事情牵扯到瓯投,不能不报。

    秦风则直接给鲁建波打了个电话,让他卖个人情,把这件事情在《东瓯日报》上做一次报道。

    本来如果不是早上出了这种幺蛾子,鲁建波今天应该给秦风做个人物专访的。

    结果被曹晓芳一闹,现在成社会事件采访了……

    ……

    鲁建波来得很快,20分钟后就到。秦风让周珏把十里亭路所有的房产交易材料全都拿了出来,一件一件地拿给鲁建波拍照取证,周珏又把王佳佳和罗进全都叫了过来当认证,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跟鲁建波说得清清楚楚。

    “鲁编,你还可以去江滨街道问问,我们找街道调解了好几次了,街道的人都知道。”说了一个多小时,周珏最后跟鲁建波道。

    鲁建波这厮年轻的时候就是愤青,现在听到这么个黑白颠倒的故事,简直怒不可遏,破口大骂道:“这老娘客,想钱想疯了吧。这么喜欢钱,她年轻的时候怎么不去**啊!”

    秦风道:“因为人丑。”

    鲁建波嘴角一咧,夸道:“秦总,你这心态可真好。你放心,这篇报道我一定好好写,明天就让全市的人都知道,这老娘客到底是人还是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