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零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和周珏、诸葛安安在公司里商量了两个小时,最后拟定的应对方案就是六个字:敌不动、我不动。《 不过当然也不是完全当缩头乌龟,针对曹晓芳公然抹黑泼脏水的行为,秦风这边再怂逼也不至于要完全装死。发个声明还是很有必要的。而写讨贼檄文的任务,自然又落在了王佳佳身上。这个人大毕业的姑娘还是很有才华的,听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很快就弄出来一份千言声明书,用词考究、行文流畅,文字十分有张力地把曹晓芳骂成了一条恩将仇报的老狗,叫秦风这个中文系毕业实则包藏一颗哲学之心的伪文青也看得拍案叫绝。

    王佳佳的文章发到秦风邮箱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东瓯市本地一些论坛上的谣言,早就在张开的授意下,被删得干干净净,只是网络这么大,东瓯市的本地论坛实在不值一提,所以秦风要面对的,又是全国“秦黑”大军。这群人前几个月抹黑秦风论文抄袭的时候,便结成了精神上的同一阵线,今天得知发生在东瓯市的消息,全都兴奋得跟亚马逊玉林里的食人鱼似的,恨不能顺着那新闻里的血腥味,一人一口把秦风活活咬死。只可惜的是,同样是靠嘴制敌,喷子们的战斗力实在没法和食人鱼相提并论,看着从这群畜生不如的家伙的嘴里喷出的内容,经历过后世多次大规模网络骂战的秦风,内心完全连半点波动都没有论网上对喷的功力,秦风绝对可以很骄傲地拍着胸脯,大声告诉这些家伙:“老子是你祖宗!”

    秦风把这篇檄文发了两次。

    用自己的工作微博号和私人微博号,各发了一次。

    不出片刻,便有十几个it圈的友人转发。

    千里之外的杭城,马骁云闲来无事,看到东强哥转了这篇文章,细细读完后,先是很惊讶地我草了一声,然后非常有侠士风范地转发并留言道:“小秦,别怕,邪不胜正。你要是饭碗砸了,来我这里上班,叔给你留个最适合你的好位置。”

    过了10秒,微博马甲【秦风家的阿蜜】跟帖:“呸呸呸呸呸!砸个屁!我家秦风好好的呢!”

    于是网上瞬间翻了天。

    讨伐曹晓芳的檄文,1个小时内就被转发了1万多次。秦风都还没使劲,仅凭着自己和苏糖的话题流量度,外加马叔叔这个添头,分分钟就扭转了网上的舆论风向,任凭那些水平和自来黑再怎么丧心病狂地添油加醋假造秦风的不良前科,支持秦风的自来水还是渐渐和喷子们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网上舆论的问题貌似是很轻易地就被控制住了,简单到秦风自己都觉得有点玄幻。

    而在线下,秦风也很快收到了来自各方的问候。

    第一个打来电话的大佬是徐毅光,跟秦风说得很坚决:“市里不会容忍任何人以任何方式扰乱社会,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貌似是转达了陈荣的意思。

    秦风听得出这话里的意思你要是屁股干净,市里肯定全力保你。你万一要是不干净,那就爱莫能助了。反正就是这回是死是活,全看你平时乖不乖。

    第二个打电话来的大佬是张开,跟秦风说得很善意:“安心准备你的公开课。舆论再大,也是小事;市里的政策,再小也是大事。小人做小事,你不要把心思放在小人身上,没意义。”这貌似也是转达了陈荣的意思。

    第三个打电话来的大佬是市委秘书长刘可安,跟秦风说得跟亲切,笑呵呵地跟秦风又提了个醒:3月3日早上9点半,东瓯市行政中心1号楼3楼2号会议室,认真准备,不要紧张,到时候会有电视台的人过来现场录制,千万不要搞砸。然后说到最后,仿佛是顺口提了句,年轻人出名总要付出代价,不过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门响也不惊。

    第四个打电话来的大佬是蒋鹏飞,跟秦风说得很官僚,全程打官腔,来来回回也就一个意思,甭着急,再看看情况。

    秦风接完这第四个电话,貌似品出点味道。

    东瓯市领导班子9个常委,不算陈荣这位大佬,1小时内居然有4个人亲自给他打了电话。这是不是很有面子?可问题是,自己值这么大的面子吗?

    秦风估摸着,侯聚义应该已经在背地里有动作了。

    虽然不太想承认,可自己毕竟是关朝辉的干儿子啊……

    李公公那个阴阳人烂屁股尚且知道在水师提督常大人的儿子被星爷欺负时送上一件老佛爷御赐的黄马褂,所以侯聚义私底下再怎么逗逼,至少不会比李公公弱吧?

    秦风突然又觉靠山来了,内心突然间变得坚强无比。

    又过了半小时,章钊平的电话姗姗来迟,不过这位老大不像前面几位,不玩虚的,也不搞意识流,张嘴就对秦风道:“那个曹晓芳,我让人抓起来,寻衅滋事,先关她几天。”

    秦风连忙道谢:“又麻烦章书记了。”

    “哪儿的事!”章钊平笑道,“我和你小叔什么关系啊,你的事当然就是我的事!”

    秦风仰头看着天花板,心说你和秦建业不就是牌友关系吗?

    说得这么铁,违心不违心?

    不过秦风心里虽然吐槽,嘴上还是很甜的,不要脸地改口喊章钊平叔叔,喊得对面那货神清气爽。想想啊,现在能让秦风喊一声叔的,全市上下才有几个人?

    除了侯聚义,也就徐毅光了吧?

    “小秦,你接下来就放一百个心,这个曹晓芳我已经把她列进重点维稳的名单了,以后保证她半点事情都搞不出来。”章钊平跟秦风大包大揽下来。

    ……

    曹晓芳的事情,东瓯市这边花了不到12小时,就基本控制了下来。秦风也没觉得受了什么损失。第二天,《东瓯日报》的社会版上登出了鲁建波亲自执笔的事件报道,东瓯市的舆论几乎彻底平息。秦风并不觉得有什么古怪,黄少菊再牛逼,能调动的力量还是少数的,怎么可能正面把东瓯市一级政府硬刚下来。

    但秦风放松了,周珏却没放松。

    爱情公寓的工地停工了。

    这次事件的争议中心,十里亭路的装修也暂停了。

    只有区府旁边的秦记面馆2号店,因为边上一圈是中心区政府驻地、中心区公安分局、五龙街道派出所等等等等一大片机关衙门和重要事业单位,所以根本不怕闹,还在继续施工。

    之后的数天,周珏每天都如临大敌一般,亲自去2号店监工。

    秦风则忙于准备市里的公开课,并且很少见地在家里做了下彩排拉媳妇儿当唯一的听众,只是苏糖这水平,唉,不提也罢,反正不管秦风说什么,怎么说,这丫头就只会一脸花痴地说好。诚然,这样确实让秦风很舒服,身为老公的尊严和虚荣得到充满的肯定和满足,可秦风这贱人却觉得,如果换做是诸葛安安来听,效果可能会更好一些。

    同样是受人崇拜受学渣媳妇儿的崇拜,和受牛津mba的崇拜,爽度肯定是不同的。

    只是想归想,秦风还是放弃了把诸葛安安叫来当参谋的打算。

    毕竟苏糖都这么无条件支持他了,再把诸葛安安喊来,小丫头肯定要不高兴。

    来来回回地修改着稿件,到了3月2日下午,秦风终于把讲课的提纲和正文的最终稿弄了出来。

    书面内容不多,浓缩之后,连5000字都不到。

    出于市里的规矩,这份本该是明天才要跟市领导见面的材料,提前半天先发去了市委办公室。

    刘可安亲自审核了一遍后,给秦风回了句挺振奋秦风士气的话:“受益匪浅,很有收获。”

    秦风微微松了口气。

    市里领导们布置的作业确实不好做,不过既然市委的大管家都这么说了,那应该是过关了。

    ……

    秦风在新田园的出租房里埋头苦干了好几天,连和媳妇儿的日常啪啪啪都暂停了。难得有了一晚上的空闲,秦风不等天黑,就带着苏糖回了趟娘家,把爸妈和妹妹都带上,找了家餐厅,美美地吃了一顿。秦建国和王艳梅对秦风前些天的遭遇相当不忿,吃饭的时候一直骂曹晓芳是个碧池,苏糖频频点头,说爸妈骂得好,那个碧池简直不要脸。王艳梅双重标准用得溜,给苏糖一个白眼,说你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说话这么粗俗。秦风和秦建国当场就对王艳梅无语了。

    女婿没事,丈母娘这顿饭吃得还算满意。

    磨磨蹭蹭地吃了两个小时,没喝酒的秦风开车送爸妈回家。

    秦建国继续在车里跟秦风讨论让十里亭路那家秦记面馆搬家的可能性,秦风很坚定地说绝对不搬,搬了反倒让人觉得他心虚。

    爷俩儿正说得欢,王艳梅的手机忽然响起。

    “帮我抱一下。”王艳梅把半睡半醒的果儿交到秦建国怀里。

    然后一接通手机,就听周春梅在那头呼天抢地地哭喊道:“艳梅,不好了啊,阿安出事了啊!”

    “怎么回事?”王艳梅闻言一惊。

    秦风看了眼后视镜,见王艳梅脸色不对,问道:“妈,怎么了?”

    王艳梅听着电话,神色中渐渐显出一丝慌张,等了片刻,才声音有点发紧地对秦风道:“你舅舅……被警察抓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