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零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王安被抓了?

    秦风和苏糖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半天,两个人都没能吭出声来。

    这个消息,实在有些不合常理。

    想想看,王安是谁?

    那货可是天字一号的能守身如玉到将近30岁才被谢依涵那样的大美女逆推的小白脸啊!打个似乎不那么恰当的比喻,一直以来,王安就像一个手执神器的王者,身负屠龙之技,却从不滥杀无辜,只凭着一腔仁义,就能压制住内心的欲|望。所以别看这货平日里各种办事不靠谱,各种吊儿郎当,各种光动嘴不干活,可如果真要论及做人的道德高度以及遵纪守法、本分做人的品质,就连秦风也是自愧不如的。所以像这种连炮都不会约的直男帅逼,谁能相信他这种人会作奸犯科?更别提,居然还犯了严重到要被警察铐走的大事情。

    不管别人怎么想,秦风反正是打死都不信。

    “妈,把手机给我。”秦风立马把车子停到路边,向王艳梅伸出了手。

    这家里头,秦风早就当家作主了,王艳梅没有丝毫犹豫,马上将手机给了秦风。

    秦风冷静地问周春梅道:“奶奶,舅舅他被哪里的警察抓了?你为什么抓他吗?”

    “我也不知道啊,说抓就抓了,是他店里的人打电话告诉我的。”周春梅哭哭啼啼道,“小风,你可一定要把你舅舅救出来啊,我就这一个儿子,他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秦风哭笑不得地安慰道:“奶奶,你先别着急,派出所又不是阎罗殿,咱们这里的警察,办事情还是比较文明的。那个……你先跟我说说,舅舅是在哪里被抓的?”

    “就是五龙街嘛!”周春梅略带埋怨道,“不是你让他去当店长的嘛。”

    秦风尴尬地抓了一下鼻子,道:“奶奶,我马上帮你问,待会儿有消息我再给你打电话。”

    不给周春梅哭诉的机会,秦风直接挂了电话。

    王艳梅拿回手机,略显慌张地问:“小风,现在怎么办?”

    “我先问一下吧。”秦风拿出自己的手机,稍作思考,先给五龙街道的办事处主任全成琴打了过去。

    耐着性子等了七八秒,全成琴接通电话,柔声问道:“秦总,有什么事情吗?”

    秦风简单地把王安被抓的事跟全成琴讲了一下,然后问道:“全主任,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五龙街道那边的派出所,要是五龙街道抓的人,我想现在去看一下。”

    全成琴很干脆道:“好,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再联系你。”

    那头挂了电话,一车子的人又等了三分钟左右,全成琴就拨了回来,说道:“秦总,人不是五龙派出所抓的,你们店里的事情,我们这边一点都不知道。你还是问一下区里的章书记吧。”

    秦风道了声谢,又给章钊平打过去。

    章钊平接秦风的电话总是很迅速的,听秦风把事情一讲,立马跳脚道:“不可能啊!我都没听说过有这档子事情,五龙派出所没做,市里头……老徐肯定也不会让人去你店里抓人,就算要抓,肯定也会提前通知你的嘛!这怎么回事啊?”

    秦风翻着白眼,心里你问我我问谁去啊!

    “我自己去问一下吧,别是被假警察抓走就好,我现在就怕有人……”秦风说着,忽然一顿,但转念一想,还是说了出来,“就怕有人绑架勒索啊。”

    “哎哟,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章钊平恍然道,又匆匆问道,“你要不要先来我这里报个案,人被抓走,连是谁抓的都搞不清,这事情听起来有点不妙啊。”

    秦风马上道:“也行,我现在就过去,你那边最好也让五龙派出所的人去我店里看一下吧。”

    章钊平一口答应:“好,我马上让人去看看。”

    两边沟通完毕,秦风也不急着要去五龙街的1号店了。

    这个时候,还是先把媳妇儿、爸妈和妹妹送回家去比较妥当。不然这么多人一起去店里,人多口杂,又派不上用场,还不如他自己一个人去比较方便。

    秦风一边把车开上马路,王艳梅马上就跟周春梅汇报起了事情的进展。周春梅一听说中心区的公安局一把手都出动了,在电话里又是哭又是喊,情绪激动得简直控制不住。

    十几分钟后,车子开进了十里亭路的小区,秦风让家里这几位先安心上楼。

    王艳梅却怎么说都不肯,连苏糖也吵着要跟过去忙帮。

    秦风费了半天口舌,才总算把这娘儿俩的脾气按下来,然后等一家子全都上了楼,他才给安德鲁和诸葛安安打了电话,让他们马上就过来接。

    办这种事情,还是得带上随员比较有气势。

    如果换成家里的人话,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时间在等待中一点一点过去,等秦风终于来到五龙街的1号店时,距离周春梅打电话过来,差不多已经过去40分钟。

    9点多的五龙街,正是热闹的时候。

    步行街两旁灯火通明,街上游人如织。

    秦记面馆一晚上被警察叔叔问候了两次,连店长都被带走了,可生意居然还是很不错。秦风推门进去的时候,屋里的上座率大概有60%左右,可见前些天发生在网上的那些舆论,对店里的生意几乎没什么影响。

    轻舒的风铃声一响,屋里头不少人都朝秦风看了过来。

    ——其实第一反应并不是看秦风,而是看安德鲁这个洋鬼子。

    但是马上,客人们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秦风身上。

    静静匆匆跑到秦风跟前,焦急道:“小老板,王总他……”

    “去休息室说。”秦风打断了静静的话,径直朝员工休息室走过去。

    静静跟在秦风身边,两人快步走进后厨,推开了一扇不起眼的小门。所谓的员工休息室其实很小,就6个平方大,放了一张木沙发和一个格子柜,中间的过道刚好只够一个人通行。墙上挂满了店里员工们的衣服,再往里,还有一扇小门,里头是员工用的卫生间。

    秦风往沙发上一坐,问静静道:“五龙派出所的警察有来过吗?”

    “来过了。”静静道,“大概半个小时前过来的。”

    秦风问:“警察怎么说?”

    “没说什么,就是问了我一些问题。”静静回答道,然后不需秦风再问,就把自己知道的全都和盘托出,“把王总带走的警察是个便衣,王总是看了他的警官证之后才跟他走的。听说是省里下来的人,正在查一件案子,说要王总配合。”

    “省里的……”秦风微微皱眉道,“就算是省里的,这程序不是也挺正常的吗?而且还是我……王总主动跟他走的,你们干嘛搞得这么紧张兮兮的?”

    “不是啊。”静静立马接着道,“王总走了大概10分钟后,我有点不放心,就又给他打了个电话,可他的手机提示关机了。就算是手机没电,我想也没那么巧吧?”

    “是程立。”诸葛安安就喜欢直接报答案。

    秦风其实多少也心里有数了,干脆也不再继续耽误时间,起身对静静道:“店里你先看着,现在王总不在,你就是店长。天塌下来有我顶着,你们该干嘛干嘛,有谁话多的,你该敲打就敲打一下。”

    静静连连点头。

    秦风推门走出员工休息室,风风火火就出了店门。店里头的人,自然又是一阵嘀咕。秦风的舅舅被警察抓走了,这消息,今晚怕是又要被人发到网上去。至于说会发酵出什么结论来,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秦风领着诸葛安安和安德鲁,步行不到5分钟,就到了中心区公安分局。

    章钊平今晚正值班,把秦风三个人迎进他的办公室里,关上门,秦风马上就跟章钊平说了事情的可能性。

    章钊平手上夹着烟,眉头紧锁道:“要真是省里把人抓了,我们也没有权力过问啊……我刚才也给老徐打了电话,老徐说先看看情况,先等24小时,如果到时候人还没找到,我们这边再立案。交警队那边,老徐也已经通知下去了,往杭城开的车,我们都已经在监控了。”

    秦风奇道:“徐叔叔也知道是省里的人?”

    “怎么能不往那边想啊……”章钊平叹道,“前几天黄老总的孙子过来,省厅的办公室副主任就住他对面,他们可能是在做什么局吧。”

    秦风也跟着皱起了眉头。

    章钊平又沉声道:“其实有些话,我是不该说的,可就算我不说,我觉得你心里应该也清楚。咱们国内的警察吧,虽然总体来说都挺好的,可总有些没立场的人,愿意给某些领导和领导的亲戚当枪使。我觉得这次这事情,你舅舅还是小事,我怕就怕有人拿你舅舅做文章,把火烧到你身上去。小秦,这火可不好灭啊,要是真烧着了……黄少菊要是真的处心积虑要找你麻烦,就冲他家里的背景,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接下来要是发生点什么事情,谁对谁错都不是问题了,那可是没有对错可言,说你裤裆里有屎,你就是裤裆里有屎,你就算把裤子脱了也证明不了清白。”

    “我懂。”秦风点了点头。

    整人嘛,无非就是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只要有“罪名”被坐实了,那些甘愿给黄少菊当走狗的人,完全能走正常程序把他弄死。然后再找媒体给大众洗个脑,他就永世不得翻身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秦风端起茶几上冒着热气的杯子,喝了一口茶,淡淡道,“不过现在什么事情都还没发生,想太多也是杞人忧天。当务之急,还是先把我舅舅找出来。”

    章钊平点了点头:“我已经让人去所有的酒店查了。这才不到1个小时,就算退房了,人肯定也还没走远。如果真是省里来抓人,没正规手续的话,我们也能把人拦下来。”

    话刚说到这儿,章钊平办公桌上的电话忽然响起。

    章钊平镇定地拿起来,沉声道:“喂。”

    电话那头,传出一个欣喜的声音:“章局,找到了,王朝大酒店28楼a16房。开房的人是省厅的办公室副主任程立,还有一个厅里的民警,名字叫夏孙筑。秦老板的舅舅被他们带进了隔壁房间,已经跟酒店的经理确认过了。”

    “好,辛苦了。你派两个人就酒店盯着,如果24小时后人还没出来,你们马上立案。”章钊平挂了电话,朝秦风露出一个微笑,“你可以安心回去睡了,就他们这两三个人,翻不了天。”

    可章钊平正豪气干云着,边上却有人唱了一句反调。

    诸葛安安冷冷说道:“章局,不见得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