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零四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从中心区公安分局返回十里亭路爸妈的家里时,屋里多了不少人。不仅王国富和周春梅都来了,连谢依涵也挺着大肚子,大晚上地打车赶到了这边。秦风本来早点回去休息,见这场面,只好又坐下来,好声好气地挨个把这一大家子人的情绪安抚了一遍,等他带着苏糖返回新田园的出租房时,已然快到凌晨。

    送秦风和苏糖回去的诸葛安安和安德鲁,干脆也不回家了,就近找了个酒店住下,方便明天一早再去秦风去位于新城的市行政中心。秦风和苏糖草草地洗漱过,躺上了床,却还没什么睡意。只是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啪啪啪似乎也没什么激情,于是两个人侧躺着闲聊了半天,等快到凌晨1点的时候,才不知不觉地相拥睡去。

    次日清晨,秦风起床的时候心情依然略有些沉重。

    最近确实是多事之秋,不是工作忙得脚不着地,就是烂事一堆接着一堆。秦风有点担忧地想,自己是不是遇上“重生反噬”之类的情况了。毕竟理论上讲,“重生”应该也属于“逆天”的一种吧。话说回来,这年头老天爷也真是悲剧,不是被“逆天”就是被“诛天”,不是被“吞天”就是被“遮天”、被“偷天”,更蛋疼还有“日天”和“插天”之类的待遇,如果老天爷真的有脾气,随机找个重生者虐待一下出出气,料想也不是没可能的。

    秦风一边刷牙一边胡思乱想着,苏糖也迷迷瞪瞪地走进卫生间里,放下马桶圈,半睡不醒着就坐下来放水,嘴里嘟哝道:“我们是不是该再买一辆车啊,老是开爸妈那辆,来回也不方便,我们也总不能每天出门前都先给安德鲁打个电话吧?”

    “嗯,本来刚回来就想买的,这几天事情太多。”秦风道,“待会儿我跟安安说一声吧,让她先帮忙看看。”

    “嗯……”苏糖应着,伸手抽了两张纸巾。

    半个小时后,小两口终于穿戴完毕。

    秦风换上了一身很正式的西服,苏糖轻轻扯弄着秦风的前襟,神情特别庄重,就跟送秦风出征打仗似的。虽然谁都没开口提过,但其实秦风身边的绝大多数人都知道,今天早上的这节课到底有多重要。市里头的领导们,断不至于真的无聊到要让秦风去给他们讲课,除了听取一些秦风个人有关互联网发展的报告外,这其中蕴含着的更重要的潜在意义还在于,市里的头的领导们,想知道瓯投未来的具体发展布局,以及瓯投对东瓯市的政策要求。

    再往更深层地说,就是眼下东瓯市最大的财团,对东瓯市未来5年乃至10年的发展建议。

    跟一般的学者或者官员提出的建议不同,秦风说的话,显然要比单一的利益集团代表更有指导意义。而秦风说的话,也不会完全倾向于瓯投一方,想想看秦风眼下的多重身份——

    他是瓯投的董事局董事兼理事会副理事长,既代表资本也代表市场;他是东瓯市工商联委员,中心区政协委员,某些观点甚至被某人御笔朱批过,经济政策倾向贴合国家发展方针,几乎已经可以算作半个政府智囊,具有社会和官方的双重属性;他是洛少夫内定的关门弟子,姜文、潘建伟、林丙俨等一大群曲江省的政经专家,都算是他半个老师,学院派背景十足。

    再加上秦风自身所具备的创业者和高管身份——

    如果连这样一个人都说不清东瓯市接下来该怎么做经济转型,该怎么预防暗地里已经开始走向崩塌的社会金融体系和行业体系,提不出一个确切的具体的新发展思路,那么东瓯市外强中干的经济形势,也就真的没救了。

    ……

    早上9点10分出头,车牌号为曲c86860的大奔,缓缓在东瓯市行政中心前停下。执勤的民警查验过秦风的邀请函,示意岗亭放行。安德鲁在秦风的指挥下,把车开进了市府的地下停车场。秦风来了好几次,熟门熟路地带着三个人,从地库找到了1号楼的电梯入口。电梯直上三楼,门一打开,就能听到外头热闹的交谈声。

    秦风一行四人走出电梯间玄关,一拐进走廊,便见到不少熟人。

    这场公开课,名义上是给市里的领导讲课,但除了市委班子的全体成员之外,还来了许许多多其他方面的人。比方市发改委的、市委政研室的,甚至还有东瓯大学法学院和商学院的教授,以及从杭城赶来的牛逼学者。

    这场面,哪里还是什么公开课,分明就是一场答辩会了。

    秦风心里多少有点紧张,但这半年来跟着侯聚义和关朝辉四处奔走、见识世面所积累下来的底气,这时发挥了不少作用。

    他微笑着跟市里头的领导们打着招呼,中间颇为意外地遇上了洛少夫,还停下来聊了两句。

    今天的讲话大纲,这边的人差不多都人手一份拿到手里了。

    文章写得比较学术,领导们向来只看大标题,一目十行下来,多数人做不到一眼看出里面的玄机。但洛少夫不一样,看了两段后,就对秦风的投资布局思路赞口不绝。

    秦风和洛少夫聊了不到5分钟,就有一个工作人员上前,提醒众人进会场入席。

    陈荣几个大佬,已经到了。

    秦风牵着苏糖的手,跟着这一大票人鱼贯而入。

    会场面积不小,装修成了阶梯式。

    最里面的主席台上,已经摆好了领导们的名字。

    秦风仔细看了眼,没有他的坐,便拉着苏糖,找了个后排靠走道的位置坐下。不多时,待到几个东瓯市电视台的记者,扛着拍摄器械进来,简单流畅地架设调试完毕。然后会场大门一关,陈荣、朱明远和蒋鹏飞9个市委常委依次入座。

    陈荣坐下来,远远地看了秦风一眼,快言快语道:“我们今天请了这么多负责经济工作的领导干部和专家学者过来,主要是想听一位众所周知的、很有才华的年轻老总,给我们讲一堂经济理论的应用课。讲义应该都发到大家手里了,我昨晚挑灯夜读,觉得很有收获。但是呢,我的理论水平,和专门搞理论研究的专家还有负责具体经济工作的同志相比,还是有差距的。所以我希望大家接下来能认真听,争取听出自己的疑问,听出自己的想法,听出自己的不同意见和建议,我们一起把这堂课完完整整地消化掉。那么接下来话不多说,小秦,你上来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