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零五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会议室里的摄影机有三台。一台镜头对准全场,一台对准主席台上的9个大佬,一台对准秦风一行人。秦风微微调整了一下呼吸,目光坚定,从容起身,然后在镜头的一路跟随下,神态沉稳地走向主席台走去。目不斜视地从前几排与会人员的身旁路过,脚步轻盈有力地跨上台阶,秦风径直走到讲台后面,拿过话筒,落落大方地轻拍两下试音。会场四面的音箱里,旋即传出砰砰的响声。秦风又将话筒后移些许,摆到一个正合适的位置,这才语气轻松却并不轻挑地作说起了开场白:“各位尊敬的领导,各位专家老师,大家上午好。陈书记刚才说,他是请我来讲课的。但我首先要斗胆纠正一下陈书记的说法。我今天来到这里,是因为市里领导给我布置了一个作业,所以我不是来讲课的,我是来接受各位领导和专家对我这份作业的检阅的。接下来有讲得不对的地方,我先提前感谢各位领导和专家对我的观点提出批评和指正。”

    话没开讲,先退三分。

    台上和台下的老货们全都露出了微笑。

    秦风稍微停顿一下,开始切入正题:“言归正传,领导们这次给我布置的这个作业,开题开得比较大,让我讲一讲对互联网前景的判断,还有互联网这个工具该如何应用到东瓯市的发展建设中去。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想了很多,最后总结起来,一共写了四个大点。一是简单地先讲一讲我个人对互联网和实体经济关系的一些想法。二是通过对这个关系的讨论,再结合东瓯市目前的现状,来谈一谈东瓯市在利用互联网工具这点上,有哪些路子可以走,又有什么现实意义和发展意义。第三是结合互联网产业在全球的发展势头,来展望一下,如果东瓯市能赶上全球互联网产业发展的这趟末班车,我们的城市在0年之后,有可能为变成什么样子。还有最后一个大点,就是如果今天在座的各位同意我的观点,并且就此做出城市发展的新规划,我们企业和政府以,又该怎么合作,该怎么实现社会资本、政府财政、政府政策等等等所有资源的最优化配置,做到花最小的力气、最少的时间、最低的代价,产出最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会议室里的人,开始进入状态,不少人跟着秦风的思路,翻起了手边的讲义。然后翻开后发现,秦风刚才的开场白,虽然意思上和讲义里写的差不多,但表达上却并不完全能逐字逐句地对上号。再仔细往台上一看,坐得离秦风比较近的几个人,不由赫然发现,原来秦风手上什么文件材料都没有。感情这是即兴演讲来了。

    台下的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在市里这么多领导面前作报告,居然连讲话稿都不准备一份,秦风这小子,也算是艺高人胆大了……

    “纯理论上的思考,我都已经写在讲义里了,我这边就不作无谓的重复朗读了。”秦风打断了某些人的感叹,继续往下说道,“在开始讲第一点,也就是我对互联网和实体经济关系的思考之前,我先给大家讲一个小事情。我相信在座的不少人,最近几天都听说了,我开了一家小面馆。”

    陈荣眉头一皱。

    这一出,讲义里可没有写啊!

    这是要在市委扩大会议上喊冤咋滴?

    可不等陈荣生气,秦风立马又一句话把话题拉了回来:“那么这家面馆,和互联网之前有什么关系呢?我想说,这两者之间,不仅有关系,而且关系十分大!”

    刘可安转过头,偷偷瞥了陈荣一眼。见这大佬表情似怒非怒,一副发作不得的样子,不由得嘴角一弯,心里暗叹秦风这个小狐狸,这打擦边球的本事实在是高明。

    在这种场合提了秦记面馆,改明儿谁还能对社会上的舆论装不知道?

    张开也跟刘可安想得差不多,只是他比刘可安更不动声色一些,面无表情,相当淡定。

    秦风这边却已经渐入佳境,语速也变快了三分:“那么这个面馆和互联网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呢?我先从半年前的一件事情说起。大概半年之前,我跟我们集团的关朝辉董事长有过一次谈话。当时的具体情况我记不清了,不过其中一段谈话内容我印象很深刻。我当时跟我们的关董说,我说如果东瓯广场要做,我希望她能在每个广场给我留一个店面,用来开面馆。所以东瓯广场开到哪里,我的面馆就要跟到哪里。东瓯广场全国连锁,秦记面馆就全国连锁;东瓯广场全球连锁,秦记面馆就全球连锁。我还跟她说,等哪天秦记面馆做大了,我们不仅要做面馆,还要把相应的上游产业也做起来,自己承包土地,自己提供原料,自己负责原料的加工、包装、运输,如果有必要,还可以开发自己的食品加工厂和技术实验室。我们关董当时很迁就我,没当面批评我,没说我这些设想太遥远,她只让我先把这些想法放在心里,先别拿出来说。为什么?因为明显毫无意义啊。就像我以前经常跟我店里的员工开玩笑,说你们不要好高骛远,别手上刚拿到一只母鸡,你就马上想着要鸡生蛋、蛋生鸡,明天开养殖场、后天搞肯德基、大后天就干掉麦当劳和巨无霸,文成武德、一统天下。可能吗?不可能啊!”

    台上和台下不少人绷不住了,眼看着主席台后面竖着十几杆庄重肃穆的党旗,结果一群人却在里头听相声,这气氛太混搭啊。

    刘可安笑得嘴都咧开了,底下也有不少人呵呵傻笑。

    不过有人喜欢就有人不喜欢,陈荣和朱明远这俩就严肃得很,觉得秦风这态度有点胡闹。

    秦风还是能把尺度把握好的,欢脱了两句,赶紧又扯回来:“餐饮服务行业,利润率很高,但想投资风险也很大,想要把规模做大,难度就更高。举一个我和大家都很熟悉的例子,阿庆楼。阿庆楼的四个老板,从0年代末开始,靠一个小摊子起家,中间一路顺风,而且应该还有政策方面的扶持,做到今年,06年,差不多快30年的时间,到目前一共开了5家酒店,总资产大概0个亿。放眼整个东瓯市,能在餐饮行业做到这个程度的,用一只手来数都嫌多。所以按照传统的方法,我的面馆如果想做到我刚才所说的规模,总资产起码00个亿,如果我能和阿庆楼一样幸运,至少要持续发展00年以上,才有可能实现那个目标。00年,就是三代人,这和欧洲的很多家族企业,发展时间是一样的。所以我们现在所知的欧洲巨富家族,其发展轨迹,实际上就是阿庆楼再发展两三代人之后的样子。

    那么我想通过这个例子来说明什么呢?我什么都不想说明。

    我只想告诉大家,在信息时代,尤其在互联网产业和金融业相交织的这个经济环境下,我以上所说的这个企业的发展过程,其进程是可以被大大加快的,时间是可以被大大缩短的。只要能充分利用好互联网这个工具,秦记面馆想做到全球连锁,三十年时间,足矣!”

    这牛逼吹得好像要爆,全场人面面相觑。

    唯有洛少夫以及从曲江大学来的两个教授,面带微笑翻着秦风的讲义,还拿笔在某段话上画了一个圈,旁边标注全球连锁四个字,表示秦风刚才吹的牛逼,理论源头就在这里。

    “我能看得出来,大家对我这个观点的疑惑和不解。我再举一个例子来具体说明一下。”秦风微笑着继续往下说,“秦记面馆要怎么做到全球连锁,这里的关键是什么,是互联网吗?不对,互联网只是一个工具。真正的关键,依然是资本本身。所以正如我在讲义的第一大点下面的第一小点所写的,互联网工具的本质是连接渠道,除了连接信息之外,还有着连接社会资本、加速资本合作、提高社会整体工作效率的作用。那么我们究竟要怎么做,才能通过互联网,让资本和我的面馆捆绑在一起,并且最终实现具体实业、社会资本和互联网平台的多方共赢、实现投入和产出的良性循环呢?我的答案只有一个:利用已有的资源,做一个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项目。而这个项目模式的名字,我想在座的各位可能都有所耳闻过,2,nLIne-t-FFLIne。”

    台下少数个别人点了点头。

    秦风不给他们再深入思考的时间,马上紧接着说道:“我做一个假设,如果我现在通过我个人控股的秦朝科技公司,专门开发一个做餐饮的软件,东瓯市所有的餐饮店,包括那些规模小到只有五六张桌子的小餐馆,他们每一家,都在我开发的这款软件上做了登记注册,与此同时,东瓯市境内,所有的居民,只需要在我的这个软件上注册一个帐号,他们就能通过我这个软件,查找他们家附近的每一家餐馆。然后,接下来就是重点了。

    大家看,现在的情况是,在我开发的这个网络平台上,卖家的信息,可以向所有的买家呈现,而市场上的所有买家,也可以查到所有自己所需要的信息,但是,利润呢?所以光这两点,当然还不够。我说过,互联网是连接的工具,我们要做的,不仅是在线上让信息得以连接,还要在线下,让实体市场、让真金白银连接起来。所以这个构想的中心,就是在买家和卖家之间,再增加一个连接点。这个连接点,就是服务者。软件平台,是线上的服务者,为买卖双方提供线上的信息服务;餐饮店的店员,是线下的服务者,为买卖双方提供线下的供餐服务。简单来说,就是两个字:外卖。”

    听到这里,曲江大学来的教授,忍不住小声对洛少夫道:“老洛,你这个学生真能扯啊,一个外卖都能讲出这么多道理来……”

    洛少夫笑了笑,轻声回答:“大道至简嘛。”

    市领导们已经被秦风说晕了,半数以上思路全都跟在秦风在走。这跟水平没关系,主要是秦风这种无限接近妖孽级别的演说能力,还有灌输给他们的全新概念和思维方式,让他们很难保持独立思考的状态。

    秦风更具体地解释道::“外卖是一件很简单的工作,但是在这项简单的工作中,却蕴含着一些很基本并且很关键性的市场规律。对于卖方来说,提供外卖服务是一把双刃剑。好的一面,外卖服务能拓展卖方的业务范围,提高营业能力;但不好的一面,餐饮店提供外卖服务,就意味着要增加人工成本,而且必须承担由此带来的其他意外风险。另外还有一个,就是操作不方便。

    传统的餐饮业,每天的工作时段很集中,基本就是午饭和晚饭时间。如果提供外卖服务,店里又缺少人手,越是在生意的高峰期,就越可能就会忙中出错,要么是漏送,要么是送错地方。所以我看过很多餐饮店,他们一开始是提供外卖服务的,但往往做着做着,就把这个服务给取消了。究其根本原因,就是成本、效益、效率这几点之间,不能有效地实现平衡。可是现在,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能解决这个问题,并且不需要卖家付出额外的成本,甚至是帮助他们降低营业的成本,那么我想,这个办法一定没有人能够拒绝。而我所说的这个办法,就是引入第三方外卖服务,也就是通过我们这个原本只提供线上信息服务的平台,同时也提供外卖服务。”

    秦风说到这里,稍微喘了口气。他很自然地随手拿过放在边上的全泉水,拧开盖子喝了口,润润喉继续道:“由网站提供第三方外卖服务,将产生三大市场利好。第一,卖方营业额上升,增加收入;第二,市场选择性增加,买方能通过平台实现完整的服务体验;第三,第三方外卖服务,将直接创造数以万计的全新的就业岗位,同时通过收取押金和服务费,实现业务盈利。”

    说到这里,台下忽然有人举起了手:“抱歉,我有个疑问。”

    秦风抬眼望去,举手提问的人就坐在洛少夫身边。秦风认识他,是曲江大学的教授,名叫潘先达,没潘建伟那么牛逼,但拿到东瓯市这边,绝对也够得上洛少夫在学术圈子的地位了。

    提问环节本是要放到后面的,不过今天情况特殊,提问的人也够特殊,秦风便停了下来,微笑道:“潘教授,您请问。”

    现场的市委办公室工作人员,马上拿了个话筒递了过去。

    潘先达站起来接过话筒,很认真地说道:“秦风同学,你刚才说的那些,还有讲义上的理论部分,我都非常认同。但你刚刚正在讲的那个假设,我真的有点不明白。第一,我觉得这个假设,缺乏操作性,要提供第三方服务,是否也就意味着你们这个平台,必须自己招募外卖人员,那么是否也就意味着,你们自身成本的极度增长,同时也限制了你们这个平台的继续发展;第二,抛开这个操作性不谈,你所说的通过依靠押金和服务费来实现业务盈利,我认为也是存在实际困难的,这笔钱,多了,市场承受不起,少了,你这个假设出来的平台承受不起,如果只是单纯地为你的面馆服务,那么我想其实用性还不如原先打个电话就能送外卖的方法,直接创造数以十万计的就业岗位,更像是天方夜谭;还有第三点,就是我实在看不出,这个平台的便利性到底在哪里,你说的提供信息服务,打电话也询问也完全能做到啊。”

    潘先达一口气问出三个问题后,看着秦风满面笑容。

    笑得十分奸猾。

    会议室里的人也是反应不一,不过全都看着秦风,等着看好戏。

    只有苏糖,恼怒地看着潘先达光秃秃的后脑勺,嘴里小声骂了两句,为秦风愤愤不平。

    诸葛安安看苏糖一眼,笑着拍拍她的腿,轻声道:“别急。”

    就在这时,秦风开口了。

    “潘教授,你问的这三个问题,我可以用一个答案来解释。”秦风不紧不慢地回答道,“我的这个答案,叫作智能手机。潘教授,你知道智能手机吗?”

    潘先达摇摇头,却道:“听过,但确实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

    秦风道:“那我简单解释一下吧,智能手机,就相当于是掌上电脑,除了通话功能外,还能运行一些复杂的应用软件。比方说,专门的送外卖软件。”

    在06年说这种话,其实是有点搞笑的。

    于是会议室里真的响起了一阵轻笑。

    秦风不以为意,继续道:“我在这里给各位领导和专家透露一个我们集团的商业机密。就在现在,我们东瓯投资集团公司,正在和美国一家世界五百强的智能设备生产商,洽淡一个商业项目。这个项目的内容就是,合资生产智能手机。”

    世界五百强?

    会议室内一片沸腾。

    秦风微笑道:“各位领导先别激动,咱们还是把潘教授刚才的问题说完。智能手机的应用,其实也在我今天的讲义大纲里,只是没有明着写出来而已。大家请看第三大点的第二小点,承载互联网功能应用的新型智能硬件,将有可能在极端时间内改变个人的消费方式和生活方式,推动社会各行业全面革新服务模式。”

    所有人开始翻书,连主席台的几位都忍不住了。

    秦风等了片刻,等大家都找到这句话了,才接着往下说道:“光说概念,可能大家还不能搞得很明白,我还是继续说我这个设想好了。按照我们对市场的保守预期,将来十年之内,要做到人手一部智能手机,可能性将高达90%以上。我指的这个人手一部,不单是指收入较发达地区的,还包括收入欠发达的农村边缘地区。那么我再假设,如果我的软件,能做到同行业的第一,甚至是垄断了这个行业,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将拥有大量的市场人口基础,其中就包括了为数众多的外来务工人员。

    大家都知道,农民工想在城市里生存,是存在困难的。尤其是那些没有一技之长、学历较低的外来务工人员,工作不是说找就能找到。但是如果,这时候有这么一家公司,只要你在网上注册,并且每月质押最多不超过200元的押金,就能获得一份月收入至少足够你正常生活下去的工作,会不会有人愿意做呢?潘教授,你的第一个问题,我已经回答了,我们的第三方服务员人,非但不是我们招募的,他们反而支付我们服务费。

    至于具体的操作,那就更简单。我姑且管这些送外卖的服务员叫外卖小哥吧。第一步,外卖小哥在我们的软件上注册,第二步,到我们公司里来领取工作制服、头盔和送餐盒等必要的装备。第三步,如果有客人通过软件在某家餐馆下单,注册过的外卖小哥,就能同时在他们的手机上收到信息,那么这时,这些小哥就看谁有这个接单的意愿,接下这单外卖服务,然后先去餐饮店里取货,再把货物转送到买家手里。至于送货所产生的服务费用,将被明码标价进餐饮店的收费项目里,最后由买家为这个外卖服务买单,而卖家不必支付额外的酬劳。当外卖小哥提供的服务完毕,服务费将直接通过软件,打进外卖小哥的银行账户。

    如此一来,就像我刚才说的,卖家的服务范围扩大,业务量增加,收入增加;买家的选择变多,在网上就能货比三家,用户体验得到提高;还有就是外卖小哥,如果一座城市有0万家小餐馆,那么市场可以养活的外卖小哥,最最起码,至少也能有0万人。潘教授,我的这个回答,你可以接受吗?”

    潘先达笑了笑,拿起话筒道:“等你这个能送外卖的智能手机先弄出来,我再回答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