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零六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4盏300瓦功率的白炽灯,在王安眼前亮了一整晚。

    他整宿没睡,不是睡不着,而是没法睡。因为除了最开始审问他的那个中年警察之外,酒店里还有另外三个他的同事。其中一个官儿还很大,是省厅办公室的副主任。而且官儿大脾气也大,王安嘴巴死硬,所以吃了程副主任好几个嘴巴子。

    此时天光大亮,但一觉醒来后继续负责审他的省厅扫黑组副组长夏孙筑,却并没有要把台灯关掉的意思。房间的窗帘仍然拉着,要不是手上戴着表,王安甚至都不可能知道自己已经在这房间里待了多长时间。他又困又累又饿,两眼发酸发痛,就算闭眼也无济于事,做过手术的头部,也隐隐能感到头皮下的血管在跳动。按中医讲,这绝对是熬夜上火了。王安舔了下发干的嘴唇,很渴。从昨晚进来到现在,他滴水未进,体力和精力,都已经消耗到了极限。如果不是半夜的时候那位中年警察开恩,让他去上了一趟厕所,他现在甚至连憋屎憋尿的力气都要没有了。

    夏孙筑看着眼前憔悴不堪的王安,表情愉快得有点病态。他拿着笔,悠哉地在本子上敲打着。程立看得出来,王安意志,已经濒临崩溃了。但距离可以立案的时间,还有足足12小时。所以他还有的是时间,可以从王安嘴里,获得足够多的“证据”。

    “是秦风让指示黄秋静,派人去恐吓威胁曹晓芳的吗?你们用远低于市场价的价格,把曹晓芳位于十里亭路的店面买下来,是不是也采用了同样的违法手段?还是章钊平为你们提供了犯罪便利?”夏孙筑用咬定事实的口吻,嗓音低沉地问道。

    王安闭着眼,感受着扑面而热气,艰难地喘着气,却不答话。

    这些问题,他已经被连轴问了12个小时,既然前12个小时没松口,都熬到现在了,就更没有反水的必要。再者说,王安自问也不是那种出卖朋友的人。更别提,这个人还是秦风。

    房间里安静了片刻,夏孙筑拿起一瓶矿泉水,咕噜咕噜地喝了几大口。

    他故意把声音弄得很大,然后放下瓶子,问王安道:“要不要先喝口水?”

    王安立马睁开眼。

    却见夏孙筑微微一笑,说道:“你回答我的问题,我就让你喝。”

    王安怒了。

    他愤怒地瞪着夏孙筑,忍不住答话道:“社会就是毁在你们这些人渣手里。你要么就直接弄死我,老子反正早就死过一次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老子和你们这些没底线的人渣不一样,老子做人,讲的是忠孝仁义,讲的是礼义廉耻……”

    “啪!”

    夏孙筑抬手就是一巴掌,打断了王安的话,然后露出阴沉的表情,冷笑道:“看样子你还剩不少力气嘛,那就再等等。”他又抬手看了眼时间,笑着说:“现在离午饭的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呢,我看你能饿几顿。”

    王安闻言,也冷笑道:“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你就算饿死我又能怎么样?”

    “操,哪来这么多逼话?”夏孙筑又是一巴掌。

    王安这货绝逼是隐性的斗m体质,夏孙筑越抽他,他就越来劲,居然扯着嘶哑的嗓子,背起了诗:“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看吧,它飞舞着,像个精灵,这个敏感的精灵,它从雷声的震怒里,早就听出了困乏,它深信,乌云遮不住太阳,是的,遮不住的!”

    夏孙筑虽然装作无所谓,但眼皮子却不由自主地乱跳。

    王安这种从骨子里出来“不畏强权”,让他深深地觉得,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

    “闭嘴!”

    “暴风雨!暴风雨就要来啦!”

    “闭嘴听见没!?”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猛你妈烈!”夏孙筑随手抄起桌上的矿泉水瓶,情绪失控地狠砸在王安头上。

    照理说,这么个小玩意儿,绝不至于把人砸出什么毛病。

    可问题是,王安这货的脑壳——他不够坚挺啊!

    通宵透支,加上外力伤害,王安眼珠子一翻,一下就扑在了审讯桌前。

    夏孙筑还当他装死,没好气地上前又狠拍了两下,可是见王安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下不由得慌了。他们这次出来,可是没有经过正常的办事手续的。也就是说,现在要是真把王安给弄死了,他就是故意杀人啊!

    夏孙筑惊慌地跑出屋子,跑到隔壁房间,挥着拳头哐哐砸响了房门。

    捶了十几下,才又突然想起来有门铃这玩意儿,于是又猛按了十几下门铃。

    程立神情不善地从里头把门打开,见夏孙筑跟丢了魂似的,皱着眉头问道:“出什么事了?”

    “程主任,你来看一下吧……”夏孙筑哆哆嗦嗦道。

    程立默不作声,跟着夏孙筑走回隔壁。

    走到审讯桌前,一瞧王安居然是扑街的姿势,程立瞬间脸色一白,问夏孙筑道:“死了?”

    “我看看……”夏孙筑伸手过去探了一下鼻息,试了半天,忽然感到从王安鼻子里喷出一股很弱的气息,不由高兴得喜上眉梢,连声道:“还有气,还有气!”

    “有气就先送医院吧。”程立没好气道,又问,“他刚才是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啊。”夏孙筑扯谎道,“自己突然就倒下去了。”

    “这人体格不行啊,估计是有什么先天病。”程立鄙视地看着躺尸的王安,吩咐道,“你先去叫救护车过来,让小林和建军送他去医院。”

    “好。”夏孙筑点点头,又忍不住多问了句,“那口供怎么办……”

    “现在还要个屁的口供!”程立拿起桌上的本子看了眼,然后走到床边,打开放在一边的行李箱,从箱子里拿出一盒印泥。

    拿着印泥走回到王安身边,程立弯下腰,抓起王安的食指,往印泥上一沾。

    他抬起头来,见夏孙筑还在边上傻站着,大声呵斥:“看着干嘛?把本子给我拿来啊!”

    夏孙筑回过神来,急忙把“口供”交到了程立手边。

    程立把王安的指印往本子上一按,然后站起身来,对夏孙筑道:“你签个字。”

    “啊?我签字?”夏孙筑一脸懵逼。

    程立瞪眼道:“废话!刚才不是你审的吗?”

    夏孙筑其实和程立平级,但之前气势一弱,现在就硬不起来。

    他心里小声嘀咕着,在本子上签了字。

    程立拿起本子就往外走,一面对夏孙筑道:“你把人看好了,要死也得死在医院里。我现在出去发个传真,待会儿看黄少有什么指示再行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