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一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会议室里三台摄像机,两台机位固定,另外一台肩扛的,则可自由发挥。

    东瓯电视台资格最老的摄像师傅,扛着机器盯着秦风看了足有半个多小时,渐渐体力不支,略微心神涣散,不自觉的,就把镜头转向了别处。他先是装模作样地给了整个会场一个动态全景,一镜过去,满眼皆是让人倒胃口的四五十岁的“优秀青年”。而和这些人一比,此时站在演讲台后,身形匀称、皮肤白嫩、五官清秀的秦班草同学,简直堪称国家级帅哥了。

    镜头转了一圈,老师傅专业架势很足地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焦点定格在了后排,一动不动,持续了足有七八秒之久。如果说在这个会场里,秦风的颜值能排上国家级,那么苏糖和诸葛安安这俩姑娘,完全就是宇宙位面级的存在了。摄影老师傅看着苏糖的侧脸,心说甭管今天这场会议有多重要,等晚上片子剪出来在新闻上一播,但凡只要还有苏糖和诸葛安安的镜头能被保留下来,明天全市的议论焦点就不会是市委扩大会议。

    老百姓才不管什么城市发展规划呢,美女才是重点好不好!

    秦风把空了一半的矿泉水瓶放下,会场的音箱里又传出了他的声音。

    摄影老师傅赶紧把镜头拉回去,同时眼角的余光瞥到机器屏幕下角的时间,又暗暗叹道:秦风这孙子,太特么能扯犊子了,这都讲了快40分钟了,还有完没完啊……

    秦风拿过话筒,进入了下半场:“互联网产业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到今年已经发展了10年时间。而互联网产业大规模地进入中国,大概是在2000年前后,也就是说,从全球发展步伐上来讲,中国在信息产业上,只比全球最发达的国家晚了5年,因此从市场开发的高度上看,我们和欧美、日本等传统国家相比,差距并不大;另外我们国内对计算机软件开发和计算机硬件基础的研究,投入也很早,所以目前这个全新的互联网时代,正是中国对欧美发达国家实现技术赶超的最佳时机,也是中国参与国际资本金融市场下一轮大洗牌的绝佳机会。各位领导和专家,可能因为长期在东瓯市或者说曲江省范围内工作,对国内的互联网经济和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速度体会还不深,但是我身为it行业的从业者,站在我们行业内部看中国,我们其实已经能很明显地看到,中国现在已经初步发展出了互联网产业的链条雏形。

    京城已经出现了大规模的互联网资本和技术集群,拥有大量的互联网技术开发和应用企业,还有大量的以互联网产业为主要标靶的投资型企业;长三角一带,以杭城和沪城为代表,同样集合了大量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和资本交流市场,形成了类似于曼哈顿那样的楼宇经济和总部经济,市场影响力辐射全国,十年之内,将逐渐辐射全球,但和曼哈顿不同的是,我们长三角的内生驱动力更大,因为单从国内看,我们的潜在市场,就至少达到7亿以上消费人口的体量,也就是说,如果将来有一款互联网项目能做到全国顶尖,那么这款软件的用户,将涵盖半个中国,这种市场规模优势,将是其他国家所完全不能比拟的,这就使得我们的互联网产业链条,有了最基本的持续生存的市场基础。最后还有粤三角地区,以近年来经济发展势头最为强劲特区深镇为代表,粤三角地区已经有了计算机硬件组装的产业集群,粤三角从计算机装搭到零件资源整合,已经完全撑起了国内的计算机硬件低端组装工业。

    所以大家看,从设备和硬件构架,到技术和项目结合,再到资本和市场的连接,中国的互联网产业,这条快车道,已经基本上铺设完毕。但是,‘基本铺设完毕’,其实也就是还没铺设完毕。

    往上游看,虽然我们国内已经有了硬件设备的组装体系,软件自主研发的技术也在逐步发展,但在智能产品的基础材料、基础元件的供应上,我们还做不到自给自足。现在国外的公司生产一台电脑,电脑处理器来自美国,电脑主板来自日本,电脑显卡来自欧洲国家,然后由台海的富土康将这些资源整合,运送到中国,最后通过我们深圳的廉价劳动力,完成最后一环的组装工作。我们的互联网产业的硬件上游,命脉还被掐在国外企业手里。再看下游,眼下市场上的电脑和手机,主要品牌都来自于欧美日韩。电脑硬件中最主要的处理器,以英特尔为代表,操作软件以微软公司的视窗系统为代表,可以说几乎已经垄断了全球市场,但幸好我们国内用的都是盗版,省了不少版权费。还有手机市场,以最著名的诺基亚为代表,诺基亚现在每年所创造的价值,占到其注册地芬兰全年GDP的近80%,真正是一个企业,养活一个国家。”

    台下有不少市领导压根儿就不知道诺基亚是芬兰的,听秦风说到这里,不由得发出一阵惊叹。

    秦风继续道:“那么我所说的这些,和东瓯市未来的发展有什么关系呢?当然是很有关系的。先说中国目前的互联网产业,在产业链条结构上看,虽然上游和下游都把持在国外企业手里,但将来未必不是说我们能在短时间内,在计算机的硬件技术和软件开发技术上超过欧美,而是我们完全可以另辟蹊径,通过改变市场,来改变我们的产业链条。而这其中的关键,就是避开欧美的技术壁垒,制造自己的产品技术链条。简单来说,就是我刚才所提到的智能手机。寡人有喜了

    智能手机,说白了就是把手机和电脑合二为一。从技术上讲,欧美和日本已经有不少国家具备了制造类似产品的能力,当然中国的顶尖大学和高精密仪器企业,也有这样的能力。所以如果以智能手机和互联网工具应用为出发点,我们和全世界所有的发达国家,现在其实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而如果再算上市场优势和国家政策优势,我们其实已经反过来,在发展基础上,领先了欧美发达国家。

    而在智能设备上游市场开拓这一点上,东瓯市现在已经走在了全国前头。

    在我们各位市领导的支持下,瓯投去年已经和瓯医合作,成立了螺山镇光学材料研究中心。这个研究中心将来所有的技术成果,大部分将成为中国智能产品制造业的技术专利;另外一年之前,瓯投还收购了深圳的加蓝科技15%的股份,解决了特种玻璃的原料来源、规模生产和外销渠道的问题。所以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未来三年之内,国内大部分智能手机屏幕、手机摄像头、触屏电脑屏幕,都将‘made-in-Dongou’,做得好的话,甚至可以出口转外销,并且逐步从商品外销过度到技术和资本输出,让东南亚或者印度帮我们代工,东瓯市也很可能成为继京城技术中心、沪城资本中心、深圳硬件装配中心之外,中国互联网产业时代的第四个中心原材料技术开发和生产加工中心。”

    陈荣动容了。

    如果秦风不是在吹牛逼,如果这个设想真的成立,东瓯市的经济产业格局可就彻底改变了。而且不单是东瓯市,如果真能在一个产业上做到全球领先,东瓯市的经济辐射力,就至少能和深镇平起平坐,戴了几十年的全省老三的帽子,那还不分分钟就能摘掉?

    “东瓯市有这个基础条件吗?光一个光学材料研究中心,能撑起这么大的产业链吗?”陈荣忍不住打断问道。

    “能的。”秦风很淡定地回答道,“东瓯市以前就是主要的眼镜加工生产地,瓯医的视光学技术是国际领先,我们在光学材料的开发上,最上层有独立的研发能力,这是技术和人才基础;中间有大量的民间资本参与,资金雄厚,生产加工链条完整,这是资本和工业基础;最下游,我们东瓯市有许多已经和国外企业建立起稳定贸易关系的个人和团体,同时瓯投本身也具有在国外投放商品的能力,这是平台和渠道基础。还有,不单只是光学材料这一块,我知道东瓯市以前一共有9家无线电元件厂,虽然无线电元器件和智能产品的元器件,差别还是挺大的,但在一些电路零件上,两者应该还是能有共通的地方。市里头完全可以让这些频临倒闭的国企转移开发重心,把制造智能设备的配套零件,定位为新的发展方向。如果东瓯市能掌握2到3种智能设备的硬件研发技术,那么我们所期盼的,东瓯市成为国内第四大互联网产业中心的可能性,将非常非常大。”

    秦风说完,停顿了一下,看了陈荣一眼。

    但陈荣眉头紧锁,并不表态。他还是觉得秦风的话有点玄乎,或者说,似乎太过超前了。

    现在别说是智能设备产业,就是一部智能手机的样机,目前都还没有面世。所以相比智能设备这玩意儿,陈荣觉得还是秦风之前说的o2o、B2B之类的概念比较靠谱。

    秦风见陈荣不说话,也没继续在这个话题上停留,他拿出一个u盘,朝站在角落的市委工作人员招了招手。会场前方的投影设备,很快就落了下来,巨大的布幕上,显示的是一段简约而不简单的东瓯市次贷风险逻辑链条。

    秦风拿起矿泉水瓶子,从容地喝完里头的最后一口水,说道:“刚才说的,都是互联网产业的一些概念,一切未来的设想。接下来,我最后说一点互联网产业对东瓯市的实际意义。为了大家能更直观地理解东瓯市目前的一些现状,我特地做了个简单的PPt,大家请看一下。”

    秦风拿着激光笔,在布幕上打红点。

    “我们都知道,东瓯市的房价最近有点高。为什么高呢,主要三点,第一,过去几年东瓯市制造业发展迅速,经济形势好,带动房价。第二,东瓯市搞旧城改造,带动了楼市市场的活力,一部分区域的房价,有客观增值的必然性。这两点呢,其实都是房价的良性增长。而第三点就属于非良性增长了。用老百姓的话来讲,就是炒房炒高的,市场盲动,调控失衡,里面还包括少量的商业欺诈和金融犯罪等情况,这些全都导致了房产的溢价,催生了房产泡沫。可以说东瓯市的房价,从2000年左右的均价每平方3000元左右,涨到现在的每平方10000元以上,6年时间涨了200%还多,这多出的这200%的房价当中,有至少120%都是泡沫,东瓯市的房子,值不了这么多钱。腹黑女神:至尊召唤师

    但是大家觉得,如果只是单纯的光凭高买低卖,房价可能连年炒高这么多吗?当然不可能。

    所以市场盲动是假的,真实的情况应该是资本盲动。这其中不但有市场的参与,还有银行,甚至还有政府,东瓯市的房价,是多方力量共同炒高的,而且蕴含在这其中的风险,可能要远超各位领导的想象。我去年在《中国政经通讯》上发表过一篇文章,讲到过这个问题,谈到东瓯市楼市崩盘可能带来的影响。但是那篇文章里头,没有分析过东瓯市的楼市之所以容易崩盘的原因,今天有机会,正好详细地讲一下。先从我们的银行这方面说起吧。”

    秦朝朝台下前排一位四大行东瓯市分行的行长微微一笑。

    油光满面的行长却板着脸,不太给秦风面子。

    秦风也不热脸贴人家冷屁股,转头回望投影幕,分析道:“前几年东瓯市经济势头好,所以企业向银行贷款很容易,年利润顶多三五百万的企业,贷款2000万都能问题。通常情况下,东瓯市这边的银行给出的贷款利率大概都在6%到8%之间,相当合理,而一开始呢,咱们的企业也都能用这笔钱,去扩大再生产。但是自从2000年左右东瓯市旧城改造项目上马,随着房价的自然增值,一部分企业开始将这部分贷款用于炒房。而且炒房链条越炒越长。那这个链条长到什么程度呢,各位请看我这幅图。

    某甲,作坊型小鞋厂老板,2000年个人总资产500万,银行存款200万。2000年2月份,某甲所在小镇拆迁,开发商预售楼盘每平方2500元,一个月后涨价到每平方3000元。某甲认为买房有利可图,就向银行抵押所有资产,贷款1000万,年息6%,再加上他自己的200万,总共以1200万现金,购得4000平方的房产。4个月后,新房建成,每平方又涨价500元,某甲所持房屋升值至1400万元。某甲当月便全部卖出,获得利润200万,再扣除4个月的银行利息20万,净利润180万。4个月的炒房利润,抵得上某甲之前差不多3年的收入。某甲当然十分激动,不过在激动之余,他另外还有一种情绪,就是不满足。

    2个月后,某甲得知邻县某村又要拆迁,便想故技重施,再赚一笔。但是他嫌弃赚得太少没意思,而向银行贷款呢,借到的数额又有限,于是他想了一个办法,就是非法集资。首先他承诺自己的亲戚和朋友,只要借钱给他,每个月就返回比银行贷款高2个点的利息,同时告诉那些没钱的人,可以先向银行贷款,然后把从银行贷来的钱再转借给他。

    再看某甲亲戚某乙,无业,但是家里有房产。某乙好吃懒做,在家啃老,但酒肉朋友又多,所以每个月花销不少。某乙被某甲说动后,就偷偷把家里的房产抵押给了当地的农村合作社银行,贷款200万,借给了某甲,银行年息4%。这样一来,根据和某甲的协议,某乙每个月什么都不用干,就能坐享其成地从某甲那边拿到1万,其中6666.66元用以偿还银行利益,剩余的3000多元就是白赚。而在这次楼市交易中,某甲通过向亲戚朋友举债,成功募集到超过5000万元的现金。

    又过了3个月,邻县某村新小区落成,因为当地经济形势大好,该片房屋升值超过30%。扣除给亲戚朋友们的借款利息后,某甲该笔交易净利润达到了600万。半年时间,某甲通过银行金融杠杆,成功获利将近800万,相当于连中了两次税后的500万彩票。”

    “这么好赚?”坐在后排的苏糖都听呆了,嘴里喃喃道,“这个笨蛋,道理这么懂,怎么自己不去做啊……”

    诸葛安安看苏糖一眼,淡淡道:“这样的钱赚不久的,少赚点倒还没关系,要是赚多了,要么遭人恨,要么最后砸自己手里,反正左右不会有好结果。”

    “哦……”苏糖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