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十五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走过一条长长的走道,再穿过一道内门,推门进去,便是一个病房大厅。几十张病床列成两排,从屋子的一头向另一头远远地排开,每张床的间隔不远,床边全都摆放着貌似很专业的医疗仪器,各种轻微的滴滴声时不时响起。iu病房里闻不到很浓的消毒水的气味,不过感觉空气质量确实比外头强不少。苏糖左右看了看,有点不解地问道:“怎么跟大通铺一样的啊?特护病房不是一个房间一张床的吗?”

    “这边都是急重症非传染性的病人,这样放在一个大房间里,比较容易及时发现状况。”中年护士跟苏糖解释着,领着两个人,走到了王安的床边。

    王安的眼睛已经睁开了,但睁得不是很大,戴着呼吸面罩,显得十分虚弱。他的脑袋上裹着纱布,头发估计是又被剃光了,不过整体上看,情况要比上回被肖俞宇开瓢好了不少。

    “舅舅,你还好吧?”苏糖问道。

    王安眨了眨眼,很费力地回答:“好……个屁……”

    秦风见他还能开玩笑,就知道命是保住了,转头问护士道:“我舅舅他这次是怎么回事?”

    “脑溢血。”护士回答道,“不过幸好送来及时,没花多少时间就救过来了。我们副院长听说他是你舅舅,亲自主的刀。”

    秦风笑道:“那我可得找个时间,当面谢谢你们那个副院长。”

    “不用,不用,他也挺忙的。”护士道,“要不你和苏小姐给我们医院做个广告吧,你们粉丝这么多,随便发条微博,我们医院就出名了。”

    秦风笑着答应道:“好,我晚上回去就发微博。”

    王安还是太虚,没办法跟秦风多说话,秦风和苏糖在病房里站了不到5分钟时间,便出了门。

    小两口刚一从病房里出来,外头的人就一哄而上,七嘴八舌问王安怎么样了。

    秦风当然捡好听的说,仿佛王安明天就能出院,后天就能健步如飞。

    王国富和周春梅总算松了口气,谢依涵也是心里一块巨石落了地,连连说没事就好。

    谢金贤在一旁等了半天才插上嘴,王艳梅给秦风道:“这是依涵的爸爸。”

    “哦……阿公……”秦风按辈分喊了句,略有点别扭。

    谢金贤呵呵直笑,相当与有荣焉的样子。

    可秦风却没有要跟他多聊几句的意思,确认了王安没事,匆匆忙忙就要去赶下一个饭局——潘先达代表潘建伟从杭城远道而来,秦风只要不傻,就该接待一下。

    这么快进快出了一趟,秦风别说和谢金贤多说几句,甚至连和吴超、罗进说话的时间都没有,打了声招呼,就下了楼。

    大约一小时后,秦风和洛少夫一起,在距离螺山镇不远的一家私房菜小酒楼接待了潘先达。说是私房菜小酒楼,但其实抛开规模不说,酒楼内部的装修和服务水平已经是妥妥的四星级酒店的水平,再加上厨师做菜的手艺,客户体验绝对能够上五星级的标准。所以收费上,也并不比酒店便宜多少。

    潘先达在曲江省的学术界,算是在最高序列里排名靠后的,但不管怎么样,都属于全省顶尖人才,所以给他接风洗尘的,不仅有洛少夫,还有瓯医的校长助理王果因,甚至连刚刚升任瓯大副校长的梁金拓都闻风而来了。

    秦风知道这些半官半学的老爷们的德性,就没让安德鲁上桌,让诸葛安安陪着他,单独开了个包间,自己则和苏糖一起,接受这群人的毫无底线的吹捧。

    “小秦真是了不得啊,我岁的时候,连喜欢小姑娘都不敢和人家说,你们看看小秦,现在不仅已经事业有成,关键是女朋友还是个‘女神’。小秦,我觉得你们微博这个营销做得真是好,你看小苏,‘微博女神’,品牌具体,形象贴切,让人一下就把这个产品给记住了。”潘先达喝着小酒,品评不断,心情显然相当好。他这回也算是露脸了,平日里省里的领导要听课,请的都是潘建伟或者和潘建伟不相上下的那几位,他潘先达虽然也挺厉害,可惜省里的资源向来僧多粥少,总是轮不到他去和领导们吹牛逼。这回东瓯市请他过来,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吧,但不管怎样,他潘先达今天也算是给正厅级的领导上过课了,履历上学了这个一笔,相当于身价又涨了几分。

    “我听说你上个月到美国去做了个演讲是吧?”潘先达也不知是从哪里得到的小道消息,居然知道秦风在teD演讲这件事。

    秦风谦虚道:“都是现成的稿子,瓯投给我准备好的,我就是背一下。”

    “那也了不起!”潘先达道,“去美国做演讲,我们国内多少教授都没这个机会呢!老洛,你去讲过吗?”

    “我哪有那本事?”洛少夫哈哈笑道,“就我这英语口语水平,上回去美国做访问,中午出门吃顿饭都差点没把自己走丢了。”

    “你这还算好的了!”梁金拓不甘寂寞地插话道,“我上次去美国做访问,吃饭点餐就知不道该怎么说,幸好随团带了翻译,不然饿都要饿死了。”

    “所以说人家小秦这才叫前途无量啊,他出门都不用带翻译,他都有私人秘书了!”王果因哈哈笑道,“小秦,你怎么没让你那个秘书姐姐一起过来吃饭啊?是不是怕小苏吃醋?”

    “当然怕啊。”秦风道,“我家阿蜜有一点点不舒服,我就心疼得很。”

    苏糖眼神妩媚地白了秦风一眼,娇嗔道:“我哪有吃醋?”

    一桌老流|氓哈哈大笑。

    话题从苏糖身上持续了好久,过了半天,才扯回到今天早上的市委学习会上。开会发的资料虽然被收回去了,但有秦风这个执笔人在这里,聊起来也不会卡壳。

    洛少夫叹道:“我看市里这回这么重视,小秦这套理论,估计是要上内参了。接下来就是两会,陈荣也不知道会不会在会上提东瓯市搞金融改革的事情。”

    “提,是肯定会提的。”潘先达打了个酒嗝,眼睛有点不对焦道,“不过这种事,要提也是他提,要省里提出来,上面才会重视。这么重大的事情,还是得一步一步按规矩里,明天是曲江省代表团在杭城先集合,你们陈书记,估计私底下要先和刁书记见一面。”

    洛少夫道:“那这么说,小秦是要在刁书记那边挂号了?”

    潘先达却是声音一小,一脸偷摸的样子道:“我告诉你们,不是小秦要在刁书记那边挂号,是已经挂了号了。你当我们潘院长,这个关门弟子是随随便便就收的啊?”

    秦风听得一怔,“啥?”

    潘先达满身酒气地拍拍秦风的肩膀,笑得很讨好道:“小秦,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们潘院长,前几天从省里拿到一份小礼物,有一份是指名送给你的,是个元杂剧的小本子,叫。具体是谁让送的,潘院长也说不清楚。不过你知不知道,这个本子里有名言……”

    秦风好歹上辈子是学中文的,点头接道:“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哦,你读过?”潘先达眼睛一亮,“不错,不错,你确实真才实学!”

    秦风笑笑,又说:“不过这出戏,主角的结局不太好啊。”

    “是啊。”潘先达道,“所以潘院长怕你多想,就没把东西给你,也没告诉你这件事。”

    秦风道:“那你告诉我,就不怕我多想啊?”

    “我一开始也不想和你说,不过今天早上听你说了那些,我觉得是我们潘院长想多了。就你这水平,一身文武艺,不管是卖给公家也好,卖给你们侯老板也好,都不是坏事。而且我相信你也不是庞涓,干不出那么冒进的事情。”潘先达装着神棍,自说自话,一下就暴露出了他为什么比不上潘建伟的原因。这家伙,明显不是那种谨言慎行的人。

    晚上一顿饭,原本是给潘先达接风,但吃到后半程,主角就明显变成了秦风。

    梁金拓和王果因还很认真地跟秦风请教了一下,该不该炒房。秦风站在投资的角度上,很认真地回答:该,但要趁早。因为现在情况已经开始出现变数了。

    晚上点多,持续了将近3个小时的饭局终于结束。

    秦风满身酒气,走出酒楼,被冷风一吹,整个人精神不少。

    但确实如潘建伟所料,有点心神不宁。

    学好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这话如果是某大大让人给他捎来的,自己是不是该听话一点,等毕业了去考个公务员呢?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已经够听话了啊,好歹也已经是预备党员了不是?

    安德鲁的车很快就开了过来,秦风和苏糖坐进车里,苏糖作为枕边人,明显觉得秦风有点不对劲,小声问道:“喝晕了吗?”

    秦风轻叹道:“是被忽悠晕了。”

    诸葛安安转过头笑话道:“就你这传销级别的忽悠水平,也能被别人忽悠晕了。”

    秦风道:“这和水平没关系啊,关键是内容,直指人心。”

    诸葛安安问道:“什么内容?”

    苏糖脑补神速,抢答道:“他们说秦风怕我吃你的醋!”

    诸葛安安露出一个“你逗我”的表情,把头转了回去。

    秦风打开车窗,让风往里吹,心里正胡思乱想,手机忽然响起。

    拿出来看了眼号码,居然是齐思丽那个妖精打来的,秦风抬眼看了看诸葛安安,又看了看身边的苏糖。这么算算,好像“长得超级漂亮”的女人,其实也不是很稀缺。至少他现在就认识三个。秦风心里默默嘀咕着,等铃声响了七八秒才接起来。

    那头齐思丽也不吃秦风这套小把戏,一张嘴,便是开门见山,说道:“秦总,你最近是不是又得罪什么人了?要不要姐姐给你来个优惠套餐啊?一个月只收你00万公关费,保证物超所值。”

    秦风一头雾水,无语道:“我干嘛要公关?”

    “你还不知道?”齐思丽相当惊讶,“你今天没开过电脑吗?”

    秦风精神疲惫回答道:“忙了一整天,现在还在路上呢。”

    “哦……怪不得……”齐思丽道,“那我等你电话。”

    说完,就挂了手机,作风直接得一塌糊涂。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