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十六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安德鲁和诸葛安安十分敬业地一路把秦风和苏糖送到出租房的门口,两人才放心离开。进了屋,秦风马上被苏糖催着去洗澡,作为“老夫老妻”,已经差不多快半个月没啪过的丫头显然很清楚今晚上秦风会对她做点什么——这和气氛不气氛的没关系,就算王安今天真的挂了,他俩该吃饭还是得吃饭,该喝水还是得喝水,该那啥还是得那啥。做人嘛,主要还是得先把自己照顾好。

    秦风肚子里洋酒掺白酒,酒劲一上来,不免也觉得有点犯困,脑子晕乎乎地走到卫生间门口,衣服裤子却是扔得满地都是。苏糖跟在秦风后头一件一件地收拾,收起最后一条四角裤,抬起头来,就见秦风正赤条条地对着她,两腿之间的小兄弟雄赳赳气昂昂,威武雄壮得很。

    苏糖笑着伸手一拍,道:“一身酒气,不洗干净别想上床!”

    秦风微醺着用撒娇的口吻道:“一起洗嘛,你现场监工好不好。”

    “洗个屁!跟你一起洗,你来来回回还不是在我身上摸……”苏糖也喝了点酒,俏脸微红,风情万种地给秦风抛了个卫生间,让秦风很是有点把持不住。

    秦风跟苏糖互撩了两句,最后还是听老婆话,乖乖洗澡去了。

    等卫生间里的喷头一打开,苏糖这个网瘾少女就立马奔向卧室,拿出笔记本电脑,开机登上了酷浏网。的收视率很好,网友反应更好。苏糖这些天来,每隔一段时间,就忍不住要上网看看,的播出量增加了多少,评论区又有什么新留言。看到说好话的,就会用小号在下面点个赞;看到喷子,就气呼呼地喷回去。

    苏糖的这个小号,只有秦风和花姐知道。

    秦风倒是没对苏糖这个举动有什么评论,反正老婆大人喜欢就好。花姐就比较唠叨了,老是打电话给苏糖,让她保持冷静,保持克制,千万不要让网上的煞笔拉低她的智商。花姐还语重心长地教育苏糖,一定要控制好情绪,这人要是在气头上,什么蠢话都能说得出来,万一要是真说了什么道德不正确或者政治不正确的蠢话,以后被人扒出来,那演艺生涯可就完蛋了。

    苏糖听花姐巴拉巴拉了这么一大通,然后很淡定地回了句:“没事啊,你帮我盯着就行,看到什么不对的话,我让我老公叫人删掉就好了嘛。”

    花姐无言以对。

    好吧,秦总的媳妇儿惹不起,这网站都是他们家的,女神姑娘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点开酷浏网的网页,苏糖像平时那样在首页翻了翻,却意外地没找到图片链接。她前些天见惯了自己的剧照时时刻刻都在网站的首页上晃悠,这下待遇略有滑坡,心理上就有点患得患失起来,觉得自己是不是快要不红了。毕竟她还不是那种作品很多的正宗明星,按秦风的话来讲,她现在不过就是个“网红”,听起来感觉好低级的样子……

    苏糖叹了口气,又想起被花姐推掉的那十几个广告代言邀约。

    这些邀约大多来自东瓯市的本地企业,本地的小老板们鸡贼的很,全都打着乡里乡亲的旗号,想低价请苏糖给他们的产品拍点垃圾广告。这个所谓低价,大概就是10万到20万之间的水平,十几个广告加起来,差不多也值个两三百万了。苏糖心里其实是相当心动的,可花姐却苦口婆心劝她,先耐心等一等。现在她正是当红的时候,接了这些垃圾广告,就相当于自降了身价。

    苏糖倒还听劝,尤其是秦风也是这个意思,勉勉强强了,终于还是忍住了赚快钱的冲动。

    不过忍住归忍住,她内心深处依然还是很纠结的。

    两三百万啊!

    她妈在菜市场得卖多少豆腐才能赚回来啊?

    秦建国的面馆要卖几年的面条才能赚回来啊?

    还有自己的亲亲小老公,貌似混了这么好些年,也就赚到一间房吧?满打满算加上他现在卡里那区区三十多万存款,全都加起来,也不值300万吧?

    至于秦风手里的股票——不能套现的股票,有个屁的意义!

    “唉,怎么把链接撤下去了啊,徐小宁在搞什么呀……”苏糖心里长吁短叹想着被花姐“白白浪费掉”的那一大笔巨款,左手支着脸颊,表情郁闷地看着屏幕,右手抓着鼠标,无意识地又点回到了微博上。

    打开自己的主页,苏糖扫了眼评论区,紧接着猛然一惊,赫然只见自己的微博评论功能居然被关闭了,每天微博下面多达几万条的评论,竟全都被删了个干干净净。

    “搞什么呀!”苏糖气呼呼地喊了声,对她而言,微博早就不是微博了,微博可是除了秦风之外,她生活中的第二重心!

    苏糖皱起眉头,气得心跳加速。

    她不甘心地在早上最后发的那条跟老公出门开会的微博下面点了点,但没能点出任何变化来。

    “老公——!”苏糖朝着卫生间大喊了一声。

    卫生间里水声一停,秦风应道:“干嘛?”

    苏糖道:“我的微博评论功能被关掉了,我要找谁投诉?”

    秦风回答道:“你先等等,我待会儿给刘慧普打个电话。”

    苏糖哦了一声,心情瞬间愉悦。

    微博的评论功能虽然被关闭了,但微博还是能发的。苏糖先发了张王安半死不活的照片上去,然后添了几个双手合十的表情,祈福道:“希望舅舅不要再出事了,感谢附二医的刘仁鑫院长主刀,各位医生和护士辛苦了。愿人间不再有伤害,人间不再有病痛。”

    她写完后自我感觉这几句话简直逼格极高,开开心心地发了上去。

    然后等了10秒,没能像往常那样等到来字某粉丝或某科技大佬的留言,遗憾地关掉了网页。

    苏糖嘟了嘟嘴,抬头瞥了眼浴室。平时她总觉得秦风洗澡很快,最多10分钟就能完事,可今天才等了5分钟不到,她就有点着急了。

    闲着没事,苏糖想了想,又壮着胆子点开了某浪的门户网站。

    其实她最近半个月在某浪上的新闻关注度也挺高的,只不过秦风和某浪的老板没什么交情,自然也就没办法帮苏糖拦截各种三俗的留言评论。

    苏糖只有偶尔闲极无聊的时候才会上去看看,因为每次看完都心情都不太好——主要原因在于,大多数情况下,某浪每10条关于苏糖的留言中,就会有5个人表示想和她睡觉,而且用词极其暴力直接,全都十分突出睡她的那个动作;然后剩下来5条,便基本都是无脑喷的类型,各种造谣、撒泼、谩骂,说她是鸡的有很多,说她是公交车的更多,文字不堪入目到极点。

    偶有的苏糖的粉丝跳出来帮她说话,也会很快被淹没在这些网络暴力中,所以吵了半个月,渐渐的,苏糖的粉丝就不再到这边来了。

    苏糖今天显然又是无聊透顶了,不管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她就是想看看自己的消息。

    可这时某浪的网页弹出,苏糖却在首页上,看到了一条很亮眼的新闻。

    头版第三条,标黑,较粗,标题醒目得一塌糊涂——

    苏糖平时并不关注社会新闻,但今天鬼使神差地,却点了进去。

    “根某省公安厅的消息,近日该省有群众实名举报了某q姓年轻总裁,通过非法手段,侵害其经济利益。据了解,该q姓总裁今年未满20岁,目前正在某医科院校就读,据传早年曾高中辍学以摆路边摊维持生计。三年间,该q姓老总的资产迅速增值,目前拥有包括多家公司在内的股份,并且担任沿海某省某超大型投资集团的理事会副会长,同时还拥有当地政协委员、青联委员等身份。其女友为近日当红的s姓女星,网络粉丝超过百万。某省公安厅表示,将对此次事件进行深入调查,绝不会允许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凌驾于国法之上……”

    苏糖越看越心惊,没把这篇似是而非的报道看完,便急急忙忙拉到评论区。

    评论区里果然充满了“真相”。

    1楼:“唉,我说呢,怎么秦风这种高中没读完就去摆地摊的垃圾还能考上大学,原来是靠hei|社|会帮忙。”

    2楼:“楼上的煞笔别搞笑好吗?中国现在还有|hei|社|会?”

    3楼:“自古二楼出煞笔。”

    4楼:“3楼说得对。”

    5楼:“是不是hei|社|会不好说,但有些大公司,确实比hei|社|会还有,秦风身后的靠山要是不牛逼,怎么可能买通一所大学?更别说还给秦风洗白了,让他当了个政协委员。这社会就是这样,只要有钱,什么都能做到。”

    6楼:“政协委员算个J|巴,像瓯投这样的大财团,想搞个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也是简简单单的。”

    7楼:“我就想知道,秦风这回要是被弄死了,苏糖会被谁接手。”

    8楼:“苏糖早就跟几十个人睡过了,不然你们以为秦风这个垃圾是怎么上位的?”

    9楼:“秦风这种人不死,这个社会就不可能有公平可言。”

    10楼:“想不到一个高中辍学的社会人员,居然也能走到这一步,我该怎么说呢,是敬佩还是悲哀?再这么下去,要亡国啊……”

    苏糖一条一条看下来,看得浑身都在颤抖。

    这些人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说得跟真的一样。

    苏糖关掉了某浪,又接连打开了其他好几个主要的门户网站。

    别的网站更狠,尤其是度娘,秦风“涉|hei”的新闻,居然被挂在新闻页面的头条上,而且被编辑成了一篇长篇特稿,以往关于秦风的“黑料”全都被翻了出来,底下评论区热火朝天,一个两个全都仿佛是和秦风有杀父夺妻之仇,话里话外除了幸灾乐祸,就是喊打喊杀,还一副正气凌然、替天行道的样子,道貌岸然地说些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之类的话。

    苏糖看得眼睛都红了,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心里又气又委屈。

    这时哗啦一声,卫生间的房门打开了。

    一片热气从浴室里出来,秦风神清气爽地走出,正要和苏糖口花花两句,抬眼却发现媳妇儿正在哼哼唧唧地抹眼泪,立马快步上前,坐到苏糖身边搂住她,轻声问道:“怎么了?”

    苏糖指了指屏幕。

    秦风瞥了眼评论,又返回去看了看原文,接着却笑出声来,轻轻揉着苏糖的脑袋道:“这些人放屁而已,你有什么好生气的?”

    “他们说话太难听了……”苏糖道,“而且不止这一个网站,还有好多网站,都是这个新闻。”

    秦风奇怪道:“所有网站都这样?”

    “嗯。”苏糖点点头,“我的微博评论功能都被关掉了,酷浏网上的链接也没了。”

    “哦……”秦风这下知道,齐思丽给他打的那个电话是什么用意了。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觉得单凭网络舆论就可以把人弄死,那么显然在背地里搞事情的那位黄少爷,是不是也把这世界想得太过简单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