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十七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晚上9点多,东瓯市行政中心1号楼里依然亮着灯。 .

    这种情况虽不是常态,但也绝不鲜见。至少对周正这位东瓯市第一大秘来说,一个月如果不来上这么一两回,那这个月基本就是不完整的。

    今天下午散会之后,周正便带着市委办秘书科的两个大才子,紧张地整理起了秦风的讲课内容。陈荣已经决定了,要把“东瓯市房地产业投资模式及相关金融管控体系改革”拿到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去说,不过在上报中央之前,还得先跟省委通个气。

    眼下距离会议开始,只剩下不到3天时间,所以这也就意味着,在明天早上8点陈荣登机飞往杭城之前,这个提案必须完整地做出来。

    周正此番整理秦风的讲话稿,着实死了不少脑细胞。

    秦风前前后后弄出来的理论,全部写成文字材料,大概有3万字左右,周正除了得想办法把这3万字缩减到5000字之内,还得注意把一些不那么应该在上级领导面前出现的语句改头换面掉。

    比方说秦风原话讲的是“东瓯市长期以来政策缺位,对民间借贷行为缺乏有效的监督和整改措施”,这种话就该改成“东瓯市民间金融整体情况复杂、变数较大,客观上存在督管难度,因此无法形成长期有效的对应政策”,这样一来,不但把锅子甩给了社会,而且这句话的整体语境,还非常灵活地从“这届政府不行”变成了“这届人民不行”,同时也写明白了主要问题。

    类似这样的改动,周正带领的文秘三人组,前前后后已经找出了不下50处,周正一边对秦风的直话直说恨得牙痒痒,但同时又很自恋地觉得老子的水平真是特么的神一样高。

    但话说又回来,这种文字上的小花活,其实还算是比较小儿科的,这篇报告真正的难度在于,既然提到改革两个字,格局就不能太小出发点要高,必须得从全国的视角来看,落脚点又要准,盯准东瓯市或者曲江省。如此一来,行文的难度就直接高出了两个等级。

    周正从下午4点写到晚上9点,3个人弄了足足5个多小时,中间吃饭就是拿两个面包充饥,上厕所都得抽空,这才好不容易把草稿赶出来。

    但他们还不能马上就走。这份长长的用4号字能打16页纸的报告,还得先让陈荣亲自过目,等陈荣把修改意见给出来,还得至少再大修一次。

    所以今天晚上,周正他们是绝对不用睡觉了。

    不过好在明天早上,他还可以在飞机上补一觉。

    把稿子用传真传到陈荣的邮箱,然后一个电话打过去汇报之后,已经勉强算是做完今天一半工作的周正,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他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嘴里长长地吐出一句:“我艹……”

    现在整栋楼里就他们哥儿仨,周正级别最高,说话也可以非常随意。长生泉

    另外两个年轻人就小心翼翼多了,只敢这样抱怨

    “这么搞早晚要短命啊!”

    “领导动动嘴,下面跑断腿,断腿还没什么,关键是没加班费啊……”

    “待会儿弄完,我请你们吃宵夜去。”周正笑着说道。

    就在这时,桌上的电话忽然响起。

    周正颇为奇怪都这个点了,怎么还会有人打电话过来,他走过去,看了眼号码,却赶紧拿了起来。话筒里传出徐毅光的声音,显得很严肃道:“周正在吗?”

    “我在呢,徐书记。”周正不像别人那样关徐毅光喊徐局,而是称呼他的市委职务。

    徐毅光沉声道:“小周啊,你现在上网看一下秦风的新闻,然后帮我准备一份声明。主要思路就是,网上所说的一切,全都是一派胡言,东瓯市绝对不会也没有袒护过任何有组织的非法组织、非法个人和非法行为,东瓯投资集团公司,是由归国华侨和本地优秀企业家共同组建的合法的爱国的正规公司,所有的投资项目,均经过合法登记和手续流程,对东瓯市乃至曲江省的经济意义重大。另外对涉及该集团董事秦风的举报,东瓯市将马上成立调查小组,对事件的真相进行详细调查。调查结果,会尽快向社会公布。同时,对于网上的造谣抹黑东瓯市的言论,东瓯市政府和中心区政府将保留追究相关造谣人员责任的权利。听明白了吗?”

    周正缓了缓,才回答道:“明白了。”

    然后把徐毅光说的那一大段,完完整整地复述了一遍。

    徐毅光听了很满意,淡淡道:“那你抓紧写吧,写完发给我看一下。”

    “诶,好。”周正一口答应,挂了电话,先骂一句,“我艹你大爷的!”

    ……

    “特么的……”东瓯市公安局大楼内,徐毅光放下电话,也骂了一句。他本来早就已经下班了,却被省厅祁厅长的一个电话,搞得又跑回了单位。

    网上这回对秦风的抹黑来势汹汹,一个下午的时间,居然连省里都惊动了。当然这不是说秦风有多牛逼,而是问题的关键在于,事情涉及到了“东瓯市政府主动给黑恶势力当保护伞”,所以这个性质,自然就非常严重了。省里的政法委高书记亲自下了指示,要尽快把事情搞清楚,要清查东瓯市的公安队伍,决不允许有任何害群之马的存在。毫无疑问,程立肯定已经发了一些对秦风不利的“证据”给龙建宇,而龙建宇又肯定又把这些“证据”交给了省里。

    2个小时前,就在秦风和潘先达吹牛逼的时候,章钊平已经被暂时停职了。重生之极品农家媳

    黄少菊或者说老黄家对政法系统的影响力,显然远远超出了徐毅光的想象力。

    但想想也是,那可是最上层长老团的常务委员之一啊……

    就算他自己不可能为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开口,但底下永远也少不了想通过他孙子来投石问路的官迷。

    徐毅光不清楚黄少菊的手伸到了哪一步,是到龙建宇为止,还是祁厅长,甚至是高书记。

    如果真是那样,那么就算陈荣愿意保秦风,恐怕也是无能为力。

    至于侯聚义,徐毅光真的不清楚这位东瓯市到底还有多少底牌,还有多少能量。

    毕竟瓯投接下来将要面对的,可能是来自一个省的压力。

    在这么庞大的体制面前,再大的民企,也只是蚂蚁而已至少徐毅光是这么想的。

    叹气了半天,徐毅光终于拿起电话,给陈荣打了过去。

    陈荣这时正在看周正发给他的那份报告,逐字逐句,边看边改,改得十分认真。

    忽然书桌上电话铃声响起,陈荣眉头微微一皱,但还是搁下笔,接起了电话。知道他家里号码的人不多,能在这个点打过来的,应该是要紧事。

    “喂,我是陈荣。”陈荣沉声道。

    “陈书记,我有件事要向你汇报一下。”徐毅光道。

    徐毅光花了10分钟左右,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都跟陈荣说了一遍。

    陈荣听完,沉默半天后,食指轻轻敲打着桌面,缓缓道:“声明要发,记者会就不要开了,另外宣传部那边,你找张开商量一下,看看还有没有可以补充的措施。省厅的那三个警察,你先让他们回去,现在继续扣留也没有意义。秦风那边,你也跟他说一下,让他也发一个澄清的声明。其他的……先静观其变吧,现在不要有什么多余的动作。”

    徐毅光道:“要不要我明天一起跟你去省里,先去见一见省厅的人?”

    “静观其变。”陈荣还是这句话,但又补充道,“明天有机会的话,我会跟省里的领导提一下这件事,你就安安心心在岗位上站好最后一班岗。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组织的事,再小也是大事,轻重缓急,咱们要心里有数。”

    陈荣明显话里有话,可徐毅光却确实听不出陈荣对秦风和黄少菊这件事的态度。

    安静两秒后,只能无奈回答:“我知道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