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十九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寒假后的正式开学时间,大中小学基本上都一样。|不是2月底的最后一个星期一,就是3月份的第一个周一,只有一部分的悲催高三狗,可能需要更提前一些。

    往年瓯医的开学时间一般要比瓯大和瓯职早那么一个星期,一来是因为瓯医的专业课课时普遍较多,不得不增加上课时间,二来则是由于瓯医的逼格明显要比学术成果常年扑街的瓯大和瓯职起码高出两个档次,所以早点开课,也含着一点“和渣渣学校划清界限”的意思。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大前年东瓯大学城落成,三所学校的主校区全都被统一安置在了螺山镇这一亩三分地,瓯医和瓯大的开学时间才总算统一起来,不至于让大学城内的春运场面持续长达半个月。

    至于瓯职嗯,瓯职向来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东瓯大学城和新田园小区,一个在南,一个在西,坐公交车起码得一个半小时才能到,自己稳着点开车,差不多也得40来分钟。

    秦风开着崭新的现代驶入螺山镇时,时间已经快到中午饭点。

    一个多月不见,螺山镇的面貌已然天翻地覆。

    它既不是秦风今年年初时见到的样子,也不是秦风上辈子印象中的模样。

    几十上百幢全新的大楼,从镇子的入口处,一路绵延向远处的大罗山。路边空荡荡的田野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成片的新住宅区,以及面积广阔的东瓯市螺山科技创新园。

    前山村宽敞的主干道已经正式通车,路两旁的路灯、绿化、护栏,全都是按市政府所在的新城标准修建,满满都是新时代气息。只是路旁的新楼还没正式完工,放眼望去全都是脚手架,前山村俨然还是一块大工地。继续稍往前开,便有一座规模不小的天桥,正对螺山大道来车方向的大桥主梁下方,刻了四个烫金大字学城大桥。

    落款是东瓯市某知名书法家,外界传闻这货给企业题字,一个字能卖到三万元的宰猪价。可即便如此,东瓯市的土财主们依然趋之若鹜,前赴后继。

    大桥四通八达,整体上接近完工,连接着瓯大的西门入口和科技园区的东侧门。苏糖的宿舍区并不从西门而进,秦风继续往前开,不到半分钟,就远远地看到了前方一座新楼楼顶的四个大字爱情公寓。比较蛋疼的是,这四个字下面的落款,居然也是那位三万元老兄。

    秦风自诩书**力深厚,看不惯有人在300米内跟他装逼两次,于是指着那字吹毛求疵道:“这字写得太匠气,其实根本犯不着花这冤枉钱,让我来写效果也差不多。”

    诸葛安安看着后视镜里的秦风,笑着反问道:“问题是,要是你自己来写,你真的好意思把名字亮出来吗?”

    “嗯……”秦风眯起了眼,对这个问题陷入了沉思。

    这时,苏糖说了句:“我觉得爱情公寓这个名字好土啊。”

    “是吗?”秦风颇感意外,不过马上就站在苏糖的立场上,想通了这点。毕竟对于没看过《爱情公寓》这部电视剧的人来说,这么直白的名字,确实有点逼格略低。

    “当然是啊。”诸葛安安不客气道,“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秦风尴尬地咳了一声,然后在苏糖面前死要面子地胡扯瞎掰辩解道:“这不是我怎么想的问题,是你根本没搞明白我的用意。做生意,刚开局什么最重要?当然是知名度最重要。你知不知道现在最成功的广告是什么?是‘今年过年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做营销,越直接越有效。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图样图拿衣服,不要老想着玩艺术、玩情怀、玩文字、玩水平,我跟你说,没用的。除非你的市场受众一开始就定位在那些整天没事瞎矫情、热衷于自我感动、喜欢自己把自己搞哭的伪文青、假小资,不然市场是绝不会跟你讲什么高级趣味、讲什么高级品质的。

    服务这行,绝大多数用户其实还是喜欢简单直接的风格。你看爱情公寓,这名字多直白,人家一看就知道,是给那些有爱情的人住的。什么叫爱情?爱情,就是你情我愿。那什么叫发生在大学城里的爱情?什么叫大学生的爱情?我跟你说,大学生的爱情,最主要的一个需求,就是你情我愿地手牵手出来开房。说真的,要不是怕会被工商局驳回,我原本还打算起名叫啪啪公寓的……”

    诸葛安安被秦风的鬼扯神功加话唠**侃得目瞪口呆,等车子停在瓯大音乐学院宿舍区门口,以她向来引以为傲的记忆力,居然楞是想不起来,自己原先想说的话到底是什么了。

    瓯大音乐学院外,此时停了不少车,秦风心猜大多应该是送女儿返校的父母开来的。毕竟音乐学院的姑娘要比其他专业的姑娘更像姑娘,谁不带三个以上的箱子,简直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自己是来读书的。

    苏糖作为姑娘中的极品,在被秦风宠上天后,已然解放出了所有天性。

    她这回带了四个箱子,三个箱子装衣服,一个箱子里放着包括护肤品在内的乱七八糟的杂物,而作为漂亮姑娘生活必需品的化妆品,她倒是没怎么多带这丫头的审美眼光显然是很毒辣的,知道自己皮肤好得出水,素颜比化妆好看,所以平日里就算陪秦风出席大场面,也基本不会擦粉,眼妆也是能省就省。相对来说,苏糖平日常用的化妆品只有口红而已,而且偏爱大红色的,跟她立体的五官还有白嫩嫩的皮肤起来,能很神奇地把清纯和妖魅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结合在一起,秦风每回见到,都特别把持不住。

    从两个车里拿出四个箱子,四个人人手一箱朝苏糖的宿舍去。

    这阵容在校园里头无比耀眼,一路上自然难免又要被人指指点点。

    把箱子拎上楼去,到了苏糖寝室门口,诸葛安安和安德鲁的护送任务就算完成了。

    诸葛安安终于想起来刚才要和秦风说些什么,站在门口叮嘱道:“秦风,你这几天出门要小心,千万不要一个人东走西走的,谁也不知道黄少菊那个疯子会干些什么。还有阿蜜也一样,除非是在寝室里,不然一定要和同学一起走。”

    “放心,我有电击器。”苏糖一脸轻松,没把诸葛安安的话放在心上。

    诸葛安安也懒得说第二遍,又对秦风道:“我和安德鲁会在附近租一间房子,你有什么事一定要打电话给我,我要是有什么事,也会第一时间告诉你。还有,从明天开始,安德鲁白天的时候会一直在你学校里转悠,保证你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我偶尔也会过来看看。你别管我们这样招不招摇,反正这是老侯和干妈的意思,你想开点,就当是被软禁了。”

    秦风笑着点点头,说:“行,自由度这么大的软禁,我还是很能接受的。”

    诸葛安安见秦风这时候还嬉皮笑脸,实在无话可说。

    诸葛安安和安德鲁一走,思思和慧慧就从苏糖对门寝室里跑出来,跟秦风和苏糖打听起了这个漂亮姐姐是哪里来的。

    “喏,是这个人的秘书。”苏糖指着秦风道,“这个人现在可了不起了,都有小秘了。”

    思思这丫头唯恐天下不乱,马上坏笑着刁难起秦风来,说道:“秦总,找这么漂亮的秘书,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啊?你是不是觉得家里有个大蜜蜜还不够啊?”

    秦风正色道:“当然不是,刚才那个怎么和我家阿蜜比,我只喜欢我家阿蜜这种胸怀博大的。”

    “去死!”苏糖抿着嘴,笑得很高兴地拍了秦风一下。

    掏出房门钥匙,推门进屋,屋里一股子陈年空气的味道。

    郑洋洋这小懒猪还没来,估计是不在家里待到最后一天,就坚决不肯出现在学校里。

    秦风走进去,先把门窗打开,然后和苏糖一起,把屋子里的桌椅板凳、床板扶手全都擦了一遍,连郑洋洋那份都一起打扫了。

    思思和慧慧就站在边上看着,很羡慕地说像苏糖这么命好的姑娘,将来生孩子一定两个**,不然老天爷简直太不公平。然后被苏糖用马桶刷打了出去。

    收拾清洗完其实并没有多脏的房间,苏糖把箱子里的衣服拿出来放好,铺好了床,接着便迫不及待地接起了寝室的网络。

    等苏糖打开网页,闲得无聊的思思和慧慧又回来了。

    苏糖转头白了这俩货一眼,道:“你们两个孽障,又回来讨打吗?”

    “仙子,不要赶我们走。”思思很爱演地作可怜状,拉着慧慧的胳膊弱弱道,“我们上网卡到期了,你晚上要是和秦总出去开房的话,我们可以来蹭网吗?”

    苏糖拉长了音:“你~滚~”

    秦风却笑着说:“我们今天不开房,我要先修养两天。”

    慧慧用非常天真无邪的表情问:“秦总,阿蜜这两天把你榨干啊?”

    思思还在演,问苏糖道:“仙子这莫不是练了吸那什么**?”

    苏糖表情不善地反问:“吸什么?”

    思思想了想,转头对秦风道:“秦总,你看你家媳妇儿,思想太不纯洁了啊!”

    秦风微笑道:“都是我教的。”

    面对宠妻狂魔,思思无言以对。

    瞎闹了一阵,思思见苏糖开始刷微博,忽然才想起来这两天网上的腥风血雨,便跟秦风打听道:“秦总,你这两天在网上又红了啊,我看到有好多人说你是|hei|社|会|。”

    “瞎说的。”秦风回答道,“你都不想想,我要是那么厉害,去年还能在这里被那些老人协会的|流|氓欺负?”

    思思想想也是,不过再转念一想,却又说道:“不过后来那些警察,不是你叫来的吗?网上还有人说你是|hei|社|会|和警察勾结呢!他们说东瓯市的警察都烂到根子了。”

    “这么弱智的话你也信?”秦风好笑道,“要是被人勒索找警察帮忙就叫‘和警察勾结’,那你告诉我,什么情况下找警察才不算勾结?”

    “哎哟,你别这么认真嘛!”思思被秦风的严肃口气搞得有点怕怕的,赶紧转移话题道,“你现在这么厉害,连我爸妈都整天把你挂在嘴上,昨天还看你上电视了呢。我就是好奇而已,难得见到你了,跟你打听一下嘛!”

    “这种破事,有什么好打听的。”苏糖沉着脸接道,“我家秦风平均每个月要被人骂30天,要是每天都出来解释这个、解释那个,正事还要不要做了?”

    思思双手合十,一脸抱歉道:“两位神雕侠侣,我错了。”

    慧慧问:“雕呢?”

    秦风道:“我裤子里。”

    苏糖反手锤了秦风一拳,然后继续刷她的微博。

    苏糖的微博,评论功能依然没有开通,秦风的也一样。刘慧普那边,自然是为了保护秦风和苏糖,不过这样一来,没了互动,刷微博的趣味性也就大大降低了。

    苏糖刷了几分钟,就没了往日的兴致。

    她看了眼时间,见差不多该吃饭了,便跟秦风撒娇道:“老公,肚肚饿了。”

    “嗯,吃饭去。”秦风一口答应,可一转念,忽然又想起点事情,对苏糖道,“我也发条微博。昨天徐毅光给我发了条短信,让我写个澄清说明。”

    “还真要写啊?”苏糖表情有点小纠结,一边站起来,让秦风坐下。

    秦风坐到电脑前,登上自己的帐号,看着页面上一片萧条的样子,不由摇了摇头。这个版本的微博,可是他一手打造的。现在呢,却连和别人说话的权利都没了。

    秦风盯着屏幕感慨完,稍稍整理了一下思路,便快速地敲起了键盘:“声明:一、关于近日网上所传本人|涉|黑|的言论均系谣言,本人历来奉公守法,绝无任何违法犯罪行为及记录。二、谣言止于智者,希望广大网友理智发言。三、对涉及该舆论的所有造谣传谣者,本人将永久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四、对无端借机抹黑本人未婚妻的个人及组织,我特么迟早一定找机会"gan si ni"们。五、少菊,你可以让水军拿第四条做文章了,我本事大,我再让你一招。六、少菊,代我向你爷爷问好,就说我祝他身体健康。你要是不敢说,可以让你爸转告。”

    写完,轻轻一点鼠标。

    2分钟后,全网炸裂。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