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二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一秦风向来是不喜欢把矛盾公开激化的,但遇上黄少菊这样的孽畜,就不能再按一贯的方式来应对。选择把黄少菊从暗处提溜到前台,是秦风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定,他就是想让外界知道,自己和黄老总的亲孙子干上了。至于社会上会有什么舆论,秦风才不在乎。

    反正这破事是黄少菊挑起的,秦风自觉坦坦荡荡,哪怕真被某些方面给封杀了,大不了永远躲在东瓯市不出来,他黄少菊还真能一手遮天、赶尽杀绝不成?区区一个孙子罢了,还真当国家政府是他们家开的?更别说他家老太爷也没多久的活头了,根据不可逆的历史走向,老黄最晚明年夏天就要去向伟大的人类导师马爷爷报道。正是知道这点,秦风内心深处才有恃无恐。

    管杀不管埋地发完微博,秦风拍拍屁股就走,带着媳妇儿和她的闺蜜下楼吃午饭去了。午饭不出意料地吃得不怎么消停,秦风自打坐下来手机就没停过,连续接了五六个询问的电话后,他终于忍不了群发了一条短信,昭告天下说本人目前身体健康、情绪稳定、安然无恙,也没有遭到某太子爷操纵的任何形式的毒手,感谢诸位关心,如需支援,一定会找各位帮忙。

    短信一发,世界总算安静下来。

    在瓯大的食堂里吃过简单的午饭,秦风没马上回瓯医,而是重新返回了苏糖的宿舍。宿管阿姨对秦风和苏糖这对明星小夫妻早已无可奈何,毕竟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午休时间,苏糖把思思和慧慧赶出了寝室,房门一锁,屋里就是二人世界。

    不过大中午的,两个人自然也不会在寝室里做太出格的事情,顶多就是老老实实抱着睡觉。

    只是秦风刚脱掉衣服爬上床,还没来得及把苏糖抱进怀里,手机就又响了起来。

    秦风嘴里不爽的嘟囔,拿起来一瞧,见是关朝辉打来的,立马没了埋怨,接通笑道:“阿姨,你回来啦?”

    “我再不回来,你还不翻天啊?”关朝辉话虽这么说着,语气中听不出半点对秦风的责怪,状态显得很轻松地说道,“把事情挑明了也好,省得那小子在暗地里玩阴的。不过你接下来可不要再有什么动作了,你这么一弄,上面有些人脸上也不好看。你的那个微博,我刚刚已经叫人封掉了,你暂时先忍忍吧。我后天要去京城开会,你这个事情,我会抽空找人跟那位托句话。你自己呢,最近几天也注意一下人身安全,不要到处乱跑。”

    “嗯,好,我保证这几天都老老实实。”秦风也不和关朝辉说什么客气话,不过又有点好奇地问道,“不过阿姨,你也要去京里开两会?”

    “不行吗?”关朝辉爽朗地笑了笑,“我弄个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不算过分吧?”

    秦风忙道:“不过分,不过分,给个全国人大代表都不过分!”

    和关朝辉玩笑了几句,秦风便挂了电话。

    苏糖散落着一头长发从身后抱住秦风,脸贴脸地轻声问道:“那谁回来啦?”

    “嗯。”秦风放下手机,转身抱着苏糖躺下来,看着她漂亮的大眼睛,内心很地平静说道,“没事了,靠山回来了。”

    苏糖露出一个微笑,嗯了一声,抬腿缠在秦风腰上,闭上眼道:“睡觉。”

    ……

    下午两点出头,秦风神清气爽地从苏糖床上爬了起来,跟丫头吻别后,独自一个人返回学校。瓯医校园里早就有不少人。秦风直接把车停在了教学区行政楼的地下车库,从车库里出来,正要去找叶剑报道的时候,恰巧遇上了同样刚刚来到学校的同班同学王俊伟和文佳斌。王俊伟和文佳斌是高中同学,家住东瓯市下辖的瓯南市,所以是结伴过来的。由于出门比较早,他们还没来得及看到秦风今天发的那条微博——当然现在秦风的微博已经被封了,他们想看也想不到了——所以对秦风最近的情况,还停留在昨天那些有关秦风hei|黑的负面报道,以及秦风被微博网免职这两件事上。

    王俊伟向来以人才自居,总觉得如果有机会,自己做得也不会比秦风差多少,这点和苏糖的高中同学黄震宇颇为相像。这货一见到秦风,情绪就相当激动。快步上前去,大声打招呼道:“秦总!最近生意怎么样啊?我看你好像遇上麻烦了吧?”

    “还行。”秦风向来对王俊伟这人感觉不佳,微笑着随口敷衍道。

    王俊伟却没那眼力劲儿,还一个劲往秦风跟前凑。两人明明身高相仿,王俊伟顶多也就比秦风高个一两公分,可他却硬是要装作很熟的样子,搭住秦风的肩膀,用一种说教的口吻笑道:“还行就是不行嘛,我去年就说,你这生意铺得太快太大,容易出问题。你看现在得罪人了吧?做生意还是得循序渐进,慢慢来才行啊。”

    秦风淡淡地看了王俊伟一眼,把他的手从自己的肩上拿了下去。

    王俊伟并不尴尬,嬉皮笑脸地继续道:“你也用不着心情不好,人生嘛,起起伏伏都是正常的,大不了从头再来。”对于秦风这个表面上看起来很倒霉的寒假,王俊伟心里显然是有点幸灾乐祸的,仿佛秦风倒了,他就能上位似的。

    秦风懒得跟这家伙一般见识,自顾自地往前走,也不搭话。

    王俊伟却越发有点来劲,见路上人多,很亢奋地大声道:“秦总,你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情了,要不咱们俩合作个项目怎么样?就当重新创新好了!”

    秦风终于停住了脚步,转头看着王俊伟,微笑着说道:“俊伟啊,要是别人,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不过咱们同学一场,也是缘分,所以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一下。这个……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事,我们首先一定要弄清楚自身的定位。弄清楚了自己处在什么样的位置上,才能做到用正确的态度和方式去待人接物。这是做人的第一步,也是做事的第一步。你可以很草率地对待这个社会,反过来,这个社会也可以很草率地对待你。我希望你能记住我跟你说的这些话。”

    说完,掉头就走。

    王俊伟看着秦风走远,表情不爽地对文佳斌道:“这家伙,还真当自己是个大人物了。”

    “行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反正肯定是比你厉害的。”文佳斌不客气道,“走了,走了,上楼盖章去。”

    王俊伟没好气道:“死骆驼再大也没用,我估计他过几天就笑不出来了。政府明摆着是要弄他了,靠|hei|社|会|起家,不死是不可能的。”

    文佳斌却道:“你怎么知道网上说的是真的?”

    “呵!”王俊伟冷笑道,“不走歪门邪道,怎么可能起步这么快?你没做过生意,这种事你不懂的。”脸上一副全宇宙我最懂的样子。

    不料文佳斌直接一盆冷水泼下来,嘲讽道:“你懂个屁,搞得好像你做过生意一样。”

    王俊伟受不得激,顿时勃然大怒,情绪失控地推了文佳斌一把。

    文佳斌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直接推了回去。

    两人你一下、我一下,来回推了两把,火气上来挡都挡不住,直接就在2号行政楼外打了起来。

    边上经过的学生也不劝架,纷纷驻足观看,还有拿手机出来拍照的。

    这时班长赖佳佳从楼里出来,瞧见这俩货在外丢人现眼,急忙上前拉开,劝说道:“你们干嘛呀,有话好好说嘛……”

    王俊伟被文佳斌狠揍了两拳,嘴上依然不服地指着文佳斌大吼道:“他就是一个煞笔!”

    “你特么才煞笔!”文佳斌吼回去道,“有种我们打赌好不好,秦风要是不死,你就去死好不好?”

    王俊伟赌命还是不敢的,冷笑道:“你煞笔吗?我凭什么为他去死?”

    赖佳佳都听糊涂了,问道:“这关秦风什么事啊?”

    王俊伟对她道:“秦风活不久了,搞|hei|社|会|,就算不枪毙,至少也要判个十几年。”

    “胡说八道什么呀……”赖佳佳觉得王俊伟脑子有问题,解释道,“秦风刚刚都发微博澄清了,明明是有个名字叫少菊的人在造他的谣。还有东瓯市的政府官方微博今天早上也发了声明了,他们根本没有接到报案,去杭城举报秦风的那个人,听说是和秦风的店有经济纠纷。你怎么这么天真啊,这么容易就相信网上的谣言了,而且居然还为这种事情跟别人打架,傻不傻啊?秦风怎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啊?”

    王俊伟万万没想到这事情居然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赖佳佳说了一通,脸皮再厚也顶不住了。只是还嘴硬道:“是不管我的事,我就是看不过秦风那么嚣张。”

    文佳斌怒草道:“我|干|ni|妈!你看不过他嚣张,就来打我是吧?你说你是不是脑子有坑?”

    王俊伟也不道歉,恨恨地转头就朝楼里跑走。

    看戏的人一哄而散。

    赖佳佳却一脸忧愁地手捧心口,替秦风担心地想道:“但愿你不要真的出事……”

    ……

    秦风慢慢走回到宿舍区1号楼,上了6楼,刚一露面,整层楼便沸腾起来。林手谈和汪大冲这个寒假几乎是在和喷子互怼中度过,凭借极高的战斗力,成功地收获了不少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对他们全家祖宗十八代的亲切问候。说来连他们自己都觉得好笑,明明和秦风非亲非故,顶多也就是拿了秦风一回赞助,但每次只要在网上看到有人黑秦风,他们就忍不住要喷回去。

    “秦总,你今天早上又是什么最新情况啊?那个少菊是什么人?”林手谈一见到秦风,就忍不住要打听,“我看你的微博都被封了,这人够牛逼的啊!”

    眼视光的其他人这时也全都在,十几号人挤在房里,想听秦风说说最近各种小道消息背后的内幕。秦风却不肯贸然装逼,很低调地摆手道:“你们最好还是不要知道,反正这话不能从我嘴里说出来,我能说的,已经全都说了。还有,微博不是那家伙封的,是我们自己这边处理的,这事情现在不能再闹大了,再闹大点,东瓯市市委都要头大了。”

    “这么高级?”汪大冲眼睛都亮了,“秦爷,你这是捅破天了啊?”

    “废什么话,我们秦总不高级,谁还敢说自己高级?”林手谈道,“我这个寒假天天看秦总家的女神发微博,看得我都对自我怀疑了好吧。秦总今天飞多伦多,明天去京城,后天到杭城,又是拍电影又是做节目,不是登报就是上电视,我艹,我真是服啊……”

    汪大冲听林手谈如数家珍,不由又好奇地问道:“秦爷,你寒假去多伦多干嘛了?”

    秦风很淡定道:“没什么,就是跟人学了几天英语,然后去美国做了个演讲。”

    寝室里立马响起一片我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