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二十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晚饭过后,秦风陪着苏糖和她的几个闺蜜在大学城学子广场的超市里逛了20来分钟,便送她回宿舍去了。而如果不是苏糖戴了一个特别招摇的大蛤蟆太阳镜,她也就不会被人认出来,也不会引发超市骚动,他们或许还能多逛几分钟。不过想想这事情也不能完全怪苏糖,虽说大晚上的靠戴太阳镜来遮挡面部的行为显得有点智商不足,可就冲苏糖那极具辨识度的外貌,现在出门不稍微做点伪装的话,别说20分钟,怕是2分钟都撑不过。

    大学城里还好,学生们顶多就是集体围观凑个热闹,敢于伸咸猪手的家伙还不算多,可要是在外头,那些上了年纪的社会老流氓肯定就不止围在边上喊女神那么简单了。对那些思想和身体一样不健康的家伙来说,能在超市里遇上电视里才能看到的女明星,不假装被人挤到苏糖跟前摸一把,那你说对得起谁?

    秦风护着苏糖,在超市保安的帮助下,一行人有惊无险地出了门,只是方才扔进购物车的东西,根本没机会买单。苏糖最近实在红得太,不仅因为《女神经常来》在酷浏网的热播,还有周大幅珠宝近一周来的轰炸式广告,央视一套一天播三次,各地方台更是不计成本的一天至少6次,看得出来,周大幅方面不仅对苏糖担纲女主角的这支广告片的效果感觉满意,而且还对她所能带来的营销效果充满信心。启用19岁的网红美少女当产品代言人,这样的营销手法,在06年这个网络产业初时代,可谓是头一遭。

    眼下,不但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苏糖的小道消息和乱七八糟的杜撰艳文,连一些主流媒体也都开始刊登有关微博女神的报道。显然在花姐的操作下,苏糖已经开始逐渐摆脱秦风的影子,朝着成为一个独立品牌符号的方向在发展。正如一些报道上所说的,“秦总虽然不再是那个秦总,但女神还是那个女神”。所以秦风觉得,自己确实是时候管关朝辉要点苏糖的品牌代言费了,甭管能要到多少,但起码总该意思一下,哪怕一年只给个十万、二十万的友情价也行啊!

    回到宿舍,颗粒无收的苏糖一脸不高兴,嘟起个小嘴用惨兮兮的眼神看秦风。秦风把她抱进怀里揉了一通,安抚完毕,就要回自己的宿舍1号楼去——郑洋洋要是没回来的话,他倒是可以在这里陪苏糖睡一晚上,不过现在既然苏糖的室友小闺蜜来了,秦风就不好再窝在这儿了,万一明天早上又被人瞎传他在瓯大女生宿舍里玩娥皇女英,秦风自己倒无所谓,苏糖可能也无所谓,郑洋洋或许也无所谓,但瓯大特么就所谓大了啊!音乐学院这几年出了个别不自爱的姑娘,早就在背地里被人喊作了鸡窝,万一再把微博女神的闺蜜也搭上,那不全校的名声都臭了?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去吞并瓯医?嗯,是的。瓯大的历届领导,全都是这么想的。

    夜凉如水,灯火如星。

    秦风回到瓯医的住宿区时,正是晚间最热闹的事情。难得处在一个开学和未开学之间的时间,眼视光学院专属的男生宿舍1号楼里,充满了各种用词精准的笑骂声。秦风上到六楼,刚走过楼梯口的房间,就听到里面的阿毛大声咆哮:“放个鸡毛的大啊!你当对面都是你的丁丁,你什么时候想撸就能撸啊!”然后彪哥怒吼着回答:“操!你再说一句试试!信不信我把你撸了!”阿毛道:“妈的,我就知道你对我不怀好意,今天终于说出来了吧?”

    “操,你们两个狗日的真特么恶心。”林手谈从里面跑了出来,正好就撞见了秦风。

    “咦?你居然回来了?”林手谈显得很惊讶的样子,“你晚上不和你家女神一起睡吗?”

    “睡个屁啊,被宿管阿姨赶出来了。”秦风随口一扯。

    林手谈叹道:“瓯大的宿管阿姨这么强大?连秦爵爷都赶驱逐?”

    “秦爵爷?”秦风一头雾水,看着林手谈不解地问,“什么秦爵爷?”

    “你还不知道?你下午出去到现在,没上过网?”林手谈问了两句废话。

    秦风配合地点点头。

    然后两人一边朝寝室走去,林手谈一边用完全控制不住的激情口吻道,“你下午还不跟我们说少菊是谁,结果你出门没一会儿,网上就到处都是揭他老底的帖子了。不过你也真是牛逼啊,居然敢跟和谐局常务委员的亲孙子正面硬来……”

    秦风面无表情。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真理,其中有两句话,长期以来都教育着人们不要干坏事。一句话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另一句话,叫作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秦风早知道自己发完那条微博之后,黄少菊的底子肯定会被其他人捅出来。

    但他只是没有料到,黄少菊的信息居然会这么快就被曝光。

    这才连12小时都不到呢……

    “不过我没想到你的背景居然也这么硬。”林手谈走到寝室门前时,忽然话锋一转,长叹道,“东瓯王的干儿子啊,秦总,你也藏得够深的啊……”

    秦风想都不想就矢口否认道:“假的。”

    “假的?”林手谈很是怀疑地望向秦风,推门进去,“网上乱说的?”

    “嗯,乱说的。”秦风点点头,走进寝室,直接关上了房门,然后又奇怪地问道,“那个秦爵爷……谁给起的外号啊?”

    “网上的帖子嘛!”林手谈道,“你们瓯投那谁谁不是东瓯王吗?帖子里就说,他是王爷,他亲儿子至少也是个侯爷,像你这种干儿子,按辈分排不就是爵爷了?还有,原本也不是故意要这么叫的,主要是下午有好几个论坛都因为讨论这件事被封了,好多字眼,也一下子全都变成了违禁字。发帖的人没办法,只好什么东瓯王、秦爵爷这么写,那少菊现在还成太孙了呢,就跟叫那谁谁青蛙王子一样……”

    “青蛙王子……”秦风嘴角抽抽,“老三?”

    林手谈呵呵傻笑。

    秦风沉默了片刻,又打听道:“网上还说别的什么了?”

    “多了去了,大葱都看得差点不想去图书馆了。”林手谈道,“那个黄少菊估计是想搞死你们全家啊,发了好多关于东瓯市前几年拆迁的什么内幕,说侯聚义和东瓯市政府合谋,搞了很多人命案子,反正扯得挺厉害的,还弄了好多村民申冤的血书之类的证据,要不是那些帖子全都被删了,现在指不定还有多热闹呢。”

    秦风呵呵一笑。

    这造谣水平挺高的嘛,连村民血书都弄出来了。不过话说要是黄少菊只有这点能耐,那倒真没什么好怕的了。毕竟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一切舆论都只是个屁。

    秦风没和林手谈继续接着这个话题往下聊,坐下来打开了电脑。不一会儿,他登上微博看了眼,发现自己的帐号已经被封了,苏糖的倒是健在,评论功能也恢复了,但显然屏幕了许多带有不良关键字的留言,想来是微博网的技术部专门为苏糖的帐号搞了一些保护功能。

    “你的微博号都被封了?”林手谈也像是才发现这件事,打开电脑后,惊声喊道。

    秦风毫不留恋,很淡然道:“封了就封了吧,反正我也用不着给自己打广告,我家阿蜜的号够用了。”

    林手谈的严重露出单身狗之鄙视。

    秦风虽然搀和了不少it项目,但这年头真上了网,却没什么能引起他兴趣的。盯着屏幕愣了十几秒,他才点开ie,然后输进了酷浏网的网址。

    只是网页一跳,却显示该网址无法打开。

    秦风觉得有点古怪,又按了两下f5,网页依然打不开。

    什么情况?服务器爆了?

    秦风脑海中刚冒出这个念头,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徐小宁打来了。

    秦风心里顿时冒出一丝不安,一接通电话,就听徐小宁慌慌张张道:“秦总,出事了。刚才十分钟前,我们网站被京城经贸委查封了,有人举报我们传播不良视频。”

    “你先别急。”秦风不由自主地站起来,走到阳台,轻声说道,“你确定是京城经贸委?他们管得着这块吗?”

    “直管的。”徐小宁道,“网络产业这块,现在主要就是经贸关接管。他们把我们的服务器全都关了,我现在马上要去他们局里走一趟,京城经侦处的人也来了,说要立案调查。”

    “妈的。”秦风爆了句粗口。

    不用想都知道,这肯定就是黄少菊所谓的礼物了。

    “你先让黄芳菲去找个律师。”秦风道。

    徐小宁在那头苦着脸道:“秦总,你都惹上黄少菊那种人了,律师能有什么用啊……”

    “你别管有没有用,先找一个再说。”秦风打断道,“我也找人想想办法。还有,那个不良视频,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绝对没有啊!”徐小宁喊冤道,“那个什么视频……就是一个带着一个猥琐面具的人,手里拿个保温杯搓来搓去,说些乱七八糟的话,自称教授什么的。完全就是人家自娱自乐,顶多就是说话内容比较下流,但现在网上说话下流的人多了去了,根本不至于为这点事就把我们服务器给封了啊!”

    “带着猥琐的教授?”秦风仰头望月,皱眉问道,“那个面具的额头上,是不是写了个禽兽的‘兽’字?”

    “是啊是啊!”徐小宁激动道,“就是那个禽兽!”

    秦风叹道:“算了,和叫兽没关系,怪只怪黄少菊那孙子太不是东西,这回纯属莫须有的罪名。你先别着急,我来想办法。”

    徐小宁又不安地问:“秦总,你觉得这回撑得过去吗?”

    “撑不过去也要撑。”秦风道,“酷浏网要是不让弄了,顶多再来个酷七网、酷八网,主要是人没事就行,那孙子敢这么玩火,谁先被烧死还说不定呢。”

    徐小宁也不知秦风这话里有几分真假,叹了口气,便说自己没时间,要跟公务员哥哥们回去协助调查去了。

    结束了和徐小宁的通话,秦风站在阳台上吹着冷风,久久不语。

    他在纠结,要不要给关朝辉打个电话求救。

    只是这么一来,欠关朝辉的人情债,怕是这辈子都要还不完了吧?人家口头上确实是说认他当个儿子,秦风却不能真这么没脸没皮地把她当成亲妈,什么事情都要去麻烦她。

    秦风心里天人交战了半天,正琢磨着是不是该找其他人想想办法,手机忽然又响了起来。

    这回是黄芳菲打来的。

    秦风还以为她要说律师的事情,接起来,却听黄芳菲用极其焦急的口吻,几乎能想象出是跳着脚的状态道:“秦总,死了死了,要命了!《石头》剧组在山城被一窝端了,山城那边说我们拍摄手续没办全,还涉嫌拍摄非法影片,宁导他们全都被抓紧山城公安局了,剧组的主要负责人全被抓紧看守所了!”

    秦风一听头都炸了,“什么时候的事?”

    “就下午。”黄芳菲道,“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宁导他们的手机都被没收了,我本来是要跟组过去的,幸好我儿子学校临时有点事,我耽搁了几天,不然现在肯定也被抓进去了。”

    “别慌,你先别慌,我来想办法……”秦风这么说着,自己都有点不信。

    黄芳菲期期艾艾道:“秦总,要不你联系一下瓯投吧……”

    “我心里有数。”秦风道,“山城那边,你先保持联系,现在就一点,只要人没事就行,违法不违法的另外再说。咱们现在暂时什么都做不了,先看山城那边的反应。该罚款罚款,该认罪就先认罪。你跟宁导他们说,只要人能平平安安出来,电影什么的,全都不重要。那边让他们怎么说,他们照办就好,不需要顾及我。”

    黄芳菲听秦风吩咐着,有了主心骨,总算慢慢冷静下来。

    秦风打完这个电话,又长长地叹了口气。

    黄少菊这狗日的,能量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居然同时把酷浏网和《石头》剧组都给端了……

    秦风低着头,翻着手机的通讯录,挨个往下翻着,几乎快翻到最底下的时候,动作停了下来。

    他看着那个不那么靠谱的名字半天,思来想去,还是拨了过去。

    信号音嘟嘟响了许久,那边才总算接通,传出一个不那么心甘情愿的声音,笑着问道:“秦总,找我有什么指教啊?”

    “指教不敢当,不过郑总这么聪明的人,接电话都比平时慢了十八拍,肯定知道我找你有什么事吧。”秦风也不绕弯子,开门见山道,“酷浏网被黄少菊抄家了,还有《石头》剧组也被弄进山城看守所了。郑总,危急存亡之秋啊,你的面子、我的身家还有十几号人的小命,现在全捏在黄少菊手里,你看……你是不是该陪我去山城走一趟?”

    郑跃虎装傻道:“山城也不是我家地头啊,我也找不到熟人啊……”

    秦风张口就道:“没事,你不熟我熟,人家黄少菊还祖祖辈辈住江南呢,照样一个电话举报就把我们给干掉了。咱俩就当是热心群众,他举报我们就去申冤,都是党和国家的孙子,谁怕谁啊,你说是吧?”

    郑跃虎哭兮兮道:“秦总,你就别为难我了,我这个孙子没他那个孙子厉害啊,人家爷爷是现任委员,我家老爷子早退休十几年了,余威都散尽了。这酷浏网我不搞了行不行?我退股,我不搀和了。”

    秦风道:“《石头》剧组的500万,可都是你的钱。”

    郑跃虎想了想,一牙咬,道:“不要了!”

    秦风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孙子——怕是被黄少菊吓破胆了吧?

    正震惊着,电话那头忽听一声惨叫,然后手机就被王妙安抢了过去,“秦总,我明天飞东瓯,我跟你一起去山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