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二十三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网上刚刚出了个视频,有个老娘们儿跟个警察哭哭啼啼的,骂你不是人,说你勾结黑|she|会把她家的房子给坑了,现在都有好多人在讨论你应该被判几年了。”秦风推开阳台的门走回屋里,就听到林手谈用一种置身事外的八卦口吻说道。货只是扭头瞥了他一眼,又立马把实现转移回电脑屏幕上,目不转睛地看着网页,念道,“新浪科技版头条,酷浏网疑被有关部门叫停,e秦风恐涉|hei|传闻恐为真,我擦,动作够快的啊,不过这种新闻不应该放在社会版更合适吗?”

    “大哥,看你这状态,好像还挺乐呵的啊,真把我这当事人当死人了?”秦风无语地问道。

    林手谈摇了摇头,叹气道:“唉……就你现在这情况,我把你当死人还是活人有什么区别吗?”

    “现在的区别不大,将来的区别就说不定了。”秦风坐到自己的书桌前,拿起杯子,喝一口里面还没两头的温水,淡淡道,“你难道就没想过,我这回万一要是挺过去了,你到时候再回想你今天的表现,会不会有可能感受到如同切肤之痛一样的后悔?”

    林手谈安静两秒,肃然道:“秦爷,网上这群煞笔真特么烦,我现在就上去喷死他们。”

    “嗯,加油喷,不要有身为好学生的心理包袱,能骂多脏就骂多脏。”秦风随口跟林手谈扯着,一边已经给诸葛安安发去了短信,让她订几张后天去山城的飞机票。郑跃虎虽然是个怂逼无疑,但他媳妇儿绝对是巾帼英雄级别的。王妙安说要来,那肯定不可能放鸽子。

    过了约莫有半分钟,秦风手机响起,却是周珏打来的。

    他接起来,轻声喂了一下。

    那头的周珏却带着满满阴沉感说道:“山城的事情你不要管,你现在只要出了曲江省,神仙都救不了你,那边的事情你交给我处理。”

    秦风皱眉道:“有这么严重了?”

    “电话里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周珏道,“这事情已经不是你和黄少菊的事了,黄少菊那个二百五最近这两天这么搞风搞雨,现在已经被人当枪使了。阿姨刚才打电话跟我说,我们在沪城的东瓯广场项目也被叫停,瓯投的26个合作商今天撤了个,还有几个估计明天不跑后天也得跑,集团工程部压力很大,七成左右的项目都停工了,只有曲江省省内的项目暂时还没事。”

    “什么情况?”秦风被惊到了。

    周珏想了想,道:“我去你学校说吧,你等我。”

    说着,就匆忙挂断了电话。

    秦风半晌不语,感觉这事儿越来越脱轨,一想到周珏说的连黄少菊都被人当枪使了,他就有点脊背发凉,这特么黄少菊背后的人,到底是在针对谁啊?

    侯聚义?关朝辉?还是陈荣?又或者……

    “操,洒家这辈子是不是要完了?”秦风忽然开口一句。

    林手谈转头就变脸:“秦风,你什么完了?”

    “没什么。”秦风无可奉告,拿起自己的外套披上,起身出了门。

    瓯医的住宿区外人来人外,秦风把自己的车从教学区的地库里又开了出来,停在马路边等着周珏。等了大概有半个小时,终于等到了周珏的那辆路虎。秦风二话不说从车里出来,走到周珏车旁敲了敲车窗,周珏打开门锁,秦风一屁股坐进副驾驶座,张口就问:“怎么回事啊?”

    周珏冷着脸道:“本来这事我是不该跟你说的,不过想想,觉得你还是有必要知道一下。”

    秦风点点头,一脸请指教的模样。

    周珏缓缓说道:“和谐局内部的京派和沪派有不能说的互掐关系,你应该知道的吧……”

    接下来的20分钟,周珏给秦风科普了一番他上辈子都不晓得的某些中|央|高|层秘闻,各种大佬和大佬之间的关系,各种以个别大佬为核心的派系关系,听得秦风世界观都在松动。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有些人想利用黄少菊和你这件事把陈荣弄倒,陈荣一倒,作为曲江省主官的刁书记就会有连带的政治污点,在进京的序位上肯定就会受影响,将来的领导人职位安排就会有直接变动……”周珏神情凝重道,“这事情已经不是一个两个人能解决的了,你接下来必须要老实一点,什么事儿都别管,什么反应都不要有,你那些小零碎都交给我,我会帮你处理好,你也别到处乱跑,万一你这条小命要是真被人弄死了,你自己现在是什么知名度,你心里应该有数吧?这事情要是闹大了,你的命还没什么,不过牵扯到更上面的人,这摊子就真没法收拾了,我叔叔和阿姨在国内忙活十来年弄出的局面,统统都得完蛋。”

    秦风脸上默然无语,心跳得跟狗一样快。

    良久,长叹一声:“洒家这辈子好刺激……”

    周珏白了他一眼,又道:“接下来就是敌不动我不动,不过我估计黄少菊可能忍不住。事情闹这么大,他那些狐朋狗友可都看着他,他不想丢面子,就得做点小动作。你舅舅那边,听说市局已经抽调人手过去保护了。”

    秦风一愣,道:“我舅舅还不够惨吗?黄少菊还要弄他?”

    “你舅舅现在要是死了,对黄少菊有好处。”周珏解释道,“省厅里龙建宇派来的那几个警察,已经在市局里招供了,这些口供现在没什么大用处,不过以后要是拉起清单,对龙建宇和他后面的人就很不利了。不过如果你舅舅现在死了,那他们就能推翻口供,反正死无对证。”

    秦风眯眼道:“我怎么感觉自己进入了港剧的世界?”

    周珏不屑道:“港剧哪有这么大格局,那几个岛全加起来也没比东瓯市大多少。”

    “行行,咱们格局大。”秦风挺应付地说道,想了想,又问,“那我那个酷浏网……你打算怎么处理啊?”

    “这个简单,直接迁回东瓯市就行了。”周珏道,“查封酷浏网的是京城的市经信委,酷浏网的注册地是在东瓯市,他们的手再长,也不可能从京城伸到曲江省。你再让人发个声明,就说是网站内部调整,一周之内肯定会重新启动,这样运营上可能就没问题了。”

    秦风微微点头。

    果然玩儿到这份上,还是周珏这些见过世面的人比较有经验。

    周珏又道:“山城那边,我明天就过去,我已经让安安帮我买了机票了。电影的事情你放心,山城的王书记跟叔叔有过几面之缘,再加上郑跃虎他爷爷的面子,你这电影保证黄不了。”

    秦风听周珏这么一说,总算松了口气。

    好歹那是500万的投资,对现在的他来说,依然是一笔需要妥善使用的巨款。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