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二十五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越近春分,东瓯市的气温渐渐有所回升,但天色暗下来后,室外还是略微有点凉。傍晚不到6点钟,中心区各处的路灯逐一亮起,宣告着这座暴发户之城又一段活力四射的夜生活即将开始。秦风站在华侨饭店26楼某间商务办公套房的落地窗边,居高临下,正好能看到位于不远处湖滨路旁的那一大片仿佛中央绿地的私家庄园的全貌。园子里头透着点点亮光,显然,作为东瓯市民兵团团长的办公点,这一方机要重地和各级衙门驻地一样,是每天晚上都需要有人职守的。其实秦风到现在也没搞清楚,这间大园子到底是侯聚义的私有财产还是公家的地方。在他仅有的进入那园子的印象中,那园子偏僻的大门外,似乎没挂上任何衙门的招牌。

    盯着那园子许久,秦风微微呼出一口气,又拉上了窗帘,静静地走回客厅坐下。

    出于“配合市纪委调查”的原因,他住进华侨饭店已经是第5天了。学校那边,当然是无休止的请假。按照林乃荣所说,市里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他和黄少菊的事情公开化之后,牵扯面已经越来越广,甚至使得某些人对某些事,不得不提前做出明确的表态。简而言之,站队。

    省厅那边,近年来上升势头很强劲的龙建宇,明显已经做出了选择,眼下铁了心要通过黄少菊的爷爷,走一走部委要员康师傅的上层路线。两会开幕之后,省委刁书记和夏省长一上京,省厅那边就再也没人能管住已经获得部委支持的龙建宇,省厅扫黑办直接一个红头文件下来,就要逮捕秦风去杭城问罪。

    而且不但是省厅龙建宇,更令人吃惊的还有,急于表态的人还包括了沪城此时的一把手陈亮玉。已然身居和谐局委员高位的陈书记,居然在开会开幕之前,向沪城这座国际大都市的有关舆论部门,知会了要“重点声援曲江省扫黑宣传工作”,于是全国两会前脚刚开幕,沪城那边后脚就铺天盖地地揭起了侯聚义的老底,一时间侯聚义“东瓯杜月笙”的形象深入沪城居民人心。而秦风则按某些人的意思,被丑化成了一个十足的骗子,一个“被江湖大佬拿来当替身的玩偶”。

    两会开始后仅仅第三天,沪城文化出版社出版了一部书名为《黑金帝国》的伪传记,主人公自然是侯聚义无疑,并且在书的封面上堂而皇之地标注了“本书通过真实人物及真实事件,真实还原在改革开放过程中血腥崛起的东瓯财团”。书里毫不避讳地描写了侯聚义和东瓯市各民营产业大佬以及政府人员之间的利益输送关系,并且还很贴心地搞了个人物谱系图表,秦风位于“干亲”那一栏上,和周珏、诸葛安安、狄晓迪等人并列。

    《黑金帝国》的出版,在舆论界掀起了巨大的波澜,各地的出版商们更是趋之若鹜。

    书出版后,作为书中“事发地”的东瓯市,当天中午就到货,秦风托市纪委的人给他买了一本,拿回来翻了一遍后,才知道侯聚义在国内布的局居然那么大。东瓯投资集团公司,居然不是私人性质的,而是公私合营的混合体制,除了秦风原先所知的董事局成员之外,中华投资集团还派人下来,担任了瓯投监事会的监事长一职。秦风这才恍然大悟,难怪在国内严格的商标法之下,瓯投可以使用“瓯投”这个名称,感情打一开始,瓯投就和政府有一腿。

    所以毫无疑问的,潜伏在黄少菊他爷爷背后的那一撮人,眼下就是打算拿这件事当由头,对涉及其中的所有人物,搞一次不亚于血洗的大运动。两个貌似牛逼实、则却也是只是大棋盘上的小棋子的小小纷争,居然演进到这种地步。中国的政治生态,真心不比宇宙黑暗森林法则温和多少。

    关于秦风和黄少菊斗争所造成的舆论效果,到了这一步,也算是炸到没法收场了。

    现在但凡是个上网的人,至少都知道了以下几件事:第一,黄少菊是某老总的孙子,黄老总已经够牛逼了,但更牛逼的是,他身后还有一群人。第二,秦风是侯聚义的干儿子,侯聚义也算牛逼到顶了,虽然明显不可能和黄老总刚正面,但不要紧,侯老板身后也有一群人,这群人的力量,是足以和黄老总身后那群人正面刚的。第三,黄少菊是个煞笔,所有一切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黄少菊想睡苏糖却睡不到。第四,秦风是个弱鸡。

    然后基于以上几个“事实”,网络上的闲汉们又得出了这样几个结论:第一,侯聚义真牛逼,但估计是活不久了,东瓯市的其他人也活不久了。第二,苏糖真特么是个妖精,红颜祸水,古人诚不我欺。第三,原来成功的人之所以成功,不是因为有本事,而是因为有关系。第四,秦风死有余辜,微博女神也算是好白菜被猪拱了。

    网上舆论沸反盈天,根本拦不住,论坛的帖子犹如星星之火,烧得到处都是。

    论坛禁了一个又一个,帖子删了一个又一贴,马甲封了一个又一个,但就是防不住八卦之心爆棚的网友,天天在网络上的各个犄角旮旯里询问:“秦风死了没啊?黄少菊睡到苏糖没啊?瓯投什么时候倒啊?听说秦风已经失踪好多天了,他们学校的人都说没见到他,是不是已经被毁尸灭迹了啊?”等等等等。

    秦风对网上的舆论不闻不问,不是他淡定,而是这几天压根儿就没上过网。因为根据组织纪律,配合调查期间,秦风是不能有娱乐活动的,当然也不能和外界有联系。

    这星期以来,秦风只能靠读一读潘建伟给他开的书单里的那些书来打发时间。

    林乃荣中间来过一次,很庆幸东瓯市这边提前把秦风保护了起来,说要不是陈荣急中生智想出火线入党这一招,东瓯市这边还真拦不住省厅龙建宇过来要人。

    “唉……这日子过得真是……”秦风从沙发上拿起那本翻了五分之一左右的《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叹了口气,却不知该怎么形容好。

    脑子正放空着,门铃忽然响起。

    秦风没有马上起身,而是奇怪地转过头,望向玄关。

    半个小时前,酒店的服务员已经送过晚饭。

    这个不上不下的点,还会有谁找过来?

    门铃又响了几下。

    秦风这才站起来,慢慢走到门后。

    透过猫眼一看,外头却没有人。秦风微微皱眉,正犹豫着是不是要给楼下的便衣打个电话,忽然一个令他惊喜的身影,从门边跳出来,重重地锤了两下门。

    秦风见到外头那个俏生生的丫头,心头一暖,打开了房门。

    苏糖直扑上来,一把将秦风抱住,“想死我了!”

    “我也是。”秦风抱着苏糖,贪恋着闻着她身上的气味,使劲揉了两下。

    这时另一个身影从边上走出来,煞风景地说道:“小秦,你先别着急和女朋友亲热,我先进去跟你说点事情。”林乃荣笑嘻嘻的,心情显然不错。

    三个人进了屋坐下,秦风本想给林乃荣倒杯茶,林乃荣却道:“不用了,就几句话,我说完就走。”

    秦风点点头,坐了下来。

    林乃荣道:“先跟你说两个好消息。第一个好消息,山城那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你投资的那个电影剧组,人都放出来了,人没事,设备也都没事,反正都没事。你们侯总的干女儿,这个周珏,不是等闲之辈啊,这回的事情办得漂亮。昨天打电话回来说,她短时间是不回来了,要留在山城盯着,等电影拍完。还有郑主席家的那个孙子,他说让我给你带句话,问问你的意思……”

    “郑跃虎想重新入股这部电影是吧?”秦风笑着打断道。

    “对。”林乃荣笑道,“你说行就行,我就帮他们带个话。”

    秦风笑着说道:“这些家伙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居然让市纪委书记这么大的领导帮他们带话,还有没有上下尊卑了。行吧,不给他爷爷郑主席面子,也得给林书记您面子啊。”

    “行,行,就当给我面子。”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林乃荣哈哈笑了两声,又道:“还有个好消息,你的那个网站,今天下午已经恢复运营了。螺山镇那边还在装修,最快下个月月初就能搬进去,市里给你们留了一层楼,4000平方,目前看应该是够用的。”

    秦风眉头一皱,旋即又马上松开,带着一丝兴奋,问道:“没人拦?”

    林乃荣摇摇头,笑着反问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秦风当然知道。

    黄少菊搞了那么多动作,结果大半天也就只搞掉了东瓯市无法插手的两个项目。

    而眼下,这两个项目已经死而复生,这无疑是个重要信号。

    站队的过程,已经结束了。

    而站队所产生的影响和结果,也显而易见。

    “我们……赢了吗?”秦风直视着林乃荣,轻声问道。

    林乃荣拍了拍秦风的肩膀,笑着说道:“你下星期可以回学校了,这事情……没事了。”

    秦风原以为这一刻自己会很激动,但事情到此,他却平静得内心毫无起伏,仿佛早就知道结果一般。秦风不清楚在这几天时间里,在这件事的背后发生了多少利益交换和立场妥协,但他心里明白,这场风波所卷起的惊涛骇浪,肯定不是他这种小杂鱼可以想象的。他之所没被浪拍死,只是因为刚好幸运地处于风眼之中。

    “新华书店里,这本书已经下架了。”林乃荣指了指秦风放在茶几上的那本《黑金帝国》,“你现在真算是全国闻名了,全国现在至少有一两个亿的人已经记住你的名字,还有你们侯老板。”

    秦风笑了笑。

    “好了,话说完了,我也不耽误你们小两口谈恋爱了。”林乃荣站起来,往外走的时候,又多吩咐了一句,“对了,你趁这两天,给我写份检讨。组织上对你的处分已经下来了,党内警告,以后不许赌博了吧,就算买奥运会刘翔赢也不行。”

    “不赌,不赌,坚决不赌。我觉得后年刘翔赢不了。”秦风说笑着,一路把林乃荣送出了门。

    站在门边,一直等林乃荣走进电梯,秦风才关上了房门。

    转过头,苏糖站在他身后,眼里写满幽怨。

    两个人对视两秒,秦风忽然一笑,牵起苏糖的手,说道:“走,有事上床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