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二十六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的周末过得很愉快。

    跟苏糖一起温故知新地复习了各种姿势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终于恢复了和外界的联系,手机总算可以开机。对这回出手帮忙解决事端的各方面该谢的人,秦风全都挨个谢了一遍,即便人家的出发点并不是想像拯救大兵瑞恩那样舍己为人地把秦风从坑里挖出来,但无论如何,口头上、名义上、礼貌上,秦风还是得摆出晚辈、后辈以及受助者的样子。这叫政治正确。

    周末两天,秦风足足打了三四十个电话,打完一个,就在自己列出并且检查了3遍的名单上划掉一个名字。蒙冤入狱3天的宁皓导演在秦风的鸣谢名单中排位相当靠前,接到秦风的电话,这货张口就吐槽说果然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怪不得这回的投资拉得这么容易,感情别人拍电影要钱,你秦总拍电影要命。秦风一听这老小子还能开玩笑,就知道剧组的工作耽误不了,道歉半天,又承诺说以后只要你想拍什么我都投钱,总算把自己和宁皓的****情谊延续了下来——上辈子虽然不怎么看电影,但秦风至少知道,宁皓拍的片子少有亏本。

    除了手机能开机,秦风的微博帐号也恢复了。只是微博的留言功能仍然被封锁,单方面发声倒是没问题了。面对完全不知内情的吃瓜网友,秦风并没有急着要昭告天下,宣布老子已经通过社会关系把少菊同学给群殴了,而是贱贱地点评了一下《黑金帝国》这本书,并要求出版社赔付名誉损害费和隐私侵害费,然后惹来网上滔滔不绝的各种嘲讽,继而连累苏糖的微博留言区被人刷得网页崩溃。苏糖的粉丝当然直接就不干了,联系了一大波友军——李雨春的粉丝,和“秦黑”们展开了又一轮撕胯大战。

    网上铺天盖地各种骂的时候,秦风抽空在酒店里开了两个小会。先跟徐小宁见了一面,当面听他说了一下酷浏网目前的运营状况。秦风没有过多地对徐小宁的运营思路指手画脚,只是强调了一点,让他一定要注意版权的维护。酷浏网经此一劫,眼下有钱、有人、有技术,正是趁热打铁抢占市场份额的好时候,作为内容创业核心一环的内容版权,必须得小心小心再小心。

    见完徐小宁,接着就是秦记连锁的事。周珏去了山城,王安还在病房里躺尸,黄秋静又是个不管事情的,最后过来跟秦风汇报的,居然是吴超和静静。而且相比之下,静静对店里的情况,显然要比吴超门儿清得多。秦记连锁的经营还算顺利,继五龙街1号店之后,区府路的2号店和十里亭路的3号店也已经装修完毕,就等过几天人手到位,便能开张了。秦风眼下人手不够,罗进和王佳佳都跟周珏去山城了,干脆就让静静去2号店当店长,吴超则给王安顶班,先在1号店看场子。至于闹幺蛾子的3号店,只能先找临时招聘一个店长。秦风吩咐静静把招聘启示挂出去,面试地点就写东瓯医学院,留的联系号码,当然是诸葛安安的工作电话。

    这些零零碎碎的事情,秦风花了2天时候才解决完。等到周日晚上,终于才有空写林乃荣给他布置的作业。秦风也没打算把这种检讨写得如何花团锦簇,用很朴实很官方的语言手写了300来字,保证自己从此以后不再赌博、坚决遵守党的规定云云,便算交差了事。

    待到晚些时候,秦风都抱着媳妇儿睡下了,关朝辉忽然又来了个电话,跟秦风说她和侯聚义明天就回东瓯市,顺便还透露了一个惊天大新闻给秦风知道。秦风挂了电话,心跳半天都没缓下来。侯聚义简直神特么不要命,竟然实名向中纪委举报了沪城书记陈亮玉。秦风这才知道,这回的事情到底闹得有多大。最后要拎出来背锅的,尼玛是个副国级啊亲!

    ……

    清晨时分,林一鑫、沈聪和刘俊杰三个人结伴从寝室里出来,全都是没睡醒的样子。过完一个周末,周一早上8点就得起来上课,随便换哪个学渣都会觉得精神不振作。更不用说,他们仨昨晚上还扯蛋到了凌晨2点多,吵到激情时,差点没抄家伙打起来。吵架的话题源自苏糖,一开始是三个人闲着没事,感慨秦风真是命好,就算这回被少菊少爷弄得破产了,再不济还有女神可以啪啪啪。但是说着说着,话题就慢慢过度到秦风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到底是因为有背景,还是自己有本事。林一鑫的观点比较中庸,说背景和能力缺一不可,刘俊杰就极端得多,一口咬定秦风就是个棋子,微博网和酷浏网,换了谁去都能弄起来,像糖风餐饮这种低端的存在,才是秦风能力所及的范围。显然,这两位周末都翻过《黑金帝国》,对秦风掌握的资源知之甚详。两个人一开始还是心平气和地讨论,但由于无法说服对方,争论很快就变成了争吵,要不是沈聪被他俩吵得心烦,下楼去把宿管大叔叫上来,207寝室昨晚上指不定得发生什么血案。宿管大叔把林一鑫和刘俊杰嘲讽了一通,说人家大老板的事,和你们有屁的关系。林一鑫和刘俊杰无言以对,但事实上,其实秦风和他们多少是有点关系的。因为按照学校一开始的安排,秦风本该和他们住在同一个寝室。林一鑫上学期刚来报道的时候,他记得对面的床沿上,还贴着写有秦风名字的纸条。只是谁能想到,这才短短几个月,他和秦风就仿佛生活在两个维度,需要隔着显示器才能仰望了。

    三个人脸色都不怎么好地往前走,走到宿舍区大门口的公告栏时,慢慢停住了脚步。

    公告栏前围了不少人,目光所聚集的焦点,则是两张鲜红的红纸。

    两张红纸的标题,都是相同的两个大字:处分。

    边上的人全都拿着手机在喀喀喀拍照。

    “经查证,你校党员秦风于2004年8月期间参与赌博情况属实,其行为造成负面社会影响较大。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予以警告处分。中共东瓯市纪律委员会。2006年3月13日。”

    “经查证,你校九三学社社员秦风于2004年8月期间参与赌博情况属实,其行为造成负面社会影响较大。根据《九三学社章程》,予以严重警告处分。九三学社东瓯市委员会。2006年3月13日。”

    “唉……真实墙倒众人推啊。”林一鑫摇头叹道,“这人一挨整,连市纪委都出来凑热闹了。”

    沈聪皱眉道:“不对吧,我记得秦风上学期还只是预备党员啊,怎么这么快就入党了?”

    刘俊杰冷笑道:“只要有背景,什么事情做不到?对他们来说,什么规矩都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正说着,身后又走过来几个小伙伴。

    王俊伟看到处分,颇为幸灾乐祸地大声道:“我靠,市纪委都出来了,秦风这回死定了啊!”

    谢尚书则奇怪道:“九三学社和共产党能一起入的吗?不是不能搞双重党籍的么?”

    文佳斌打着呵欠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道:“管他呢,反正秦风也算是够本了。市纪委啊,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有资格被市纪委调查一下?”

    王俊伟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道:“调查个毛,秦风就是自己找死,送上门去给别人当炮灰。没那个本事就别这么跳嘛!现在爽了,我看再过几天就要开除党籍,接下来就是抓起来判刑。唉……何必呢……”

    谢尚书见王俊伟笑嘻嘻的,反感道:“秦风死了你高兴什么?”

    王俊伟道:“笑笑不行啊?”

    刘俊杰也心理阴暗地附和道:“就是,笑笑不行啊?”

    林一鑫来了句:“你就算笑到死,这辈子也不见得能有秦风现在这么有出息,别说市纪委了,你以后能让区纪委找你麻烦我都佩服你,怕就怕连你们小区居委会的大妈都懒得搭理你。”

    “你再说一句!”刘俊杰瞬间怒气值爆裂。

    林一鑫正被他吓到,忽然一辆奔驰缓缓停在了宿舍区门口。

    车门打开,一身休闲西装打扮的秦风从车里走下来,身边还跟了个无论相貌、气质都属于一流的诸葛安安。苏糖探出头来,众目睽睽之下跟秦风来了个goodbye-kiss,然后才心满意足地坐回去。

    秦风目送安德鲁开车离去,便径直朝宿舍区走去。

    他的课本都还在寝室里,得去拿一下。

    刚走进住宿区大门,见到自己的几个同班同学都傻愣愣地站着,秦风转头瞥了眼公告栏上的两份处分,哑然失笑道:“我艹,这动作也太神速了吧?这么大清早就贴出来了?”

    秦风的几个同学全都露出惊愕的表情。

    谢尚书磕巴地问道:“秦风,你……没事了?”

    秦风好笑道:“处分都处分了,还能有什么事?”

    “你不是……”谢尚书莫名激动地比划着,“你不是要完蛋了吗?书都出来了……”

    “靠,地摊文学你也信?”秦风笑道,“那本书昨天就全都下架了,沪城那边的出版社都打电话过来跟我道歉了。”

    谢尚书又问:“那酷浏网怎么被封了?”

    “谁告诉被封了?我们不是发了官方公告说了吗,公司要搬家,从京城搬到东瓯市,停止运营两天不是很正常吗?”秦风笑道,“昨天下午就恢复正常了,你都没上去看一下吗?”

    谢尚书傻傻地摇了摇头。

    很关注秦风的王俊伟又问:“那你的微博呢?你的微博为什么被封了?”

    秦风看了他一眼,呵呵一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跟你说那么多有意义吗?”

    王俊伟这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

    秦风没再和班上的这几个同学多说什么,带着诸葛安安,快步朝1号楼走去。

    走到1号楼,正赶上林手谈和汪大冲一大伙人下来。

    这群人见到秦风就嗨,汪大冲无比亢奋道:“秦总,你特么无敌啊!酷浏网没事了,你是不是把少菊干掉了?”

    秦风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小声笑道:“大家低调,你们懂的。”

    眼视光一群活宝齐齐面露钦佩,嘴里全都“我艹、我艹”没完。在和和谐局常务委员的亲孙子的斗争中活下来,这其中的含义,

    记住手机版网址:m.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