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二十八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时隔半年,秦风又一次踏进了侯聚义那间位于湖滨路的大园子。这回走的却是园子的正门,车子从沿着湖边闹市大马路的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拐进去,往前不到50米,便是一排长长的电动门。在电动门的远端,巨大的大理石门沿上挂着一块红色字体标注的门牌,上面写着很叫人肃然起敬的称谓东瓯军分区民兵预备团作战指挥所。秦风无法想象,连带上辈子加这辈子,他曾经至少七八百次从这条小巷子跟前路过,但在这长达1万多个日子里,他愣是从未往这条巷子深处走过一步,更别提知道巷子里头,还藏着这样一个牛逼机构的驻所。

    站岗的哨兵向侯聚义敬了礼,然后开门放行。片刻之后,秦风跟着侯聚义从车上下来,内心深处的人生观依旧动荡不定。一辆在这种场合显得略微违和的庭园高尔夫车很快驶来,侯聚义把司机赶了下去,童心满满地自己开车,然后叫秦风和诸葛安安坐在后排。车子朝着秦风上回来的那间中央大别墅的方向开去,侯聚义开得很慢,沿途还故意在高尔夫球场的果岭上爬了个坡,然后就在快要开到屋前时,忽然悠悠地开口说了句:“还好老子这回去京城早,不然就被陈亮玉那孙子给弄死了。”

    秦风心里咯噔一声,远远的,已经望见站在不远处的关朝辉,还有跟在她身边的那个小尾巴。

    “你们两个,那本书都看过了吧。”侯聚义问道。

    “《黑金帝国》吗?”秦风问道。

    侯聚义嗯了一声,车子在关朝辉跟前停下来。关朝辉走上前,侯聚义笑着从车上跳下来,没个正经地搂住关朝辉的腰,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吻。

    一旁的侯开卷翻翻白眼,露出嫌弃爹妈的表情。

    关朝辉娇笑地推开侯聚义,转头对秦风和诸葛安安道:“你们两个来的时间刚刚好,正好开饭。”

    “妈!想死我了~”诸葛安安蹦跶过去,挽住了关朝辉的手。

    秦风心里暗暗吐槽诸葛安安没节操,居然喊妈喊得这么顺口。

    侯开卷左右看了看,没发瞧见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忍不住走到秦风跟前,小声问道:“阿蜜姐呢?没来吗?”

    “嗯。”秦风点了点头,“她在家里养胎。”

    侯开卷瞬间石化。

    关朝辉见这傻儿子又被秦风调戏,不由哭笑不得,她摸了摸侯开卷的脑袋,柔声道:“想什么阿蜜姐呢,你安安姐还不够漂亮啊?”

    “就是。”诸葛安安胸一挺,“我都为你守身如玉十几年了,你刚生下来的时候我就给你洗过小丁丁,我对你这么好,你居然还想别的女人,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侯开卷一脸黑线。

    秦风也是一脸无语。

    一行人说笑着往屋里走,诸葛安安牵着迟迟还未发育、个子矮小的侯开卷的手,随口问关朝辉道:“妈,开卷什么时去英国?”

    “下半年。”关朝辉道,“这边上完最后一个学期,等他7月份就过去。”

    秦风奇怪道:“他不是还有一年时间才初中毕业吗?”

    关朝辉笑着回答:“最后一年就不读了,反正不是做题就是考试,没什么意义。早点去英国,先熟悉一下环境,准备一下那边的高中入学考试也是需要时间的。”

    诸葛安安插话问:“要不要我帮忙?”

    “要你帮忙我就完蛋了。”关朝辉不客气道,“文凭早就联系好了,拜托了一个驻英大使馆的参赞,先给开卷当几年临时监护人,学校那边也打过招呼,只要入学考试合格就能进去。”

    秦风听到“驻英大使馆参赞”这种高端词汇,瞬间就没了插嘴的想法。

    诸葛安安又摸着侯开卷的头,玩弄他的小感情道:“小开卷,伊顿公学5年学制哦,等你毕业回来,你阿蜜姐姐的孩子都在幼儿园有初恋了。”

    “神经病。”侯开卷翻着白眼嘴硬道,“关我屁事?”

    “哈哈哈哈……”诸葛安安很配合,跟个女神经似的,发出一串拖拉机般带嘲讽属性的笑声。

    关朝辉拍了诸葛安安一下,眼里冒着寒光:“别欺负我儿子啊。”

    诸葛安安瘪瘪嘴,那手从开卷头上拿了下去。

    走了2分钟的路,几个人终于从门口走到了吃饭的地方,不是上回来时那个大宴宾客用的大得没边的大厅,而是边上一个家庭聚餐用的小间。

    桌上的饭菜已经摆好,秦风略微局促地挨着关朝辉坐下来,先拿出手机给苏糖打了个电话,汇报坐标,然后才在侯开卷鄙视的目光中,拆开湿巾,擦了擦手。

    侯聚义半天没说话,坐下来后,很突兀地又接上了方才的话题,道:“阿风,那本书里把你写得跟个煞笔似的,你气不气啊?”

    “没什么好气的。”秦风微笑着,很滑头地不动声色地拍了个马屁,“能在这本书里有个名字,我都觉得很光荣了。”

    侯开卷吐槽道:“靠,你做人还能更没追求一点吗?”

    “能啊。”秦风道,“我还考虑过以后要不要吃我家阿蜜的软饭。”

    侯开卷再次陷入沉默,内心深处无法克说。

    侯聚义却呵呵一笑,拿筷子指着秦风道:“你个小孩,我看你真是个人精,才这么几岁,就知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跟我年轻的时候有的一比!”

    关朝辉听老公不要脸地吹着牛皮,也不戳破,笑着给他舀了一碗鱼皮汤,然后转头对秦风道:“你看看,你叔叔多欣赏你!”

    秦风没法接这话,唯有呵呵傻笑。

    侯聚义接过关朝辉递给他的小碗,拿起调羹把碗里上好的鲛鱼皮三两口咽下去,放下碗来,又看着秦风,不着边际、没头没脑地来了句:“我们在美国收购苹果股份的事情不顺利啊,苹果那边看不上我们的筹码,乔布斯这个人也是言而无信,嘴上说和我们合作,背地里又私下跟他的老同事接触,弄得那边的局面有点被动啊。我们前期已经在智能手机的开发上投了不少钱,现在就缺苹果公司掌握的那点核心技术,要是收购完成不了,这回亏本就亏大了。你有什么主意吗?”

    秦风狠狠一怔,感觉这问题来得有点突然。

    就算要面试,好歹也提前打声招呼吧?

    “办法……其实还是有的……”秦风双手十指交叉,微皱着眉头,语速很慢地组织着语言,边想边说分析道,“我觉得苹果那边,并不是看不上我们给出的报价,我听说乔布斯前些年离开苹果公司之后,苹果一直处于轻微亏损的状态。所以如果现在乔布斯回去,苹果要开发新产品来挽回市场的话,他们最需要的东西,恰恰就是资金。站在苹果和乔布斯本人的立场上,他们现在担心的无非就是两件事。第一是苹果公司的董事会,他们不能保证乔布斯的新创意一定能挣钱,这里头的核心问题是,谁能替他们承担风险。另一方面,乔布斯本人可能会担心的问题,应该是第三方资本的注入,会分流苹果公司将来新产品的利润。总结起来,就是苹果和乔布斯现在沆瀣一气,既想要利润,又不想担风险,他们确实想要我们钱,但不打算给我们太高的合作回报,更想拿我们的钱来投石问路,亏了算我们的,赚了的话,就他们拿大头。”

    “对,你说得很对。”关朝辉这几个月一直在美国和苹果的人斗智斗勇,对那群万恶资本家的嘴脸,算是深有体会,“那你觉得,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应对呢?我们的钱可是已经投进去不少了。”

    秦风沉默了一下,回答道:“那就按他们的想法来吧。”

    侯聚义和关朝辉对了对眼。

    秦风低着头看着桌板,脑子里全是上辈子苹果手机京城店三更半夜排长龙的画面,眼睛里渐渐放出了光:“干脆就来个对赌协议,我们主动承担所有的亏损风险,如果产品销售状况不佳,全都亏损由瓯投承担,如果新产品的全球利润率低于10%,我们对苹果的前期资源投入,也全都划入亏损赔付清单。但是作为交换,这个项目的主要技术研发岗位和营销高级岗位上,必须有瓯投的人参与,还有所有主要的核心技术,必须实现双方共享。还有,如果利润率超过20%,瓯投就正式成为苹果的控股公司之一,控股比例不低于10%……”

    “等等。”诸葛安安打断道,“这赌得也太大了吧,你知道我们前期投了多少钱吗?再说了,万一到时候人家一看赚钱势头起来了,就中途撕毁合约,踢开我们自己玩了怎么办?你有地方说理去吗?”

    “不会的。”秦风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看着诸葛安安,沉声道,“只要我们的人先掌握了核心技术,他们撕不撕合约根本不重要,而且更关键的是,在我们已经掌握技术的前提下,如果到时候盈利了,苹果公司反倒要掉过头来求我们别反悔因为如果我们到那时再找别的合作伙伴,就相当于削减了苹果的利润。说到底,苹果公司也不过就是想赚钱罢了。”

    “说这么多,万一亏了呢?”侯聚义笑嘻嘻问道。

    秦风斩钉截铁地回答:“智能手机是互联网发展的必然趋势,但全都全球范围内,还没有出现过哪怕一个质量过得去的智能手机品牌,我百分之百地相信,以苹果的技术和乔布斯的产品理念,只要做出产品,肯定就是划时代的作品,面世2年之内,哪怕做不到全球垄断,但至少也能占据全球智能手机市场50%以上的市场份额。如果不是我们自己缺乏相应的核心技术,其实我们完全不需要入股苹果。将来十年,谁先掌握互联网客户终端的核心技术,谁就掌握一个时代的资本话语权。”

    侯聚义有点不喜欢秦风突然更换的霸道总裁频道,皱着眉头安静了半天,又问道:“如果苹果还觉得我们的筹码不够呢?”

    “那就再加点。”秦风不假思索道,“东瓯市政府不是一直希望我们瓯投牵头成立房产开发银行吗?正好,我们可以拿这个项目来借花献佛,让苹果也搀和进来,瓯投、苹果、东瓯市国资委、中华投资集团,大家一起嘛,也让美国人感受一下中国资本的热情。我要是没记错,现在国内的银行业,应该还不允许外资涉足吧?这回给苹果公司开个先河,给他们发个合法执照在中国放高利贷,苹果公司没理由不动心。”

    侯聚义眯起了眼,露出了老狐狸般的微笑:“这个银行……是个坑啊……”

    秦风也嘴角一咧,露出了小狐狸般的微笑:“我们知道是坑……但苹果的人不知道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