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三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中心区的城区面貌日新月异,江滨路远端的一片工地1月份的时候还在尘土飞扬地紧张施工,到了5月初,就已经有拆迁户搬了进去。新落成的小区带了电梯,单价超过2万一平方的电梯房,终于在这个历史节点,成片成片地走入了中心区居民的生活。

    霍汉伟早上从楼里出来,回望自己的新家,从心底里轻叹了一声。他算是亲眼见证了自己这一代人的生活变迁,从小学之前的小弄堂大杂院,到小学和初中阶段住的老式商品房,再到这个月刚换的都市气息满满的酒店式公寓,霍汉伟在得意自己家里有钱之余,居然对国家和政府还多了一份崇敬之情。伴随着这个念头的升起,霍汉伟觉得,自己应该是成熟了。他骄傲地挺直了腰杆,感觉这个世界很快就要向他敞开怀抱。

    一个月后,他就将参加高考。

    十八中这一年来举办的三次模拟考,霍汉伟考得都还可以,一模的分数是去年的三本擦边,二模上了去年的二本线,三模甚至超出了二本线22分,每次都稳稳地排在年级段前五名。夏晓琳最近跟他谈过一次话,很认真地期待他能考上二本。霍汉伟觉得自己应该行的,他已经把目标确定在了瓯大,还能享受本地生源10分的录取分减分待遇。今天趁着五一放假,他正打算带上哥们儿和女朋友,先去大学城那边看一眼,提前熟悉一下将来4年的生活环境。

    走到约定的公交车站,站台上已经有个穿裙露腿的姑娘。霍汉伟微微一笑,走上前对那女孩子道:“不冷啊?”

    “冷个屁,今天最低温度都有23度了好不好?”刘雅静的语气里带着点小撒娇的感觉。霍汉伟两年前追求苏糖不成,退而求其次——好吧,这退的步伐确实大了点——就瞄上了自己班上这位和苏糖闺蜜同名同姓的班长。靠着对十八中的学生而言各方面都还过得去的条件,以及爸妈慷概给予的零花钱,霍汉伟花了半个学期时间,终于把刘雅静追到手,眼下谈了一个多学期的恋爱,于短暂的高中生涯来讲,两人也算老夫老妻了。

    霍汉伟摸了摸鼻子,有点为自己的没话找话感到尴尬。

    然后他一边尴尬,又一边说废话道:“他们两个还没来啊?”

    “两个”是的是死党向子豪和姜辉。

    刘雅静摇头道:“估计还要等半天呢,这两个家伙每次都磨磨蹭蹭的。让他们骑自行车过来,他们又说没地方停车。”

    霍汉伟显摆着叹道:“唉,要是我年龄再稍微大几个月就好了,可以开我爸的车出来。”

    刘雅静却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对霍汉伟的废话并不放在心上。

    这年头稍微日子过得去一点的东瓯市家庭,几乎家家都有私家车,没什么大不了的。

    霍汉伟得瑟失败,彻底无话可说。

    他在站台的木椅上坐下来,盯着来往的车辆放空。

    公交车一辆又又一辆,在两人面前停下又开走。

    “江滨广场,江滨广场到了,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一辆22路公交车缓缓停在站台前,正无聊地打呵欠的霍汉伟,猛然间瞥到车身上的广告图,顿时困意全消。

    那是苏糖为周大幅拍摄的代言广告,眼下在全国所有一二线城市的公交车上都能看见。

    广告中的苏糖穿着单薄的吊带裙,露出线条分明的肩部,一条项链从光洁修长的脖子上悬挂下来,落在明明遮掩得十分到位,却又显得欲盖弥彰的高耸玉峰之前。

    霍汉伟此时只恨身边跟着女朋友,不好意思盯着画上的重点部位猛看,还装出一副无“纯欣赏”的君子做派,指着车身广告上那张精致的面孔,对刘雅静来了句:“苏糖确实挺漂亮的。”

    刘雅静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漂亮有什么用,结果还不是靠胸?”

    霍汉伟脑子还没转过弯,一本正经地跟了句:“我觉得她以前胸没这么大。她还在我们学校里的时候,我当时就只觉得她漂亮,没觉得她胸大。”

    刘雅静在心里默默地给男朋友贴上了煞笔的标签。

    就在这时,两人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我擦!这车开这么快,我都还没看够呢!”

    “妈的,你不如上去舔啊!”

    向子豪和姜辉说笑着走过来,目送那辆22路远去。

    霍汉伟转过头来,开口就抱怨:“你们两个怎么才来?我都等了你们快20分钟了!”

    “你20分钟算什么,我都等了快半小时了。”刘雅静满脸不爽,心里头对因苏糖而造成的怨念,显然要比对霍汉伟他们三个集体迟到的怨念还要更多几分。

    向子豪和姜辉这俩货,就算是迟到了,也半点没有愧疚之心。

    向来脸皮厚的姜辉呵呵笑道:“没事,没事,反正七天长假,时间多的是。”

    刘雅静没好气道:“你时间多得是,我可没你那么多时间,我还要复习的!”

    “就是,就是,谁像你们一样倒在草地里让蛇咬,我还要上二本的。”霍汉伟炫耀地接道。

    向子豪道:“你们成绩都这么好了,还复习个屁啊。”

    刘雅静被向子豪的马屁一拍,语气马上就软了下来,道:“你最后这个月再努力一下,三本还是有希望的。”

    “我没戏了。”向子豪呵呵笑道,“能上个瓯职就行。”

    姜辉苦兮兮道:“妈的,瓯职不错了好吧,我现在四本线都还悬呢……”

    霍汉伟对姜辉这种学渣就懒得安慰了,他扭头看着远处一辆驶来的公交车,问道:“我们是现在就去大学城,还是下午再去?现在都9点半了,等车子开到大学城就是中午,那边也不知道有没有地方可以吃饭。”

    “下午再去吧。”向子豪道,“我们先去看电影好了,我哥前几天去看了《疯狂的石头》,说挺好看的,而且很搞笑。”

    霍汉伟转头问刘雅静:“去吗?”

    刘雅静刚才还嘴硬要珍惜时间好好学习,但被霍汉伟一问,心里直接就松动了,只是脸上却显得很不情愿的样子,说道:“去吧,去吧,反正今天就跟着你们浪费时间好了。”

    霍汉伟笑了笑,朝着对面一辆空的出租车招了招手。

    出租车无视交通规则,见路上车子不多,立马从马路面对压实线调头过来——06年的江滨路上,还不像后世那样,有无数的摄像头。

    四个人坐进车里。

    出租车司机问道:“去哪里?”

    霍汉伟道:“最近的电影院。”

    出租车司机摆弄了一下后视镜,见全都是毛头小子,便慢悠悠道:“去东瓯广场好不好?那边的电影院是新修的,环境比别的电影院好得多,票也卖得更便宜。”

    “哦?这么说是有优惠咯?”霍汉伟装出很懂行的样子。

    司机呵呵笑道:“是啊,优惠我才推荐给你嘛!”

    霍汉伟又问其他几个人:“你们怎么说?”

    向子豪道:“我无所谓。”

    姜辉道:“我随便。”

    刘雅静道:“你说了算啊。”

    “那行,去就东瓯广场吧。”霍汉伟拍了板。

    司机不再多话,猛踩油门就走。

    半个小时后,霍汉伟付了车钱,脸色有点难看。

    鬼知道东瓯广场居然这么远,都特么修到新城的边缘了,这一趟的车费,居然花了他38块!

    “妈的,这司机宰人啊!”霍汉伟冲着远去的车屁股吐了口痰。

    姜辉站着说话不腰疼地呵呵笑道:“想开点,车费花多点,电影票再优惠点,一来一去就抹平了嘛!”

    “算了,反正也没几个钱。”霍汉伟也不想在刘雅静面前显得自己太小气,捏着鼻子认了。

    所谓的东瓯广场,本质是其实是一片集娱乐、办公、会务、住宿、休闲、购物、体育健身于一体的综合设施楼群。这边的电影院虽然已经完工,但附近依然还有好多大楼仍出于装修的阶段,购物中心的商户也还没入驻,只能算是个毛坯工程,路上显得有点冷清。

    霍汉伟一肚子晦气,朝着路对面的广场正门走去——说是正门,其实只是一个象征意义的大石雕,六七米高,造型古朴,相当气派。

    霍汉伟四个人走近那个门形的大石雕时,看清石雕上写着东瓯广场四个大字,落款是个熟悉的名字:秦风。

    “我草,怎么哪里都有他……”霍汉伟一脸无语。

    刘雅静笑着打击道:“你别老拿自己跟人家比好不好,找对手也要找个同样级别的啊?”

    霍汉伟没好气道:“我怎么跟他不是同样级别的了?我们中考同一批进的十八中好不好?”

    “行行行,你和秦风一样有才华。”刘雅静敷衍得很。

    霍汉伟也还算有自知之明,没接着这个话题往下扯。

    气氛有点僵,四个人默默穿过直径100米的圆形广场,走进招牌巨大的电影院,七拐八拐半天,终于找到了售票处。

    买了4张小厅的票,5分钟后,就赶上了今天早上的最后一场。

    刘雅静端着爆米花,走在按照秦风所知的将近十年后的影院风格装修的过道里,颇为赞叹道:“这里的装修真的不错啊,确实比那些老的电影院的档次高多了!”

    “废话,票这么贵。”昨天已经打包票要全程请客的霍汉伟,脸黑得跟非洲酋长似的,咬牙切齿地诅咒刚才那个出租车司机,“那个司机,将来生儿子两个**,生女儿两个丁丁……”

    姜辉道:“说反了吧?”

    霍汉伟磨牙道:“没反。”

    找到放映厅,刘雅静进了门,又是没见过世面的喊叫:“哇,居然有这么小的厅?感觉就跟包厢差不多嘛!”

    “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横八竖五,一共40个座,勉强坐一个班的人。”向子豪数了数。

    这时姜辉又鬼叫道:“我靠,这椅子可以横起来当床躺啊!”

    话音落下,外头又有一群人走进来,没一会儿就把这个小厅填满了大半。

    霍汉伟几个人总算消停下来,乖乖闭上嘴,老老实实等待电影开始。

    放映厅里的灯光一灭,幕布上就出现了苏糖的大白腿。

    在京城拍的那套周大幅珠宝的广告,作为电影的贴片率先登场。

    屋里的男人们全都目不转睛地看着,等到光线渐暗,广电的龙彪出来,这才意犹未尽地收回了放在苏糖身上的注意力。

    龙标过去之后,紧跟着就是电影出品方的商标动画。

    只见黑洞洞的画面上,突然出现了两个线条简单的卡通小人,一个露着可爱的小丁丁,一个带着蝴蝶结,一看就知道这两个小人是一男一女。男孩和女孩分别站在画面的两端,互相看着,然后悠扬轻快的旋律响起,小男孩先向空中发出一个爱心泡泡,小女孩也向空中发出一个爱心泡泡,当两个泡泡碰撞在一起,又生出了两个小泡泡。这时候一个胖嘟嘟的天使从画面外飞进来,拿出弓箭,朝着那四个泡泡一射,将四个泡泡串在了一起。画面再往下一走,刚才的男孩和女孩,已经手拉手牵在一起,各自一边,还牵了两个更小的孩子。最后,四个大字,从内向外透出——糖风影业。

    霍汉伟看到这四个字,嘴里情不自禁而又无可奈何地吐出两个字:“我草……”

    羡慕嫉妒恨到爆炸有没有!!!

    开场动画结束,接着又是开场字幕——

    出品人:郑跃虎、秦风、王妙安

    策划:秦风、徐小宁

    总制片:周珏、徐小宁

    主演:郭滔、刘晔、徐争

    领衔客串:苏糖

    导演:宁皓

    然后画面一转,终于来到了正片,一开场,又是苏糖的那个珠宝广告……

    ……

    90分钟后,电影散场。

    霍汉伟四个人从电影院里出来,电影倒是看得挺高兴,但话题却全都落在了秦风和苏糖身上。

    “我们连大学都还没考上,人家就已经把一辈子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姜辉道,“我特么明明记得三年前秦风还在学校后门卖烤串的,这世界也太疯狂了。”

    “不是世界太疯狂,是秦风这个人太疯狂。”向子豪道,“不然怎么会拍《疯狂的石头》呢?”

    霍汉伟没吭声,有点小抑郁。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给自己设立一个永远也不可能达到的目标。

    他和秦风之间的距离,早就已经不是从十八中到瓯医那么简单了,说是从地球到月球的距离也不为过。别说是这辈子,霍汉伟恐怕自己下辈子也达不到秦风现在的成就。

    “唉,同样是人,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霍汉伟摇头轻叹。

    刘雅静轻声问:“大学城还去吗?”

    霍汉伟想了想,发现自己竟完全没了兴致。可他正要说不,向子豪却抢道:“去啊!干嘛不去?今天出来不就是为了去大学城看看?”

    霍汉伟这下就不好意思说不了,淡淡地点点头,算是同意。

    四个人在东瓯广场的肯德基吃了顿简单的午饭,稍微休息,便起身出发。

    广场这边的公交路线安排得很到位,有直达大学城的班次。

    1个半小时后,下午2点,霍汉伟几个人乘坐的公交车。终于开进了大学城。

    前山村的路面这时已经完全整修完毕,路两边的商铺也都开门营业了。

    坐在车里,霍汉伟几个人远远地就能看到前方一幢很高调的大楼,上面写着爱情公寓四个字。

    “喏!又是秦风的!”常看东瓯市新闻的向子豪,指着拿楼说道。

    刘雅静不明就里,好奇地问道:“是秦风送给苏糖的吗?”

    “不是,是旅馆。”向子豪笑道,“专供大学情侣开房使用。”

    这话说得有点大声,车里几个瓯大的学生听到,一个人自来熟地开口道:“也不光是给我们开房用,楼顶有个房间,是秦风和苏糖自己用的,秦风上星期刚从美国回来,晚上马上就带苏糖开房去了,我们好多人都看到……”

    “秦风什么时候去美国了?”刘雅静身为一个高三考生,平日里除了做题就是考试,上网顶多也就是玩玩微博的偷菜游戏,对各种社会新闻并不感兴趣。

    “这你都不知道?是不是东瓯人啊?”那瓯大的学生干脆用方言道,倒卖着不知道是多少手的不靠谱消息,“瓯投把美国的苹果公司买下来了,秦风去美国谈了一个月才谈下来的,上个星期回来,市里的领导都专程去机场接他,反正现在就是牛逼死了,妈的,老婆还那么漂亮!”

    霍汉伟几个人都听得一愣一愣的,对苹果公司完全没概念,只觉得把美国公司买下来这件事,挺振作民族士气的。

    这时车子路过东瓯市光学材料研究中心的正门,那瓯大的学生又指着中心正门,与有荣焉地说:“前天这个中心搞授牌落成仪式,秦风、瓯大的校长、东瓯市市高官、曲江省高官,四个人一起剪的彩。我们老师都说了,秦风现在在中国,就相当于是副部级的地位。”

    听瓯大的学长说着,霍汉伟渐渐从震惊变成了麻木。

    那瓯大的学长又指着前方道:“前面是螺山镇科技创新园,秦风的公司总部就在里面。我们班上好几个人都说,明年毕业先去秦风的公司面试一下,不行的话再去别的地方。秦风他们公司的待遇好啊,实习期就有五险一金,而且里面美女员工超级多,运气好还能看到苏糖。在秦风的公司里上班,感觉就好像是在跟电视里的人一起生活一样……”

    霍汉伟根本无力接话。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虽然是秦风的同学,可现在就算去给秦风打工,人家也不见得会要他吧?

    还有,五险一金到底是个啥,听起来逼格好高、好社会的样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