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三十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霍汉伟们来说,时间既珍贵又廉价,过完自欺欺人要好好复习的五一假期,再貌似用功地假装发奋图强没几天,决定大多数人命运的考试,就在一种人为营造的紧张气氛中来到了。6月7日,东瓯市的绝大多数工地都已经停工,市区的车辆也被严格管制,在高考当天,所有不利于考试环境的因素,统统都被各街道和居委会的工作人员照顾到了祖宗十八代,只有少数规格高端的重要活动,还在按部就班地行进着。

    这天早上8点,原本应该去各考场外转一圈的鲁建波,完全没理会考试的事情,而是跟着自己报社的总编,一大早就去了位于新城的市行政中心。

    由瓯投集团牵头,中华投资集团、国资委、国家发改委、曲江省经济改革发展委员会、东瓯市政府联合参与组建管理,美国苹果公司注资,中美双方工商共建共管、中国历史上首家由外资参与的混合所有制银行正式成立的消息,从半个月前就开始搞舆论预热,一周前更是在各大财经媒体上掀起了刷屏的热潮。国务院6大部委联合发文,将东瓯市中心区正式确定为国家首个民资金融改革试点区域。

    一时间东瓯市要全民发钱的诡异传闻甚嚣尘上,中心区房价一周之内三连涨,涨得全区街头巷尾手里有两三套房的大爷大妈一个个全都红光见面,逢人就恨不能说老子家产过千万了。

    东瓯市的楼盘眼瞅着再热下去就要烧成灰,市里头这些天来只能一边找全市找房产中介的麻烦,一边火急火燎地筹备这场全国瞩目的重要会议——光是筛选和联络届时到场的中外媒体,周正就带着一整个办公室的同事焦头烂额、通宵达旦地忙活了两天一夜,最后包括央视财经频道、新华社和美联社在内,一共定下来36家必须要给人家面子的媒体,记者入场名额更是控制到不足100个,就连《东瓯日报》和《曲江日报》这种自家人,也只抠门地给了俩座,还是记者席倒数第一排的。

    鲁建波原本想得很美,打算在会议开始前提前找秦风做个专访。可是一进会场,他就知道自己想多了。今天来的媒体人,多数都是国内的行业翘楚,像这种场合,他今天能进来就算运气好了,采访或者现场提问这种待遇,还是乖乖交给从京城秋裤大厦来的同行们吧。

    鲁建波跟着总编大人找到椅背上贴着《东瓯日报》纸条的椅子,一坐下来,两人便研究起了今天的主席台人员名单。虽说早就有心理准备,知道有通天的大人物要来,可真等看到主席台上的名牌,两人还是被吓了一跳。

    这回的阵容不是一般的牛逼。正中央的位置,竟是某位全国人民耳熟能详的副国级大佬,****,专职分管国家发展改革工作,人还没到场,光桌上摆一个名牌,就把平日里没见过这么大领导的许多记者给震得晕晕乎乎的。唯有从京城那些个经常见大场面的记者,还有少数几个脑子里没有领导概念的洋鬼子,对此表现得比较淡定从容。

    以副国级领导为界限,主席台左右两边各有5人,左边依次是国资委某高官大佬、曲江省常务高官夏俊龙、央行某副部级大佬、国家工商总局某副部级大佬、曲江省常委、东瓯市市高官陈荣。最小的,是副部级。

    而在副国级大佬的右边,排在第一的赫然是美国苹果公司ceo史蒂夫·乔布斯,接下来依次是东瓯投资集团公司董事长关朝辉、东瓯国际投资发展银行筹备委员会美方代表某洋鬼子,以及最后一位——东瓯国际投资发展银行筹备委员会中方代表,秦风。

    “秦风都能坐到这上面去了?”鲁建波目瞪口呆。

    还是边上的报社总编有经验,笑着说道:“你把他想成是侯聚义,那就能想通了。”

    鲁建波恍然大悟,旋即又问:“可这领导的级别也太高了吧?瓯投有这么大面子?”

    水平很高的总编耐心地给鲁建波解惑道:“瓯投有没有这么大面子我是不知道,不过这回这事情,这些领导可不是冲着瓯投来的。这回搞的这个银行,在外行眼里,顶多也就是看到我们东瓯市弄了个民资、国资和外资混合的金融试点项目,但内行会怎么看,内行一眼就能看到,这是国家金融政策的风向在变,有些口子要松开了,有些文章好做了。这么大的领导亲自过来,人家不是来开会的,人家是来表态的,代表上面让美国人安心,这不是做给国内的老百姓看的,这是做给全世界看的。你想想,今天来的都是些什么媒体,新华社啊,美联社啊,这家银行看起来只是个地方银行,可是往根子里研究,这可是有国际意义和历史意义的。”

    鲁建波这小眼界根本没法和他们的总编比,一听总编用的这些词,不由得有些肃然起敬,叹道:“东瓯市这一年,发展得也太快了……”

    “是啊……”总编往主席台上的最右侧瞥了眼,用一种信服的口吻,深深感慨道,“我昨天看秦风的微博,他说新资本时代已经来了,八零后要和信息产业一起,跑步登上历史舞台……”

    距离开会的时间越近,会场内的人很快多了起来。

    没一会儿,就有市委的工作人员给到场的媒体人每人发了一本小册子,小册子写着“内部文件、请勿外传”的字样,鲁建波颇感兴趣地翻开,一眼扫过去,第一页就是满满的干货——

    那是东瓯国际投资发展银行的内部持股比例和明面上的投资份额。

    “东瓯国际投资发展银行由东瓯投资集团公司发起组建「以下简称东瓯投行」,中华投资集团与美国苹果公司联合创办,是新中国首例由国资企业、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合办的金融机构。东瓯投行三方注册投资占比如下:瓯投集团注册投资3.5亿美元,占总投资额35%;中投集团注册投资1.6亿美元,占总投资额16%;美国苹果公司注册投资4.9亿美元,占总投资额49%。东瓯投行协议持股情况说明如下:美国苹果公司,外资持股30%;瓯投集团,法人持股25%;中投集团,国家持股16%;关朝辉,自然人持股9.5%;史蒂夫·乔布斯,自然人持续11.2%;蒂姆·库克,自然人持股3.5%……秦风,自然人持股0.5%。”

    鲁建波把这份持股表格看了又看,看到最后,认真地给秦风算了笔身家:“10亿美元的总投资,0.5%的股份应该就是500万美元,这一下就人名币3000多万了啊!”

    “又没上市,卖不掉,只有分红权。”总编翻材料的速度比鲁建波快多了,完全没有在这张表格上纠结,而是更关注材料中涉及的一些东瓯投行的战略投资规划。

    鲁建波问道:“你觉得这银行一年能赚多少?”

    “这我哪儿猜得出啊!”总编好笑道,“不过应该不会少啊,你看这里头写的,第一条就是支援、支持中国城市建设,什么叫城市建设啊?还不是搞房地产?这个银行说是注册资金10个亿,要是这些钱的数目不虚,折合人民币就是70多个亿。70多个亿啊,你想想,要是都拿来搞房地产,年均收益率少算点,就当它20%,随便搞个五六年,光纯利润就不止10亿美元。你看现在中国房地产这么热,东瓯投行就算自己不投资,贷款给别人,每年收收利息就有多少钱?这还只是他们自己的钱呢,还有储户的钱呢?东瓯市900万人,全国13亿人,只要在别的地方再开几家分行,把存款利息调高点,这些钱要是都流通起来,这能炒多少房子?只要国家政策不变,我估计东瓯投行应该是要发财了。”

    “诶,那这样不是便宜美国人了?”鲁建波很认真地发问道。

    “是啊,这点我也有些想不明白。”总编微微皱眉道,“没理由让他们占这么大的便宜啊,49%的股份,分红相当于被他们吃掉一半了。”

    鲁建波又道:“还有,中国现在也没这么多房子能炒吧?”

    “这就用不着你担心了。”总编笑道,“咱们国家这城市化的进程才哪儿到哪儿?东瓯市本地都还有一大片郊区没开发呢,更别说京沪粤这些大省市。我猜吧,可能是这个项目里还有点不能说的东西,而且除了支持和支援中国城市建设,规划里还有二三四五六,该怎么投资,这些老板肯定都有自己的算盘,中国人不是傻子,美国人也不是傻子,咱们看看戏就好,用不着这么认真。”

    鲁建波点点头,心里感慨得很。

    去年这时候他还蹲在四中门口,偷拍参加高考的秦风和苏糖呢,这才一年时间过去,这俩货一个成了国内财经界的当红炸子鸡,一个成了国民女神。妈了个蛋的,同样是吃了365天的稻米,人家已经赚了他两辈子都赚不到的钱,而他自己呢,貌似除了大粪,什么玩意儿都没生产出来。至于说升了职什么的,还是托了秦风的福,而且拿这点成绩跟秦风比——

    操!根本没脸比好不好?

    鲁建波心情复杂地翻着材料,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9点整。

    伴随着一阵热烈的掌声,今天的几位正主终于登场。

    等到掌声落下,副国级的领导先说了几句客气话,然后话筒很快就依次传了下去。每个人说话的时间不超过10分钟,轮到陈荣,也只是简单地来了几句“东瓯投行对东瓯市的意义十分重大,东瓯市委市政府一定会利用好这个机会,为全市群众创造更大的福祉”,算是表了表决心。等陈荣说完后,其他人就没有机会再讲话了。

    话筒最后返回到坐在主席台第二高位的国资委高官大佬跟前,由大佬同志宣读了东瓯投行的主要人事安排。银行董事局主席,由央行副行长大人担任。董事局成员共计18人,其中具有国家公职身份的,占到9个席位,而苹果公司因为持股自然人数量较多,占了6个席位,剩下3个,则归属瓯投。而董事局的席位,虽然明显看起来对瓯投不公平,但在重要岗位的安排上,瓯投却占了优势。首先是关朝辉,不仅是银行董事局的副主席,还是银行最高工作委员会的总裁,对董事局之外的人事,拥有绝对的任免权。其次是银行投资部总监,由瓯投总部的某位副总担任,秦风之前没见过这位大佬,但想必既然侯聚义和关朝辉都这么信任他,那肯定是有大本事的。至于秦风,职务则是投资部高级顾问,看着好像不起眼,但他却是这份名单里头,唯一在职务前冠以“高级”两个字的,加上他的董事身份,就有了对东瓯投行投资项目的一票否决权。对这家银行而言,这就相当于是一颗核弹。

    人事安排介绍完毕,之后就是形式主义的现场签约。

    国资委的高官大佬、关朝辉和乔布斯分别代表己方,在三份合约上签下名字,等台下记者咔咔拍完照片,主席台上日理万机的副国级大佬和高官大佬就先撤了,留下7个人,接受记者的现场采访。秦风资历浅,在这台上的分量也明显不够,所以名气再大,也只被问了一个无聊的问题,一位天晓得是怎么混进来的娱记,就《疯狂的石头》单周票房突破3000万的佳绩询问秦风,东瓯投行是否也会投资电影业,话音落下,就惹来边上一群记者的白眼。

    这特么都什么煞笔问题!白瞎了一个提问机会!

    秦风却是呵呵一笑,开着玩笑道:“不会的,我只拿东瓯投行0.5%的股份,就算票房突破10个亿,跟院线一分,我也只赚不到250万。反过来,如果票房亏了,我还得被咱们国家的领导、还有国外的投资人翻白眼,说不定饭碗都掉了。风险这么高,利润这么低,这么不聪明的事情,我当然是不会去做的。”

    提问环节持续了将近1个小时才结束。

    等到这场大会落幕,秦风刚走出会场,就被憋了半天也没捞到一个提问机会的安靖拦下,直接在过道里采访了起来。

    “秦总,首先恭喜你又有了不少的收获。我们发觉你最近这一年真的很忙,整个4月份都在美国跟苹果公司进行谈判,5月份回过后,又去京城工商总局工作了3周时间,这么长的时间,你一直都是在忙东瓯投行的筹备工作吗?”

    “是啊,我是筹备组的中方负责人嘛。”

    “那接下来呢,有什么具体打算没?”

    “接下来啊……接下来就是考试吧……”

    “考试?”安靖明显一愣,但旋即就反应过来,哈哈笑道,“抱歉,秦总,我几乎都忘了你的学生分身了。那么考试结束后呢?有暑假吗?”

    “有没有暑假,得看我们关总怎么安排。”

    “如果关总不安排呢?”

    “不安排应该也不会闲着,我打算把这一年来经历的这些事情,还有我以往的一些思考,全都总结一下,争取写本畅销书吧。”

    “那不是没时间陪我们女神了?”

    “安老师,你什么时候转行做娱乐新闻了?”

    “那换个问题,根据我们的独家内部消息,曲江大学政经系的潘建伟教授已经向你发出了直博的邀请,请问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

    “消息是真的,但不能说是邀请,应该是互相选择吧。”

    “那你有回应了吗?”

    “当然回应了。”秦风笑道,“不然我还考什么试,工作这么忙,早就想退学不读了。说来说去,还不就是为了能去读潘教授的研究生,然后为了这个直博名额,不得不争取一下国家奖学金,没办法,硬指标嘛,高等学府是国之重器,名人也不能随随便便走后门、乱插队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