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三十五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近日,我市东瓯大学在读大二学生,知名网络红人苏糖,因参加世界小姐中国区候选赛,再次吸引了大量媒体记者和广大网友的关注。目前苏糖已凭借超高人气,在该项比赛中胜出。今年10月,她将以中国区代表的身份,前往本届世界小姐举办地波兰首都华沙,参加2006年世界小姐总决赛,受到全球华人瞩目。

    苏糖,曲江东瓯籍贯,现就读于东瓯大学音乐学院音乐表演专业。2005年10月,因其微博粉丝众多而被冠以‘微博女神’称号,后顺利进入影视圈发展。目前有代表作《女神经常来》、《疯狂的石头》,并为周大幅珠宝、联合利华洗护公司等知名品牌代言。2006年8月,在美国《时代周刊》亚洲副刊中,苏糖在该刊所列的‘2006年中国25岁以下青年领袖’名单中排名第十。其男友为我市著名青年企业家秦风。

    秦风,曲江东瓯籍贯,现就读于东瓯医学院经济与金融管理专业。2005年9月,秦风加入我市瓯投集团,先后创办微博网、酷浏网等网站,在中国财经界及互联网科技界享有极佳口碑,市场号召力与影响力巨大。今年以来,秦风又以投资人和出品人身份,参与多部影视剧制作,其出品电影《疯狂的石头》,以1.1亿人民币的票房成绩,直逼我国国产电影票房纪录。今年6月,秦风升任瓯投集团高级战略投资副总监,并出任东瓯投行董事局董事、东瓯投行管理委员会中方代表。著有代表作《创世纪:新互联网时代世界及中国金融格局的分析和展望》……”

    中心区黄龙山派出所内,秦建业放下今天的《东瓯日报》,感觉就像读了一篇网络小说。这篇报道登在今天的二版上,很大的篇幅,占了足足半个版面。报道的旁边,还附上了秦风和苏糖出席活动时的全身照。照片上的秦风西装笔挺、温文尔雅、青春干练,苏糖一袭典雅的白色晚礼服,明眸皓齿、顾盼生辉、咪咪很大……

    秦建业既感慨于侄子开挂一样的人生,但视线又情不自禁地往侄媳妇儿身上瞄。

    这个月中国小姐的比赛,他一集都没有落下,在酷浏网上从头追到尾,以至于再回过头来看自己的小"qing ren"邹雅丽,都觉得没了什么意思。更别说家里那个黄脸婆叶晓琴,更是半点生理冲动都提不起来了。不过除去叶晓琴这个让他觉得倒胃口的因素之外,秦建业觉得现在的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黄少菊事件风波之后,王建平被检察院带走,然后再没有回来。空出来的缺,徐毅光在赴省厅履新之前卖了秦风一个面子,让秦建业重新上位。秦建业摇身一变,成了警察队伍的一员,肩上多了两杠一星。别看只是个小小的派出所长,但他的名片后面,却括号标注了正科级。在东瓯市这种小地方,绝对是所有基层警察中级别最高的,逍遥自在权力又大,当真换个分局副局长都不干。

    上任之后,对业务一窍不通的秦建业基本上没什么屁事,除了去区里开会,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单独一人坐在办公室里上网打牌,看看报纸、喝喝茶,等到月底领工资,拿的钱比他当螺山镇党高官的时候还多。等到周末,就借口单位加班不回家,然后带着邹雅丽去宾馆啪啪啪话说困扰了他好几个月的小"qing ren"的编制问题,上个月也终于解决了。吾为主神

    秦建业缠着官复原职的章钊平,几乎是完全按照邹雅丽的条件给她弄了个坑。邹雅丽倒也还算争气,笔试考到第11名,然后在面试中完成了华丽丽的逆袭,顺利进入了中心区公安分局,成为了一朵光荣的人民警花。为了掩人耳目,秦建业还特地让邹雅丽找了个男朋友,思想境界之高,绝对不是二三十岁的青年人可以体会的。

    秦建业喝了口茶,抬手看了眼时间,10点40分,心里想着,再等一会儿就该吃饭了。

    话说在派出所里当个土皇帝,舒服是舒服,可惜就是没什么人能说话。

    所里的中层干部,不是整天在外奔波,就是刻意和他保持距离。不像在镇里,还有江耀华、严晓海这些老朋友,可以一起坐下来吹吹牛逼。秦建业打了个困倦的呵欠,站起来稍微动了动坐得有点发麻的四肢。正想着是不是该找办公室的财务下盘棋,把午饭前的最后一点时间打发完毕,办公桌上的电话,却忽然响了起来。

    办公室的这部电话,平时很少有动静。

    秦建业闻声一惊,还当是上头有人要来,赶忙跑过去接起来。

    电话里却传来了一个女人期期艾艾的声音:“喂……秦建业在吗?”

    “我就是。”秦建业这种老油条,听口气就知道对面不可能是什么领导,立马又挺直了腰杆,不客气地问道,“你是什么人?”

    “建业,我是丽萍啊!”那头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惊喜起来,“我问了一大圈,好不容易才问到你这里的电话。”

    “丽萍……?”秦建业微微皱眉,一时间想不起是谁。

    好在对方马上就自报家门道:“你连我都记不得啦?我是……我是秦风他妈啊!卢丽萍啊!”

    “哦……”秦建业恍然大悟建国的前妻是吧?

    “你有什么事啊?费这么大的力气找我?”秦建业脸上露出招牌式的假笑,他当然知道卢丽萍和秦建国离婚十几年以来,基本上和秦风没什么交流。要说到秦风的妈,秦建业只认王艳梅。卢丽萍这种前任,就算是秦风的生母,在秦建业看来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以他的小人之心来揣度秦风的心思,秦建业觉得,也许秦风还巴不得他别搭理卢丽萍呢。《心机》

    “我想找你帮个忙……”卢丽萍支吾道,“我家老张昨天被抓进去了,区里头那个经侦大队……”

    “区里经侦大队的忙我可帮不上你啊!”秦建业最讨厌这种麻烦事,不等卢丽萍把话说清楚,直接就一口回绝道,“我是派出所的,区里是区里,都搭不上关系啊!”

    “不是,你们都是一个系统的嘛……”卢丽萍急了,“建业,我知道你现在官大,你就帮我说句话就行了,我家老张也是冤枉的啊,他也是被人害了,别人骗他做担保……”

    “这些事你别跟我说,跟我说也没用,我不懂这些,我也管不着。”秦建业一推三四五,干脆道,“我看你还是找你儿子帮忙吧,阿风现在的面子比我大得多。”

    “我找不到他啊。”卢丽萍带着哭腔道,“他号码换了,我打过去都是他的秘书接,他的秘书说跟秦风说了,我都等了一天多时间了,阿风也没给我打电话。”

    秦建业听卢丽萍说得可怜,心里居然有那么一丝丝的快感。

    该啊,谁让你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去傍大款,现在后悔了吧?

    “你急什么呀,这才一天时间。阿风现在有多忙你知不知道,哪有时间说见你就见你?别说你是,我现在想找他都得提前约时间,就算约了,也不一定能见着。”秦建业又堵死了卢丽萍另一条路,然后看看时间,显得有点不耐烦道,“我要下班了,你要么就直接去螺山镇那边看看,运气好的话,也许阿风什么时候在那边办公。”

    说着,就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卢丽萍拿着手机,一阵失魂落魄。

    这边秦建业又摸了摸下巴,觉着刚才那句话实在太荒诞了。

    好端端一个学生,好端端一座大学城。

    尼玛居然不是在那边读书而是在那边办公,而且还如此理直气壮。

    社会真是太特么复杂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