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三十六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螺山镇的科技创业园已经颇具规模,因为秦风的强大市场号召力,搬进来的企业越来越多,眼见着园区用地就要填满,市里头又蠢蠢欲动,想把后山村也给开发了。只不过财政上力有不逮,只能留着等明年或者后年再动手。

    位于科技园中心位置的学城大厦,入夏后,发展就进入了快车道。

    秦风把秦朝科技和糖风餐饮的总部都设在这边,秦朝科技所属的酷浏网,占了16层的全部以及15层的四分之三,余下的15层的四分之一,是糖风餐饮所属的秦记连锁的办公用地。郑跃虎作为秦朝科技的大股东,在《疯狂的石头》票房大卖后,毅然决然又调转车头,投入了电影行业的怀抱,现在整天泡在京城的制作人和导演圈子里混脸熟,装逼装得不亦乐乎。而秦风身为公司的实际掌权人,到这边来干活的日子也是屈指可数。

    高级打工仔徐小宁乐得头上没人,整天在公司里指点江山、逍遥快活,偶尔还会去楼下的糖风餐饮串个门,在一群东瓯市土鳖面前摆摆威风,刷点存在感。还真别说,徐小宁见到糖风餐饮新招的几个小姑娘,觉得东瓯市这小地方还真是水土优良,女孩子一个比一个水嫩,要不是他老婆一天打三个电话来查岗,他搞不好真就打算下手了。

    今天同往常一样,徐小宁早上刚和一个电视台的节目总监开完电话会,敲定了一个新的要在酷浏网全网独播的综艺节目,下午闲下来没事,就到15楼的节目制作部转了转。一圈下来,见员工们都还挺勤快,刚回到电梯口打算再去大学城看看,就见到楼下有电梯上来。他鬼使神差了一下,按下了向上的按钮,然后那电梯刚好就在15层停下,门一开,只见里面站着个中年女人,长相属于风韵犹存的级别,只是一脸凄苦的模样,徐小宁下意识就以为,可能是楼上哪位老总的桃花债来了。

    徐小宁犹豫了一下,还是迈步走了进去。

    电梯门缓缓合拢,徐小宁正要抬手去按16楼的按键,扭头一看,却见16楼的按键亮着。

    他奇怪地转头看了眼那中年女人,忍不住用一口标准的北方腔调问道:“大妹子,你找谁?”

    卢丽萍望向徐小宁,道:“我找秦风。”

    徐小宁瞬间就惊了。

    秦总!你这口味……是脑子进屎了吧?

    这女人的年纪,都够给你当妈了啊!

    “你找我们秦总有什么事?”电梯门一开,徐小宁先走出来。

    卢丽萍紧紧抓着手里的名牌包,出来后,却发现电梯外连个前台都没有。她很是有些手足无措地左右看了看,显然并不知道,秦风到底在哪里办公。

    “这里是秦风的公司吗?”卢丽萍问徐小宁道。

    徐小宁却没回答,而是继续反问:“你找秦总有什么事?”

    卢丽萍看着徐小宁,眼泪在眼眶里转啊转的,颤抖着,说道:“我是秦风的妈妈……”

    “啥?”徐小宁也颤抖了。

    秦总,你家的人物关系是不是稍微复杂了点?

    ……

    徐小宁恭恭敬敬地把卢丽萍请进办公室,听她说了半天,终于弄清楚秦风家里的情况,还有卢丽萍家里那位老张现在的情况。

    “这么说,是炒房套进去了?”徐小宁问道。

    卢丽萍点点头,抽泣道:“上半年还好好的,上个月房价突然就掉下来,上家拿不出钱,下家也没有钱,我家老张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上星期我家老张的一个朋友逃去了国外,别人就把我家老张给高了。我家里的孩子,这几天我家都不敢让他回,只能住在他爷爷奶奶家里。我自己也不敢回去,回去就被人堵,我这几天都住在宾馆,身上也快没钱了。我家老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放出来。要不是山穷水尽,我也不会想到要来找阿风,说实话我也没脸见他……”

    “话也不是这么说,说到底,不管怎么着你都是他亲妈,他是你亲儿子。”徐小宁的价值观还是挺传统的,安慰了卢丽萍两句,又好奇地打听道,“那你们现在一共欠了多少钱啊?”

    卢丽萍小声道:“1000万。”

    “1000万?”徐小宁也算多少见过点世面的,可是炒房炒到欠1000万,还是让他吃惊不已,“你们东瓯人,胆子真是够大的……”

    卢丽萍无言以对。

    其实这事也不能说是胆子大,主要还是太贪心。

    徐小宁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我先帮你给秦总打个电话吧。”

    卢丽萍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亮光,连忙道:“谢谢你,真是太谢谢了……”

    “不用客气,也就是举手之劳。”徐小宁用座机给秦风拨了过去。[综]纲吉在轮回!

    等了几秒,那边就接通了。

    “喂。”秦风淡淡应了声。

    徐小宁开门见山道:“你妈来了。”

    “我妈?”秦风忽然乐了,“徐总,你搞笑吧,我爸妈都出国旅游去了,前天我亲自送他们上的飞机好不好!”

    “不是你现在这个妈,是生你的那个妈。等下,让她自己跟你说吧。”徐小宁直接把话筒递给了卢丽萍。

    卢丽萍急忙接过,张口就差点哭出来:“小风,是我,妈妈啊。”

    秦风听到卢丽萍的声音,沉默了几秒,轻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我没事,是我家老张……”卢丽萍顿了一下,似乎有点说不出口,“他被公安抓了,经侦大队抓的,你能不能……”

    秦风直接打断道:“我等下就找人帮忙,是区里的经侦还是市里的?”

    “区里的,区里的。”卢丽萍听秦风愿意帮忙,简直喜出望外,连声回答道。

    秦风的状态却始终如一的平静,又问道:“还有别的事情吗?”

    卢丽萍想说能不能借点钱,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没了。那个……你最近好吗?”

    “还行。”秦风道,“张叔叔是炒房炒进去的吧?”

    “是啊!”卢丽萍大声道。

    秦风淡淡道:“房价还会升回去的,这次是调整性的波动,等半年,房价大概能回到之前的90%左右。”

    卢丽萍弱弱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谁跟你说的啊?”

    秦风道:“这次房价调低的操作就是我负责的,东瓯市控制房价的新五条,出了红头文件,是我给市政府做的市场分析。”

    卢丽萍已经听傻了。

    秦风又继续道:“要是有人上门催债,你就让他们来找我,或者去市委政策研究室问问也行,反正这回你们亏是肯定亏了,不过不可能血本无归,顶多亏个一两百万,把前两年吃进肚子里的再吐出来。”

    卢丽萍这下听懂了,不过还是反复问道:“真的?”

    秦风道:“嗯,真的。”

    ……

    坐在车里的秦风,挂了电话,转头问诸葛安安道:“你是不是跟我瞒了什么啊?我妈给我打电话,你怎么不跟我说?”

    诸葛安安半点没心理负担道:“要是真的,早晚能找到你,要是假的,你每天哪有那么多时间跟骗子打电话?”

    秦风呵呵一笑:“我哪天不是在和骗子打交道?”

    这话倒是不假,这两个月来,他见的那么多所谓的企业家和创业者,超过半数都是想空手套白狼的货色,正经干事的还真没几个。

    诸葛安安转移话题道:“你妈把你和你爸抛弃了,你都不怨她啊?”

    “怨啊。”秦风笑道,“不过怨有什么用,说破天去,她还是我妈,我还能见死不救怎么的?”

    “嗯……”诸葛安安点点头,“要是我肯定不救,可惜我没爸妈了……”

    车里一阵沉默。

    诸葛安安问道:“借你的肩膀用一下可以吗?”

    秦风道:“我打个电话,问一下阿蜜。”

    诸葛安安白他一眼,鼻子里那点酸酸的感觉一下子就没了:“滚!”

    ……

    卢丽萍在2小时后才找到中心区经侦大队的门,一进到大队长的办公室,就发现她家老张已经出来了。两个人立马抱头哭成一团,章钊平站在一旁,乐呵着道:“你们俩早说啊,早知道你们和小秦是这关系,我疯了才会把你抓进来呢!”

    卢丽萍放开老张,转过头来,泪流满面地对章钊平道:“章局长,真是谢谢你了。”

    “别客气,别客气,都是自己人。”章钊平道,“去卫生间洗把脸吧,赶紧回家看看,把孩子接回来。你们这回也算是运气不好,谁知道那个王八蛋居然就跑去国外了,我本来都让人盯着他了,那狗生的太滑头了,上个厕所的功夫就把我的人给甩了。”想与你厮守到老

    卢丽萍都不知道章钊平在说什么,抽了几张纸巾,给自己和老张擦了擦脸,两个人就匆匆忙忙、死里逃生似的跑出了中心区公安分局的大院。

    进了车子,卢丽萍把今天秦风跟她说的话跟老张又说了一遍。

    老张听完后,长叹不止道:“你说你当初跟了我,到底是对还是错。”

    卢丽萍咬牙切齿道:“你儿子今年都几岁了,你说是对还是错?”

    老张无言以对。

    三年前秦风高中辍学的时候,他还让卢丽萍叫秦风去他工厂里打工,谁知道这才三年,秦风居然能混到这种程度。

    才三年啊,有些煞笔连毕个业都困难,秦风怎么就干出这么大的动静了?

    这还是人吗?

    老张转头看看卢丽萍,心想是不是这娘们儿的基因特别好?

    如果是的话,那自己儿子将来是不是也会特别牛逼?

    半小时后,卢丽萍开车到了中心区外国语学校外。

    两个人就坐在车里干等了将近一个钟头,一直等到放学,见到张非凡背着书包、愁眉苦脸地从学校大门出来,卢丽萍猛按了几下喇叭。

    张非凡见是妈妈的车,脸上一喜,飞奔过来。

    卢丽萍打开车门下来,一把将儿子抱进怀里,狠狠亲了几口。

    “恶心死了啊!”张非凡嚎叫道,怕被同学看见,挺尴尬的,然后转头一看车里,又惊喜道,“爸,你被放出来了?”

    “说什么屁话!我又不是坐牢去了!”老张喜笑颜开。

    坐回车里,张非凡听卢丽萍说是秦风救了他爸,一脸高兴道:“那这么说,秦爵爷还认你这个妈?”

    “什么秦爵爷。”卢丽萍笑道,“这都什么外号啊?”

    “我们学校的人都是这么叫的。”张非凡道,“还有网上好多人也是这么叫的。”

    卢丽萍忽然又严肃起来,说道:“别人怎么叫我不管,反正你记住,以后不许在学校里跟同学乱说,知道吗?”

    “我早就说了啊……”张非凡弱弱道。

    “你说了?”卢丽萍惊叫起来。

    张非凡道:“诶,你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好不好?说了又怎么样啊?我是跟我小学同学说的,就是曹彬彬。他上个学期跟我说秦爵爷和苏女神租他们家房子了,租了一个寒假,然后我就一下没忍住,说秦风其实是我哥,同母异父。”

    卢丽萍道:“那他有到处乱说吗?”

    “说个屁。”张非凡一脸蛋疼道,“我说完之后,结果我们全班都说秦风是他们同母异父的哥哥……”

    卢丽萍脸都黑了。

    这特么信息量大的,火车都污不过来了。

    张非凡又道:“不过我们现在学校里头,还真有个秦爵爷的弟弟。我们初三的,有个叫秦淼的,说是秦爵爷的堂弟,在学校里嚣张死了,说小侯爷去了英国,现在外国语他说了算。真的好欠打啊……”

    卢丽萍问道:“小侯爷又是谁?”

    张非凡道:“就是秦风的老板的儿子。”

    “你这些都哪里听来的?”

    “书上写的啊,《黑金帝国》,特别好看,我们全班都买了。我们老师上课还跟我们讲,东瓯王迟早要被枪毙,秦爵爷跟着也要完蛋。我们班有个同学是秦爵爷的粉丝,下课后就去办公室偷了老师的茶杯,然后往里面扔了粉笔灰。他说本来想尿点尿进去的,但是做人不能这么缺德,不能给偶像丢人啊……”

    “那你呢?”

    “我什么?”

    “你是他的粉丝吗?”

    “我不是,不过我是他女朋友的球迷。”

    “秦风的女朋友不是明星吗?什么时候改踢球了?”

    “妈,有些事,你不要问,我们永远都能和睦相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