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三十八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苹果公司总部所在地,位于加州库比蒂诺,纬度要比东瓯市高10度左右,可入秋之后,气温却和东瓯市差不多,不冷不热,相当宜居。作为一个地道的土鳖,秦风和绝大多数国内的低级伪文青一样,早年间提到加州,就会首先想起,然后等到2010年之后,这个印象就被取代。旮旯乐队那肆意践踏英语发音的唱腔,秦风不仅上辈子和这辈子都忘不掉,甚至如果下辈子重来,依然绝不可能忘掉。

    国庆节休息到一半从国内出来,秦风来到加州当监工,一晃就是10多天。

    这几个月来,由于经常都有大量的时间沉浸在纯英文的环境里,秦风的英语听力水平和日常口语沟通能力可谓突飞猛进。尤其当公司里一位姓斯蒂尔伯格的犹太小哥别有用心地给秦风推荐了美国著名动画片后,秦风补完前两季,日常交流的水平基本就达到了美国小学生的下限。各种bastard、whore之类的在正常教材里绝对找不到却在鬼佬日常生活中常用的词汇,大致上学得七七八八,和安德鲁吹牛逼的时候用得不亦乐乎,然后被诸葛安安翻着白眼评价为低级、低俗、低端。

    秦风对此不以为意,继续我行我素地管全公司的鬼佬叫bastard,最后连那个想看秦风笑话的犹太鬼佬都服了。

    显然,秦风给他上了很宝贵的一节课,这节课的中心思想就是,当一个人完全不在乎他人看法的时候,任何嘲笑都是无意义的。尤其当你在背地里嘲笑的人还是你的上司,你就必须得为自己的傻逼恶作剧付出代价。

    秦风花了半个月时间,成功地让苹果公司的全体鬼佬们接受了他强行冠以的bastard的称呼,并且顺利把锅甩给了犹太小哥。给完下马威之后,紧接着,就是对全公司科研人员无休无止的折磨。由于秦风没用过第一代IPhone,他对苹果手机最原始的印象,最下限也是苹果4,所以当秦风在2006年年底,用苹果的4的科技高度来要求苹果公司的工程师和程序员时,包括瓯投自己的科研人员在内,整栋大楼的人都是崩溃的。

    在研发部老大一再的哀求下,秦风才一点点降低了对第一代苹果手机的功能要求,唯独只对手机之间GPs的定位功能死咬着不放,坚决要求至少做到10公里内能准确定位到5米的之内的精度,最后把研发部的人愁得,只能去找加州理工的人来帮忙。总之结果就是,又多加了几十万美元的研发成本,然后终于在10月份结束之前,实验室测试达到了秦风要求的效果。

    秦风拿着苹果手机内部样机1.0版回到国内时,苏糖的选美旅行团也正回来没几天。

    苏糖在世界小姐比赛中的表现,不好也不坏。先是在沙滩小姐的竞赛中,靠着连白人裁判都能征服的身材比例拿到头名,从而进入到最后的15强。不过在15强的最后决赛里,因为才艺分太低、英文不过关、没有喊过任何政治正确的口号,以及现场评委所点评的“长相不够有异域风情,不是最经典的东方美人”,最终只排在第11名。

    事后按照国内网络媒体的说法就是,由于裁判年纪轻轻眼睛就瞎了,苏糖遭遇不公平评分,导致折戟沉沙。苏糖从小到大头一回在选美比赛中落马——当然其实也是唯一的一次——所以心情简直不要太低落。特别是她打心眼里觉得,那些跟自己一起参加比赛的那些“佳丽”,其实根本就达不到“佳丽”的水准。就那种条件的,东瓯市都能抓出一把好不好?远的不说,就说诸葛安安这个“26岁的中老年狐狸精”,都能秒杀一群所谓的各国小姐。

    不过就在苏糖郁闷之际,神通广大的花姐,突然又宣布了一个好消息。

    著名内衣公司维多利亚的秘密,在比赛后向以花姐为首的苏糖的经纪团队发出邀请,希望请苏糖为维密做中国区代言,同时邀请她参加明年巴黎春季展的维密秀。当然,前提是在那之前,得好好训练几个月,至少要拿出一个合格的t台模特儿的素质。苏糖不想在国外多待,就讨价还价说要在国内训练。维密公司没有急着回复,而是派人到中国考察了一周,弄明白苏糖在中国的影响力后,点头答应了苏糖的要求。维密派了一位塑身教练和形体教练过来,专门给苏糖做特训——费用由和苏糖并无明确合约的瓯投承担。

    苏糖的训练时间控制得很紧,回国之后从11月中旬开始,就基本上每天都要进行各种累死人的身材塑型训练,算是把她之前逃掉的舞蹈专业课所累积下的体能,全都一口气加倍还了回去按照教练的要求,像苏糖这种173身高的姑娘,眼下体重超过110斤是绝对不能原谅的,要减到52公斤才算合格,同时还得练出一点点胸肌,好让她原本就足够挺拔的胸部,再更有吸引力一些。而秦风看苏糖练得辛苦,也不忍心她的心血白费,为了巩固训练成果,他时不时就在晚上和苏糖加练推车、坐莲等双人动作。不得不说,随着媳妇儿身体柔韧性的持续开发,秦风觉得这种加练的感觉,简直好极了。

    秦风和苏糖暂时归隐校园,网络上两口子的热度渐渐退了下来。

    2006年的最后几个月,酷浏网、微博网、巨亿商城这几个秦风重点关注的互联网项目,在他的遥控指挥和指手画脚下,稳步向前发展。

    秦风每个月都会抽大概一周时间飞一趟美国,每次都拿回一部内部样机。

    时间飞逝,转眼跨入2007年。

    秦风和苏糖在期末考完试后,眼见着就已经到了年关。

    小两口难得放了个短假,大年三十跟家里人小聚了一把。

    这里所指的家里人,是秦建国那边的亲戚们。包括老秦家的偏心老太太,秦建业和叶晓琴一家,秦建华和李兴东一家。

    苏糖和王艳梅前年头一回和老秦家的这群人接触,场面就比较不痛快。

    这回眼看着苏糖都是“国际名人”了,老秦家的亲戚们态度直接来了个180度的转弯。

    老太太的弯转得尤其大,拉着苏糖的手,硬是要把传家宝交给她——其实也就是一个小玉镯子,成色相当一般,被老太太藏了好多年,卢丽萍和秦建国过日子那会儿,老太太压根儿连提都没提有这么一个东西,这下倒好,直接送了。

    李兴东一家人对秦风家的态度变化也很大,知识分子的臭脾气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欲说还休的巴结和讨好,饭桌上说话小心翼翼,只挑好听的讲。而秦建业和叶晓琴就直接得多,反正就是逮着秦风和苏糖猛夸,夸到词穷了,还硬要没话找话说。

    一顿年夜饭,吃得秦风一家人相当辛苦。

    等散了场,秦建国一个人去厨房洗碗,却站着半天没动。

    王艳梅走过去看了看,却发现秦建国泪流满面,她轻抚着秦建国的后背,笑着宽慰道:“人都是这样的,做人哪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说到底,就是你在人家心里头有多少分量。”

    秦风坐在沙发上没动,挽着苏糖的腰,用脚逗弄着串串,朝厨房喊道:“爸,明年咱们家这顿饭就省了吧,等初二,把所有人都叫起来吃一顿就行了,分开来还得弄好几次。等初二吃完了,你和妈就出去旅游,省得家里闹哄哄的。”

    王艳梅笑道:“那我们家那桌就省了是吧?”

    秦风笑着回答:“那就中午一顿我们这边的,晚上一顿你们那边的,速战速决。”

    ……

    秦风嘴上说速战速决,但过年的人情往来还是无法完全屏蔽掉。

    除了自己家这边的一大群亲戚要走动,王艳梅家里的二老也要拜访,还有侯聚义和关朝辉,还有市里头关系比较好的几位领导,比方章钊平,比方张开,如果陈荣有时间,当然也不能不去。余下的,像徐小宁、黄秋静、南乐清这种来往密切又明显属于长辈的,哪怕走过场也得把礼节做到位,剩下来的王安、吴超、王春这一波,倒是可以无所谓了,一个电话或者一条短信就能解决。而相对来说比较麻烦的,还是同辈中关系要好的几个人,比方关彦平和周珏,比方李郁和袁帅,聚不聚都没关系,但不见一面的话,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所以秦风一个春节短假,最后还是耗在了各种吃吃喝喝里。

    吃喝到大年初八,苏糖明显感觉秦风压在她身上的时候,分量重了很多,死活逼着秦风去减肥。

    然后秦风一边减肥,一边就收到了潘建伟的邮件。

    老教授怕他荒废学业,又弄了个课题任务让秦风去做,是关于互联网物流的。

    秦风苦逼兮兮地学业、事业、媳妇儿、体重几头兼顾,咬牙坚持着,坚持着,等慢慢习惯了这种高强度的生活节奏,北方的雪不知何时也已经化了。

    2007年3月底,秦风向学校请了假,陪苏糖去巴黎玩了一星期,顺便看她穿着几片布料在t台上走了一圈。作为全亚洲第一个登上维密秀的模特儿,苏糖时隔半年,又在网上制造了刷屏效应。而这回惊动的也不再是中国大陆,连港台地区、东南亚、韩日等地,全都对苏糖的表演进行了轰炸式的报道。没见过世面的小日本更是立正高呼,“苏糖是三千年一遇的绝色美人”。

    接着报道出来第二天,苏糖经纪团队就发表了声明——出于苏糖家庭成员的意见,苏糖将从内衣模特儿行业退役。

    声明发出后,网络上掀起了浩浩荡荡的对秦风的讨伐。

    “秦总太小气了啊,让我们多看一眼,你家媳妇儿又不会多掉一块肉。”

    “秦风,想不到你也是思想这么封建的人。”

    “秦风!我看错你了!枉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有思想、有境界的人!取关了!”

    当然晚上,秦风发了条微博:“不是我干的……我是支持阿蜜的……问题是阿蜜她妈怒了……”

    王艳梅当即转发并留言:“谁吃醋谁心里有数。”后面附一张果儿的照片。

    网友的注意力瞬间转移,纷纷打听这小可爱是谁。

    王艳梅回答网友说是秦风的小妹妹。

    方才叫嚣取关的那货立马改口,跑到秦风的微博下来了句:“姐夫,我错了。”

    然后一晚上下面跟了2000多楼的“姐夫,我错了”。

    2007年4月3日,秦风收获新称号,国民姐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