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四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10月中旬,秦风通过罗进和京城的光头强,招揽了一批业务素质十分过硬的年轻人,成立了秦朝公司的自主研发团队。计划中想要做的3个项目都很牛逼,一个是前年在市里吹牛逼时就跟市领导们说过的送餐APP【秦记外卖】,一个是不得不和各方力量共享资源和利润、充满野心、即将和微博实现有机连接、马上就要和马骁云正面硬钢的支付APP【微支付】,最后一个,则是不需要过多介绍的——【>秦风当然不指望一口气吃成胖子。虽然决心要做,但路还是得一步一步走。有鉴于2010年之前的市场大环境并不适合这些APP的生存,所以有些事情再时不我待,也只能先憋着。

    于是开发小组组建完毕后,秦风只下达了研发【秦记外卖】的任务。

    ……

    2008年1月15日,腊八。

    毛佳宁早上7点从家里出来时,正赶上一阵发丝细的冬雨,穿雨衣嫌累赘,不穿又怕冻伤。可想想昨天的天气预报言之凿凿地说今天是艳阳天,他一咬牙,还是顶着毛毛雨出了门。

    说起来,毛佳宁其实平时是不看天气预报的。之所以特地关注了一下,是因为昨天店长告诉他,今天会有一个很大很大的领导来他们店里视察。而他作为秦记连锁1号店的首席外卖小哥,将会有一个重要任务。毛佳宁一开始是不信的,但是昨天下午之后,五龙街里里外外就出现了很多警察,整条街都被戒严起来,他这才知道,店长不是在骗他。

    毛佳宁对此既兴奋又紧张,他问了店长到底是哪个领导要来。

    店长却也不知道,只说是螺山镇总部发来的消息。

    “螺山镇啊……”毛佳宁蹬着自行车,想起这三个字,内心便泛起一丝神圣感。

    从家门口外的老巷子出来,自行车拐进了正在大拆大建中的十里亭路。毛佳宁稍微加快了蹬脚踏板的速度,一小会儿之后,就从十八中的原址前飞速驶过。

    十八中已经被拆了。

    不知不觉,他高中毕业已经快一年半的时间。

    毛佳宁很感慨地深吸了一口气,不知怎么的,他脑海里忽然闪过很多人的样子。那些高中同学,那些曾经的老师,现在也不知身处何方。

    一年半之前的那个夏天,高考过后,十八中全军覆没。

    班上最信誓旦旦地说自己肯定能上本科的霍汉伟,最终连三本线都没上,只考进了瓯职。可饶是如此,霍汉伟仍是全校文科生中分数最高的,不得不说,这个结局对苦心教导他们整整三年的各科老师而言,确实相当扎心。至于其他同学里头,只有刘雅静和向子豪少数几个九死一生地上了四批的分数线。考试结果出来之后,市里头一瞧十八中这教育水平还不如个别职高,果断就起了裁撤的心思。当时裁撤十八中的事情,还闹出了挺大的动静。为了争夺“苏糖母校”的称号,中心区最好的几所学校——除了东瓯高中之外——全都参与到了对十八中兼并权的争夺中。最后八中校长棋高一着,竞标成功。

    今年新学年招生的时候,八中那边就把“女神母校”的旗号打了出来。

    不过八中再怎么打广告,在招生的影响力上,还是不能和作为“秦风母校”的五中相比。作为眼下全区乃至全市最出名的职高,五中前年开始,就已经把“秦风母校”的牌子挂了出来,还不要脸地设立了一个“经济管理专业班”,仿佛秦风的本事都是从他们学校里学出来的。

    而更搞笑的是,对五中这个举动,区里居然还挺支持,竟从瓯职拉了两个老师去五中兼职,声称要把五中和瓯职打造成“曲江省高级管理人才的摇篮”。然后直接结果就是,今年五中“经管班”的招生分数线居然诡异地超过了中心区普高的最低录取分,而且还真的有很多人把志愿填到了五中,让毛佳宁简直感觉匪夷所思——想想看,得是多天真的人,才会放着好好的普高不上,而却读所谓的职高特色班?

    十八中的沦陷,充满了喜剧色彩。

    再稍微往前一年,五中一个姓魏的校长,因为“培养”秦风有功,被市教育局调到十八中当了校长,不过魏校长在十八中的时间很短,毛佳宁高开之前,魏校长就又去了区教育局,当了副局长。而那位犯有“摧残人才罪”的周海云,则被调去了五中,算是和魏校长做了个互换。

    但区别在于,周海云并没有捞到什么职务,只是当了个普通老师。

    当然这些小心全都是毛佳宁听别人说的,至于是真是假,实话实说,毛佳宁希望是真的——虽然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但出于某些低级趣味,毛佳宁就是想看到周海云生活不痛快。

    自行车从十里亭路出来,拐进解放路。

    一缕阳光射透云层,眼前的街景霍然开朗。

    毛佳宁稍微放慢了骑行的速度,思绪飘到了自己刚毕业那会儿。

    毛佳宁高考发挥得很稳定,所以考完第二天,就马上出去找工作了。而说是找工作,倒不如讲是找熟人。他一开始很天真地想要直接通过秦风,随便找一家公司上班。只是后来马上就发现,这条路是走不通的。抄有秦风手机号码的那本通讯录,毛佳宁曾经像保存全世界最重要的宝物那样,把它藏在床头。只是时隔两年再打过去,那号码却已经成了空号。毛佳宁伤心难过地度过了一个绝望的夜晚,次日起来,忽然又想到可以直接去秦风开的店里找,于是又兴高采烈地飞奔去了东门街。到了地方,报上秦风同学的名号,毛佳宁在东门街糖风瓯味的店里等了足足一个早上外加一个下午,等到傍晚时分,饥肠辘辘的时候,才总算见到了店长王春。

    可是王春那边,并不缺人手。

    之后的一周,毛佳宁是在崩溃中度过的。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一星期后,秦记连锁在《东瓯日报》上登出了招聘广告。

    马上要开张的第六家门店,需要12个服务员。

    这一回,毛佳宁很幸运地遇上了静静。已经颇有女强人风范的静静,作为新门店的一把手,见到毛佳宁前来应聘,二话不说,就把他招了进去。

    毛佳宁从此成为了秦记连锁的员工,逢人就说自己的老板是秦风。只是秦风高中同学的身份并没有为毛佳宁带来什么实际好处,毕竟中心区这么小的地方,能进到秦风店里的,多多少少都和秦风有点七拐八拐、沾亲带故的关系。

    毛佳宁勤勤恳恳地在福山镇6号店里干着,半年之后,转成了正式工,员工花名册上,也多了【1级员工】的备注,然后工资待遇提高,五险一金齐全,按毛佳宁家里人的话说,就是这么好的单位,跟机关也差不到哪里去了。因为做事认真,又有静静这个店长帮忙推荐,今年2月份,过完年后,毛佳宁就被调去了五龙街1号店,当了个类似小组长的小干部。当然,勤杂工的工作,还是得继续的,不过待遇明显好了很多。

    对生活并没有太大野心的毛佳宁心想,如果能这样安安稳稳地在秦风店里工作一辈子,其实也是挺不错了。以后如果能像静静一样成为店长,那就更好不过。

    毛佳宁在惯性的指引下,不觉间就骑到了五龙街街口。

    成排的路桩,拦住了他的去路,也让他飘飞的思绪归了位。

    毛佳宁急急忙忙把自行车停到附近的一个停车场——据说这停车场很快就不能再停自行车了,要全都规划成停私家车的地方,以后上班,只能坐公交车过来。

    “那就是每天又得多花4块钱……”毛佳宁计算着成本,脚步匆匆地走进了这条步行街。街面上多了不少穿警服的,气氛有点严肃。

    几分钟后,毛佳宁推开店门。

    24小时营业的秦记连锁1号店内,暖气十足,还带着点面汤的香气。

    只是屋里却

    “王总,你怎么来了?”毛佳宁见到王安,相当吃惊。他听静静说,王安今年又被人开了一次瓢,差点又死掉。不过总归还是命硬,第二次挺了过来。恢复之后,王安就一直在螺山镇坐办公室,现在的职务是糖风餐饮有限公司总经理。相当于是他上司的上司。所以这就很高端了。

    “接待领导嘛,等下秦风也要过来。”王安显得比几年前沉稳了许多,淡淡笑道。

    毛佳宁却没王安沉得住气,失声叫道:“秦风也要过来?”

    店里头还有不少人,有客人也有工作人员,不约而同地全都望向了毛佳宁。

    王安笑着说:“你叫这么大声干嘛,他又不是过来扣你工资。”

    毛佳宁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道:“秦风现在那么……那个,我就是觉得他来这边有点……那个……”

    “有失身份是吧?”王安听懂了毛佳宁词不达意的话。

    毛佳宁点点头。

    王安微笑道:“没什么身份不身份的,大家都是赚口饭吃。等下领导过来,你注意一下,别一惊一乍的,像平时那样就行。”

    毛佳宁弱弱地哦了一声,又忍不住问道:“领导今天来干嘛?”

    王安呵呵一笑,“来看你怎么送外卖。”

    毛佳宁目瞪口呆。

    看我送外卖?

    这个领导——是不是闲得太过分了?

    ……

    早上8点出头,一辆红旗轿车缓缓在五龙街外停下。

    车门打开,陈荣从车里下来。

    五龙街他来过许多次,但距离他上一次过来,已经有4个月了。

    而且这一次,他的身份也跟以往不一样。

    东瓯市的经济在07年实现了一个巨幅增速,14.2%的GDP增速,让陈荣获得了升迁的机会。曲江省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这是他的新职务。

    因为陈荣的到来,五龙街前后两条马路,龙池巷和解放路,全都设了卡,除了途径这里的公交车之外,只有附近的居民还能进出。

    不过曲江电视台和东瓯电视台的采访车,属于这其中的特例。

    记者们很有规矩地站在专业的距离上,不远不近地捕捉着陈荣的面孔。

    然后这时,车里又下来另外一位重磅人物。

    秦风一露面,记者队伍里就有个刚毕业的小姑娘,情不自禁地发出了惊呼。

    陈荣转头看了眼那小姑娘,笑着对秦风道:“小秦,我看你家小苏应该对你很不放心吧?”

    秦风笑了笑,很从容道:“我们是既互相不放心,又互相放心。我们对彼此都有信心。”

    “你这小孩,这话说得好像都结婚好几年了似的。”陈荣哈哈大笑。

    两个人肩并肩往前走,身后还跟了一群市里头的领导。

    朱明远看着前头秦风的背景,都已经找不出形容词了。

    这才20岁啊,跟体制的对接规格,居然就已经达到了副省级。就算放在中国历史上,这样的情况应该也少之又少吧?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到秦记连锁五龙街1号店门前,秦风帮陈荣把门推开。

    陈荣一进门,屋里就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陈荣微笑着跟屋里头站在前排几个员工握了握手,秦风站在一旁,跟陈荣介绍着秦记连锁的大概情况。

    “我们一开始对秦记连锁的设计,就是希望能形成一个链条完整、具有特色的品牌连锁店。产业链条我就不细说了,这块跟别的地方的连锁餐饮店大同小异。陈书记时间宝贵,我还是开门见山地说一下我们的特色。我们店的特色,是网络配餐。”秦风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部苹果手机,打开屏幕,指着上面一个APP道,“陈书记,您看这个手机应用,是我们秦朝科技自主研发的,名字叫【秦记外卖】,专门用于我们店的网络送餐。”

    “我有印象,你一年前跟我提到过。”陈荣说道,然后注意力有点小分散地转移话题,“你这部手机我也知道,苹果手机,是你们瓯投集团的产品,我女儿也买了一部,不便宜啊,快顶得上我一个月的工资了。”

    秦风顺着陈荣的话道:“贵是贵,但也物超所值。而且我向您保证,智能手机的价格,将来只会越来越低,我们的目标是,十年之内,基本做到人手一部,哪怕是曲江省最贫困地区的居民,我们也会想方设法让他们用上智能手机。”

    陈荣却笑着说:“你这话我记下了,不过我也不让你立军令状。咱们东瓯市900万人口,你这手机只要能在东瓯市卖出100万部,我就当你说到做到了。”

    秦风笑了笑,接着忽然走到毛佳宁跟前,把他从人群里拉了出来,给陈荣介绍道:“陈书记,这位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也是我的高中同学毛佳宁,接下来他会实际操作给你看,他是怎么通过这部手机来送外卖的。”

    毛佳宁突然被秦风拎出来,这个人有点|懵|逼。

    基本状态就是——说都不会话了。

    “不……不是,我不是秦总同学,我们就同了一个星期的学……”毛佳宁磕磕巴巴,相当语无伦次。同在店里的王安、吴超、罗进几个高管,全都一脸蛋疼。

    还是陈荣贴心,拍拍毛佳宁的胳膊,用带着东瓯市乡下口音的东瓯方言说道:“后生儿,别紧张,我又不会吃人。”

    毛佳宁一愣,蠢蠢地问道:“领导,你是江北人啊?”

    陈荣哭笑不得。

    秦风赶紧接过话,对陈荣道:“陈荣,我先给您讲解一下,这个应用是怎么用的。”

    陈荣点点头,和毛佳宁的对话算是揭过。

    秦风点开APP,“陈书记,您看,这个应用点开之后,马上就出来一个店铺选择的界面。现在这个界面上,只有我们一家店,那我没得选,就点进去。点进来之后,您看,这时就相当于是一个菜单,上面明码标价,想吃什么,就点一下。然后我现在选好了,一碗牛肉面,直接在上面买单。买单可以通过支付宝,也可以选择使用我们新开发的【微支付】,反正效果都一样,都是通过银行的端口,直接把钱从银行卡里扣掉。”

    陈荣认真地听着,然后发问道:“你的意思是不是,以后还可以让别的店,通过你这个软件来卖东西?”

    “对的,将来肯定会有很多店在这个平台上售货。”秦风道,“不过现在智能手机的普及率还比较低,市场对共享外卖的接受度也有限,所以这个得慢慢来,估计最快也要5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形成成熟的市场环境和市场链条。”

    陈荣点着头道:“继续说。”

    秦风接着道:“现在我已经把订单发送到店里。”说着,按下了买单的按键。

    刚一按下,王安手里的手机,就响起了声音:“您的【秦记外卖】有新的订单,请抢单。”

    王安从人群里走出来,走到陈荣面前,先恭敬地喊了声陈书记好,然后拿起手机,站到陈荣同侧,操作给他看道:“陈书记,我现在这部手机里有两个接收端,一个是作为卖家的端口,一个是作为配送员的端口。您看,我现在先按下这个接单,那就是店里头已经接下了这个单子。”

    秦风马上把自己的手机拿给陈荣看,陈荣一瞧,发现秦风这边果然已经显示“卖家已经接单,正在备货”。

    “这个好,步骤清清楚楚。”陈荣夸赞道。

    秦风道:“步骤信息上的无缝对接,是我们做这个软件的最基本要求。”

    王安又插进来道:“陈书记,您看,现在我们店里头已经接单了,这个信息,同时也反馈到了配送员的那个端口。”

    陈荣点点头。

    秦风解释道:“将来我们会把配送的业务,完全外包给社会第三方,也就是注册配送员。这些配送员只要在网上注册一个配送员的帐号,然后到我们公司面对面登记,他们就能成为独立的外卖小哥。不仅是为我们店送外卖,也为所有在这个平台上运营的商家做配送服务,然后我们把这些配送的成本,转接到消费者身上,这样一来,商户能扩大经营范围、减少经营成本、提高经营效率,消费者通过多支付服务费用得到服务升级,外卖小哥可以获得报酬,一举多得。”

    陈荣笑道:“还有你们,这么多店在你们这个平台上做生意,你们网站也赚钱。”

    “做网站这件事本身,其实不怎么赚钱。我们一个网站背后,需要很大一支团队来维护,成本很高,而且随着市场用户数据的增加,成本会越来越高。”秦风笑着道,“我们做这个网站,主要还是出于两个目的,一是为人民服务,二是和人民交个朋友。”

    “你这张嘴啊……”陈荣指着秦风,笑着直摇头。

    秦风转移话题道:“陈书记,反正逻辑关系上,就是这么回事,咱们接下来来实际体验一下吧,您要是不介意,也当一回外卖小哥?”

    陈荣一点头:“行!那我怎么做?”

    “稍等一下。”秦风笑着拿起手机,拨了个号。

    过了片刻,那头接通,传来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干嘛啊……”

    秦风道:“阿蜜,你现在上【秦记外卖】点个餐,陈书记今天亲自给你当外卖员。”

    “啊?”苏糖还在发晕,晕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连忙哦哦两声,挂了电话。

    秦风几个人就站着干等,半分钟后,王安的那部手机里,终于传出了声音。

    王安把手机交给陈荣,陈荣倒是学得很快,马上接了单。

    店里的出单机,吱吱作响着吐出了单据,有人跑去把单子拿了过来,递给陈荣。陈荣定睛一瞧,只见上面所有的信息全都显示得清清楚楚。

    茶叶蛋*1,2元。

    餐盒费,1元。

    外送费,1元。

    地址:王朝大酒店1816房间。

    联系手机:*************

    收货人:糖糖小公主

    陈荣的嘴角微抽了一下,忍不住读了出来:“收货人,糖糖小公主……”

    店里头一阵憋不住的笑。

    秦风八风不动地解释道:“姓名这一栏,为了保护消费者的隐私,是可以不用填的,或者像这样填个假名字也可以。”

    “挺好。”陈荣点点头,又指着单据最下方的备注栏问道:“不过这行字,‘陈书记,我不想吃早饭,你把我老公还给我就行’,小秦,你家小苏这是干嘛呢?”

    这下秦风都有点绷不住了,硬着头皮道:“客户有什么特别要求,都可以在这个备注里写清楚,比方有的客户不吃葱,有的客户要多加个蛋……”

    陈荣接道:“还有的客户不要吃饭,只要老公。”

    店里头全体爆笑。

    ……

    几分钟后,秦风和陈荣坐进了车里。

    毛佳宁骑着印有秦记连锁logo的送餐自行车,穿着印有秦记连锁logo的制服,带着印有秦记连锁logo的安全帽,跟着红旗吱呀吱呀往王朝酒店的方向去。

    陈荣看着手机上实时显示和变化着的动态地图,再转头看看车外的毛佳宁,对秦风道:“所以送餐的时候,送餐员就是一边看地图,一边骑车是吧?”

    “肯定不能一直盯着。”秦风道,“地图只是辅助工具,主要还是给用户看的,现在您手上显示的地图,客户手里也有一模一样的。外卖小哥本身作为专业的配送人员,工作久了之后,对一片区域的路段肯定会越来越熟悉,手机地图只是偶尔实在找不到路了,或者第一次去某个地方的时候,能起到帮助的作用。”

    陈荣却道:“还是要注意安全,安全生产大过天。”

    秦风马上道:“我回去再想办法让人把软件改进一下,您说装个语音导航的怎么样?”

    “语音可以。”陈荣点点头道,“可以抓紧弄起来。”

    秦风又说:“将来这片市场打开了,至少能为一个城市解决几万个就业岗位,关键是对一些外来务工人员很有好处。他们过来送外卖,每一单都是明码标价的,而且薪酬都是直接打进银行卡,这样就不会存在什么劳务纠纷。”

    “几万个是几万?”陈荣笑着问道。

    “呃……大概两三万吧。”秦风有点吃不准道,“关键还得城市的经济活力能到什么程度。”

    陈荣呵呵一笑,又指着跟在车外哼哧哼哧的毛佳宁问:“他们这么骑,一天能送多少单?”

    秦风道:“保底50单,平均每单3块钱,一个月至少也能挣个四五千。”

    陈荣叹道:“也是辛苦钱呐,来来回回的体力活,不容易……”

    “都不容易……”秦风道,“不过我们活着,不就是为了能让很多不容易的事情,一点点被解决掉吗?让不容易变成容易,是全人类的梦想。”

    “这话说得有道理。”陈荣笑道。

    手机上的两个红点,15分钟后,重合在了一起。

    陈荣没真的下车,送茶叶蛋上楼的还是毛佳宁。

    曲江电视台的镜头,一直跟随着毛佳宁的背影,直至他走进电梯……

    两天后,《曲江日报》发表了长篇特约评论,标题是《信息科技走入生活》,大篇幅报道了陈荣此次的东瓯市之行。但是文章配图中,既没有陈荣、也没有秦风,只有毛佳宁所穿的印着秦记连锁标识的工作服,留在了历史的这一页角落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