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四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潘建伟给秦风布置的家庭作业,秦风越深入地去写,就越是有一种似乎永远都不可能写完的感觉。花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几乎查遍了国内外关于物流产业发展的论述,秦风的论文越写越长,论点越来越深,数据越来越细,做到后半程,甚至到了需要找专门的大学统计学老师,来帮忙做数学模型。而在这个过程中,为了能把那些绕口的囫囵话说明白,秦风还不得不从政治经济学的一些基础理论学起,然后按着两年前潘建伟给他开的那个书单,一路从《国富论》读到李嘉图的《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和《资本论》,再从曼昆读到哈耶克和科斯,要不是高数基础实在糟糕,原本还会选择去读一读凯恩斯的书。

    反正论文写了多久,自学的过程就有多久,等到总算把古典入门都学完了,这篇被潘建伟打回重做了至少十次以上的论文,也已经差不多升格到了专业著作的高度。篇幅是巨长的18万字,标题也改了,改成了犹如教科书一般的《中国物流经济学研究》。秦风最后一次怀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心情交稿,已经是2008年的5月底,距离他大三结束,只剩最后一个月。潘建伟许是良心发现,这次终于通过了秦风的论文。然后轻飘飘地发来一封邮件,说:“你现在的水平,应该和国内一流大学的硕士毕业生不相上下了,来我这里读博,不算走后门。”秦风看完这封邮件,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折腾了这么久,搞了半天,原来还是为了赶进度。不过在三年时间里,半工半读半自学地搞定本硕课程,应该还是非常值得骄傲的吧。秦风从没想过自己居然有这样的潜力,所以人啊,说到底还是骨子里头贱,没人逼一把,上限永远出不来。

    《中国物流经济学研究》,在6月初就出版了,但是这回秦风没有高调做宣传,所以除了学术界和某些政府政策研究部门的人之外,基本没什么人知道秦风又玩了一票大的。

    秦风在东瓯大学城的最后一个学期,要比其他人提前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完成了期末考试。

    考试结束后,他就带着苏糖去加拿大走了一趟。

    关彦平和周珏结婚了。消息来得很突然,但也纯属意料之中。

    不知不觉,关彦平已经在加拿大待了足足两年时间。第一年在加拿大总统府当了8个月的保安,后来语言过关后,在关朝辉各种神奇的安排下,顺利进入西点军校,成为了一名美军预备军官。当然,等毕业之后,肯定还是要回国的。周珏从07年离开秦风的公司之后,就一直在美国帮关朝辉做协调工作,瓯投在07年9月成立美国分公司后,周珏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公司总负责人,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安排微博网在纳斯达克ipo。眼下基本工作已经完成,只等几天之后,敲钟上市。

    秦风和苏糖见到周珏的时候,周珏已经怀孕了。

    4个月的肚子,稍微有点隆起,恐怕这才是急着要结婚的最重要原因。

    28岁仍是黄花大闺女的诸葛安安对此很是吃味,抱怨说老天不长眼,好男人都让胸大无脑的女人给睡了。苏糖听到后,冷笑回怼说:“英国最新研究表明,胸大的女人身体脂肪分布最科学,对智力的影响是正相关的。”

    诸葛安安也冷笑,说:“鹦鹉如果会说话,就算整天把科学挂嘴上,也不代表它智商就能比人高。还有,某人今年好像也20岁了,一不留神,貌似已经迈入通往中老年女性的道路了啊。”

    苏糖被诸葛安安气到内伤,于是把气全都撒在秦风身上,关彦平和周珏的婚礼办了三天,苏糖睡了秦风6次,差点把原本就体力不支的秦风给榨成干。

    三天之后,秦风双腿发软地走进纳斯达克交易中心,敲响了微博网上市的大钟。在央视财经频道、曲江卫视、东瓯电视台、酷浏网等诸多镜头的见证下,秦风用一口流利得跟母语一般的英语,和前来采访的金发女主持人对微博网和若干年内肯定也要上市的facebook的前景,做了十分乐观的展望。而开盘当天,微博网市值暴涨36%,无疑也从侧面印证了秦风的观点。

    国内媒体对这件事比秦风本人和瓯投集团的股东们还兴奋,不等秦风和苏糖从美国回来,国内就先炒得翻了天,连带着,秦风完全没做宣传的新书也被炒了出来,各大书店里卖得红红火火。这一次,再没有人发出质疑的声音。所有为了喷而喷的臭傻逼,全都淹死在了人民群众的唾沫星子里。

    秦风从美国回来后,拒绝了各大电视台的访问邀请,各种签售活动也推得一干二净。

    他还是忙。

    虽说秦朝科技和糖风餐饮的事业,全都已经走上了正轨,但生意总是做不完的。

    比方不久前的几个月,秦风就和瓯投大股东之一的莫念家,合资成立了一家塑料制品公司。2007年12月31日,国务院下达了限塑令。一时间全国各地的塑料商产业人心惶惶,塑料厂遭到跳楼价抛售。深知限塑令只是个美好的愿望的秦风,差不多是第一时间就找到了东瓯市最大的零售商老莫,然后两个人吃了顿饭,就把统一曲江省塑料产品的计划定了下来。后来的收购进行得十分顺利,一来东瓯投行的贷款利息很低,秦风和莫念家两个瓯投的董事出面,分分钟就能贷到足以买下曲江省所有具有一定规模的塑料制造厂的资金;二来许多地方上的政府一听是秦风要买,也全都非常给面子,就算人家老板不想卖,地方上也能帮忙做通工作。

    秦风和莫念家收购、重组曲江省塑料厂的举措,眼下每个月能为他们俩各自带来接近50万左右的纯利润。和动辄几个亿相比的大生意相比,这点钱好像不太起眼,但秦风看重的,却是它的稳定性和持续性。要知道,这年头风云多变,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就能一帆风顺下去。有这么个几乎永不枯竭的小金矿在这儿,好歹也是相当于每年中一次福彩特等奖的存在,哪怕将来运气再不济,生活质量总还是相当有保障的。

    除了这个塑料厂需要偶尔照看一下,秦风在影视行业的投资也不算少。

    07年和08年,秦风接连投资了《集结号》、《长江七号》和《非诚勿扰》三部影片,资金依然是借的,不过由于出品方人数不少,所以其实加起来也没花掉多少成本。

    《集结号》的剧本里没有适合苏糖的角色,秦风也没没有勉强制片方硬给苏糖弄个镜头。不过《长江七号》和《非诚勿扰》,倒是有适合苏糖的。苏糖先是在07年参演了《长江七号》,取代了原本属于张玉琪,演了里面那个每天穿旗袍的小学老师。1月份电影上映时,不少宅男留下的影评是,看苏糖穿旗袍的样子太伤身体。而在《非常勿扰》中,目前暂停下的苏糖要扮演的角色,是葛大爷众多相亲对象中,因性冷淡而离婚的那位少妇,秦风略微有点期待。

    说起苏糖的事业发展——走了三次维密秀之后,苏糖俨然已经迈入了国内一线女星的行列,各种活动的出场费之高,已经有点刷新秦风的世界观。

    而且和秦风截然相反的是,苏糖是属于那种看起来好像很忙,但其实真的不怎么忙的存在。每次只要花个一两天时间,苏糖就能轻轻松松把钱赚了,所以绝大多数时间,她还是宅在家里或者宅在学校,除了坚持每天健身锻炼2小时,基本不存在什么特别辛苦的事情。不像秦风,外面的人看他,总觉得他好像很悠闲,一天到晚不是赶这个场子就是赶那个场子,仿佛所有的事业都是靠吹牛逼吹出来的。但只有苏糖这些家里人知道,秦风每天24小时里,至少有16个小时是在发奋图强,最忙的时候,甚至连为爱鼓掌的运动都抽不出空闲来。

    2年时间里,小两口攒了不少钱,却没什么时间花。

    家里的变化也不算大,秦建国和王艳梅依然外表年轻,串串貌似生命力很顽强,体重超标了那么久,依然还能吃能睡。两岁半的果儿,已经能流利地和大人对话,最近又刚学会了和王艳梅顶嘴,第一次顶嘴的内容很逆天。

    “我长大要嫁给哥哥。”

    “胡说!你怎么能嫁给哥哥呢!”

    “姐姐能嫁给哥哥,我也要嫁给哥哥!”

    “姐姐和哥哥不一样啊……”

    “怎么不一样?”

    “嗯……姐姐是妈妈的孩子,哥哥是爸爸的孩子,但是姐姐的爸爸,不是生哥哥的爸爸,姐姐的妈妈,也不是生哥哥的妈妈,懂了吗?”

    “嗯……我不管!我就要嫁给哥哥!哥哥什么都给姐姐买!我就要嫁给哥哥!我就不要吃饭!我就要吃冰淇淋!”

    王艳梅眼皮都没眨一下,抄起鸡毛掸子就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