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四十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我草!你是白痴吗?放你|妈|逼|的大啊!”瓯医13号寝室楼211寝室弥漫着浓浓的烟味,文佳斌的右手此时就挨着烟灰缸,紧握着鼠标,手背上清晰可见凸起的血管。他写满愤怒的双眼,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那一声怒发冲冠的咆哮,让整个寝室都安静了下来。

    和眼视光专业所住的1号楼不同,瓯医的其他普通宿舍里并没有安装空调。到了夏日炎炎的6月底,个别向阳的寝室就热得跟火炉一样,住在里头的人,脾气都因此变得十分暴躁——尤其当室友在魔兽真三5V5的关键时刻,犯下足以输掉这把持续了长达2个多小时对局的愚蠢错误时,文佳斌甚至连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挨了骂的王俊伟有点心虚,皱着眉头没有回嘴。

    寝室里安静了几秒后,谢尚书习惯性地充当起和事佬,开口道:“游戏而已嘛,这么认真干嘛?昨天才吃完散伙饭,等后天考最后一门,大家以后想见面都难见到了……”

    文佳斌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然后破天荒地给王俊伟道了个歉:“诶,对不起啊,有点急了。不过你刚才那个操作确实是太煞笔了。”

    “没事。”王俊伟吁了口气,又轻轻叹道,“大学就这么过去了啊……”

    寝室里又是一阵沉默。

    对于瓯医05级经管1班的他们来说,这三年时间,似乎过得有些略微快了。虽说接下来还有长达一整年的大四实习,但其实和正式毕业,已经没多大区别。

    文佳斌的视线终于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打量了一眼住了三年的寝室。

    寝室的样子变化不大,和三年前刚住进来的时候差不多,只是书桌上多了许多几乎快要放不下的专业课课本,这些书他几乎都没翻过几次,有些课本甚至崭新得跟刚发下来似的。

    而相比这个房间,这三年来211寝室的四个人,明显变化更大。

    谢尚书早已退去了刚入学时的稚嫩,当了2年系学生会主席的他,气质上明显都要比其他几个人更成熟一些。王俊伟同样在系学生会里混了3年,不过一直没混出名堂来,到了大三,还只是个学生会中层干部。不过尽管如此,这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家伙,还是找到了女朋友,并且丧心病狂地让他女朋友怀孕打胎了2次,并为此沾沾自喜。文佳斌打心底里看不起王俊伟,觉得这货本质上就是个庸才。相反的,寝室里最不起眼的曹胖子,却在3年时间里拿了2次学校的二等奖学金,每天过着有规律的生活,现在在文佳斌看来,胖子反倒是他们寝室里最优秀的。

    至于他自己——文佳斌心里隐约知道,他其实已经掉队了。

    眼见着就要大四实习了,他还有2门不及格的专业课补考没通过,另外还有英语4级,现在看来也彻底没戏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

    这些天来,有时候文佳斌也会抱着一丝侥幸,心想不如等毕业之后,直接投奔秦风得了。

    虽说大学三年一共也没说上几句话,可好歹也是大学同学啊——秦风现在这么有钱,总不会连一个吃饭的机会都不给吧?

    “输了,不打了。”王俊伟刚才的失误,最终还是导致了不可挽回的结局。

    谢尚书松开鼠标,看表情确实没把这破游戏当一回事。文佳斌默然无语,敲打键盘,跟着退出了游戏。这个动作,他至少做了几千次了,闭着眼也不会出错。

    “还玩不玩?不玩我看书了啊。”曹胖子问了句。

    王俊伟就跟刚才犯错的人不是他似的,笑呵呵道:“还看个毛的书啊,你奖学金稳拿了好不好!”

    “滚滚滚,你自甘堕落别拉上我,我今年还打算拿一等奖学金的。”曹胖子笑道。

    “一等奖学金你就别想了,早就内定给秦风了。”文佳斌又点了根烟,眯着眼打开桌面上一个名为“酷游直播”的软件,“每个学期学校老师都直接把答案拿给秦风去背,你怎么可能考得过他?”

    “人家秦风是没时间考试,这些考试对他来说算什么啊?”谢尚书接道,“人家的水平,都能直接编教材了,我听说从我们下一届开始,以后都要学《中国物流经济学研究》,啧啧,妈的,秦风这畜生,简直不是人。”

    王俊伟哈哈笑道:“废话,畜生当然不是人。”

    文佳斌点开酷游直播,找到一个半小时前刚刚上传的游戏直播视频,曹胖子凑过去瞥了眼,一脸纠结的样子:“还看不够啊?看来看去都是那几个套路,有什么意思啊?”

    “无聊嘛,又没事情做。”文佳斌道。

    曹胖子道:“去看书啊!”

    “懒得看,我反正只要及格就行。”文佳斌懒洋洋地听着屏幕。

    这时音箱里传出解说的声音:“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第一届‘秦朝杯’魔兽真三争霸赛半决赛的第一场,我是解说小莫……”

    “秦朝杯……”谢尚书转过头来,问道,“别跟我说又是秦风搞的啊。”

    文佳斌笑道:“你说呢?这个网站都是秦风开的!”

    “我艹……”王俊伟动容道,“这是他第三个网站了吧?微博网、酷浏网,还有这个?”

    “秦风早就不在微博网了。”谢尚书道,“不过我知道他前不久还搞了个送外卖的手机软件,不过只能在苹果手机上用,妈的,5000多块一部,用不起啊……”

    王俊伟皱眉点评道:“我觉得秦风是不是有点做过头了,手机也做,网站也做,还搞了个什么连锁餐饮,全都不挨着嘛,他这个商业布局思路明显有问题的。”

    “呵!”文佳斌忍不住冷笑了一下,习惯性地嘲讽道,“你这么厉害,你怎么不去弄?”

    王俊伟嘴硬道:“妈的我要是像他一样,能有个侯老板支持我,我早特么去弄了!”

    曹胖立马问道:“那你打算弄什么?”

    王俊伟当场被曹胖问住,扯蛋道:“随便弄,反正只要有钱,什么项目弄不起来?”

    文佳斌来了句:“你特么除了能搞女人,你还能搞什么?”

    王俊伟得意了,道:“总比你当老处男要强。”

    文佳斌冷冷一笑,直接往王俊伟心窝里插刀:“你跟我比有个J八意思?有本事你去跟秦风比啊?你有本事泡个像苏糖那样的女朋友啊?”

    曹胖子呵呵笑着,火上浇油:“不用苏糖那样的,苏糖那种太高级了,要能找到比苏糖差2个档次的都算他赢。”

    “尼玛的……”王俊伟脸上挂着尴尬的笑,不知该怎么反驳。

    文佳斌忽然又换了频道,感慨道:“话说秦风真是好定力啊,我要是有个像苏糖那样的女朋友,妈的真的就不干活了,每天就干她,从早干到晚。”

    谢尚书道:“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是你,秦风是秦风。”

    “诶,说个通知啊!”门外忽然响起一个声音,林一鑫冒出来,扒在门边,对屋里几个人道,“辅导员说了,等下4点钟,学校大礼堂有个毕业典礼,让我们全都过去。”

    谢尚书奇怪道:“我们又还没毕业,过去干嘛?”

    林一鑫耸肩道:“鬼特么知道,反正让我们去我们就去吧。赖佳佳刚才打电话过来说的,叶剑让我们每个人都去,要点名。”

    “操,烦不烦啊,最后几天还破事一大堆。”王俊伟抱怨道。

    曹胖来了句:“你有个屁的事啊,你连学生会都退了。”

    文佳斌道:“他J八有事。”

    ……

    同一时间,瓯医宿舍区1号楼6楼阅览室。

    “大葱,你的题解出来没?”林手谈抬起头来,问汪大冲道。

    阅览室的长桌上,此时铺满了各种复习材料,全班15个人里,有8个人都在这边,剩下7个,早上5点起床就去图书馆占位了,中午未归,估计又要晚上10点过后才会回来。

    眼视光专业的课程,越到后面就越繁重。大一大二相对潇洒了两年之后,进入到大三,林手谈和汪大冲他们别说是玩游戏,几乎连登录一下微博的时间都快没了。这个学期,他们要一直到7月12日才能考完最后一门,比全校第二晚放假的临床系,还要晚足足一个星期。学校特地给食堂打了招呼,最后一周,可以让眼视光的牲口们点餐,算是额外补偿。不过林手谈和汪大冲他们现在对吃的不在乎,考试当前,只要不是吃屎,伙食质量什么的,都是细枝末节。

    跟学校里其他专业每到期末就松松散散的状态形成鲜明对比,林手谈他们现在几乎快被学业逼得喘不过气来。他们是7年的本硕连读,这学期结束后,接下来就是长达2年的医学实习,等实习完毕回来,接着马上就是无缝连接的硕士阶段。而在这中间,如果有谁掉队了,那么别说拿不到硕士学位,就连本科毕业证都拿不到。这注定了是一段艰苦的人生旅途。

    经管系的王俊伟们,大学生涯就要结束了。

    而眼视光的林手谈他们,却才刚刚开始。

    “嗯,解出来了,答案真特么神奇……”汪大冲把习题册扔到林手谈跟前。

    林手谈拿过来看了眼,见和自己的解题思路一样,满意地点点头,道:“不错,不错,解题思路深得我的精髓。大葱,我去买几个橘子奖励你,你且坐在这里,不要走动。”

    汪大冲愣了一下,旋即马上反应过来,笑骂道:“滚你大爷!”

    边上的阿毛幽幽来了句:“我说你们两个无聊不无聊啊,每天抢着做对方的爹,有意思吗?你们要是有女儿,我倒是可以理解,问题是你们没女儿啊,整天来来回回占便宜,到底图个什么啊?”

    “就是,一点品味都没有,还打扰我们为祖国建设做奋斗。”彪哥也跟着来了句。

    连续做题做了快2个小时,阅览室里的几个人也都累了,纷纷伸着懒腰、舒展筋骨,七嘴八舌地活跃起来。

    林手谈拿起搁在一边的苹果手机,抽空登了一下微博。

    买这部手机的钱,一半是来自他这几年攒下的奖学金——眼视光的牲口太妖孽,就林手谈这种明显高于一般211大学平均水平的智商,在这里费尽力气,也只能勉强拿个三等奖学金;另一半的钱,则是暑假出去给人当家教挣的,总之都是辛苦钱。

    汪大冲家里条件不好,虽然拿的奖学金比林手谈多很多,但花几千块买手机这种事,杀了他他也干不出来。他眼热地看着林手谈手里的机器,酸酸地说道:“我家爵爷说了,智能手机以后一年比一年便宜,谁先买,谁煞笔。”

    林手谈淡淡一笑:“没事,我煞笔,我幸福,我乐意,我就爱装逼。”

    汪大冲道:“你个败家子,5000多块啊,我特么一年的伙食费也超不多这个数。”

    彪哥马上道:“我艹,大葱你是有钱人啊,我一年500都不到。”

    阿毛接着道:“我一年50都不到。”

    眼镜兄道:“我跟食堂阿姨睡过了,我全年免费。”

    泡面哥吐槽道:“那你也太便宜了,我一般跟阿姨睡了都不要饭,我都收现金的。”

    “我草,你们这些贱人……”汪大冲嘴贱归嘴贱,但1V5还是干不动的。

    林手谈刷着微博,忽然哇了一声。

    汪大冲凑过去,问道:“吃到屎啦?”

    林手谈比出一个坚挺的中指,然后道:“秦风要毕业了,喏,你看,学士服都穿上了。刚刚苏糖发上来的照片。”

    汪大冲奇怪道:“他不是直博了吗?怎么还要参加毕业典礼?”

    “人家跟我们不一样的。”彪哥解释道,“我们是7年本硕连读,他是先考上本科,然后直博,不是一个套路啊。”

    “还是秦总牛逼啊,又是做网站,又要忙上市,又要做高管,明明日理万机,百忙之中还顺便考了个曲江大学的博士,跟他一比,我特么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渣。”阿毛直摇头道。

    眼镜兄道:“不要妄自菲薄嘛,我们涉足领域不一样,你让秦风来读我们这个专业,他未必就能达到多高的成就。”

    “这话倒是真的。”林手谈道,“秦风数学不行,去年暑假还找我给他补了2个月的课,妈的抠得要死,一节课才给我100块。”

    “妈逼!你去过秦风家里?”汪大冲喊道。

    “当然去过啊。”林手谈得瑟道,“我还到秦风和苏糖的卧室里看过呢。”

    泡面哥马上问道:“他们卧室什么样子,是不是各种小道具摆得满床都是?”

    “妈的,满床小道具,那是三级片的片场好不好?”林手谈笑道,“就是一般人家里的样子,他们就住在螺山镇科技园区旁边,他们妹妹我也看到了,小美人,长大了肯定漂亮。”

    汪大冲道:“孽畜,不要打我媳妇儿的主意!”

    林手谈没搭理,而是忽然问道:“要不我们去大礼堂看一下吧,毕业典礼是4点钟,还没开始呢。”

    “行啊。”阅览室里的几个人都放下了手上的笔,感慨道,“以后再想这么近距离看到秦总,恐怕都没机会了。”

    ……

    下午3点50分,瓯医学生活动大礼堂内已经人头攒动。分散在全省各地的03级和04级各专业的毕业生,今天全都回到了母校,参加和学校告别前的最后仪式。毕业了。

    应届的毕业生们,全都已经换上了学士服,戴上了学士帽。

    而在场地的最前排,三台摄像机的镜头,此时正对着前排正中央,给秦风和苏糖做面部特写。

    苏糖是跑来凑热闹的,此时却显得比秦风还兴奋。

    她摸着秦风帽子,两眼水汪汪地感慨道:“小秦风,你终于长大了……”

    秦风按住她的手,低声道:“小秦风大不大,你心里没数吗?”

    苏糖俏脸一红,“讨厌。”

    这时徐永佳在一大群学校领导的簇拥下走过来,秦风急忙起身,笑着伸出双手,和徐永佳重重一握。徐永佳也不拿大,同样是双手相握,对秦风道:“秦博士,恭喜啊。”

    秦风马上回答:“同喜,同喜,感谢母校培养。”

    徐永佳哈哈笑道:“夸你的话,我先憋着,待会儿上台再说给你听。”

    秦风笑道:“别夸太狠了,我会骄傲的。”

    “你应该骄傲,you-deserving。”徐永佳跟秦风拽了句英文,旋即便转身朝后台走去。

    跟在徐永佳身边的几个校领导,则是依次和秦风握手后,坐到了前排的主席台。

    过了一会儿,徐永佳走到了演讲台前,大礼堂的声音,很快就弱了下来。

    三台摄像机转向演讲台,徐永佳拿起话筒,神态淡然,朗声道:“各位同学,首先我要祝贺大家,到今天为止,你们已经顺利完成了本科阶段的学习。但是我也要像每一年在这个时候,告诉你们的师兄和师姐一样,再跟你们叮嘱一句:本科毕业,只意味着你们朝着未来迈出了前进的一小步。接下来,你们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请不要轻易停下努力和奋斗的步伐,你们的人生还很长,长到远远超出你们现在所能体会的。

    今年是我担任东瓯医学院校长的第6年,而在这之前,我在瓯医工作了15年。在这前后21年时间里,我亲眼见证了瓯医这所学校的成长,也见证了从我们学校走出的,许许多多的优秀校友。在这些优秀校友中,有人已经成为了行业领军人物,其中成就杰出的,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或者在异国他乡,成为了十分优秀的国际级别的科学家;还有的从事行政方面的工作,有些优秀校友,已经做到大学的校长、副校长、各级医院的院长,或者成为地方上领导干部。可以说,我们学校的人才培养工作是成功的。所以我深切期待并真挚祝愿,今天在座的各位同学中,也能有一部分,能成为这些优秀校友中的一员。将来有其他校长在这个时间、这个场合谈起你们的时候,你们能以榜样的形象,出现在你们的师弟和师妹面前,让瓯医的气运、瓯医的文脉薪火相传下去。

    当然,我不是要求你们在接下来很短的时间内就做出很大的成绩,这当然是不现实的。所有的成功,都离不开量的积累。而量的积累,需要的是时间。同学们,我知道你们每个人的家庭环境都不尽相同。但是在时间这项最重要的资源上,你们确实是公平地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你们青春年少,思想开放,行动力强,这些都是年轻的优势。不过要你们同样要注意的是,青春一去如流水,但流水过去不再回。时间是比金钱更宝贵的东西,却比金钱更容易被挥霍掉。我希望你们能时时刻刻紧绷住你们生命刻度上的那根弦,将来无论从事什么样的工作,都要有时不我待的紧迫感。而且越往后走,越要坚持不懈。

    我相信在过去的4到5年时间里,在座应该有许多同学,已经收获了你们人生中很宝贵的东西。有的同学收获了可以让自己在这个社会上独立生存下去的谋生技能,有的同学收获了正确处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技巧,还有一小部分同学,则更加幸运地找到了能陪伴他们度过下半生的那个人。我想这部分有所收获的同学,肯定都是热爱生活的,都是珍惜时间的。而在这么多今天将要毕业的同学中,有一位,让我特别地想为他说几句话。

    我不点名,但是大家应该都知道我说的是谁。套用一句最近在微博上流行的话,瓯医校园里已经许久不见爵爷的身影,但江湖上却永远流传着爵爷的传说。

    我先不讲你们这位今天将要提前毕业的师弟,到底在这三年里取得了多大的成就。我只站在一个教育工作者的角度上,来跟你们说一说他在自己专业上表现。

    你们这位师弟,大学三年,38门主课,平均绩点4.8,创下东瓯医学院经管专业创办以来的纪录,大学英语4级考试648分,大学英语6级高考时676,我校经管理历史第一,获得学校学年一等奖学金2次,二等奖学金1次,国家奖学金1次。他平时很忙,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不在学校里,取得这些学业上的成绩,全靠平时的自学。但这些还只是小儿科,这位同学还在3年时间里,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了6篇高质量的论文,其中4篇被编入内参,1篇得到中办领导的亲笔批示,2篇得到省委领导的重要批示。还出了两本书,一本《创世纪》,作为近年来少有的经济学类畅销书,现在已经出了英译版本,卖到了欧美各国;另外一本叫作《中国物流经济学研究》,已经被中国社科院收录,接下来,这本书将作为我校09级经管系新生的必修教材之一。我们不谈他在商业领域的成就,但光是这些成绩,就已经足以让我们东瓯市的许多社科领域的专家,对他报以仰视。”

    徐永佳说到这里,礼堂里已然有一大片人相当不淡定。

    这几年来,当所有人都只把关注秦风的角度,停留在“少年总裁”和“女神背后的男人”这两个标签上时,却鲜有人注意到,秦风在学术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徐永佳一席话,让在座的几千人陡然间意识到,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原来真的能比人和狗之间的差距还大。

    “对于秦风同学,我再也找不出更合适的词汇来夸奖他,我今天唯一能做的,就是以校长的身份,当面祝贺他大学毕业,并且祝愿他在曲江大学的博士学习一帆风顺。”徐永佳终于说出了名字。

    秦风从第一排站起来,走向前台的那一刻,掌声从礼堂四面八方响起。

    混在人群中的林手谈远远望着舞台前的那个黑点,放声高喊:“秦总牛逼!”

    这喊声很快就被周边的人放大,一时间礼堂之中,喧闹不断,沸反盈天。

    “秦总牛逼!”

    “秦总威武!”

    “爵爷我爱你!”

    “爵爷我爱你媳妇儿!”

    “苏糖我爱你!”

    “说苏糖我爱你那个,我记住你了。等下放学不要跑,我想约你去操场谈一谈人生,或者小吃街后面的空地也行。”秦风走到台上,借徐永佳手里的话筒用了一下。

    全场爆笑。

    旋即,待笑声渐息,在镜头的注视下,秦风在徐永佳面前,微微弯下了腰。

    徐永佳乐呵呵地将戴在秦风头上的学士帽的流苏,从右侧拨到左侧,然后从另外一位校领导手里,拿过校友证,交到秦风手中。

    两人紧紧握手,徐永佳大声道:“秦风同学,学校以你为荣!”

    秦风也被弄得挺激动的,大声回答:“我知道!”

    徐永佳:“……”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