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四十三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2个月后。

    蓝天,白云,清澈透光的大海,飞掠而过的海鸥。第三层甲板顶部飘扬着五星红旗的巨型私人游艇,以一种悠然的航速,飘荡在中沙群岛附近微风和煦的海面上。

    秦风戴着墨镜,懒洋洋地躺在最下层船尾处甲板的大躺椅上,脚边支着一把造价昂贵的海钓专用钓竿,边上躺着一大一小两只猴子——哦,错了,是两只老板。

    侯聚义打了个呵欠,被午后的阳光照得晕晕欲睡,嘴里默默嘀咕,是不是老子杀气太重,把鱼给吓跑了。

    侯开卷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弱弱地说:“爸,咱们钓点正常的东西好不好,钓鲨鱼太不人道了,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啊……”

    “伤害个鬼,这些东西死光了才好呢。”侯聚义摸了摸躺椅边的卡宾枪,显然没打算让鲨鱼活着上岸,或者活着下海。

    一阵暖风吹过,躺了一小时还没有半点收获的秦风,实在闲得有点蛋疼。

    他从躺椅上坐起来,对侯聚义道:“叔叔,我上去看奥运会。”

    侯开卷马上道:“我也去!”

    “奥运会有个屁的好看的,你又不敢赌钱。”侯聚义笑着说,但自己也站了起来,明显言不由衷地接着道,“算了,今天运气不好,我也不钓了,一起上去。”

    收起钓具,三个人走上了三层甲板。

    三层甲板的休息室里,巨屏的卫星电视里正直播着京城奥运会的比赛实况画面。

    电视正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一大圈人,关朝辉,苏糖,诸葛安安,还有关彦平和周珏。

    想象中本该满屋子的比基尼,并没有出现。

    周珏怀了孕,穿着严严实实的,关彦平则一身白色水手服,打扮得正正经经。至于苏糖、诸葛安安和关朝辉,也就是平常的夏日休闲打扮,顶多把腿露到膝盖以上,全然没半点要拼身材的意思——其实也真没法拼,毕竟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苏糖这丫头走了两年的维密秀,现在已经进入国际超一线模特儿的行列,像诸葛安安这种麻杆身材,来多少都属于炮灰,更别说关朝辉今年五十有一,这年纪,真没必要和小姑娘较劲儿。

    三个男人走进休息室,原本沙发上紧挨着的几个人,马上移开了一些。

    侯聚义走到关朝辉身边坐下来,老夫老妻也不嫌腻歪,亲了一下。

    秦风走到苏糖身边坐下,恋奸情热更不嫌腻歪,也亲了一下。

    侯开卷看着自己的爸妈,再看秦风和苏糖,再看周珏和关彦平,最后视线落在诸葛安安身上,然后嘴角一动,露出了表示嫌弃的表情。

    诸葛安安虚眼乜着侯开卷,语气不善地问道:“你那是什么表情?”

    侯开卷字字扎心地回答:“安安阿姨,你再过两年就30岁了,别贴在我阿蜜姐身边装嫩好不好,你看周珏都要当妈了,你比周珏还大一岁呢,你是不是真的嫁不出去了?”

    “我呸呸呸!”诸葛安安反应异常剧烈,高声道,“想追我的人加起来一个团都不止,是我看不上他们好不好!”

    话音刚落,关朝辉就冷冷地泼下一盆水来,道:“你还有什么好挑的啊,再挑下去,年轻的看不上你,年纪大的你看不上人家,真打算出家当尼姑啊?”

    “我这不是在努力寻找中嘛……”诸葛安安忽然指向秦风道,“都怪这个家伙,把我的择偶标准都提高了,现在看什么男人都觉得没出息。”

    秦风心里暗爽得很,呵呵一笑。

    苏糖嘟着嘴在秦风腰间一拧,吃飞醋道:“笑什么笑?”

    周珏看乐了,笑道:“安安,要不我给你介绍个熟人吧?”

    “兔子不吃窝边草。”诸葛安安没好气地说,但又忍不住问道,“谁啊?”

    周珏道:“狄晓迪上个月从闽江挂职回来了,要不你们俩试试?”

    一说起狄晓迪,屋里头的人都是眼睛一亮。

    秦风的脑海中立马浮现出狄晓迪那张比王安还白的小白脸,连苏糖都忍不住赞叹:“那个大帅哥啊……”

    诸葛安安明显意动,但还死撑着要装一下矜持,道:“他今年31岁了吧,才是个正科级,稍微有点不高端啊……”

    “姑奶奶诶,你嫌人家不高端,人家说不定还嫌你年纪大呢。”侯聚义忍不住接话道,“31岁有个正科级不错了,将来运气好,混个副部级、部级也不是没可能。小迪怎么说也是他们那年的全市高考状元,京华大学毕业,放在古代也够得上半个进士,要才华有才华,要长相有长相,你还有什么好挑的啊?别废话了,过几天回去,我就安排你们见个面,处不处得来,先试试再说。”

    诸葛安安嘴上淡淡地哦了一声,心里却乐开了花。

    狄晓迪啊,辣么帅啊,一个长得辣么帅的男人,其他什么的都可以无视了好不好!

    “真快啊,这两年过的……”秦风轻叹道,“徐伯伯也快2年没见了。”

    “徐毅光吗?”侯聚义道,“应该快回来了,我前不久在杭城跟他碰了一面,听他口气,可能明年要回东瓯市,不是当副书记就是当市长。”

    秦风笑道:“升官了啊!”

    “估计也就一届了。”侯聚义道,“他今年应该接近55岁了,做满5年,刚好退休。不过也不容易,在国内从能基层一步步混到正厅一级,也算很有本事了。”

    秦风点点头。

    侯聚义突然又问:“你呢,等博士毕业,是想甩开我当官去啊,还是想继续帮我干?”

    秦风被侯聚义问得有点措手不及,生怕答错了会被这老流|氓直接扔到海里去,小心翼翼地斟酌着措辞道:“叔叔,你和阿姨都是我的恩人,没有你们,我现在顶多也就再多开一家烤串店。”

    “嗯,知道就好。”侯聚义伸手拿起桌上的红酒,倒上一杯,先递给秦风。

    秦风接过来,喝一小口,继续道:“其实给谁干活呢,这件事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做的事情,能最终为哪些人带来实际的好处。”

    “你别跟我说这些虚的。”侯聚义道,“你就告诉我,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秦风很无奈道:“叔叔,人的想法是会变的,我现在跟你说的,不代表我以后就一定会去做,我现在没想到的,也不代表我以后就不会去做。这个世界变化得这么快,谁都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你就看4年前奥运会,刘翔拿了冠军,全国上下没几个人想到吧?今年你再看,全国上下都盼着刘翔再拿一次冠军,结果呢,决赛都没进,第二轮就脚伤发作退赛了,还害我输了10万块钱。正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

    “等等!”侯开卷插嘴道,“你不是一开始就没买刘翔赢吗?”

    “是啊!”秦风道,“我买的是他第一轮就扑街啊,没想到他居然扑在第二轮啊!很梦幻吧?”

    “哪里梦幻了?”侯开卷道,“只有神经病才会买刘翔第一轮扑街吧?而且你不是写了保证书,说再也不赌了吗?”

    “哦,我这次没用自己的名字,我让阿蜜给我买的。”秦风指了指苏糖,后悔道,“早知道就不赌了……”

    “没事,小钱。”苏糖装得很淡定,表示自己是个富婆,不过转念一想,又叮嘱秦风道,“回家别跟爸妈说啊!”

    秦风很肯定道:“我又不傻!”

    “诶诶,先别跟我扯这些。”侯聚义强行拉回话题道,“小秦,你博士读完,还打算做什么?”

    秦风想了想,道:“有可能要回瓯医吧,洛教授希望我能去帮他几年,把瓯医的社科部升格****院,到时候可能要做几年教书匠。”

    侯聚义万万没想到,秦风居然会给出这样的答应。愣了大半天后,才叹气道:“你到底图个什么啊?直接到我这边来,我让你做个集团副总裁,每天帮我出出主意,最多也就是开个会,跟谁谁谁吃个饭,找谁谁谁聊个天,轻轻松松过日子不好吗?”

    秦风笑道:“叔叔,你可别骗我了,给你干活哪有轻松的?我光是做苹果这一个项目,就快忙得整天没功夫睡觉了,白头发都出来好几根了。”

    “你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啊!”侯聚义开始耍赖皮,“这还不是你自己非要弄那么多事情,又要搞什么论文,又要搞什么副业,有事没事还怕你媳妇儿跟别人跑了似的,她出国一趟你都要跟着,你忙成那样你赖谁啊,还不是你自己找的啊?我给你的工作,那工作量可是算好了的,最多也不会超过一天8小时,多出的时间,那可都是你自己自愿待在办公室里的。”

    “瞎说什么呢?”关朝辉轻拍了侯聚义一下,然后跳出来唱红脸道,“小秦,我们的意思呢,也不是逼你非要怎么样,路在你脚下,怎么走还是你自己说了算。但是你看现在,瓯投的事情这么多,我和你叔叔实在是没那么多精力,做不到面面俱到。咱们集团里的人员构成你也知道,现在是老的老,小的小,能当顶梁柱用的,掰着指头都能数的出来。南乐清这个常务副董事长,思路已经跟不上现在集团的发展速度了,不过从下面的子公司选高管上来,我们又用得不放心。

    瓯投今年的账面上,光流动资金就有400个亿,这么多的钱,该怎么花,该花在哪里,谁心里也没有个明白的数。

    北方那个老王,今年已经和我们斗上了,地产这块,瓯投做得压力很大;还有手机,国内也有个大品牌现在正在走上层路线,资金实力和政府支持上不比我们弱;还有电商,马骁云的阿里发展速度越来越快,我们的巨亿呢,弄了两年,差距和他们反而有点拉大了,刘东强和徐国庆内斗得厉害,要不是我们的资金还跟得上,那些两面三刀的供货商搞不好全跑光了。美国那边,facebook接下来几年要准备上市,那些鬼佬做事没底线的,我和你侯叔叔得重点盯着,不然一个不留神就要被他们给坑了,国内实在没人啊,我们想来想去,也就能指望你来撑一撑局面……”

    秦风听关朝辉絮叨着,越听越觉得如果自己答应下来,可能要减寿好多年。

    而关朝辉晓之以理完了,还不忘诱之以利,对秦风道:“小秦,等过个一两年,我想办法让南乐清退休了,你顶上去就是集团总裁,理事长的位置我也交给你,我再让阿玉帮你管财务,国内的事情,上到决策、下到执行,你们两个可以商量着说了算……”

    秦风听明白了。

    你们夫妻俩,就是想压榨我的劳动力,然后自己当甩手掌柜是吧?

    至于“商量着说了算”——话说集团财政大权都握在周珏手里,周珏是你干女儿,结果还不是你们说了算?

    秦风看着关朝辉。

    其他人看着秦风。

    两拨人用意念对峙了半分钟,秦风一咬牙,打太极道:“我再想想,瓯投的担子这么重,我得再多考虑考虑。”

    侯聚义微微一笑:“没关系,不着急,你慢慢考虑。反正咱们船上还有好几吨牛肉、羊肉,够吃一阵子的。”

    大叔,你这意思是,我不答应你就不让我下船了是吧?

    没这么耍流|氓的啊!

    秦风无语地和侯聚义结束了这次谈话,然后找了个借口,先回了自己的房间。苏糖当然要跟过来——虽然丫头其实挺希望秦风继续当总裁的,但发现秦风有顾虑,她也就没多话。

    两个人进了房间,房间里智能化程度很高的家电,全都自动打开。

    安在门后的小电视里,响起京城奥运会的宣传曲。

    苏糖贵为目前国内首屈一指的国际咖,在这首《我们欢迎您》的mV中,排在第一个出场。

    秦风看着画面里的媳妇儿,再转头看看真人,盯着她的大腿瞄了片刻,忽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他轻轻抱住媳妇儿,两只手不安分地搭在她的"qiao tun"上。

    苏糖明显感觉到秦风某个部位的苏醒壮大,她贴着秦风扭动了一下,轻声道:“不要啦,大白天的。我今天搞不好要来大姨妈了,等下要是突然有人敲门,大姨妈被吓出来怎么办……”

    秦风好笑道:“你来大姨妈的方法挺丰富的啊?还能被吓出来?”

    “怎么不能了啊?”苏糖嘟着嘴,拍了一下秦风那片凸起的大帐篷,神色娇憨地打商量道,“要不我帮你那样……”说着,也不等秦风答应,就蹲下来动手解起了秦风的裤腰带,轻手轻脚地掏出了裤裆里那个可恶的东西。

    手里握着凶神恶煞的小秦风,苏糖满面娇羞地抬头看了眼秦风,接着正要低头开动,胃里却忽然泛起一阵恶心,赶紧扔下小秦风,捂着嘴就冲进了卫生间,抱着马桶狂吐起来。

    秦风还当苏糖是怎么了,急忙把家伙事儿收好,跟进卫生间里,轻拍媳妇儿的背,嘀咕道:“没事吧,我早上还洗过澡了啊,应该不至于让你吐出来啊……明明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啊……”

    苏糖吐得笑出声来,反手猛锤秦风。

    缓了半天,她终于有气无力地站起来,先擦擦嘴,然后软绵绵地抱住秦风,用糯糯的小嗲音,在他耳边说道:“老公,我可能怀孕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