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四十五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当秋日傍晚的余晖从远方落入墙面斑驳、刻意做旧、逼格漫天的东门民俗文化街,黄震宇仰头望向高空,胸中隐隐然升起一股超然于世的情绪。其实像这样天上星多月独明的自我陶醉,在他这远够不上悠长的一生中,次数已经多到数不清了。尤其是在中学时期,在那段为了强化文艺人设而强行矫情的岁月里,他基本上一星期就要上来一次,一直到上了大学,这种神经质的小矫情才日渐减少。三个月前,黄震宇大学毕业。三年前信誓旦旦地跟爸妈说绝对要专升本的他,结果并没有能履行承诺。不久前去学校拿完毕业证,从校门口走出来的那一刻,黄震宇觉得自己的大学生活简直就是一场梦——或者说连一场梦都不如,那特么根本就是一场梦游。

    在大学三年的前两个年头,黄震宇一直都反反复复地在“朕要打下一个大大的江山”和“臣妾做不到啊”这两种状态中来回摆动。努力的时候就咬牙苦读一个星期,等热血凉下来,再稍微被寝室里那些不求上进的家伙一拐带,后面连着一两个月,就会在逃课打游戏和上课看小说的舒适生活中不可自拔。当然,他偶尔也有过一些持续时间较长的积极向上、追求进步的行为,比方好歹做过一个学期的班干部,虽说完全没有取得任何实际意义上的成就,但终归凭此捞到了一个“入党积极分子”的名额,只可惜后来熬了两年也没能转成预备党员,等到毕业后,这个积极分子的政治面貌也就和群众没什么区别了。

    大三一整年的实习期,学校没有给安排实习单位,只是开具了一张证明,让黄震宇他们自己解决。黄震宇拿着那张实习证明回家后,就再没有出过家门。那张证明在他的书桌抽屉里,放了足足360天,临近毕业的时候,黄震宇才让他爸帮他去社区居委会,盖了一个章回来,这便算实习结束了。带着宅在家里休养生息一整年而茁壮成长起来的10斤肥肉,黄震宇完成了从一个学生到一个社会闲散人员的蜕变。好在他毕竟是中心区的本地户口,托了点关系,总算还是找到一份吃不饱、饿不死的工作,街道协管员,俗称临时工。

    街道里的工作不算忙,同事们也都还挺好相处,只是逢年过节值班这件事,让黄震宇觉得有点多余。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他宅在家里也没事可干,去单位值个班,还能多拿一天七八十块的加班费,其实也挺好。就像今天,国庆期间值班,偌大的江滨街道大楼里,包括楼下看门的值班大爷在内,整栋楼里一共也就4个人,带班的领导一直在楼上忙工作,他和另外一个临时工,就在楼下办公室里下了一整天的象棋,吹了一整天的牛逼——如果街道大楼的宽带信号没被断掉,当然就更完美了。

    江滨街道的办公地,去年刚刚搬到了东门街旁边新修的大楼里。

    这两年,因为“秦风和苏糖的爱情见证”——糖风瓯味烤串店的原因,东门街的商业指数简直就跟坐火箭似的往上窜。就在两个月前,市里头刚刚下了文件,要把东门街当作典型来宣传,连名字都改成了“东门民俗文化街”,只可惜一条巷子从里到外,不是做日料的,就是做意大利面的,整个儿一山寨的八国联军,也不知道民俗和文化到底体现在哪里。

    黄震宇在巷子里慢慢走着,走到最中间的糖风瓯味店门口时,他轻轻停住了脚步。

    店外的一张海报,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为庆祝老板和老板娘恩爱多年终于开花结果,本店今日优惠大酬宾,消费满388元以上,酒水免单!”

    黄震宇愣了两秒,终于隐隐约约读明白了上面的意思。

    “难道是苏糖怀孕了?”虽然很早之前他就接受了曾经的梦中"qing ren"不再可能属于他的残酷现实,但在此时,黄震宇依然在心底里,感到深深的空虚和失落。他在半分钟前毫无原因地聚集起来的超然于世之感,一下子崩塌得跟玻璃渣似的。

    黄震宇低着头从巷子里出来,一路上情绪错从复杂,对人生、社会和宇宙都做了力所能及的深度思考。回到家时,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家里的晚饭已经做好,黄震宇没在餐桌上和爸妈一起吃,打了一小碗饭,随便夹了点菜,端着两个碗进了自己的卧室。关上卧室的门,打开电脑,他一边点动着鼠标,一边漫不经心地扒一口饭。

    苏糖怀孕的新闻,在网上已经铺天盖地。

    国内但凡有点规模的门户网站首页上,全都用上了苏糖今年年初在苏黎世走秀时的**照片。

    黄震宇和绝大多数国内的宅男一样,早就看苏糖的照片看得心如止水,所以并没有太过留恋这些随处可见的图片,而是直接点开了新闻。

    他随便瞥了眼新闻内容,就马上拉到了最底下的评论区。

    评论区里果然是各种撕逼叫骂,以及很多猥琐下流的言论。

    黄震宇看得冷冷一笑,心说你们这群渣渣算个逼,人家秦风现在一年赚几个亿,你们这群穷鬼就算叫破喉咙,也碰不到苏糖一下。一群垃圾,也不看看自己口袋里有几个铜板,居然还有脸对秦风说三道四?只是一想到这里,黄震宇又忍不住摇了摇头,暗叹小爷我何尝又不是个穷逼,罢了罢了,穷逼何苦为难穷逼,今天就不撕了吧……

    他怅然若失地滑动着鼠标的滚轮,忽然瞥到一个关于苏糖的视频链接,毫无犹豫就点了进去。

    一边吃饭的话,还是看视频比较合适。

    页面毫不意外地跳转到了酷浏网,跳出来的节目,黄震宇之前看过,那是酷浏网花了不少钱从台海引进的谈话节目,《康熙来了》。这期有苏糖参加的特别节目,大概是2个月前播出的,今天因为苏糖怀孕的新闻,又被人挖了出来。

    黄震宇把进度条往后一拉,直接拉到节目的中段。

    然后就看到视频里头,小S问苏糖道:“那个……再问一个私密的问题啊,不知道你能不能回答。那个……秦总那方面的能力怎么样?”

    苏糖回答道:“这个不好形容啊,我17岁就跟了他,是初恋嘛,所以没有比较的话……我只能说我家那个,那方面还是很让我感到满意的吧。”

    “怎么个满意法?”

    “就是很热情啊,每次我们在一起,他都像两辈子没见过女人那样,一晚上可以来很多次。”

    “最高纪录呢?”

    “应该是6次吧……”

    “6次?10分钟1次吗?”

    “没那么糟糕好不好,我家那位还是很持久的,身体状况最差的时候,一次也能二三十分钟啊……”

    “真的假的啊,秦总有这么猛?我老公也很猛,但我老公一次最多也就十几分钟啊。秦总这么持久,是不是因为你带给他的刺激不够啊?”

    “不要再说了,你再说下去,我们这期节目估计要被封杀了……”蔡康永苦笑着拍了拍越说越兴奋的小S。

    “先录完再说啦,在大陆录这么大尺度的节目,估计一辈子也就一次机会好不好。”小S拿开蔡康永的手,继续兴奋地问道,“那你们平时都喜欢用什么姿势。”

    苏糖不好意思道:“我只能告诉你,我自己比较喜欢省力一点的姿势,因为我家那个,经常会没完没了的嘛,我体力又没他好,一般到后面就不行了,腿都软了……”

    “太夸张了吧,苏小姐,你是不是为了给你家秦总挣面子,才故意这么说的啊?”

    “你觉得我家秦总,还需要我给他挣面子吗?”

    “但是你说的这个……我还是难以置信啊,好像秦总是从日本训练完回来一样。”

    “日本那些片子都是剪过的,有什么意思?”

    “你也看那些?”

    “有啊,偶尔跟我家那个一起看啊。”

    蔡康永又劝道:“S,不要讲了,再讲下去就不是我们这期节目被封杀,而是我们两个人要被封杀了。我们死了还不要紧,万一连累了酷浏网,就给秦总惹麻烦了啊。人家3年5000万新台币请我们来的,你就算不看大陆官方的面子,也得看看钱的面子吧……”

    “好好好,我不讲了这个了。”小S终于收住,然后做出一本正经的表情,问道,“那么苏小姐,请问你和秦先生努力造人了这么久,成果到底在哪里呢?你们是觉得现在生孩子太早,还是完全没有过计划?”

    “计划倒是没有,不过也没说不要孩子,孩子的事情,随缘吧,反正我们都还年轻,今年算虚岁也才22岁啊。”苏糖道,“再等个两三年也不迟的,我家秦风接下来还要读研究生,等他毕业了再当爸爸,我觉得也挺好,可以把读书的时间省下来,和孩子在一起。”

    “嗯……这个想法蛮不错的。所以秦总现在其实特别忙是吧?”

    “对,非常忙。一星期大概也就一天时间能陪着我吧。”

    小S恍然大悟:“哦……我终于懂了!怪不得每次和你在一起,都跟两辈子没见过女人一样。”

    “对。”蔡康永接道,“其实就是经常性的小别胜新婚嘛。”

    小S马上又抢过话题,问道:“那你们家里,现在谁管钱?你和秦总,你们俩现在谁赚钱多啊?”

    苏糖想了想,回答道:“你要问总资产的话,肯定是他多啊,他开了那么公司、那么多店,我听说去年酷浏网的估值是两个亿吧?今年好像还在增加,还有今年刚开的那个酷游网,现在外界也都挺看好的。他手里还有那么多股票什么的,具体资产多少钱,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乐观点估计的话,可能五六个亿是有的。”

    “那秦总现在一年到底能赚多少钱?”

    “不知道。”

    “你自己呢?这总该知道了吧?”

    “我去年……还是不说了吧,说少了没意义,说多了怕把税务局招来。”苏糖笑道。

    “哎呀,受不了啊,企业家夫人的外交辞令都出来了。”小S表示不满道,“那我换个问法,你们两个去年花了多少钱?这可以明说吧?”

    “哦,这个可以。我们去年年底,在东瓯市市中心的瓯江边买了一块地,6亩的面积。”

    “6亩是多大?”小S问旁边的蔡康永道。

    蔡康永马上转头问导演道:“导演,6亩是多大?”

    边上传来一声吼:“4000平方米!”

    “哦……这么大啊,相当于我们那边的1000多坪了。”蔡康永给小S解释道。

    小S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大喊:“这么大一块地,你们是打算修跑马场吗?花了多少钱?”

    “一个亿。”苏糖道,“不过都是贷款的,那块地本来是政府征地,然后我家秦风就去跟市领导说情嘛,说想在市区盖一间别墅,但市里又没有那么多地了,求了好几个月才求下来的。所以你别看我们现在好像很有钱,其实我们经济压力也很大的,人家还房贷都是每个月几千块、几千块的还,我们每个月要还几百万,赚来的钱全都投在那块地上了。将来还要在上面盖房子,又是一大笔钱。”

    “我觉得那间房子盖起来之后,可能会成为你们城市的地标之一。”蔡康永不留痕迹地拍个马屁。

    苏糖高兴地笑道:“那到时候就高价卖掉,反正我也无所谓住不住别墅。”

    “不想录了,这个人居然跟我说她连别墅都无所谓。”小S把台本摔在了地上。

    蔡康永笑着帮她捡起来,又接着问:“那你们除了这笔花销,平时还有哪些地方是花钱特别厉害的?”

    “平时啊……平时基本没花钱吧。”苏糖道,“我现在吃的穿的,基本上都不花自己的钱啊,衣服首饰,全都是有品牌商赞助的,吃饭基本上也都是工作餐。平时在学校里,那就更省了,前两年还在上大一的时候,我老公还经常带我出去下个馆子,一顿饭几百块,后来他那么忙,我就经常吃食堂啦,一顿饭顶多也就七八块钱,一年下来也花不了多少。”

    “那秦总呢?”蔡康永问。

    苏糖回答:“他跟我也差不多,不是在学校,就是在外面谈生意。每次出去应酬,也都不用着他买单。而且他是他们集团董事局的高管嘛,他们集团还有专门的造型师,给他搭配衣服什么的。反正吃穿住行这些最基本的东西,他们公司都包了。他现在身上连张信用卡都没有,根本用不着,而且他说以后再过两年,等科技技术提高了,大家也不用信用卡了,都用手机付钱。”

    “用手机付费是什么意思?”蔡康永问道。

    “不知道。”苏糖摇摇头。

    “那么……所以我们说来说去,其实还是没有说明白,你和秦总到底谁赚钱多是不是?”蔡康永拿着台本看了眼,一脸苦笑道。

    苏糖道:“好啦,我给你个确切答案。去年应该是我赚得多,因为我们家的房子,全都是花我的钱买的啊,他要是有钱的话,肯定不会让我掏腰包嘛。我猜他现在卡里顶多也就几百万现金,所以各位江湖大佬,你们千万不要绑架我老公,因为他真的没有钱。你们如果绑了他,我们还要去卖股票,万一那天刚好股票跌停卖不出去,事情会很麻烦的。”

    “女神,你不要突然间这样诅咒你老公啊……”蔡康永好无语的样子。

    “没事,没事,秦总这么爱老婆,肯定不会介意的。”小S道,“那么……我看我们今天的料也够多了,还是留一些放在下次吧。苏小姐,你还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们的观众说?”

    “有啊。”苏糖清了清嗓子,看着镜头,很认真道,“妈,如果你看到了这期节目……你还是当作没看到吧……如果你非要说你看到了,你记住我一句话,这一切都是导演的安排……”

    蔡康永哈哈大笑:“好好好,收工收工。”

    视频放到这里,突然就没了。

    黄震宇看着视频里最后跳出的广告,半天都没眨一下眼睛。

    虽然苏糖和小S说了一大通都没有说明白他们现在到底有多少钱,但只是从她透露的那些许内容里,黄震宇就知道,自己或许十辈子都赚不到秦风那么多钱。

    别的不说,瓯江旁边一块6亩大的地,这根本就已经超出钱的范畴了。

    要是没有秦风这么大的面子,市里绝不可能把地卖掉。

    “英雄配美人啊……”黄震宇无法否认,轻声叹道。

    然后端起饭碗,却发现饭已经凉了。

    他犹豫了一下,没敢马上去厨房热饭,因为怕被妈骂。

    心里头正纠结着,被扔在桌上的诺基亚新款,“巨亿1.0”平民价智能手机,忽然响起。

    黄震宇拿起来,发现是高中同学谢子君打来的。

    他接起来,就听谢子君问道:“大才子,最近过得怎么样啊?毕业了吧?”

    “屁的才子。”黄震宇微笑道,“刚毕业没几个月,你呢?”

    “我还没呢,接下来要读专升本了。”谢子君道,“本来想直接去秦风公司上班的,阿蜜都说帮我联系好了。”

    黄震宇感觉像是被谢子君连捅了两刀,强撑着道:“那不错啊,以后就是本科学历了。”

    “嘻嘻,其实你也能去考的嘛,就是你没考而已。”谢子君道,“你现在上班了吧?”

    “嗯。”黄震宇有点张不开口。

    谢子君道:“上班了就好,那个……后天高中同学会,有时间过来吗?我们把李老师也叫过去了。”

    “还是不去了……”黄震宇轻声道,“没空,要上班。”

    “怎么都没空啊,你也说没空,雅静也说没空,以前班里搞活动,最积极的就是你们两个了。”谢子君道。

    黄震宇道:“我猜苏糖也没空,你怎么不埋怨她啊?”

    “苏糖那是真的没空好不好,对了,苏糖她怀孕了你知道吧?”谢子君问道。

    黄震宇轻轻嗯了一声。

    谢子君沉默两秒,小声问道:“震宇,你是不是有点……不平衡啊?”

    黄震宇反问道:“我不平衡什么?”

    谢子君却把这个回答当作了黄震宇的默认,轻声说:“我觉得你早就应该放下了,苏糖和我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和秦风也完全没有可比性啊。这世界上厉害的人那么多,别的不说,就说考试,有的人就能轻轻松松考重点大学,像我们拼死了也就只能上个3+2,人和人真的是不一样的,你别和自己较劲了……认输吧……”

    黄震宇喉间发痛,他用力咽了一下,深吸气道:“什么认输不认输的,我又不是笨蛋,我懂的,我早就没资格和秦风比了。”说着,脸上又露出一丝苦笑,“问题是这家伙现在天天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我拿手机打个电话,手机是他们集团造的;玩游戏,对战平台是他家的;看视频,视频网站是他开的;出门吃个饭,每条街上都是秦记连锁。就连我现在上班必经的那条巷子里,都有一家秦风开的餐馆,我特么都想死了好不好!”

    谢子君扑哧一笑,道:“你这就是庸人自扰,自寻烦恼。”

    黄震宇马上不爽:“你才庸人!”

    “行行行,我是庸人,你是才子,好了吧?”谢子君哄孩子似的,“那么才子,后天你应该会过来的吧?后天去同学会的,都是我这样的庸人,不会给你任何压力的。”

    黄震宇被谢子君磨了几句,终于还是松了口气,底气不足地答应:“行吧,我到时候再看时间。”

    “看什么时间啊?一定要来!”谢子君挂了电话。

    黄震宇愣愣地拿着手机,站着发呆了半天后,嘴角忽然上翘。

    他回想着谢子君说的话,心中似有明悟,微笑着,长叹一声:“唉,真的没法比啊,真的做不到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