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四十六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08年国庆节后,秦风就开始了博士论文的便秘之旅。选题倒是很容易就定下来了,是关于中国人口数量和经济规模的关系研究,不过由于从立论之处就涉及到大量的经济统计学问题,以秦风的数学基础,他不得不每天至少花2到3个小时补课。除此之外,更多的时间都花在了瓯投的各种会议以及重要会面上。

    秦风最终还是松口答应了关朝辉,担任了瓯投理事会理事长的职务。这不仅因为关朝辉以绝对的溢价合同,白送了苏糖足足一个亿美元,更为重要的一点,还在于秦朝科技的摊子接下来就要大大地铺开,站在生意的角度上看,秦风本身也确实需要瓯投以及瓯投背后那股更加令人仰望的力量的支持。08年的最后一个月,在大批优秀程序员的日夜赶工之下,两款在秦风看来应该是属于“未来十年中国互联网原子弹级产品”的项目——微信和微支付——以极其低调的姿态,暗戳戳地登上了电信、移动和联通三家公司的手机APP官方商城。

    关朝辉似乎对微信和微支付的前景有点想法,跟秦风商量着想要入股,却被秦风太极推手地挡了回去。然后侯聚义亲自出面,秦风才威武能屈地同意,让他们夫妇俩入了两成的股。相比侯聚义和关朝辉的敏锐嗅觉,马骁云面对微信和微支付的出现,所表现出的则是急切而紧迫的忌惮。对于秦风的市场战略眼光,国内真正意义上的大佬,几乎没有人再会去怀疑。在这短短几年时间里,但凡由秦风经手的项目,社交软件、文娱投资、内容创业、智能制造,甚至金融运作,所有这些,到目前为止无一失手,且平均市场回报率高达变|态的10倍以上。这特么显然已经不能再用“神童”或者“天赋”这样的词来形容秦风的操作了,丫根本就是财神在世。国内正冉冉崛起的各地财团,无一不羡慕瓯投能有这样一个掌舵人,同时暗暗眼红侯聚义这老流|氓走了狗屎运,居然随随便便在一家破烤串店里也能挖到宝。

    2009鼠年的最后一个月,在侯聚义的亲自主持下,瓯投开展了一轮重磅的集团改组。集团下属的几十个子公司,全都被拆分出去,各自交还给了之前凭这些资产入股瓯投的元老派股东们。而其中最大的一个动作,就是南乐清被解除了瓯投董事局董事的身份,由他持股68%的东瓯正南电缆科技开发公司,也被从瓯投的商业构架中移除出去。侯聚义大刀阔斧地把跟随自己多年的“发小同学帮”和“代理人帮”的成员,几乎全都拿下,取而代之的,则是以秦风和周珏等人为代表的新一代青壮年高管。

    快如闪电战的瓯投改组,在侯聚义的绝对强权之下,仅仅只花了半个月时间。

    集团改组完毕后,秦风在瓯投董事局名单上的排序从原先所有18名董事中的倒数第二,上升到了新名单16人中的第八位。新增加的董事,除了单干不成反被侯聚义敲打的强东哥外,还有不知怎么就渗透进来的郑跃虎和王妙安夫妇,以及装孙子装出极高境界的顾大飞——这仨货这几年靠着酷浏网的渠道搞电影事业,不声不响地就赚了不少钱,然后赚来的钱,全都投进了由瓯投和诺基亚合作成立的“东瓯市巨亿智能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现在除了搞文艺创作,还主攻智能手机的制造,以及各种安卓系统APP的研发。

    秦风自然是早就知道有这么回事的,同样也看好“巨亿手机”的市场前景。

    但思考再三,还是没进入搀和。一来他确实顾不了那么多事情了,二来也是觉得将来哪怕再多赚几百亿,对生活的意义也相当有限。

    他对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已经感到足够满意。

    在侯聚义大手笔改组瓯投的同时,秦风也对自己名下的产业做了一定的调整。

    酷浏网和酷游网,都被秦风从秦朝科技旗下独立拆分出来,然后各种求融资、各种招兵买马,公司股份稀释得一塌糊涂,只等不久之后上市套现。至于秦朝科技,最终只保留了微信和微支付这两块业务,秦风以80%的绝对持股,将公司牢牢掌控在自己手里。

    再说秦风名下的东瓯市实体产业,除糖风餐饮仍为秦风和苏糖两人共同所有之外,其余的秦记连锁、爱情公寓和酷游网咖,全都被划到了苏糖个人名下,甚至连秦风和莫念家合股的塑料厂里的股份,秦风也全都转让给了苏糖。全部加起来,合计48间门店、一家宾馆、半间厂房,以及零零总总各种设备,光房产估值就将近2个亿,更别提还有往后每年稳定的超过2000万纯利润——堪称东瓯市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结婚彩礼,前无古人,往后或许也很难再有来者。

    秦风在连轴转中为媳妇儿肚子里的孩子苦挣奶粉钱,甚至连过年都没时间多陪陪苏糖。

    时间如流光一样飞逝。

    进入09年后,伴随着苏糖的肚子一天天变大,秦风也接连完成了两桩影响力极大的商业谈判。

    先是在瓯投完全掌握了苹果公司的核心技术后果断拔**无情,一脚踹开了乔布斯,单方面从苹果公司撤资并解除合作关系。苹果公司一夜之间丢掉了几乎大半个亚洲市场,股价直接掉得跟狗一样。而在此之前,秦风提前抛售了手中全部的100万股苹果股票,套现2000万美元。苹果股灾发生后,乔布斯急火攻心昏迷住院,被查出患上了胰腺癌。

    3个月后,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以及被瓯投出卖的愤怒情绪下,乔布斯多种并发症发作,于2009年3月16日在美国哈佛大学附属医院麻省总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史称“乔布斯被秦风坑死事件”——但是不要紧,老乔此时在国内的声望,远没有在秦风前世那么夸张。所以国内网络上的反应基本都是“喜闻乐见”,至于大洋彼岸美国网络上的“严正抗议”和“强烈谴责”,深处绿色环保网络世界的秦风,只要不自己犯贱翻墙找虐,那都是不可能看到的。

    苹果公司在业务难以为继的情况下,灰溜溜地抽回了在东瓯投行的资金,彻底退出了中国市场,东瓯投行在09年4月中旬重回祖国怀抱,秦风作为原先的中方代表,自此光荣地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正式辞去在东瓯投行的最后一个职务,卸下了重重的担子。

    至于第二桩谈判,则是秦风跟随瓯投谈判团,艰难完成了对facebook提前上市的游说工作。

    在微博网的成功案例面前,年纪跟秦风相仿的小扎同学,终于没能稳住。

    2009年4月16日,就在乔布斯离世后一个月,40%的股份由瓯投所持有的facebook,在全美上下的一致抗议下,逆市完成IPo。开盘当天,facebook的股价在短暂的波动之后,便策马狂飙、一路飞涨。排除掉买家中的少数华人,多数操作显然全都发生在美国本土。又一次用血淋淋的事实证明了,在利益面前,什么家国大义都是他妈扯蛋……

    而侯聚义和关朝辉算是也算是没亏待秦风,在facebook上市之前,他们以1美元的象征性低价,将100万股facebook的原始股转让给了秦风,以感谢他在4年前给出的建议。然后秦风一转手,就把这些股票送给了媳妇儿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

    几乎绕着地球飞了半年,秦风好不容易停歇下来,距离媳妇儿生娃,刚好也就没几天了。

    2009年4月20日,在上亿人的关注下,怀胎9个多月却依然细胳膊细腿的苏糖,提前半个月住进了位于中心区西片新区的东瓯广场母婴保健医院。

    微博网官网宣传此事不遗余力,甚至搞得跟电影首映似的,特地做了一张风雨欲来的海报。

    海报上写着大大的几个字——

    女神受难记:5月5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