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四十七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小孩子总是长得飞快。明明不久前还跟个小肉团似的能用单手托住,可仿佛只是一个不留神的功夫,他们就已经变得能跑能跳,说话也从简单的几个字词,升级到了能用完整且流利的语句跟你扯皮。果儿转眼间就到了能上幼儿园小班的年纪,秦风稍微找了下关系,就把小家伙安排进了眼下东瓯市内唯一的一家贵族幼儿园。

    说是贵族幼儿园,其实也不完全正确。

    毕竟学费贵得不算令人发指,一学年也就一万块而已。

    真正让秦风一家人放心的,还是这家幼儿园的背景。

    这家校名很文艺的“篆园幼儿园”,据说是大前年徐毅光和市委秘书长刘可安的孙子同时要上小班,碰巧又赶上新城片区要搞建设开发,市里头就捎带手给规划了。所以进入这个幼儿园的小孩,家里头大多是市府职工,还有一小部分,则是中心区各机关单位领导走后门托进来的。幼儿园的家长委员会名单要是列出来,简直能把底下基层小干部们的眼睛亮瞎。

    有鉴于园里头凤子龙孙一大堆,几乎承载着东瓯市的未来,所以在幼儿园的人事安排上,市教育局的人可谓是尽心竭力、一丝不苟。园长由中心区教育局的一位专职副局长兼任,园里的每一名幼师更是经过精挑细选、层层考核。传闻每当有新的老师入职,园长就会把老师叫到教育局的局长办公室,然后当着教育局局长的面,严肃叮嘱其一定要注意控制好脾气,哪怕再生气也只能打自己耳光,但绝不能动里面这些小祖宗半根汗毛。

    在这种严格的管理下,要说再有什么虐童事件发生,那就真的是见鬼了……

    下午3点半,秦风来到篆园幼儿园,要接果儿去东瓯广场的妇幼保健医院跟王艳梅会师。

    被娇纵惯了的小丫头,刚走出幼儿园的门,就闹着要吃棒棒糖。秦风不好意思在众目睽睽之下揍她,就花了5块大洋买了10根,但只给了5根,另外5根,要果儿跟他做游戏赢回去。

    秦风产生这个想法,既是临时起意,也算随机应变。毕竟从市区最东边的市政府开车到最西边的东瓯广场,最快也得花上三四十分钟,而想要在长达将近一节课的时间里让永动机般活力四射的三岁小孩保持安静,显然是需要一定的方式方法的。当然了,如果换成是王艳梅这个亲妈来接送的话,由亲妈本人来适当地使用一点暴力,秦风作为孩子她亲哥,其实也挺乐见其成。

    坐上车后排,秦风让诸葛安安从车抽屉里拿了一副没拆过的扑克牌给他。

    根据果儿她们幼儿园的课程安排,小班今年的学习任务,就是学会从0数到10。给果儿她们班上算数课的幼师,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小伙。这小伙子是个人才,自打开学到现在就没用过黑板,去年靠着教孩子们玩争上游和斗地主,硬是拿到了的“篆园幼儿园教学之星”大奖,并且得到全园家长的广泛好评——没当过爹妈的人根本无法体会,在牌桌上和三岁大的亲闺女并肩作战是怎样一种令人热泪盈眶的幸福。

    果儿的智商水平并没有高出同龄孩子,她虽然很早就学会了数数,但打牌水平一直很臭。

    深知自己正面刚不过秦风的果儿,在之前输给哥哥几十根棒棒糖后,最近已经学乖,只和秦风拼人品,玩牌只玩最游戏规则最简单的比大小——抽掉大老王不要,3最小,大老2最大。

    秦风拆开专门为果儿准备的新牌,果儿人小鬼大地验过牌后,一大一小两个人就在车后面玩开了。每人5根棒棒糖当筹码,要一直玩到一方输光才算结束,中途不许退出。

    诸葛安安笑盈盈地从后视镜里看着果儿每次抽牌时的专注表情,对于一个三岁半的小萝莉来说,棒棒糖根本不是棒棒糖,那可是全部身家啊!

    “哎哟,梅花4。”

    牌局展开得很顺利,几分钟后,今天手气爆棚的秦风,就赢了果儿4根棒棒糖。

    但就在果儿即将输光筹码之际,情况峰回路转,赢得赛点的秦风,点背抽到了一张小牌。

    果儿激动得眼泪都要出来了,高兴地大喊一声,然后满怀信心地伸出小手,抽出了自己的牌。

    一张方块3。

    小果儿瞬间从天堂跌进地狱,看戏的诸葛安安憋不住了,了发出杠铃般的疯笑。

    果儿看着自己跟前最后一根棒棒糖,忽然拿起来,拆开包装纸,塞进了嘴里。

    “孩子,你太天真了……”秦风微笑着,握住了果儿嘴里那颗棒棒糖的柄,轻轻往外一拉,半点不留情面,“老实点,吐出来。”

    “呜,呜呜呜……”果儿死咬着不松口,可怜兮兮地看着秦风。

    秦风仍不松手,继续扯。

    果儿拼死抵抗,眼含泪光。

    诸葛安安看不下去了,笑道:“那你妹妹当雨钓呢?不怕她将来长大了报复你啊?”

    秦风逗着果儿,头也不抬道:“她报复个屁,谁长大了还能记住三岁半发生的事情?”

    诸葛安安道:“也许她是个神童呢?万一她将来抢你女儿男朋友怎么办?”

    “嗯……这倒是……”秦风嘴角含着笑,问果儿道,“哥哥好不好?”

    果儿含着棒棒糖,委曲求全地点点头:“嗯嗯嗯……”

    “那哥哥好还是妈妈好?”

    “哥……”

    哥哥两个字没说完,果儿一张嘴,棒棒糖就被秦风骗到了手,还带出一条晶莹的口水。

    不知江湖险恶的小丫头,被半秒中前那丑恶的骗局给惊呆了,人生观产生重大颠覆的瞬间,完全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她愣愣地看着秦风,呆了好几秒之后,终于意识到自己吃了大亏,当即就嗷嗷大哭起来:“啊……哥哥坏人……哥哥骗人……”

    “哎哟,不哭不哭……”秦风乐坏了,忙把棒棒糖塞回果儿嘴里,还把自己跟前的棒棒糖全给了她。

    小丫头的见身家财产失而复得,还平白白赚了一笔,瞬间止住哭声,破涕为笑,高兴得从小鼻孔里冒出一个大鼻涕泡。

    秦风拿着纸巾给果儿擦脸,诸葛安安这时给他报明天的日程:“明天团市委有个会,你这个兼职副书记,要不要随便去露个脸啊?”

    “你替我去吧,明天再放你一天的假,跟你家的东瓯第一美男约会去吧。”秦风笑道。

    瓯投前些日子改组完毕后,顺便成立了集团党委。之前由曲江省政府委派,在瓯投集团担任监事长的某位公务员大爷,则顺理成章升职成了瓯投的党高官,括号副厅级。到了这一步,瓯投基本上也就是个半国有的企业了。但这些都不是重点。对于秦风本人而言,这次集团改组最大的变动,就是他的头衔中,又多了一个瓯投集团党委统战部副部长。

    当时任命刚下来的时候,全国范围内都有比较大的议论。毕竟瓯投的这次人员变更过程太过神奇,明摆着的私有企业,结果搞个党委,居然还能公然贴上副厅级的标签,那么按这个逻辑来算,今年还不满22周岁的秦风,不就成副处级干部了?但问题是,秦风这货根本连个体制内的编制都没有啊!面对社会上汹涌的声浪,曲江省省委和东瓯市市委发表共同声明,言明秦风“只是以一个党员的身份,享有了应有的党员政治待遇,但其政治身份绝非体制内干部,更无行政级别可言”。这才让汹汹民怨平息下去。

    只不过“民意”虽然被平息了,但东瓯市的各级领导却不是傻子。

    如果省里的大佬没有下指示,秦风怎么可能捞到这么个职务?

    于是乎,大家嘴上都不吭声,但动作上却很默契地整齐划一。

    “统战部副部长”的任命,就像是一颗信号弹。半个月后,各种其他的荣誉称号便向着秦风纷至沓来,挡都挡不会去。有些是比较说得过去的,比方东瓯市青联常委、东瓯市经济研究协会荣誉委员、东瓯市工商联副主席、曲江省工商联委员;有一些则相当牵强,比如共青团东瓯市委兼职副书记,东瓯市网络经济发展规划中心副主任委员(唯一非编内委员),东瓯市江滨街道十里亭居委会名誉主任;除此以来,还有纯粹为了拉关系的,比如东瓯市书法协会也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听说秦风喜欢写毛笔字装逼,于是也不管秦风那二把刀的水平,愣是让秦风挂了个市书法协会荣誉副主席的头衔,然后欢欢喜喜从秦风口袋里掏了10万块的经费回去,算是近年来唯一占过秦风大便宜的单位,协会过年聚会的时候,会长这个牛逼吹起来,简直轰动全场——秦风是什么人?那可是在生意场上,活活坑死过世界五百强企业老总的猛人啊!

    秦风对以上这些林林总总的头衔,已经基本没什么感觉了。

    但非要挑个最重视的,还要数2008年曲江省劳动模范这个称号。听着虽然土,但真心不是一般企业家能弄到手的,南乐清干了一辈子,也就在06年拿过一次东瓯市的劳模称号。

    各种头衔多了,秦风办事自然有不少便利,但相应的有得必有失,各种乱七八糟的会议也多得烦人。好在秦风有个办事得利的秘书,诸葛安安生来就不怵任何无聊的大会,对付起会场里头那些人模狗样的家伙,更是手段极其老练,从未给秦风搞出任何外交麻烦。

    最近几个月,从闽州挂职回来的狄晓迪,被区里任命为了区府办副主任,因为众所周知地跟瓯投有一腿,他的工作就是专职负责跟瓯投这条线,属于中心区经济方面的一员大将。基于此,秦风要出席的会议,狄晓迪也都得过去。于是一来二去,诸葛安安就和狄晓迪勾搭成奸,现在已经成了区里有名的超高颜值组合,在东瓯市体制内的知名度丝毫不逊于秦风和苏糖。

    诸葛安安被秦风说穿心事,不由得心花怒放,满脸小女人初恋的娇羞。

    后排的秦风给果儿擦完鼻涕,手机又响了一声。

    拿出来一看,是苏糖发的微信语音,轻轻一点,就听苏糖哈哈笑道:“刚才爸在玩摇一摇,结果摇到我了,我说要告诉妈,他被我吓死了,哈哈哈哈……”

    秦风无语地打字道:“爸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啊?他顶多就是好奇试一下,单身十几年都没找过别的人,现在一把年纪了还能出轨不成?”

    刚发过去,就见手机顶端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过了两秒,苏糖又发回一个语音:“还不是你搞出来的,微信摇一摇都成约炮神器了。”

    秦风回道:“约不约,关键不在微信,而在人心。”

    苏糖那边半天没反应,然后秦风等了十几秒,直接等来了一个电话:“我气不顺了,我要难产了,你说,关键到底是不是微信?”

    秦风立马服软:“是是是,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祸害了祖国的90后和00后,是我拉低了整个社会的道德下线,我是历史罪人。”

    苏糖在那边哼哼一笑,然后腻声道:“先不说了,我要练瑜伽了。”

    “小心点练,都要生了。”秦风叮嘱道。

    挂了电话,诸葛安安拿着手机,挺佩服地说道:“微信这个项目做得确实漂亮,语音功能一出来,短信根本连还手之力都没了。”

    秦风道:“现在还是半成品呢,我设想中的很多功能都还没开发出来。”

    诸葛安安好奇道:“还有什么功能?”

    秦风道:“用微信发红包,微信缴水电费,微信打车,微信订票,反正只要涉及到支付的项目,微信和微支付都要能做到。”

    诸葛安安想了一会儿,恍然大悟道:“哦……难怪你把这个项目攥在手里攥得这么紧!光这一个东西,就够你吃十辈子了吧?”

    “才十辈子?你也太小看微信了。”秦风呵呵笑道,“真要是只算吃的话,这个项目够我全家吃到宇宙坍缩。”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