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四十九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情绪是会传染的。当妇幼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们突然之间变得紧张而亢奋起来,就连那些守在医院大楼门口,不晓得道楼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的安保人员们,也都在医院整体气氛的带动下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工作态度变得十分严肃。而蹲守医院多日的资深娱记们,也无愧于无冕之王的称号,仅凭这一点蛛丝马迹,就八九不离十地猜到了真相。

    2009年5月1日,国际劳动节,全国人民在黄金周前连续调班的第6个日子。中国时间下午5点01分,就在苏糖被推入产房的那一刻,网络上已经刷出了今天的娱乐版头条。

    某易抢先所有媒体一步,在首页上登出偌大的字体——

    《来了!本年度全球最受关注孕妇,微博女神苏糖正在分娩中!》

    后面的正文,仅有不到30个字。

    但就是这么短短30个字,却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内,疯狂吸引了百万点击,评论留言更是多得几乎要挤爆某易的服务器。

    ……

    “老公,如果我待会儿有什么意外,你一定要保住孩子……”外界一片汹涌之时,妇幼保健医院的产房内,苏糖正戏精附身,泪眼汪汪地抓着秦风的手说台词。

    站在手术台的床尾,正盯着苏糖两腿间开口状况的何葳蕤,却极其淡定地说道:“用不着这么生离死别的,你这个胎位正得很,而且不是打了麻醉了嘛!都无痛分娩了,你还紧张个屁啊?”

    “又不是你生!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苏糖这个时候已经歇斯底里了,能量和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肚子上,说话完全不过脑子。

    何葳蕤不和产妇一般见识,敷衍道:“行行行,我站着不腰疼,你最腰疼了……”

    苏糖依然没完没了,哭兮兮道:“我何止是腰疼,我还蛋疼呢!”

    “两指了……”何葳蕤专心盯着苏糖下面,随口吐了个槽,“你生迷糊了吧?你哪儿有蛋?”

    苏糖振振有词地回答:“你懂什么,我现在肚子里就有两颗蛋,这叫母子连心!我这么疼,我儿子能不疼吗?我儿子要是觉得疼,我能不能吗?”

    一旁的教授级别的麻醉师,被苏糖的神逻辑所折服,急忙确认道:“我都特地给你加了药量了,你这样还觉得疼吗?”

    苏糖抓着秦风的两只手,暂时收回一只。

    她抹了抹自己吓自己吓出来的泪,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总算还是老实交代,说道:“不疼,我就是说着顺口,随便说说……”

    整个手术室里的人,集体松了口气。

    苏糖忽然又转头对秦风道:“老公,我手机呢?”

    “在这里。”秦风脸上戴着口罩,头上戴着白帽,身上穿着手术衣,面对三条人命的要求莫敢不从,马上从衣服口袋里拿出已经全面停产的绝版苹果3G,递给正满心都是作妖念头的媳妇儿。

    苏糖拿过手机,抽了下鼻子,用拍遗照的口气对着手机说道:“SIRI,我要拍照……”

    手术室内众人:“……”

    调整好角度,手机闪光灯咔嚓一亮,苏糖飞速打字,把照片发到了粉丝数量比官方宣传号还多的个人小号上。

    手术室里但凡是兜里揣着手机的,这时全都听见了微博更新的铃声。

    不过只有秦风能腾出手来,看一眼苏糖刚才发了什么。

    “今天是五一劳动节,我和我家秦先生的共同劳动成果,终于要出来了……”配上一张头发盘起、素面朝天、病号服加身的照片。

    不得不说,哪怕拍照条件这么糟糕,秦风还是觉得照片里的媳妇儿美呆了,顺便嘀咕了一句:“我靠,15秒留言262条……现在的人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只剩玩微博了吧?”

    “吃饭的时候也可以玩的……”苏糖道,“洋洋的手机,已经两次掉进火锅里了……”

    “开5指了……”何葳蕤喊了一下进度,并吐槽道,“吃饭还要拍个照,你们是从小没吃饱过还是怎么的?”

    “呃……我也经常发吃饭的照片啊……”跟班的小护士接道。

    “我也是啊……”麻醉师一脸迷茫。在这个重要时刻,她突然对吃饭拍照是否是low逼行为这个问题,感到了深深的疑惑。

    “开了!开了!十指了!”何葳蕤突然尖叫着抬起头来,冲苏糖喊道,“可以用力了!”

    苏糖有点发懵,问道:“用什么力啊?”

    何葳蕤咆哮了:“像拉屎那样用力啊!”

    “好恶心啊……”苏糖嘴上嫌弃,身体却很用功,深吸一口气,努力一铆劲儿,立马就感到肚子里的小家伙正在往外钻。

    “头!头出来了!”何葳蕤喊道。

    秦风都愣住,紧握着苏糖的手,难以置信道:“阿蜜,你生孩子也太专业了啊,这也太有效率了啊!”

    “你还说……”苏糖明明没觉得有多疼,但就是忍不住掉眼泪,“以后再也不生了,吓死我了……”

    “好好好,不生不生,你说了算……”秦风哄着道。

    没一会功夫,苏糖很轻松地就把第一个宝宝生了出来。

    何葳蕤动作麻利地剪断脐带,一拍小婴儿的屁股,伴随着小婴儿响亮的啼哭,她笑着把宝宝抱到苏糖眼前,给秦风和苏糖看了眼,“看清楚,这个没有小丁|丁的,是女儿啊……”

    苏糖见到女儿皱巴巴的模样,很嫌弃地哭道:“好丑啊……”

    “我说你注意力集中点啊,肚子里还有一个呢!”何葳蕤把老大交给护士,然后快步回到原位,催着苏糖赶紧把老二也拉出来。

    苏糖喘了喘气,满头大汗地继续使劲。

    半分钟不到,儿子也出来了。

    何葳蕤把孩子交给苏糖过目后,苏糖继续嫌弃:“这个更丑……是不是基因变异了……”

    手术室里的众人,冷静地保持了沉默。

    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形象,今天算是崩塌得很彻底了。

    两个孩子很快就洗干净包裹好,称过体重,就被放回到了妈妈身边。

    十几分钟后,一切处理妥当的苏糖,便被推回了卧室,距离她被送进手术室的时间,仅有半个小时……

    王艳梅一看苏糖这神速,整个人都惊呆了,一边给秦建国打电话,一边表示震惊道:“生了!生下来了!对,就一会儿,一下子就生出来了!比母鸡生蛋都快……”

    苏糖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只手上扎着价格不菲的进口产后缩阴药,另一只手仍然和秦风握着,内心十分宁静。听到亲妈的话,她先是不满地嘟了嘟嘴,接着又嘴角一弯。

    低头看了看乖乖地窝在自己左右两侧的两个粉粉的小不点,苏糖一口亲一个,特别幸福地小声唤道:“秦大蛋,秦二蛋……”

    一滴汗珠,从秦风额头上缓缓滑落。

    ……

    当天晚饭时候,苏糖顺利产下一对龙凤胎的消息,经由秦风和苏糖的微博,正式对外确认。不出2个小时,妇幼保健医院楼下就停满了各种车。往后三天,前来医院探视的人络绎不绝,记者们虽然没拍到两个娃的照片,但却意外收获了秦风和苏糖的人际关系网。瓯投高管、诺基亚中国区高管、维密亚洲区高管、东瓯投行高管、秦朝科技高管、曲江省以及东瓯市体制内要员,各方人物走马观灯般地出场,让守在医院外的娱记们,全都感到深深的羞愧。

    瞧人家这明星当的,接触的都是什么层次的人物?

    哪儿像国内娱乐圈里的那些什么明星,每天的新闻,来来回回也就是谁谁谁婚内出轨了,谁谁谁又特么复合了。你说无聊不无聊?低端不低端?庸俗不庸俗?

    不过娱记们虽然一边鄙视国内明星庸俗,但还是没有放弃要拍照,全都死守在医院外头,苏糖一日不现身,他们就一天不离开,于是东瓯广场物价飞涨,一个煎饼不加蛋都能卖到10块钱。

    秦风没工夫搭理楼下的人,苏糖生了之后,他就没离开过医院。每天迎来往送各种客人,发红包无数,收红包更多,眼看着过手的钱越来越多,后来没办法,干脆让人买了两个保险箱放在医院的房间里,总算不至于把红包摊得满桌子都是,搞得自己故意炫富似的。

    忙忙碌碌地招呼了半个月,该来的人和不该来的人都来了。

    各种沾亲带故的,甚至就连苏糖祖母那边的亲戚,也都厚着脸皮来蹭了个热度。话说回来,几年前黄艳梅要嫁给老秦同志时,苏糖她奶奶可都到他们家里来闹过的。现在呢,倒是客气过头了,要不是辈分上有点不合适,秦风看苏糖她爷爷奶奶的架势,好像都恨不能给他鞠一躬。

    可见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其实还是很单纯的。

    谁强大,谁说话,如是而已。

    病房里渐渐恢复了宁静。

    在苏糖坐月子的后半程,来的基本就只有王安和谢依涵这些平时交往比较密切的亲友。

    眼见着新妈妈都快出院了,给两个娃起名字这件事,总算也提上了日程。

    这天凑巧赶上学历很高的诸葛安安,带着逼格很高的男朋友狄晓迪过来问候,刚好也在的王安,就撺掇着让狄晓迪这个京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给秦风和苏糖的两个宝贝取个好名字。

    狄晓迪也不露怯,直接问秦风有什么要求。

    秦风向来对比自己长得帅的男人很尊重,于是客气地要求道:“第一当然得有点意义,要么能带点对孩子将来的期许,要么能带点对孩子的祝福,或者其他意义,总之不能随随便便。第二不能显得太冷僻,不可以让人觉得太刻意,要亲和,要大众。第三要容易读、容易写,将来孩子上学,不能学写自己的名字,就得花老大的功夫。第四不能无趣,必须要有趣,要容易让人记住。第五,能体现一点文化内涵就更好,算是锦上添花。”

    秦风说完条件,狄晓迪微微一笑,“告辞。”

    诸葛安安翻着白眼跟狄晓迪离开。

    秦建国很不愉快道:“人家这么有文化的人,难得来一趟,你看,给你气跑了吧?”

    秦风淡淡笑道:“呵呵。”

    苏糖马上维护老公道:“爸,取个名字有什么难的啊,都是我舅舅瞎闹,非要麻烦人家。再说了,你这话也说反了,我家阿风是个博士,安安姐他男朋友才是个本科,就算是京华大学毕业的,不过曲江大学也不比京华大学差啊,阿风哪里比不过他了?”

    “就是说!”王艳梅也站在苏糖一边,呛声秦建国道,“起个名字有什么难的,你来取都行,你是孩子爷爷,你说了算!”

    秦建国低调半生,今天倒高调了,马上道:“你还真别说,我倒真有个想法。你看,这俩孩子五一节生的吧?那正好,我孙女叫秦五一,我孙子叫秦劳动,你看,说意义有意义,而且好写好记还有趣,还有什么要求来的?对了,大众化,又亲切,是不是所有条件都满足了?阿风,你说是不是?”

    “是个屁啊!”王艳梅立马发飙了,“都什么年代了还起这种名字,说出来让人笑话!”

    秦风却笑道:“不过当小名还挺好的,小五一,小劳动……”

    王安却摸着下巴道:“五一有点问题啊,古时候都是穷人家才按日期起名的嘛,你看朱元璋,朱重八,对不对?”

    苏糖反驳道:“屁,朱七七家里没钱吗?”

    王安连辈分都不管了,喊道:“大姐!朱七七那是小说啊!”

    “我不管,我就觉得五一好。”苏糖抱起左手边的女儿,逗弄道,“小五一,以后妈妈就叫你五一哦……还有我的乖乖小劳动……”

    王安理智地放弃了争辩。

    抱着儿子王守仁的谢依涵笑着说道:“小名无所谓,又不用上户口,怎么叫都行。不如女孩叫诗涵,男孩叫子睿吧。”

    “别。”秦风立马反对,“果儿她们幼儿园,现在一个班里有五六个诗涵、七八个子睿,重名的太多了。”

    “那你自己说,孩子应该叫什么名字?”秦建国被秦风绕得不耐烦了。

    秦风却是早有腹稿,装着逼,吟起诗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

    微微一顿,走到床边,轻轻一点女儿小五一的小鼻子,“秦在水。”

    又一点儿子小劳动的额头,“秦一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