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五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出于财政上的客观原因,城市建设永远有漏网之鱼。哪怕是像十里亭路这样的重点翻新区块,也总有强拆队触摸不到的地方。天妃巷是连接东瓯市中心区十里亭路和湖滨路的一条老巷子,十几年来拆迁的消息传了一遍又一遍,但是任凭风吹雨打这么些年,巷子两边的连片瓦房却依然屹立不倒,和30米外马路对面那些动辄三十多层高的全新小区形成鲜明对比。

    巷子里的居民大多保留了以前的生活状态,半条巷子是菜市场,半条巷子是老年棋牌娱乐室,不熟悉的生人走进来,总会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是否穿越到了上世纪90年代。10月底的东瓯市,夜间已经稍有凉意。太阳下山后,巷子里的小店铺大多关门,从各家各户里直接散射出来的灯光,照亮了这条充斥着烟火气的劳碌。路旁的许多梧桐树,年头要比住在这条巷子里的很多孩子还要老,老得连树叶都舍不得再长出来。所以路上落叶很少,倒省了穿梭在此的清洁工们不少麻烦。巷子正中间位置的一户普通人家门外,并无多少实际效果但求心里安慰的铁拉门此时正大开着,朝里面看的话,会发现房子的装修很精致,簇新的家具也显得相当有暴发户气质,和房子破旧的外墙形成十分强烈的视觉对比。

    晚饭过后,罗丽娟惬意地躺在沙发上,看着外头匆忙走过的身影,百无聊赖地看着东瓯电视台的新闻。自打十里亭路被拆掉之后,没了店面的她,一直就没再做什么生意。反正家里孩子也大了,自己和老公的退休金也完全够用。确实没必要再整日奔波劳累。

    “各位观众晚上好,今天是2009年10月25日,欢迎收看今天的。

    首先来看今日要闻。

    市高官蒋鹏飞今天前往我市苍海县,参加由我市东瓯投资集团公司所投建的第二个东瓯广场的项目奠基仪式,代市长徐毅光、副市长牛本昌等市领导陪同参加。

    我市著名青年企业家秦风与著名女星苏糖,二人将于今年11月3日在印尼巴厘岛举办婚礼。东瓯市委市政府今天决定,届时将由市委常委、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徐毅光带队,派代表团前往祝贺,并与确定出席此次婚宴的诺基亚中国区代表马修斯普洛斯迪娅,协商新一代智能手机制造工厂落户东瓯市的相关事宜。

    我市特大凶杀案暨‘5.13弑父杀母案’,昨日经由东瓯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法院宣判犯罪嫌疑人肖俞宇蓄意谋杀罪名成立,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生。犯罪嫌疑人肖俞宇当庭上诉,该案将移交曲江省高院继续审理……”

    “哎哟哟,这么坏的人,直接枪毙了就好嘛!还有什么好审的,亲爸亲妈都下得了手,这就不是人,是畜生啊!”罗丽娟义愤填膺,调门也越来越大,“这个人我知道的,以前秦风在十八中后面开店的时候,秦风他舅舅就是被这个人差点打死了!”

    “妈,别喊了,我们整条巷子的都知道你认识秦风了好不好?”罗丽娟的儿子抱着她三个月大的孙子,快步走到门口,关上了房门,转过头来,又吐槽亲娘道,“你这么惦记他,他惦记过你吗?还说救过人家呢?这么多年了,他逢年过节有来看过你一次?”

    “他爸前年不是来过一次?”娟姨不满道,“人家现在忙啊,哪像你,整天在家屁事没有,还要靠老婆的工资过日子。咱们家要不是房子够大,你结婚都没地方住!”

    “我怎么屁事没有了?我写书不是事情吗?”罗丽娟的儿子喊冤道。

    罗丽娟冷笑道:“写书?你写出什么书了?你自己说,你今年赚了几个钱?”

    “你别急嘛,我说不定明年就红了……”罗丽娟的儿子抱着儿子,底气不足地说道。

    罗丽娟呵呵一笑:“明年?我都听你说了几个明年了?算了算了,你就啃老吧,反正我和你爸也就这点东西了,让你啃个干净一了百了。”

    砰砰砰!

    外头响起敲门声,罗丽娟的儿子忙打开门,他老婆下了班,神情疲惫地走进来,明明很累了,却还是把老公怀里的儿子抱过来亲了一下,然后转身拉上铁拉门,再关上板门,笑着问罗丽娟道:“妈,你们都吃过啦?”

    “我吃了,他们都还没吃,等你回来吃呢。”罗丽娟道。

    “今天公司里头事情有点多。”罗丽娟的儿媳妇儿说着,把儿子交还给老公,换上拖鞋,脱下外套,随手挂在了门后。外套上有个工作牌,上面写着:“东瓯市糖风餐饮有限公司。姓名:梁静静;职务:行政副总经理;级别:6级。”

    罗丽娟对这个儿媳妇儿是一万个满意,人长得漂亮不说,关键是还聪明懂事,所以哪怕她不是本地人,以前还谈过一个对象,这些瑕疵罗丽娟统统都不在乎。

    “静静,我问你,秦风是不是平时特别忙的?”罗丽娟忽然又换了个频道炮轰亲儿子,指着那扑街写手说道,“你老公刚才跟我抱怨,说秦风从不来我们家里,说我当年白救他一命了。”

    “诶!没有后面那半句啊!”扑街写手常规喊冤。

    静静笑了笑,说道:“我们小老板现在是真的没时间啊,别说咱们家里了,就是螺山镇那边,今年一整年我也没见他去过。不过说起来,他现在应该也不算我们老板了,整个公司都送给我们老板娘当聘礼了。”

    罗丽娟马上道:“你们公司,至少值好几个亿吧?”

    “嗯,所有的门店加起来,不算负债的话,总资产应该是有2个多亿了。”静静道。

    罗丽娟叹道:“这个孩子对老婆还真是好,这么大一家公司,说送就送了。”

    扑街写手在心里嘀咕:我要有那样一个老婆,别说送公司了,老子送命都愿意!

    这时却听静静道:“妈,这对我们小老板来说都是小钱。你看他以前搞的那个微博网,现在市值都超过100亿美元了,如果他没有把公司转让给瓯投集团,你说他现在该多有钱?还有现在,今年刚弄出来的那个微信,电视上每天扫一扫、扫一扫,只要是用手机的,谁不用微信?他现在办的那个秦朝科技公司,我看以后也不会比微博网差,等上了市,早晚也能值个几百亿美元。”

    “啧啧啧,这个社会真是变化太快了。你看你们现在这些人,张嘴就是几百个亿……还美元!”罗丽娟笑着大声道。

    他老公从楼上走下来,没好气道:“几百亿,几百亿,又不分给你们,高兴个屁!”

    静静温声道:“爸,以后等他公司上市了,我们可以去买股票的嘛……”

    “买个屁的股票,不买不亏,买了全亏。”老头子走到厨房,打算吃饭了。

    静静则抱起孩子,准备先进卧室喂个奶。

    一家人正热闹着,屋外忽然又响起了铁拉门被摇动的声音,并有人喊道:“娟姨!娟姨在吗?”

    罗丽娟和她儿子对视一眼。

    扑街男皱眉道:“今天干嘛啊,天都黑了还有人来找你打麻将……”

    但虽然不怎么高兴,还是走过去开了门。

    房门一开,屋里的亮光照在门外两人的脸上。

    扑街男盯着来访者愣了足足有四五秒,终于有了反应。他简直不知该做什么表情,转过身来,激动地看罗丽娟道:“妈……妈!你看谁来了?”

    ……

    罗丽娟全家以朝拜的态度,把秦风和苏糖迎进了门。

    秦风和苏糖被罗丽娟的客气劲儿搞得略微不适,好说歹说让她打消了出门买满汉全席的念头,掏出一张请柬,递了过去。

    “娟姨,下个月我和阿蜜婚礼,我来请你捧个场。以前我和我爸跟你说,等将来有钱买飞机一定请你第一个坐,飞机我现在还是买不起,不过飞机票我倒能负担。你们全家人一起过去,就当过个黄金周。那边的旅馆房间全都安排好了,我们集团的工作人员也有好多在那边,你们过去以后,可以直接打请柬上面的这个电话,会有专门的人来接待你们。”秦风跟娟姨长话短说,说完就想溜。

    娟姨却不肯放他走,拉着秦风叙旧:“以前捅伤你的那三个流|氓,前年又被判刑了,直接判了15年,你知不知道?”

    秦风笑道:“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呢?那次都差点把你弄死了啊!”罗丽娟表示很惊奇。

    扑街男却突然插嘴道:“秦总,有人说你那次被捅伤后,其实是灵魂被人夺舍了,所以才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秦风脸上挂下三道黑线,无语地反问道:“你信吗?”

    扑街男认真地回道:“我觉得吧,这种事就算是真的,你也不能说啊……”

    苏糖用狐疑的眼神看看秦风。

    秦风对摸着媳妇儿的手说:“晚了,不管真假,现在都生米煮成稀饭了,你过几天就要嫁了。”

    苏糖甜甜一笑。

    “胡说八道什么呢!”罗丽娟没好气地吼了儿子一声,“整天脑子里不知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扑街男无动于衷,表情很麻木。

    在秦风的光芒面前,他选择破罐破摔做自己。

    秦风转移话题,忽然对静静道:“静静,你什么时候结的婚,怎么都不告诉我一下。这么快连孩子都有了,我们家乐乐同学要伤心死了。”

    “啊?”静静立刻装傻充愣。

    扑街男马上问:“乐乐是谁?”

    秦风道:“是我兄弟,以前可喜欢静静了。静静是我们店里的店花,你可是赚大了。”

    扑街男呵呵傻乐。

    “行了,我也该走了,还有别的事情呢。”秦风起身告辞。

    娟姨虽然依依不舍,不过也不好强留。全家人送秦风和苏糖出了门,临走前,秦风随口问了扑街男一句:“对了,你写的什么书?”

    扑街男自己都没脸报书名,扭捏着回答:“重生之小玩家……”

    秦风停顿两秒,沉吟道:“这书名不行,活该扑街。”

    扑街男:“……”

    ……

    停在巷子口牌照为QF001的黑色奥迪,缓缓朝着附近的湖滨路驶去。除了娟姨之外,全市上下需要他亲自送请柬的人,还有那么十几家,距离娟姨家最近的,是袁帅。

    秦风和苏糖的婚礼,本质上早就不是他们俩的私事了。

    瓯投集团早在几个月前,就把这场婚礼当作了绝佳的新闻发布会和商务谈判会——想想看,秦风和苏糖,一个是国际数字科技界的当红炸子鸡,一个是已经受到国际时尚界广泛关注的世界级超一线模特儿,在这样两个人的婚礼上,到时候出席婚宴的,应该都是什么层次的人物?更不用说,在秦风和苏糖背后,还捆绑着瓯投、诺基亚、facebook、卡地亚、香奈儿等等这些超级大牌。这样的场合要是不拿来好好利用一下,你们说到底对得起谁?

    两人婚礼的主要支出,全都由瓯投包办,除了婚礼场地和来宾的食宿交通费用外,甚至连喜糖的钱,都走了瓯投的公帐。

    不过秦风和苏糖倒也不是完全闲着,除了在巴厘岛的婚礼外,他们回来后还要在东瓯市再另外加办一场。这一场,可就得他们自己亲力亲为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需要伤脑筋的事情,就是伴郎和伴娘的人选。

    为了图个吉利,秦风和苏糖打算各找6个。

    苏糖倒还好办,反正朋友多,大学寝室里就有三个好闺蜜——正在被爸妈逼迫着到处相亲的郑洋洋,自觉好好学习正在努力奋斗打算考研的思思,还有已经和酷浏网签约,目前正在往主持人道路上发展的慧慧。这三位,都是一个电话就能叫来的。其余另外三个,一个名额给了苏糖在娱乐圈的多年好友李雨春,湘娱公司的龙小姐还当是秦风卖她面子,特地打了电话感谢。另一个是苏糖在维密圈子里结交的新朋友,米兰达·可儿。最后一个,则找了国内另一位牛逼创业者的老婆,小薇。

    苏糖决定以上人选,只花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

    而秦风就比较蛋疼了。

    思来想去,除了袁帅和李郁之外,貌似就没有其他靠谱的了。

    在他的朋友圈中,关系好的,年纪太大;年纪轻的,似乎又不太靠谱。最后思想来想好多天,好不容易才又确定了郑跃虎和顾大飞,然后王安这个便宜舅舅也来友情支援了一下。

    可即便如此,还是缺了一个。

    坐在车里,秦风一页又一页地翻着手机里的通讯录,期望能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

    飞快地翻过前几页已经翻到烂的,在通讯录的倒数最后一页,秦风的目光忽然停住。

    他犹豫片刻,发了一条英文短信过去:“扎克,我11月3日结婚,可以来给我当伴郎吗?”

    本以为小麻雀同学要很久才会回,不想才等了2分钟,车子刚停在袁帅家楼下,扎克伯格就回信道:“当然可以!我老婆能去当伴娘吗?”

    秦风直接拨了过去,很遗憾地表示:“抱歉啊,伴娘人数已经满了。我们只需要6个人。”

    一边说着,牵着苏糖的手,从车上走下来。

    打着越洋电话,秦风和苏糖一起走进袁帅家所在的小院。

    楼边忽然传来重型物体从楼梯上拾级掉落的声音,夜幕中,身穿一身警服的袁帅从狭小的楼道里跳出来,傻笑着望着秦风,一如既往的憨厚老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