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五十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nasa-Dua,巴厘岛最南端的海滩。

    作为巴厘岛的高级宾馆聚集区,这一带的海滩要比其他地方干净许多,沙子是从国外地区特地进口,铺在各酒店门前的私有海滩区,伪装出一副世界旅游胜地的样子。

    对于经常出国旅游,见识过诸多瑰丽的自然景观的土豪而言,巴厘岛确实算不上有多美不胜收,凭良心讲,只不过是虚名在外罢了。

    但虚名也有虚名的好处,最大的好处就是相对便宜。

    瓯投集团在10月20日的时候,就派了策划团队过来,忙活着联系当地酒店,搭建婚礼场地,预演婚礼流程,以及邀请各方宾客。而到11月之前为止,最大的一笔支出,就是包下了11月1日到11月3日这三天,nasa-Dua海滩周边所有酒店的总统套房,以及酒店配套的海滩。这两年靠着投资电影猛赚了四五个亿身家的郑跃虎,在打听到包场的费用后,很认真地表示不贵。

    郑跃虎一行人,应该是秦风和苏糖这场婚礼邀请的宾客中到得最早的一拨。

    这货在收到请柬后的第二天就飞去了。

    带着他老婆王妙安,带着他一岁大的儿子小嘟嘟,带着万年钻石王老五顾大飞,还带着自费赶场从京城远道而来的一群根正苗红的红三代发小,一大群人热热闹闹地旅游渡假去。

    于是秦风在接到郑跃虎的电话后,很无奈地也只能提前一天启程——总不能晾着伴郎。

    秦爵爷如此给面子,让郑跃虎这厮相当感动。

    这厮拉着秦风,挨个给介绍自己的发小,一溜儿的三十岁大叔,无一例外全都是京城各部委衙门里混的,最没出息的都是主任科员,而牛逼的就比较恐怖了,年纪轻轻35岁就混到副厅级,让秦风十分感叹果然是京官遍地走,厅级不如狗。

    “你知道吗?黄少菊死了……”郑跃虎一大群人跟秦风寒暄半天,忽然抛出个新闻炸弹,一脸神秘兮兮地道,“在阿斯维加斯被人枪杀了……”

    秦风心里略感惊讶,问道:“真的假的?”

    “真的。”郑跃虎一个负责海外工作的朋友道,“大使馆的人已经确认了,毕竟他的身份有点敏感,这消息肯定是要再三核实的。”

    秦风点点头。

    郑跃虎又接道:“那小子也是自己作死,要是一直老老实实过日子,肯定不至于把命丢了。他就是从前得罪人太多。想弄死他的人,加起来估计一个排都不止。他爷爷死了这么多年,到今年才被人干掉,也算是够小心了。可惜啊,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日防夜防,暗箭难防。一个不小心,就被人做掉了。秦总,你现在什么感觉啊?是不是挺感谢那位为民除害的大侠的?”

    秦风摇摇头,淡淡道:“我和黄少菊没什么恩仇,他死不死跟我都没关系。”

    “大气!”郑跃虎一惊一乍地大喊一声,满脸骄傲地对自己的弟兄们道,“看到没,这就是咱们秦爵爷的胸襟!根本不把黄少菊这种货色放在眼里!”

    秦风看着郑跃虎口沫横飞地说单口相声,心里一片宁静。

    ……

    按照婚礼的预定流程:11月1日,迎接宾客,安排客人们入住酒店休息;11月2日,召开媒体见面会,同时举办一场瓯投跨国战略合作大项目的新闻发布会;11月3日,婚礼。

    但是由于来的人确实不少,这些迎来往送的事情,秦风在来到巴厘岛第二天就忙活开了。

    秦风跟着侯聚义和关朝辉夫妇俩,几天时间下来,就见了一大串以往只能在新闻里见到的欧美商业大佬,比方默多克和邓文迪夫妇,比方希尔顿酒店集团的现任主席巴伦·希尔顿,再比方迪士尼公司老总鲍勃·伊格尔——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迪士尼的最大股东应该是乔布斯,可惜身体不争气,提前几年挂了……

    一圈照面下来,秦风心里就基本清楚,侯聚义依然野心不小,这是打算要把东瓯广场的内涵再继续扩大,不但计划要吸引国际一流的酒店和娱乐品牌加盟,甚至还动了新闻产业的脑筋。

    话说侯聚义突然这么膨胀,秦风也有责任。

    这些年来他建议侯聚义投资的项目,到目前所获得的净利润,少说也有二三十亿美元。尤其是在掌握了苹果公司的核心技术后,青出于蓝的巨亿手机,短时间内就近乎垄断了全亚洲和大半个欧美的智能手机市场,再加上微博网和facebook上市后双双飙升的市值,想来不管换了是谁,在短短三年时间里如此容易地捞金无数,都会把持不住的——更别提,天晓得侯聚义在这三年里靠着这么多优质项目,洗干净了多少曾经赚到手却不能随便花的巨额资金。

    侯聚义这位东瓯王,这分明就是已经跳出原先的格局,下一步便择黄道吉日,登基称帝了啊?!

    秦风目不暇接且疲于应付地在各大佬入住的各酒店转了一圈,等停下脚步,回过味来,心里陡然升起一丝寒意——我这几年到底都做了什么,这个世界,怎么就成现在这样了?

    前路如何,一片云山雾罩。

    秦风想这件事想得胃部不适,抽抽着不停反酸。

    好在没过半天,苏糖就带着一家老小从国内飞来了。

    媳妇儿温暖柔软的身躯,迅速安抚住了秦风不安的内心。

    秦风就像第一次和苏糖恩爱那般,在那个晚上,和苏糖鼓掌了一次又一次,直到体力透支,才倒在媳妇儿身边沉沉睡去。

    当11月的第一缕阳光洒向东半球,秦风醒来时,昨晚上被他用生命浇灌得容光焕发的苏糖,已经给小五一和小劳动喂完了奶,刚穿好衣服,正在门外不知哪位工作人员的催促下,准备出门。

    作为婚宴的另一主角,苏糖的日程也有点紧张。

    要试穿婚纱,要试戴各种各样的首饰,还要在维密公司的安排下,开一个单独的记者招待会。

    另外,到时候婚礼的流程,她也要和秦风一起,提前先知道一下……

    两个新人,在名义上迎宾日反倒没了迎宾的工作,任由工作人员摆布,从早上忙到天黑。

    直到夜幕降临,秦风和苏糖才总算把该熟悉的流程都走了一遍。

    等到晚饭时,他们终于见齐了自己的一大家子,以及从各地飞来的伴郎和伴娘们。

    这回跟秦风和苏糖一起来的家里人并不多。除了秦建国和王艳梅是肯定要来的,当然也得带上果儿,此外,就只有身为伴郎的王安,还带来了谢依涵和小守仁,再加上小五一和小劳动,奶娃们就占了半壁江山。看着倒挺显得老秦家人丁兴旺。

    而像两边的老人家,就一个都没来。一来这边的婚礼工作节奏太快,根本顾不上时间照顾他们;二来这边说是三天婚礼,但正式的婚礼过程也就半个小时,实在没来的必要。如果要旅游的话,将来有的时间,不需要非凑在这个时候。老人家们安安心心在国内等另一场婚宴就好了。至于秦建业和秦建华这两家,前者正焦头烂额忙离婚的事情,而后者,秦风一个电话过去说了几个名字,姨父李兴东一听都是国际大腕儿,立马就怂了,不敢来凑这个热闹。

    秦风尽心尽力地招呼了一晚上伴郎和伴娘们,晚饭吃到将近11点才散。

    把媳妇儿和孩子送回房间后,秦风又轻手轻脚出了门,喊上李郁和袁帅,一人拿一瓶啤酒,在酒店外的海滩上闲逛。

    像这样的三人小聚,似乎许多年都没有过了。

    袁帅身边没了各路漂亮小姐姐,终于挺起腰杆,能正常说话。

    李郁还像以前那样,有一搭、没一搭接着,除非有脑洞开启,否则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听袁帅说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小事。

    秦风仰头灌了口酒,有点悲伤地发现,自己和两个朋友已经不剩多少共同话题。

    他突然停下来,驻足看着漆黑一片的大海,问李郁道:“你们明年就毕业了吧?有什么打算吗?”

    袁帅马上道:“没打算,先毕业再说。”

    李郁则是沉默片刻后,沉声回答道:“考曲江大学的研究生。”

    “哟,想当我师弟啊?”秦风露出微笑。

    “当你学弟,还没资格呢……”李郁唏嘘道,“先得读完三年硕士,然后再考上潘建伟的博士才能算你的师弟吧?”

    秦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客气,轻声道:“你能考上的,我相信你的能力。”

    “但愿吧……”李郁轻叹着,又呵呵一笑,骂道,“妈的,我特么都已经铆足了劲儿在追你,结果却越追越远,连你的屁股都看不见了。”

    秦风闻言,半晌没说话,良久良久,才缓缓道:“其实你一直都比我优秀,非要比的话,你也从来没输给过我,我只是赢在了运气上。我把两辈子的运气,在这十年里用完,再过几年,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了……”

    “你特么就扯吧!行了,不用安慰我,你今天站的这个地方,见的这些人,做的这些事……”李郁指了指周围一圈,“所有这些,够我努力奋斗一辈子了。”

    袁帅道:“我要三辈子……也许还不够……”

    秦风和李郁相视一笑。

    还好,袁帅还是那个袁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