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百五十四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碧海蓝天,晴空万里。

    2009年11月3日。

    早上9点30分。

    秦风站在背靠悬崖的月牙形海滩上,看着满座宾朋,听着海浪潮声,心里头生怕这只是自己漫长的黄粱一梦的尽头。

    还有30分钟,婚礼就要开始了。

    在海滩的一角,一间2天之前才刚刚搭建完毕的小木屋里,苏糖比秦风更加激动。

    一直捂着嘴,泣不成声。

    化妆师毫无办法,只能把她脸上的妆全都擦了,然后无奈地发现自己的存在简直纯属多余。

    纯素颜的苏糖,反而比化了妆的时候更加漂亮。

    秦风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这短短的半个小时,让他无比煎熬。

    他终于没能忍住,给新娘打了个电话。

    苏糖秒接起来,就听到秦风深情款款地说道:“阿蜜,我等你等得好着急啊……”

    “你这几分钟算个屁!我等你今天长大成人,都等了足足5年了!”苏糖很不服地喊道。

    秦风听到媳妇儿的话,还有她重重的鼻音,不禁嘴角上扬,柔声问道:“哭啦?”

    “嗯……”苏糖拿着纸巾,眼角含着笑,甜蜜地擦着眼泪。

    秦风猛然发车,来了句:“哭早了,天还没黑呢。”

    苏糖心领神会,总算收住泪腺,车速不慢地回道:“今晚看谁哭!”

    ……

    放下手机,秦风的紧张感消除了不少,环顾婚礼现场,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他从未想过,自己的生日还能来这么多人。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赶在今天结婚,他甚至都不见得能记得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紧张吧?”郑跃虎从不远处走过来,说了句废话。

    秦风笑了笑。

    郑跃虎又看着今天的来宾感慨道:“牛逼啊,就这阵容,现在要是有个导弹落下来,美国股市直接就完了,全球经济至少得倒退个十来年。”

    秦风淡淡嗯了一声。

    郑跃虎继续自顾自地说着八卦:“马骁云昨天到处在找你,被你们侯老板吓唬走了,看来老侯很怕你被别家公司挖走啊。我听大飞说,国际猎头市场上,已经有几十家全球五百强企业对你开出每年一亿美元以上的年薪了,打工能打到你这份上什么唐俊、杨元清、霍健宁,在你面前简直就是萤虫对皓月,完全没可比性啊……”

    “拍马拍得这么真诚,你到底想说什么啊?”秦风终于接了话。

    郑跃虎呵呵笑道:“秦总就是秦总,快人快语。我听说你们打算收购顺风快递,我能不能也……”

    话没说完,现场乐队忽然启动。

    世界一流的小提琴乐队,演奏出悠扬的《婚礼进行曲》,和另一边由朗朗独奏的钢琴声相映成辉。

    秦风眼见着一袭婚纱的苏糖从远处的小木屋里出来,直接打住了郑跃虎的话:“闭嘴!”

    婚礼现场的几个摄影师,分工有序地分别跑向秦风和苏糖,镜头捕捉着他们脸上每一秒的表情,同步发送转播信号到国内的酷浏网和曲江卫视,以及国外的个别电视台。

    经过半年的锻炼,苏糖的体型已经完全恢复到产前的状态。

    而由世界顶尖设计师亲手剪裁的婚纱,则使今天苏糖的形象,显得比往日更加优雅迷人,当然,也少不了性感。

    在熟悉的镜头前,苏糖跨出小木屋,迈上通往秦风所在之处的红毯。

    秦建国以父亲的身份出现在苏糖身边,小心地挽住她的手,并肩慢步前行。

    此时此刻的老秦同志,已经紧张得只剩下走路的本能了。

    苏糖浑身上下,头冠、项链、耳钉、鞋子,几样看似不起眼的东西,加起来的总价值足有2000万美元……

    他哪里是挽着儿媳妇儿,根本就是挽着一座金库在走啊!

    好不容易走到秦风跟前,秦建国已经满头是汗,他长舒一口气地把苏糖的手,交到秦风手里,笑着说道:“以后好好过日子。”血裔崛起

    秦风却道:“爸,我这辈子最亲的人,不再是你了。”

    秦建国难得能接上话,笑道:“没事,爸还有你妈和你妹呢。”

    苏糖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立马又要下来,哽咽道:“你们别说了……”

    “对,先把正事办完。”秦风牵起苏糖的手,一步跨上了旁边的水平t台。

    t台从宾客席正中间穿过,一条直线,通向大海。

    两个人手牵手一上去,全场瞬间爆发出极为热烈的掌声。

    坐席间,秦风和苏糖的好友们,面带微笑着仰头看着这对新婚夫妇,眼神里全都含着祝福。

    ……

    周珏抱着她和关彦平的儿子,笑着对关彦平道:“真快啊,我刚认识他们的时候,这两个都还是孩子呢,现在孩子都比我们多一个了。”

    关彦平叹道:“人生本来就是一眨眼的事啊,我还奇怪自己怎么突然就有儿子了呢……”

    ……

    诸葛安安挽着狄晓迪,头靠在他胳膊上,羡慕道:“我们以后也在这里办婚礼吧?”

    狄晓迪道:“按我现在的工资……”

    诸葛安安马上道:“我出钱!再不嫁人我都要发霉了!”

    ……

    顾大飞对郑跃虎道:“我草,我听说这场婚礼花了4个亿,这钱都特么花哪里去了?”

    郑跃虎鄙视道:“能娶到这样的媳妇儿,再多花4个亿都有人愿意,你管得着吗?”

    王妙安抱着儿子,阴恻恻问道:“那你愿意吗?”

    郑跃虎瞬间露出严肃脸,求生yu很强地说道:“我当然愿意,因为我娶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老婆,欠你的这几个亿,我会用余生补上。”

    王妙安嫣然一笑:“不用余生那么长,现在把银行卡交出来就行了。”

    郑跃虎脸色惨白。

    ……

    “春春,新娘好美啊,做女人能做到这份上,上辈子肯定拯救了全宇宙了。”李雨春的助理道。

    “嗯。”李雨春点点头,看着从身边走过的苏糖的胸,内心很惆怅。

    她觉得自己上辈子可能是把地球炸了一次。

    哪怕今天作为中国国内唯一一个受邀出席婚礼的艺人,在各大媒体头条上赚足了眼球,也弥补不了她此时潜意识中对自己身材的遗憾。

    ……

    “唉……”侯开卷长叹一声。

    关朝辉笑着问道:“怎么啦?最爱的女人嫁了人,新郎却不是你,心塞了啊?”

    “什么最爱的女人?”侯开卷一脸严肃道,“我最爱的女人,现在就坐在我身边。”

    “滚开。”侯聚义道,“别打我老婆主意。”

    侯开卷嘴角抽了一抽,愤愤道:“你们这是要比我出家啊?”

    侯聚义直接塞过去一把贴身携带的匕首:“拿去,吹毛即断,剃个头绰绰有余。”

    ……

    袁帅:“唉……”

    李郁:“唉……”

    两人对视一眼,“唉……”

    身为单身狗,羡慕又哀愁。

    ……

    郑洋洋道:“我后悔了,我前几天已经相亲相到一个还算过得去了,我也想嫁人了啊……”

    思思道:“别冲动,我们才22岁,黄金期还剩好几年呢,就算找不到秦风那样的,找个有他一半有钱的也行啊。”

    慧慧道:“别想了,秦风的一半也有好几个亿了,随随便便上哪儿找去啊?怪只怪当初心太软,没能下定决心挖阿蜜的墙角,不然给秦风当当小三其实也挺不错哦?”

    思思道:“诶,就算这是大家共同的心里话,但说出来真的影响不好啊……”邂逅伊甸园

    ……

    王艳梅怀里抱着小五一,看着苏糖的背影越拉越远,鼻子不由有些发酸。

    秦建国抱着小劳动,安慰她道:“女儿总要嫁的……”

    “嗯。”王艳梅点点头,望向身边的果儿,“这还有个小的呢……”

    秦建国笑道:“果果嫁人,起码还得20来年吧?”

    王艳梅道:“怕就怕她跟他姐一样,十七八岁就跟男人跑了。要能遇上个像阿风这样的倒还好,万一没她姐姐命好,我好不得操心死?”

    越长越可爱,今天打扮得跟个阿拉蕾似的果儿,一双大眼睛迷茫地看着自己爸妈,然后又转头看看已经快走到海边的哥哥和姐姐,心里有些奇怪为什么大家都显得这么激动。

    然而她完全感受不到这里的仪式感,蹲下来对身前那只猕猴桃形状的生物道:“串串,我们待会儿去买冰淇淋吧?”

    串串摇摇尾巴。

    果儿又道:“可是我没有钱,我先把你抵押给卖冰淇淋的小姐姐,等哥哥和姐姐结完婚,再让他们赎你回来好不好?”

    串串:“……”

    ……

    秦风和苏糖十指紧扣,越走越远。

    从一道水晶拱门下走过,明明前方已经是一片蔚蓝,两人却像是凭空走在了海面上。

    正前方30米左右的地方,徐毅光作为证婚人,正一脸骚气地站在海上。

    边上还有两个身穿白色礼服的工作人员,手里托着托盘。

    那是个和t台连为一体,一直延伸向大海透明色的玻璃平台。

    平台周围甚至连护栏都没有,还有海水时不时地涌上来,打湿秦风和苏糖的鞋底。

    秦风和苏糖缓步走到徐毅光面前。

    徐毅光从怀里拿出一本薄薄的册子,跟在秦风和苏糖身后的摄影师,给了小册子一个特写镜头。

    那是一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徐毅光把《婚姻法》摊开,秦风和苏糖笑着把手按上去。

    接着就听徐市长背台词道:“秦风先生,你愿意娶苏糖女士为妻,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承担所有作为她丈夫的责任,履行所有作为她丈夫义务,从此以后,爱她,忠于她,保护她,照顾她,直到永远吗?”

    “我愿意。”秦风坚定地回答,又转头望向苏糖道,“生生世世都愿意。”

    苏糖瞬间梨花带雨。

    徐毅光又对苏糖道:“苏糖女士,你愿意……”

    “愿意!愿意!什么都愿意!快让我嫁给他!”苏糖泪流满面地抢着喊道。

    这一刻,酷浏网直播频道,满屏都是死宅心碎的哀嚎。

    “女神,别这样啊,装个样子矜持一下也行啊!”

    “苏糖嫁人了,我的青春也结束了……”

    “狗粮真好吃,吃狗粮使我健康。”

    “哭都哭得这么美,美得我心都碎了……”

    徐毅光无视了苏糖的抢白,淡定地背完了自己的台词,然后让身后的工作人员拿上了戒指。

    秦风和苏糖拿过戒指,互相颤抖着给对方戴上。

    而徐毅光还在继续抢戏,高声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的相关条款,现在我正式宣布,你们结为合法夫妻!”

    岸上礼炮声响,口哨齐飞。

    客人们纷纷站立起来,掌声和欢呼声响彻云霄。

    可秦风和苏糖却对这一切视若无睹。

    两个人静静地站在海面上,彼此凝视着对方。

    在全球几亿双眼睛的注视下,苏糖拥住秦风,含着热泪,低头吻了过去……

    低头吻了过去……

    低头……

    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